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南雲郡武市學宮,一共選拔出三十七位天才學員,經過這一劫,死去了六位,還剩三十一位。

    雖然,還是損失慘重,可對鶴雲樓再說,卻已經是最好的結果。

    誰還不會遇到一點意外?

    於是,銀月船,再次起航。

    雪影柔是一個十分優雅的女子,雪白的皮膚,金色的長髮,纖細高挑的身材,就站在張若塵的對面,相距不足兩米。

    張若塵可以清晰的聞到,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花香。

    她的聲音柔柔諾諾,略顯羞澀,道:“多謝師兄救命之恩,還未請教師兄的姓名?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她盯了一眼,道:“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雪影柔立即記住了這個名字,柔美的一笑,道:“雪影柔。師兄的劍法真的好厲害,應該已經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峰,就是不知道可不可以指點我幾招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雪姑娘,我覺得你現在最應該先去療養傷勢,等到傷勢痊癒之後,我們再談論武道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我可就當作張師兄你已經答應了!等我傷勢痊癒,你一定要指點我,不許耍賴。”雪影柔笑盈盈的道。

    得不得說,如雪影柔這樣的美人,笑起來的時候,確實相當美麗,簡直就顯示仙女下凡一般,能夠撩動男人的心絃。

    等到雪影柔離開之後,唰的一聲,端木星靈從船杆上面飛落下來,落到張若塵的身後,笑道:“張若塵,你的魅力還真是夠大,纔剛剛來到東域神土,就有美女那麼愛慕你。你不會已經被她迷住了吧?”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張若塵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“切!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一副不相信的樣子,雙手抱在胸前,眼眸中露出一道狡黠的光芒,學着雪影柔的聲音,道:“師兄,等我傷勢痊癒,你一定要指點我,不許耍賴。聽到這聲音,我就很想扇她一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無奈的笑了笑,道:“端木師姐,你覺得我是那種經不起誘惑的人嗎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男人嘛!吃着碗裡,看着鍋裡,永遠都不會滿足。既然塵姐不在,我當然得幫她盯緊一些,像她那樣的騷狐狸,最好收斂一點,要不然,我會讓她死得很難看。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挺着自己傲然的胸脯,仰着下巴,眸中帶着幾分不屑,隨後,又道:“再說,我覺得那一個雪影柔,真的有一點矯情,而且還有一點勢利。你若是告訴她,自己是從天魔嶺來的武者,來自一個偏僻的下等郡國,她還會理你,纔是怪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端木星靈的那一副傲嬌的模樣,其實看得出,她是擔心自己被雪影柔迷住,掉進了坑裡。

    其實也很正常,東域神土的武者,本來就瞧不起來自天魔嶺那種小地方的武者。在他們的眼中,天魔嶺還是一片沒有開化的野蠻之地,如同窮鄉僻壤。

    張若塵大概也能看得出來,雪影柔之所以主動接近他,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爲張若塵在她最危險的時候救了她,還有一部分原因,估計她也是將張若塵當成了大有來頭的天之驕子。

    估計,若是她知道,張若塵只是天魔嶺那種窮鄉僻壤來的武者,就會對他噗之以鼻,根本就不會再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當然,雪影柔怎麼想,張若塵根本不在乎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端木師姐,你就放心吧!你覺得我是那麼容易被美色迷惑的人?在我看來,端木師姐就比她更加美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還有點眼力。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的心中安暗喜,自信滿滿,區區一個雪影柔又怎麼比得過我,若是讓你見到我的真正容顏,還不驚爲天人?

    當然,端木星靈的臉上卻不會露出那種竊喜的神態,反而冷冷的瞪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油嘴滑舌,登徒浪子,你都跟常慼慼學壞了!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端木星靈就立即逃似的離開,生怕張若塵看出她臉上的那一抹羞紅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愕然,不就是誇了她一句,怎麼就成登徒浪子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間船艙,光線昏暗,七、八個天才學員,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大師兄,剛纔我看見雪師姐去找那一個小子,而且,還有說有笑。”

    一個天才學員站在紫寒沙的面前,緊捏着拳頭,臉色陰冷,氣憤的說道。

    另一個天才學員也是冷哼一聲,道:“可惡,竟然敢搶大師兄的女人,他是不想活了!”

