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胥聖門閥,做爲傳承上萬年的老牌勢力,在東域,根基雄厚,歷史上誕生出過很多聖級的強人,最輝煌的時期,甚至能夠號令東域。

    即便是現在已經遠不如輝煌時期,依舊是龐然大物一樣的存在,不僅自身的血脈子弟之中有很多天才俊傑,收養的門客和弟子之中,也有天資極高的存在。

    剛纔被司行空擊敗的那一位天才,胥褚,在胥聖門閥的年輕一代,也只能排在第十。

    一聲爆喝響起:“好膽,不怕死的人還真多,惹到我們胥聖門閥,算你們倒黴。”

    胥聖門閥年輕一代的天才中排名第四的高手,胥遠志,從第二十七階天梯上面騰躍了起來,打出一招“風鵬雪印掌”。

    此乃,靈級上品的掌法,胥遠志已經修煉到大成境界。

    掌法一出,頓時風雪齊至。

    一股冰冷的寒氣,席捲出來,就像是要將整個空間都給凍住,化爲真氣手印,向司行空的胸口拍擊了下去。

    胥遠志的修爲,達到天極境後期,比司行空高出一個境界。而且,他修煉的功法乃是鬼級中品的《不滅功》,在武道四境的武者之中,算是相當厲害的功法。

    因爲,功法越是高深,就越是難以理解,難以修煉,稍有不慎,就可能會走火入魔,萬劫不復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是聖者門閥的傳人,在武道四境的時候,大多也只是修煉靈級功法。只有資質頂尖的人,纔會選擇鬼級的的功法。

    絕大多數人,也是達到魚龍境,纔開始接觸鬼級功法,甚至王級功法。

    可以說,胥遠志能夠將鬼級中品的功法《不滅功》修煉有成,已經是相當了不起。

    司行空站在下方,猛然之間,雙臂轉動,向胥遠志迎擊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擊對決之下,兩人各自後退,竟然是勢均力敵的水平。

    “倒是有兩下子,不過,我剛纔只使用了三層力量。”

    胥遠志的身體鼓脹起來,就像是衣服裏面裝着風,體內真氣不斷涌動,立即又增加了兩層力量,再次向司行空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又是一招風鵬雪印掌,與司行空的右手龍爪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那一股寒冰之力,蔓延過去,幾乎將司行空的半個身體都給冰封。

    “胥遠志的確強大得可怕,比很多半聖家族的第一天驕都要厲害,特別是那一套風鵬雪印掌,更是修煉到出神入化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那些天才學員全都在驚歎,只是聖者門閥的一個第四天才,就已經如此厲害。由此可以想象胥聖家族的年輕一代第一高手,胥青,又是何等厲害的人物?

    “胥遠志的天資,不在紫寒沙之下,算得上是頂尖強者。”端木星靈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若是在同境界,大師兄應該可以和胥遠志一較高下。只可惜,大師兄現在比胥遠志低一個境界,估計要吃虧。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問道:“我們要不要現在就去助他們一臂之力,以大師兄和常師兄兩人的力量,根本不可能抗衡整個胥聖門閥的年輕一代的高手?”

    洛水寒輕輕的皺了皺眉頭,道:“我覺得最好再等一等,若是我們也出手,那就是在向一個聖者門閥宣戰。一個聖者門閥的底蘊,不是你們可以想象。更何況,胥聖門閥已經傳承了上萬年,家大業大,子弟遍佈天下,即便是我們洛聖門閥也遠遠比不上他們。”

    洛聖門閥,只有短短兩百多年的歷史。雖然洛虛的實力,遠超胥聖門閥的那一位聖者,可是就門閥的整體實力而言,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。

    陳曦兒道:“洛師姐說得沒錯,我們的確應該慎重。你們要知道,各個聖者門閥都有很多利益關係,通過不斷聯姻,各種合作,可以說是同氣連枝。我們一旦和胥聖門閥開戰,必定會將別的聖者門閥牽扯進來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聖者門閥的傳人,一個比一個高傲,肯定不會眼睜睜的看着胥聖門閥被我們天魔嶺給打壓下去。所以說,就算我們能夠戰勝胥聖門閥年輕一代,估計接下來也要面臨和所有聖者門閥交戰的困局。到時候,我們還要勝算嗎?”

    無論是在哪裏,最高層的那一羣人,皆是一個利益圈子。他們可以相互爭鬥,卻絕對不會允許有下層的人爬起來。

    一旦有下層的人露頭,就肯定會遭到他們的聯合打壓。

    就像當初的雷景,就是活生生被聖者門閥的人排擠出聖院。

    Www ⊕TTKдN ⊕¢O

    也只有像洛虛那樣的絕代人物,才能在聖院站穩腳跟,甚至在聖者門閥的打壓之下,逆天封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朝聖天梯頂部的那一座聖殿之中,立着一尊尊聖者的石像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在地上,還盤坐着一位位半聖。

    畢竟是十年一屆的聖院考覈,自然將很多半聖都給吸引過來,想要看一看,今年都有哪些天之驕子?

