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片刻之後,除了雪影柔之外,又有七位天才學員,匯聚到張若塵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多謝這位師兄,敢問師兄尊姓大名?”其中一位學員感激的問道。

    武市學宮的學員遍佈天下,他們雖然不認識張若塵,卻認出張若塵衣袍上的那一個學宮印記。

    既然都是武市學宮的學員,自然就是師兄弟。

    而且,張若塵的實力,還那麼強大,無論他的年紀到底有多大,也要喊一聲,師兄。

    “先殺退赤熾鴉再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皺眉,又道:“你們既然都是武市學宮的學員,難道沒有合擊陣法?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雪影柔就站在張若塵的身邊,在衣袖中一摸,立即將一塊拳頭大小的陣法玉石取出來。

    直到這個時候,張若塵才正眼向雪影柔看了一眼,不看還好,一看之下,竟然眼睛一亮,有一種驚豔的感覺。

    他的腦海之中,浮現出一個念頭:“好美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無論一個人的精神力有多強,修爲又多高深,對“美”的欣賞卻不會變。

    雪影柔能夠被稱爲南雲郡年輕一代的第一美人,自然是已經美到一種讓人無法挑剔的程度,無論是精緻的五官,還是完美的身材,甚至是那一股優雅氣質,皆足以讓無數男子迷戀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見過的美女並不少,也就只是驚豔了一下,便立即收回目光,繼續出手擊殺赤熾鴉。

    經過張若塵的提點,別的那些天才學員紛紛取出陣法玉石,與雪影柔一起,佈置出一座合擊陣法。

    先前,赤熾鴉王攻破銀月船的防禦陣法,他們都被打得措手不及,更被數之不盡的赤熾鴉羣給分隔開,根本沒有機會使用合擊陣法。

    還有第二點,他們都是一等一的天才,一個比一個的心氣高,除了對大師兄紫寒沙要佩服一些之外,別的天才,他們根本看不上眼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他們都屬於南雲郡武市學宮,可是平時交流卻並不多,也就是說,很少聯合對敵,配合起來就顯得十分陌生。

    遇到危險,他們卻依舊是單打獨鬥,首先想到的是保住自己的性命,而不是使用合擊陣法。

    直到這個時候,合擊陣法才真正運轉起來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他們的天資的確非凡,而且全部都是天極境的修爲,組成合擊陣法之後,爆發出來的威力,堪稱恐怖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時間,他們就將周圍的赤熾鴉給打散,暫時解除了圍困的危機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以大師兄紫寒沙爲中心,也聚集了十七位天才學員。

    “對啊!我們怎麼忘了使用合擊陣法?”

    “施展出合擊陣法,那些赤熾鴉怎麼可能是我們的對手?它們可以聯合攻擊,我們也可以聯合防禦。”

    紫寒沙向遠處的張若塵看了一眼,感覺有一種被搶了風頭的感覺,特別是看到張若塵身邊的雪影柔,他的眼中更是露出一道寒氣。

    他沒有露出任何情緒,而是下令,道:“佈置合擊陣法。”

    就在那些天才學員紛紛取出陣法玉石,準備佈置合擊陣法的時候,赤熾鴉卻如同潮水一般的退去,化爲一片火雲,消失在天邊。

    頓時,那些天才學員,全部愣住。

    怎麼就突然退走了?

    不管是什麼原因,既然赤熾鴉退走,那麼就證明他們已經完全,徹底熬過來了!

    那些天才學員,自然是十分興奮,長長的鬆了一口氣,總算是活下來。絕對算得上是劫後餘生,值得慶祝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兩道人影,從天而降。

    正是雷景和鶴雲樓,他們幾乎同時落到銀月船上,身上的氣勢,尚未完全收斂,宛如兩座大山砸下來,讓銀月船上的天才學員都爲之一窒。

    “拜見鶴長老。”

    所有學員,全部都恭恭敬敬的向鶴雲樓一拜。

    在場的天才學員雖然都很高傲,甚至有很多人的天資還在鶴雲樓之上,可是那又如何?

    鶴雲樓可是魚龍境的強者,已經超越武道,就憑這一點,就值得他們所有人尊敬。

    再說,天資高未必就能達到魚龍境,即便是以紫寒沙的天資,也不敢拍胸脯保證自己一定能夠成爲魚龍境強者。

    自古以來,不知有多少所謂的五絕天才、六絕天才,卡死在魚龍境這一關,只能是凡人,無法超越。

    反倒是一些曾經表現得平淡無奇的“庸才”,卻在魚龍境一飛沖天,化魚爲龍,成爲聖者,成爲大帝。

    所以說,即便是以紫寒沙的天資,見到鶴雲樓,也不得不低下高傲的頭顱,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鶴雲樓微微擡了擡手,示意他們不用行禮。

    隨後,鶴雲樓就主動向雷景走過去,雙手抱拳,感激的道:“南雲郡,武市學宮,金袍長老鶴雲樓,感謝仁兄出手擊敗赤熾鴉王。若非仁兄出手,恐怕我們南雲郡的所有天才學員全部都要折在這裡。”

    南雲郡的那些天才學員終於明白過來,原來是有人擊敗赤熾鴉王,所以那些赤熾鴉才立即退走。

    他們都見識過赤熾鴉王的恐怖力量,居然還有人可以將它擊敗,這人還真是了不起,也不知他們是哪一郡的武市學宮的人?