    “雪師姐可是我們南雲郡的第一美女,絕不能被他給搶走。大師兄,我們都知道,你和雪師姐纔是金童玉女,天生一對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學員,大多都暗戀着雪影柔,自然看不慣雪影柔和張若塵接觸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們都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不是張若塵的對手,所以才一起鼓動紫寒沙。

    只有紫寒沙,纔有教訓張若塵的實力。

    紫寒沙一直就是一個恃才傲物的人,在南雲郡,打遍同代人無敵手,就算張若塵先前表現出強大的實力,他依舊有信心將張若塵擊敗。

    更何況,張若塵先前搶了他的風頭,他的心中本來就有些不悅。

    現在,張若塵竟然敢向雪影柔下手,簡直就是在觸碰他的逆鱗。正如那些天才學員所言,紫寒沙也早就將雪影柔當成了他未來的女人。

    誰敢染指,誰就得死。

    紫寒沙活動着五指關節,眼中閃過一絲冷色,道:“你們可別亂說話,我和雪師妹只是師兄妹的關係而已,她想要與誰交往,我想管也管不了!”

    就在那些學員心中焦急,以爲紫寒沙不會插手這件事。

    紫寒沙的話鋒一轉,道:“但是做爲她的師兄,我當然要幫她試一試,張若塵到底配不配得上她?”

    “如此說來,大師兄是準備出手收拾那小子?嘿嘿!”

    紫寒沙道:“只是武道切磋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船艙中,頓時,響起一連串笑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回到住宿的船艙之後,就立即取出時空晶石,進入晶石的內空間,繼續煉化龍珠。

    現在,他的氣海之中,已經有六百九十六滴真元。

    若是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,調動三十六條經脈,全力煉化龍珠,每天大概可以增加八十滴真元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如此快的修煉速度,距離一萬滴真元,依舊還要花費很多時間。

    只有修煉出一萬滴真元,才能衝擊天極境後期。

    經過七天修煉,張若塵氣海中的真元達到一千二百零七滴,總算是將天極境中期的境界,徹底鞏固下來。

    在銀月船上,張若塵不可能一直閉關,所以,七天之後,他就從時空晶石中走出,前去看望了林妃。

    從天魔嶺一直到現在,一路上都是孔宣在照顧林妃。

    孔宣倒是竭心盡力,儼然變成了林妃身邊的一個小丫鬟,將林妃照顧得無微不至。

    見過林妃之後,又指點了孔宣一些修煉上的東西,張若塵才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還沒有走出幾步,他就又遇到雪影柔。

    兩人四目相對,皆是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因爲傷勢痊癒,相比於前幾天,雪影柔的精神大好,一雙眼睛顯得無比明亮,皮膚光潔,就連氣質也更加優雅。

    站在甲板上,她的背後是白色的雲海,碧青的天空,簡直就如一幅仙靈畫卷。

    “張師兄,我的傷勢已經痊癒,現在可以指點我幾招劍法了吧?”雪影柔的睫毛纖長,紅脣晶瑩,就連聲音也如同天籟之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正要回話。

    身後,響起一陣腳步聲。

    一羣天才學員走了過來,其中,紫寒沙走在所有人的最前方,抱着一柄紫色的長劍,笑道:“真是巧了!我也久仰張兄的劍法,不知張兄可不可以先指點我?”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,看了過去,只見十二位穿着銀袍的天才學員走過去,走在最前面的那一個男子,正是南雲郡武市學宮的大師兄紫寒沙。

    果然是一表人才,身形高大,劍眉鷹目,撲面而來的就是一股懾人的銳氣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,就算不開天眼,也能輕鬆看出紫寒沙的實力。

    此人修爲達到天極境小極位,整整比張若塵高出兩個境界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天資應該也是極高,身上散發出來的那一股氣勢,比一些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都要強大。

    “在下紫寒沙,乃是南雲郡武市學宮的大師兄。”

    紫寒沙在張若塵的三丈之外,停下腳步,先是自我介紹。

    原來是大師兄級別的存在,難怪修爲如此強大。

    無論是在武市學宮,還是在那些宗門裡面,一般來說都不是按照年齡排名,而是按照實力排名。

    只有實力最強大的那個人,纔有資格成爲大師兄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例外。

    比如,那一位大師兄的確年長,而且又品德過人,大家依舊敬重他,依舊會將他當成大師兄。

    就如司行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紫寒沙一眼,道:“在下張若塵,見過紫師兄。紫師兄剛纔的話,完全就是說笑了!以紫兄天極境小極位的修爲,我哪能指點你?”

    紫寒沙搖了搖手,道:“張師弟不用謙虛,在你大戰赤熾鴉的時候,我就已經見過你施展絕妙的劍法,讓我望塵莫及,一直想要請教幾招。”

    在紫寒沙的心中,當然不會認爲自己真的不如張若塵。

    現在,將他捧得越高,待會纔會摔得越痛,不是嗎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