    若是真的有逆天的才俊出現,就能趁此機會,收爲弟子,成爲自己那一派系的人。

    諸位半聖,雖然是聖院的講師,可是也大多都屬於某個門閥,或者宗門,皆有不同的利益關係。

    只有極少數半聖,纔是孤家寡人。

    其中,有一位身軀高達四米,穿着麻衣的半聖,袒胸露乳,身軀肥胖,脖子上掛着一串黑色的佛珠,就像是彌勒佛一般的盤坐在地。

    身軀,像是一座小山。

    他名叫阿嵐半聖,聖院招攬的講師之一,曾經在萬佛道修煉過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阿嵐半聖大笑一聲,道:“有趣,實在是有趣,那兩個來自天魔嶺的學員,應該都是得到了金龍的龍血,體質發生異變,一個長出龍鱗,一個長出龍爪,若是能夠悉心引導,喚醒龍血中的金龍的部分知識,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?阿嵐半聖,你想收他們兩位爲徒?”靈樞半聖微微側目的問道。

    靈樞半聖是一位穿着大紅色衣袍的女子,揹着一柄聖劍,給人一種氣勢凌人的感覺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與阿嵐半聖形成了一個極端,看上去,身高只有三寸,盤坐在地,只有拳頭那麼大。

    一個高達四米,一個只有三寸。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阿嵐半聖笑道:“金龍與我們佛門有很深的淵源,那兩個小子能夠得到金龍的龍血,說明與佛門有緣。而且,最重要的一點,他們的膽子足夠大,竟然敢公然和胥聖門閥叫板,真是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現在就談收徒還太早,得繼續等一等,至少也要等到他們通過三輪考覈,正式成爲聖徒。若是在三輪考覈的時候,他們失敗,那麼他們也沒資格成爲貧僧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半聖收徒,相當嚴格。

    即便常慼慼和司行空和佛門有緣,也必須繼續測試他們。只有通過所有測試,阿嵐半聖纔會考慮收徒。

    收徒和收學生,完全是不同的概念。

    聖殿中,響起一個冷聲,道:“那兩個小輩,居然敢公然侮辱我們胥聖門閥,恐怕在第一輪考覈的時候,就會被廢掉修爲。阿嵐半聖,你想收他們爲徒,恐怕是沒有機會了!”

    ωωω★ ttкan★ ¢ ○

    說話的人,乃是胥聖門閥的半聖,封號爲“三刀半聖”。

    那一個身高只有三寸的紅衣女子,靈樞半聖,笑道:“三刀半聖,聽說五十年前,雷景得罪了你們胥聖門閥,被你們胥聖門閥趕出了聖院。當初,雷景還發誓,有朝一日,一定會帶領一位絕頂天驕回到聖院,橫掃各大聖者門閥的傳人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雷景帶領天魔嶺的天才學員,來到了聖院。你做何感想?”

    三刀半聖冷哼一聲:“雷景?不過只是一個膽大妄爲的小輩而已,五十年前,老夫不會將他放在眼裏,五十年後,依舊不會。”

    “至於天魔嶺的那兩個天才,就算得到金龍的龍血,也只能算一流的天才,還無法與最頂級的人傑爭鋒。我們胥聖門閥的年輕一代的天才學員,要將他們鎮壓,是易如反掌的事。”

    靈樞半聖道:“我可聽說,天魔嶺誕生了好幾位天之驕子。其中,洛聖門閥的那一位天之驕女,已經修煉出聖體,整個東域的年輕學員,有幾人可擋?”

    “不僅如此,我聽說,雷景收了一個弟子,得到了佛帝的傳承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”阿嵐半聖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擊敗帝一的消息,雖然還沒有傳開,可是武市學宮的大人物,很多都聽到了一些風聲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這個原因,所以,今天才會有如此多的半聖趕來,也是想要親眼見一見雷景是不是真的收了一個了不起的弟子。

    雷景,聖院出了名的叛逆學員,敢和聖者門閥叫板。

    即便是半聖,也聽過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三刀半聖依舊顯得很平靜,道:“洛家的那一個天之嬌女,的確是聖體,可她代表的是聖者門閥,而不是天魔嶺。至於雷景收的弟子,誰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吹噓的那麼厲害?”

    “再說,現在這一屆學員整體實力,本來就遠超往屆。池瑤女皇掌管天下五百年,風調雨順,武道大興,聖者輩出,天才俊傑也是越來越多,就算天魔嶺誕生出一個資質還算不錯的天才,也是很正常事。只可惜,雷景的弟子再強,遇到我們胥聖門閥的天才弟子,胥青,依舊只能被鎮壓。”

    三刀半聖將池瑤女皇都給搬了出來,誰還敢繼續和他爭辯?

    繼續爭辯,就是對池瑤女皇的不敬。

    諸位半聖全部都保持沉默,分出聖魂,繼續向朝聖天梯望去,靜觀接下來的事態發展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