    或者,他們有可能是某一府的武市學宮的人?

    在東域神土,一共劃分爲三十六府,每一府又劃分爲三十六郡,每一郡都有一座武市學宮。

    郡和府,可是真正隸屬於第一中央帝國的編制,而不是郡國和府國。

    一個郡的地方官,叫做“郡守”。

    一個府的地方官,叫做“府主”。

    就面積大小來說,東域神土的一個郡,與一個上等郡國的疆土差不多大。

    但是,因爲這裡是神土,土地肥沃,靈山遍佈,歷史悠久,所以說,一個郡的人口數量,卻比一個上等郡國要多十倍以上。

    只不過,郡守的權利卻比郡王的權利小很多,也要受朝廷中樞的直接管轄,不能爲所欲爲。

    當然,也因爲東域神土的武道繁盛,所以有很多底蘊深厚的半聖家族、萬年宗派、聖者世家,也就導致年輕弟子有更多的選擇,不一定非要加入武市學宮纔有前途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這一次南雲郡的武市學宮也選拔出三十七位有機會進入聖院的天才,至少都是三絕半的天才。

    若是他們去天魔嶺,任何一個都有成爲天魔嶺第一天才的資本。

    雷景的目光向那些天才學員看了一眼,心中暗歎,“這就是東域神土,天才如雲,哪怕只是一個郡的武市學宮也能選拔出數十位頂尖人傑,在天魔嶺,簡直不敢想象。”

    當雷景的目光看向張若塵,頓時又硬氣起來,有什麼好自卑,天魔嶺以前不行,不代表現在也不行。

    先不說張若塵,就算煉化龍血之後的司行空、端木星靈,放到南雲郡的那些天才學員之間,也是頂尖級別。

    今年,老夫就要讓東域神土的那些武市學宮的老傢伙看清楚,天魔嶺也是人才輩出。

    雷景和鶴雲樓寒暄了起來,在得知雷景曾經是聖院的聖徒之後,鶴雲樓更是肅然起敬,嘆道:“難怪雷兄的修爲如此強大,竟然是從聖院走出來的強者,老弟我就遠遠不如你,至今連聖院的大門都沒能踏進去過。”

    南雲郡的那些天才學員聽到這話,更是對雷景崇拜不已。

    聖院是什麼地方?

    那是聖者的搖籃,據說裡面的講師,全部都是半聖。

    凡是從聖院走出的修士,沒有一個是弱者。

    而且,做爲曾經的聖院聖徒,在聖院中肯定有很多關係,由他帶隊,要考入聖院,機會也就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雪影柔的美眸向張若塵看了一眼,俏麗的臉上,露出一抹柔媚的笑意,羨慕不已,“難怪他那麼厲害,他的帶隊老師,竟然是曾經的聖院聖徒。”

    隨後,雪影柔又向紫寒沙看了一眼,不禁輕輕的搖了搖頭,紫寒沙雖然也是天才,可是與張若塵一比,似乎就暗淡失色。

    在雪影柔的眼中,只覺得張若塵真的是太完美,越來越心動。

    她腦海中,回想起張若塵從赤熾鴉羣中衝出來,將她救下的情景,就感覺臉頰發燙,心跳加快,對眼前這個男子,更加傾慕,更加覺得紫寒沙比不上張若塵。

    在鶴雲樓的盛情邀請之下,雷景終於答應,跟他們一起,乘坐銀月船,前往東域聖城。

    隨後,龍鷹載着端木星靈、司行空、常慼慼等人,來到銀月船。

    鶴雲樓頗爲詫異,道:“雷兄,怎麼就只帶了這麼幾個學員?”

    其實,鶴雲樓也是將雷景當成了大人物,以爲是某一府的武市學宮的長老,畢竟對方的實力擺在那裡,怎麼也不可能只帶了這麼幾個學員,至少也該有上百個纔對。

    雷景只是笑了笑,道:“當然還有別的學員,只是她們已經先一步去了東域聖城。”

    其實,雷景說得也並沒有錯,的確還有一批學員,已經先一步去了東域聖城,比如黃煙塵、陳曦兒、洛水寒。

    鶴雲樓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,以爲大部分的學員已經去了東域聖城,現在這幾個只是遺漏的學員,也就不再多問。

    隨後,他的目光向司行空、端木星靈、常慼慼微微瞥了一眼,只見他們的身上有一股龍氣繚繞,絕對都是非凡的天之驕子。

    頓時,鶴雲樓心中大震,更加堅信自己的猜測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