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銀月船上,火光四射。

    一隻只赤熾鴉就像是火球一樣,撲涌而過,發出“嘎嘎”的刺耳叫聲,攻擊向船上的天才學員。

    其中,一個長着四隻眼睛的男子,武道修爲達到天極境中期,也是南雲郡武市學宮培養的天才。

    雖然年紀輕輕,卻戰力彪悍。

    他手持一根丈長的風火棍,不斷揮舞,將赤熾鴉打飛出去。

    在他的腳下,已經有十多隻赤熾鴉的屍骸。

    可是,僅僅只堅持了不到兩個呼吸的時間,一隻金色的赤熾鴉飛出來,一爪子擊過去,勾在他的頸部,刺穿下巴,將他提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轉瞬間,他就被抓飛到數十丈高空,嘴裡發出慘叫聲。

    “啊!鶴長老……大師兄……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隻金色的赤熾鴉將他拋了起來,伸出兩隻爪子,將他的身體撕裂成兩半,落入鴉羣之中,被分食,連骨頭都沒剩下一塊。

    那一根風火棍,從上面落下,掉在甲板上,發出“哐當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一位有機會進入聖院的天之驕子,還沒有真正的崛起,就這麼死於非命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銀月船上的那些學員,有一大半都被嚇傻,臉色變得蒼白。

    “陳玉旻……就這麼死……了……啊……大師兄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剛纔,一個容貌頗爲美麗的天之驕女,就因爲稍微愣了一下,就被兩隻赤熾鴉給抓了起來,再次被分屍,變成赤熾鴉的腹中血肉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鶴雲樓正在苦苦的牽制赤熾鴉王,哪有機會出手救他們?

    至於那一位大師兄紫寒沙,也被赤熾鴉包圍,自顧不暇,更沒有可能冒險去救別人。

    能夠被稱爲大師兄,紫寒沙自然也是一等一的高手,不僅自身修爲已經達到天極境小極位,更是已經修煉出武魂。

    而且,此人沉着冷靜,即便是陷入圍攻,竟然也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很顯然,他也是一個戰鬥經驗豐富之人,身經百戰,經歷過生死兇險。

    短短時間之內,紫寒沙就已經殺死四十多隻赤熾鴉。每一招出手,必有一隻赤熾鴉掉落下來。

    那些天才學員,全部都情不自禁的向他靠攏過去。

    只要站在大師兄的身邊,總要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“大師兄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又有人在求救。

    紫寒沙向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一眼,只見,十多丈之外,一個美若天仙一般的年輕女子,遭到四隻金色的赤熾鴉圍攻。

    戰了這麼久,衆人對赤熾鴉的戰力,已經有一定的判斷能力。

    凡是金色的赤熾鴉,幾乎都是四階蠻禽。

    若是別的學員,也就罷了。可那一個女子,卻是有南雲郡第一美人之稱的雪影柔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美貌,她自身的天資,也是極高,是一位真正的天之驕女,不知有多少武者視她爲夢中情人。

    愛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

    要不然,怎麼會有“英雄難過美人關”的說法?

    紫寒沙自然也不例外,見到雪影柔有危險,立即就取出一幅戰圖,握在手中,將真氣注入戰圖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那一幅戰圖打開,衝出八頭四階蠻禽“寒冰鳥”,將包圍紫寒沙身邊的的赤熾鴉全部打退出去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紫寒沙向雪影柔的方向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可是,紫寒沙也才衝了三步,就再次被赤熾鴉羣包圍,陷入寸步難移的困局。

    至於那八頭寒冰鳥,早就已經被狂涌上去的赤熾鴉給打碎,化爲一縷縷真氣血霧,消散在空中。

    就在剛纔,紫寒沙被一隻金色的赤熾鴉,擊中肩膀,破開了護體天罡。

    幸好他的身上有護身寶物,擋住了那一擊,要不然他的一隻手臂,估計已經廢掉。

    紫寒沙向雪影柔看了一眼,露出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,輕輕的搖了搖頭,隨後,就不再理會雪影柔,凝聚心神,全力抵擋鋪天蓋地的赤熾鴉的攻擊。

    英雄救美,自然是好事,可是也要量力而行。

    將自己的性命給搭進去,就太不值得,畢竟他紫寒沙是註定要成爲聖院王者的男人,絕不能死在這裡。

    見到紫寒沙退了回去,雪影柔徹底絕望,在四隻金色的赤熾鴉的攻擊之下,龜縮到船頭的角落之中,只能勉強抵擋,原本完美的嬌軀上面,也出現三道血淋淋的傷痕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雷景的一聲爆喝響起:“孽畜,竟敢與武市學宮爲敵,你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天空,響起雷鳴般的巨響,雷景展開血神影,與赤熾鴉王鬥了起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遠處,張若塵穿着一身銀色長袍,手持一柄劍,腳踩虛空,向銀月船的方向殺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的劍,並沒有離鞘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他只是將劍鞘劈出去,也能將赤熾鴉打得血肉飛濺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距離銀月船還有三十丈的時候,大批赤熾鴉向他飛去,發起攻擊,有的吐出火焰,有的打出爪印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腳尖一踩,踏在一隻赤熾鴉的背上,提縱而起,左手一道掌印擊出。

    “飛龍在天。”

