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大師兄紫寒沙,竟然敗得這麼慘。

    南雲郡武市學宮的那些天才學員,全部都面面相覷,感覺到一股寒氣襲身,情不自禁的後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紫寒沙看似摔得很慘,實際上,並沒有受傷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纔的那一擊,將力量拿捏得相當精準,並不想傷人。

    雖未受傷,卻顏面掃地,紫寒沙眼神冷冷的盯着張若塵,一掌擊在甲板上面,借住真氣的逆衝之力,翻越而起,就要與張若塵再戰。

    “寒沙,你已經敗了,退下吧!”

    鶴雲樓穿着一身金袍,負手而立,面帶怒容,不知何時已經來到甲板上,嘴裏吐出一口真氣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真氣,化爲一股颶風,將紫寒沙攔截了下來。

    紫寒沙雖然是一代奇才,修爲達到武道巔峯,可是卻怎麼都無法闖過鶴雲樓的一口氣,被擋在颶風的後面。

    縱你天資再高,修爲再強,在魚龍境修士的面前,依舊只是一個凡人武者。

    最終,紫寒沙還是不甘心的退下去,只是眼神卻無比狠毒。

    很顯然,張若塵和他算是結下樑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,在決定與他“切磋”的時候,就已經料到是這樣的結果。

    除非,張若塵故意輸給他,要不然,兩人必定結下仇怨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是一個有傲骨的人,要麼不出手,一旦出手,就絕對不會故意輸給對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一合,遠遠的對着鶴雲樓拱手行禮,隨後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住所,張若塵再次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,開始修煉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實力,其實已經十分強大,但是見過紫寒沙之後,張若塵才發現自己還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。

    首先就是,修爲境界。

    在同境界,即便是逆天如帝一那樣的聖體魔心,也敗給了他。可是,若對手比他的境界高呢?

    只是一個紫寒沙,就已經是天極境小極位的武道修爲。

    去了東域聖城,必定還有如同紫寒沙這樣的人傑,甚至還有修爲比紫寒沙更高的存在。

    張若塵絕不敢掉以輕心,若是能夠在聖院考覈之前,達到天極境後期,那就再好不過。

    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,擁有比別人多出三倍的修煉時間,自然是要合理利用起來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半個月,張若塵開始全力煉化龍珠,只有每天晚上纔出去陪一陪林妃,一起吃晚飯。別的時間,幾乎都在修煉。

    當然,有時候,也會遇到雪影柔。

    她想要請教劍法,張若塵也沒有拒絕,於是,就指點了一些她劍法中的不足。

    雪影柔的修爲不弱,已經達到天極境中期。在天資上面,她也只比紫寒沙要弱一籌,曾經闖過九絕塔的第五層。

    五絕天才。

    以她的天資,在天魔嶺,絕對讓無數武者望塵莫及。也只有,洛家的洛水寒可以勝她一籌。

    在劍法上的造詣,她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峯,雖然還遠遠不如張若塵,可是已經比很多同齡人都要厲害。

    以她的綜合實力,在南雲郡武市學宮的天才學員之中,絕對能夠進入前五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的劍法太過輕柔,缺乏一種銳氣,所以,遲遲不能更進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太缺乏實戰經驗,要不然的話,劍法肯定早就更上一層樓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雪影柔嘆息了一聲,眼眸晶瑩,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,道:“我出身卑微,又不像你們那樣有顯赫的家族背景,有家族強者在身邊守護。若是出去歷練,恐怕不是死在蠻獸的嘴裏,就是被黑市的邪人擒住。所以,大多時候,只能待在學宮苦練,自然也就很少出生入死的戰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單純想要與雪影柔交流武道和劍法,可是雪影柔的目的,似乎卻並不單純。

    在一次張若塵指點她劍法的時候,她竟然主動在張若塵的臉上親吻了一下,隨後就嬌羞的樣子,立即跑開。

    雪影柔本以爲,以自己的美貌,已經主動獻吻,張若塵肯定會明白她的意思,隨後立即去追她。

    只要是這樣,接下來,她就有一系列辦法,徹底拿下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明白,雪影柔主動獻吻的原因,肯定是將他當成了某個大勢力的傳人,想要攀上他,從而一舉成爲人上人。

    這種方法,很幼稚。

    而且,張若塵剛纔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她的嘴脣,親吻在張若塵臉上的時候,還在略微顫抖,顯得很緊張,應該是第一次親吻男人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爲了攀上張若塵,她的確是拼了!

