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天梯下方,那些天才學員皆是目瞪口呆,有人為黃煙塵的實力感到驚嘆,有人則心疼雪影柔。

    畢竟如雪影柔這樣的美人,竟然被人直接扔下天梯,任何男人都會生出憐香惜玉之心。

    「那一個藍發女子,剛才使用的是《神龍訣》上面的武技,莫非是東域聖王府陳家的傳人?」

    人群中,響起一個傲慢的聲音,冷哼道:「你們連她都不認識?她的母親,乃是陳家最年輕的一位半聖。她的名字,叫做黃煙塵。」

    剛才說話的人,乃是胥聖家族的第一人傑,胥青。

    胥青穿着白色飛蟒袍服,雙手背在身後,脊樑挺拔得就像是一桿長槍,只是遠遠的走過來,身上的那一股氣勢,就將周圍那些圍觀的學員給震懾住,紛紛退開,給他讓出道路。

    只有少數幾人,在他的面前,還能表現得從容淡定。

    陳曦兒笑道:「此人,名叫胥青。在胥聖家族,深受一位半聖老祖的喜愛,自身的天資也是出類拔萃,據說,武道修為已經達到天極境小極位的巔峰。」

    「最主要的是,他曾在陳家見過表姐一面,驚為天人,此後,多次前來拜訪表姐,送來很多珍奇的寶物,只可惜都被表姐扔了出去。」

    「後來,他依舊每天都往表姐府上送東西,一次比一次送得珍貴,就算知道表姐已經訂婚,卻依舊沒有放棄。甚至,還有從你的手中,將表姐搶過去的意思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表現得很平靜,常戚戚卻冷冷的哼了一聲,道:「居然還想搶別人的未婚妻,那小子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?」

    陳曦兒笑道:「以聖者門閥的傳人的身份,別說只是一個未婚妻,就算是別人的妻子,想要搶走,也是輕而易舉的事。常師兄,以你的實力,胥青若是出手,只需半招,就能將你殺死。」

    常戚戚十分不服氣,全身真氣調動起來,皮膚表面,浮現出一塊塊金色的堅硬肉鱗。

    煉化龍血之後,常戚戚的身體發生了一些異變,只要運轉真氣,就能凝聚出龍鱗,包裹全身,不僅刀槍不入、水火不侵,而且,力量大增,擁有移山搬海的巨力。

    陳曦兒卻顯得有些不屑,道:「只有修鍊《神龍訣》,才能將龍血的力量最大化的激發出來。你看見表姐放出調動龍力沒有?你和她差得太遠,就算有龍鱗護體,又能撐多少招?」

    「你也修鍊了《神龍訣》吧?我們來比一比?」

    常戚戚被陳曦兒激出了怒火,雙腿一沉,全身韌帶和經脈都拉展了起來,將力量匯聚到雙手。

    「是嗎?」

    陳曦兒的眼眸一挑,更加不屑,十根蔥白色的手指,緊緊一捏,一縷縷金色的真氣從體內散發出來。每一縷真氣,如一條飛行的虯龍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不悅,冷聲道:「今天是來參加聖院的考核,不是來看你們爭強鬥狠,有本事待會去朝聖天梯,與來自別的武市學宮的學員一較高下。」

    被張若塵喝斥,即便是高傲如陳曦兒,也立即收起真氣,不敢與張若塵叫板。

    遠處,胥青朗聲的讚歎道:「黃師妹剛才的那一招『神龍搬山』,施展得實在精妙,不愧是能夠得到金龍傳承的天之驕女。」

    「金龍?哪一條金龍?」

    聽到胥青的話,很多人都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「自然是當年陪伴在佛帝身邊的那一條金龍,黃師妹得到了它的龍血,就相當於是得到了它的傳承。煉化了金龍的龍血,黃師妹的體質,就算比不上聖體,也絕對是頂尖級別。」胥青道。

    「原來是那一條金龍,我也有所耳聞,據說,還有龍舍利也跟着出世。」

    「金龍可是整個崑崙界最為強大的龍族,別說是龍舍利,就算只是得到一滴龍血,也足以受用一生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從上方摔落下來的雪影柔,剛剛站起身,就聽到胥青在誇讚黃煙塵,心中更是嫉恨不已。

    本來雪影柔先前見到胥青之後,心中就十分羨慕,很想主動投懷送抱,成為聖者門閥的媳婦。

    可是,胥青根本看不上她。

    胥青的目光,一直都盯着朝聖天梯上的那一位天之驕女,黃煙塵。

    「她到底是誰?我哪裏得罪了她,她為何處處與我作對?」

    雪影柔捏著雙拳,咬緊了牙齒,那眼神就像是要將黃煙塵撕碎了一般,既有惱怒,也有嫉妒,還有幾分殺意。

    見黃煙塵根本不理他,胥青也不生氣,大笑一聲,雙臂展開,就像是大鵬展翅一般,向朝聖天梯衝去。

    只是踏出一步,胥青就登上第二十六階天梯。

    踏出第二步,胥青直接到達第三十階天梯,在玉碑上面留下名字之後,他就立即向上衝去,追在黃煙塵的身後。

    隨後,胥聖門閥培養的三十六位天才學員,也立即衝上朝聖天梯,為胥青保駕護航。

    「那傢伙還真是不要臉,張若塵,我替你教訓他。」常戚戚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沒等張若塵叫住他,常戚戚就已經怒氣沖沖的衝上朝聖天梯。