    一條十多米長的龍形虛影,從張若塵的掌心飛出去,將十四隻赤熾鴉擊殺,化爲一片血雨,灑在長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銀月船的方向瞥了一眼,發現那些武市學宮的學員都在苦苦堅持,已經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畢竟都是武市學宮的學員,能夠救助,自然要幫忙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拔出沉淵古劍,化爲一連串殘影,以超越音速的速度,衝向銀月船。

    只是一個剎那之後,那些人影收在一起,形成張若塵的身體。

    此時,他已經落到銀月船的船頭,身體筆直的站立,給人一種英姿瀟灑的優雅感覺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後,一連二十多隻赤熾鴉,從天空墜落下去,就像是下雨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出劍速度。”

    銀月船上的那些天才學員,自然都發現趕來救援的張若塵,同時,他們也看見張若塵剛纔精妙的劍術。

    只是一個剎那,甚至都沒有幾個人看清他是怎麼出劍,他就已經殺死二十多隻赤熾鴉。

    也太厲害了吧!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看到被四隻金色赤熾鴉圍攻的雪影柔,因爲,他距離雪影柔最近,所以,就立即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金色的赤熾鴉,都是四階蠻禽。

    圍攻雪影柔的四隻金色赤熾鴉,其中,兩隻是四階下等蠻禽,一隻是四階中等蠻禽,一隻是四階上等蠻禽。

    特別是那一隻四階上等蠻禽最是厲害,幾乎相當於天極境大極位的武者的戰力,要不然的話,也不會將雪影柔死死壓制。

    而且,達到四階蠻禽的級別,赤熾鴉的防禦力大增,一般的真武寶器擊在它們的身上,就像是擊在金屬上面,根本傷不到它們。

    雪影柔若不是有護身寶物和一件十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,讓四隻金色赤熾鴉頗爲顧忌,估計早就已經被殺死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她現在也只是在垂死掙扎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張若塵每走一步,就揮出一劍,每一劍至少也能殺死一隻赤熾鴉。

    越來越多的赤熾鴉,向他圍攻過去,可是卻根本擋不住他的腳步,反而被他殺死的赤熾鴉,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當他走到雪影柔面前的時候,已經殺死一百多隻赤熾鴉。

    站在角落中的雪影柔,看到張若塵的無上英姿,心中的震撼極大,那種感覺,就像是“一劍西來,劍聖無敵”。

    沒錯,此刻的張若塵,就像是一位少年劍聖,劍法已經出神入化。

    就在雪影柔微微一愣的時候,一隻四階中等蠻禽級別的赤熾鴉,伸出一隻半米長的爪子,向着雪影柔的頭頂抓去。

    爪子,十分尖銳,閃爍着金色光芒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一旦被擊中,雪影柔的頭顱,必定會被爪子擊穿。

    雪影柔嚇得花容失色,可是卻毫無辦法,不僅護身寶物已經用完,而且,她還傷得很重,想要躲閃過去也不能。

    “看來今天就要死在這裡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心中,如此想着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道劍光,在她眼前閃過,銳利的光芒,刺得她立即閉上雙眼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當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,那一隻金色的赤熾鴉已經墜落在地上。赤熾鴉腦部的位置,有一個劍孔,正流淌出鮮血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雪影柔的一隻手臂,用力一拖,將她拉到身邊,保護起來,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擊出兩劍,又有兩隻金色的赤熾鴉被他斬殺。

    現在,只剩那一隻四階上等蠻禽級別的赤熾鴉,還盤旋在張若塵和雪影柔的上方。

    只不過,它似乎也有些忌憚張若塵,並沒有立即發起攻擊,而是驅使別的三階上等蠻禽級別的赤熾鴉去圍攻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真氣,形成一個直徑五米的青色護體天罡,將他和雪影柔保護起來。

    收起沉淵古劍,張若塵打出十脈劍波。

    “太靜脈劍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指擊出,一道碗口粗的劍波飛出去,將七、八隻赤熾鴉擊落。

    十脈劍波已經達到大成境界,十指連通,成爲一種鬼級下品的武技。

    隨手一指擊出,爆發出來的威力,也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太陰脈劍波。”

    “中靈脈劍波。”

    “太淵脈劍波。”

    “少月脈劍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連十三道劍波打出去,也不知擊殺了多少隻赤熾鴉,地面上,全是鴉屍,堆了厚厚一層。

    就連那一隻四階上等蠻禽級別的金色赤熾鴉,也都死在張若塵的劍波之下。

    雪影柔就站在張若塵的身旁,完全被驚呆,親眼目睹張若塵大殺四方,幾乎堪稱無敵。就算飛來再多赤熾鴉,似乎也傷不到他一絲一毫。

    “太厲害了,就算是大師兄估計也沒他那麼強大,莫非他是某一個聖者門閥的傳人?”

    雖然,雪影柔也是天之驕女,可是卻不得不佩服張若塵的實力。此刻她微微擡頭,雙眸漣漣,對張若塵充滿崇拜之情。

    就像她曾經崇拜紫寒沙一樣。

    以武爲尊的世界,不崇拜強者,難道崇拜弱者?

    “這樣的男子,應該纔算是真正的天之驕子吧!”雪影柔的心中,如此想着。

    那些武市學宮的學員,見到張若塵竟然如此強大,於是立即向張若塵的身邊匯聚過去,希望在張若塵的庇護之下,可以躲過這一劫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