    “她若是知道,我只是天魔嶺一個下等郡國的武者,恐怕會後悔得哭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雪影柔逐漸遠去的背影,顯得很平靜,沒有去追她,將臉頰上的脣印搽乾淨,就又返回時空晶石,繼續修煉。

    已經不是第一次被人“強吻”,張若塵早就已經有了免疫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表現,卻讓雪影柔失望至極。

    在房間,雪影柔足足等了一刻鐘,也不見張若塵追上來。於是,她悄悄的走出去,卻發現甲板上,早已沒有張若塵的蹤影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?難道以我的美貌,對他就一點吸引力都沒有?”

    雪影柔緊緊的咬着嘴脣,有些懊惱,自己可是連初吻都已經獻上,他竟然可以無動於衷,難道非要更進一步才行?

    雪影柔繼續思考,如何拿下張若塵。

    只可惜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她都沒有再見到張若塵,一直到東域聖城,張若塵才停止修煉,走出了房間。

    外界過去半個月,張若塵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,卻已經修煉了四十五天。

    氣海之中,真元的數量,達到五千一百滴。

    雖然距離天極境後期還很遙遠,卻已經前進了一大步,真元變得更加渾厚。

    也正是這一天,銀月船,終於來到距離東域聖城一千里之外,天坤渡口。

    若是修爲強大,站在天坤渡口,微微擡頭,就能看見東域聖城的巨大影子。

    東域聖城,並不是一座簡單的城池,確切的說,那是一顆星球。

    傳聞,在上古時期,一顆直徑達到萬里的星球,從天空墜落下來,落在東域神土這一片大地之上,整個東域都爲之巨震,無數人類和蠻獸死於非命,滿天灰塵經歷了百年才完全沉澱下來。

    後來,一位人族的古聖,親自去探查那一顆星球,發現那竟然是一顆寶星,蘊含豐富的靈晶和聖晶,還有諸多煉器的寶貴礦物,就連天地靈氣也比別的地方濃厚十倍,堪稱修煉聖地。

    於是,人族武者紛紛登上那一顆墜在地上的星球,在上面建立起家族、宗門。

    經過無數年月的發展,那一顆星球吸引了成千上萬的武者,逐漸建成一座巨大無比的城池,成爲東域的中心之地。

    後來,就被命名爲“東域聖城”。

    只是站在千里之外,眺望那一顆幾乎遮住大半個天空的巨大的圓球陰影,就讓人感覺到莫名的畏懼,散發出來的氣息,像是要將人壓得窒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自打開天眼,向東域聖城的方向看了一眼,隱隱看見似乎有千百億道銘紋漂浮在那一顆星球巨城的表面,與白色的雲霧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只是看了一眼,就讓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透過雲層和銘紋,可以看見一塊塊大陸,還有碧藍色的海域,如同是一座獨立的天地。

    “只有真正的大神通,才能將這樣一顆隕落星辰,建造成一座恆古的聖城。”

    天坤渡口,乃是東域聖城外圍的八大渡口之一。八大渡口,按照太極道的八大方位排列,分別爲:乾、坤、震、巽、坎、離、艮、兌。

    說是一個渡口,比東域聖城比起來,天坤渡口才更像是一座城池。

    從天南地北彙集過來的武者,必須要到八大渡口,乘坐白龍聖船,才能夠通過東域聖城上空的銘紋屏障,成功進入聖城。

    張若塵等人做爲武市學宮的學員,前來參加聖院考覈,自然是早就有武市學宮的人員在八大渡口等候。

    只需要確認身份,登記之後,就能乘坐白龍聖船,前往東域聖城。

    武市學宮的學員,纔有的待遇。

    別的那些武者,想要去東域聖城,相當麻煩,不僅要花費鉅額的進城費用,辦理暫住證明,還要排隊等候,有時候就算等上一兩個月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東域聖城的規矩大得很,就算你是魚龍境的強者,若是破壞規矩,也會被軍中強者,抓進大獄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