    先前,陳曦兒說了一句「胥青若是出手,只需半招,就能將你殺死」,常戚戚的心中自然很不服氣,憋了一肚子的火,正等著發泄。

    很快,常戚戚就追上胥聖門閥的一位天才學員,一把抓住那一位天才學員的背心,封住對方的天心脈,舉過頭頂。

    「你們胥聖門閥的人,不要臉。」

    常戚戚大罵了一句,手臂猛然用力,直接將那一位胥聖門閥的天才學員扔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嘭」地一聲。

    那一位天才學員,從數十米高的地方落下,摔在地上,就連地面都微微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胥聖門閥的那些天下學員,就連朝聖天梯下方的學員,也都被驚呆,居然有人敢直接罵胥聖門閥的人不要臉?

    他的膽子也太大。

    胥聖門閥的勢力何等龐大,高手何其之多,就算是別的聖者門閥的傳人,也不敢輕易罵出這樣的話。

    難道他的背景比胥聖門閥還要強大?

    有人注意到,常戚戚全身都被龍鱗包裹,肯定是煉化過不少龍血。雖然不可能是煉化了金龍的龍血,可是能夠煉化大量龍血的人,就一定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一般的武者,哪購買得起大量龍血?

    眾人都在紛紛猜測常戚戚的身份,敢和胥聖門閥叫板,絕對算是一條英雄好漢。

    「這哥們是誰?難度不怕胥聖門閥報復?」

    「將整個胥聖門閥的人都給罵了,絕對不是一般人做得出來,說不定是另一個聖者門閥的人,準備和胥聖門閥在朝聖天梯上開戰。」

    就在這時,雪影柔譏誚的一笑,道:「他?你們也太高估他,他不過只是來自蠻野之地天魔嶺的一個尋常武者而已,或許是運氣好,所以才得到了龍血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天魔嶺的武者?那地方我知道,屬於東域的邊緣之地,十分貧瘠,才剛剛誕生人類文明,不知道有多窮。幾十年,也很難有一個能夠考進聖院。」

    「窮山惡水出刁民,果然不假。」

    「居然敢如此辱罵胥聖門閥,等著瞧,待會肯定會被揍得很慘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眾人談論的時候,常戚戚又將兩個胥聖門閥的天才學員給轟飛了下去,滾落下朝聖天梯。

    激發出龍血的力量,常戚戚的力量大增,簡直就像是一頭人形的蠻龍,兇猛無比,發出龍吟一般的嘯聲。

    站在第三十九階,胥青向著下方看了一眼,眼神一寒,下令道:「不能讓他在玉碑上面留下名字,打斷他的雙腿,將他扔下朝聖天梯。」

    若不是聖院中禁止殺戮,胥青已經下令擊殺常戚戚。

    居然敢辱罵胥聖門閥的人,不是在找死,在幹什麼?

    得到胥青的指令,那些胥聖門閥的天才學員,也都是怒氣騰騰,紛紛向常戚戚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終於,常戚戚遇到了對手。

    在胥聖門閥的一位修為達到天極境中期的天才的攻擊之下,常戚戚不斷後退,甚至還挨了兩拳,幸好他的防禦力驚人,所以並沒有受傷。

    「可惡。」

    司行空冷哼了一聲,全身真氣涌了出來,手臂發出「咯咯」的聲音,就像是金屬在撞擊一般,骨骼膨脹,長出一塊塊金色龍鱗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司行空的雙臂長粗了七倍,化為兩隻三米長的金色龍爪,十根爪子,鋒利無比,就像是十柄金色的刀刃。

    他直接衝上朝聖天梯,瞬間就衝到常戚戚的身邊,只是一爪打出去,將與常戚戚交手的那一個胥聖門閥的天才擊退。

    司行空的實力,本來就比常戚戚要強大得多,激發出龍血的力量,自然就更加強橫。

    司行空一連打出三招,在第四招的時候,擊在那一位天才的胸口,在對方的胸前留下一道龍爪血痕,打飛了出去,滾落下天梯。

    「好厲害,胥褚可是胥聖門閥這一代排名前十的年輕高手,竟然被對方几招就給擊敗。這又是何人?」

    「你們快看,他的雙臂化為了龍爪,莫非也煉化過大量龍血?」

    「龍血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值錢?」

    「此人不會也是天魔嶺的武者?天魔嶺有這麼厲害嗎?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得不說,司行空展現出來的實力,的確相當驚人,就連那些半聖家族的傳人也很心驚。

    這等實力的天才,不像是天魔嶺那樣的小地方培養得出來。

    (晚上還有更新,昨天少了一章,抱歉)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