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那個天魔嶺的學員,似乎只有天極境中期的修爲,並不是靠高深的修爲境界擋住胥遠志,而是憑藉自身的體質。”東域聖王府的一位人傑說道。

    他的修爲,已經跨入天極境小極位,看透了司行空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沒記錯,胥遠志的修爲已經達到天極境後期。難道那一個天魔嶺的學員的體質,比胥遠志還要厲害?”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的那一位人傑搖了搖頭,道:“那也不一定。胥遠志從始至終都沒有使用全力,而那一位天魔嶺的學員卻已經被逼到極限,隨時都可能會敗。”

    朝聖天梯上面,胥聖門閥的天才學員與司行空、常慼慼的戰鬥越發激烈。

    七、八個天才學員同時出手,將司行空和常慼慼圍在中央,各種武技輪番施展出來,既有天罡真氣,又有雷電之光,造成極大的聲勢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煉化龍血之後,已經足夠強大,可是對方畢竟是聖者門閥培養出來的學員,沒有一個是弱者。

    “胥遠志,你若是再拿不下他,就讓我來廢了他。”胥聖門閥的一位皮膚偏黑的女性學員,冷聲的說道。

    她名叫胥蘇,實力強勁,也是天極境後期的修爲,在胥聖門閥的年輕一代,排名第五,只比胥遠志弱一籌。

    胥遠志冷笑一聲,“區區一個小地方來的土鱉學員,誰說我拿不下他?我只是在拿他練掌,若是施展出全力,三招之內,我就能將他廢掉。”

    胥遠志之所以和司行空戰那麼久,最主要還是想要表現自己,向在場所有人展示自己的實力。

    畢竟,不是隨時都有機會在朝聖天梯上面戰鬥,只有在聖院考覈的時候,纔有這樣萬衆矚目的機會。

    說不定,就連半聖級別的存在,也在關注這一戰。

    “大言不慚。誰說天魔嶺那樣的小地方,就不能誕生出絕代英傑?今天,就是要讓你們這些聖者門閥和半聖家族的傳人,見識見識天魔嶺的學員的風采。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衝上朝聖天梯,運轉起真氣,一團金色的龍力,從她的體內散發出來,額頭上方,更是長出兩隻小小的龍角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金色電光在兩隻龍角之間流動,隨後,電光衝了出來,涌向全身,最後匯聚到她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兩掌拍擊出去,將兩位胥聖門閥的學員打得口吐鮮血,飛下天梯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的手臂一抖,金色的電光,凝聚成一柄電芒長劍,向着虛空一掃,同時擊穿三位胥聖門閥的天才學員的護體天罡。

    “翻雲覆雨。”

    “九幽罡氣。”

    “霸皇拳勁。”

    三位學員連忙打出武技,有的出掌,有的出拳,卻依舊擋不住端木星靈斬出的劍氣,就像滾地葫蘆一般,從天梯上面滾了下去。

    劍氣上,蘊含寒冰勁氣,在那三位學員的身上覆蓋上一層白色的冰晶。

    在朝聖天梯,武者不能攜帶兵刃,可是,只要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峰境界,就能使用天罡真氣凝聚出劍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凝聚出來的真氣劍,蘊含雷龍電勁和寒冰之力,威力非同小可,根本不是一般的學員擋得住。

    “天魔嶺又有高手出現了?”

    “天魔嶺真的只是貧瘠的蠻野之地,怎麼誕生了這麼多的強人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端木星靈出手,又一次震驚全場,很多人都覺得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同時,端木星靈先前說的那一句話,卻讓在場的那些聖者門閥和半聖家族的傳人都很不爽,幾乎是將所有聖者門閥和半聖家族都給得罪。

    一位半聖家族的傳人冷笑一聲,道:“天魔嶺的學員還真是夠狂,居然要讓我們見識他們的風采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胥聖門閥的人能夠強勢一些,將天魔嶺那一羣沒見過世面的土鱉打壓下去,免得待會讓我親自出手。”一位聖者門閥的傳人活動了一些手指關節,聲音冰冷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知道端木星靈是唯恐天下不亂的性格,極會闖禍,卻沒想到,她居然還真的敢這麼做,將所有半聖家族和聖者門閥都給牽扯出來。

    到時候,該如何收場?

    局面已經失控,不僅僅是胥聖門閥的天才學員十分憤怒,就連別的那些聖者門閥和半聖家族的傳人也都摩拳擦掌,準備教訓他們天魔嶺的學員。

    “你們有沒有發現,端木星靈展現出來的實力異常強大,比之大師兄都要厲害一大截。難道她平時都藏匿了實力,直到今天才表現出來?”陳曦兒道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展現出來的實力,的確強大得有些過頭,僅僅只是一瞬間,就已經打翻了五位胥聖門閥的天才。

    張若塵其實早就猜到端木星靈的身份不一般,肯定隱藏了修爲,心中暗道,“或許,她現在表現出來的實力,也並不是她真正的實力。她到底要幹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總覺得端木星靈並不是一個胸。大無腦的女子,之所以將所有聖者門閥和半聖家族牽扯出來,肯定是提前就有預謀,早就準備這麼做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做爲拜月魔教的聖女,既然決定要進入聖院,自然不是隻想做一個普通的聖徒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而是要做半聖的弟子,甚至聖者的弟子。

    只有這樣,今後,她纔有機會成爲武市學宮和武市錢莊的高層。

    爲何當初要選擇在天魔嶺武市學宮修煉,自然是想要掩人耳目,免得被武市學宮查出了她的真實身份。

    誰會想到拜月魔教的聖女,居然在天魔嶺那樣的地方修煉了數年之久?

    若是一開始,她就進入東域聖城的武市學宮,以武市錢莊總部的龐大情報系統,估計早就查出她的真實身份。

    在武市學宮修煉的時間越長,武市學宮對她的懷疑也就越低,想要查出她的真實身份的難度就越大。

    但是,今天卻不同。

    今天,她必須要表現出足夠高的天資,只有這樣,纔有可能進入聖院高層的視野。

    造成的轟動越大,聖院的高層關注度也才越高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一出手,就立即向所有半聖家族和聖者門閥宣戰。

    當然,端木星靈這樣做,也就將張若塵、黃煙塵、洛水寒等人也拉進她的戰船上面,一起將那些半聖家族和聖者世家給得罪。

    也是沒辦法的事,做爲魔教的聖女,她必須這麼做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早就有這個計劃,所以,在今天早上的時候,她才心中一直很愧疚,愁眉苦臉,即便是張若塵問她是不是有心事,她也沒有說出來。

    “好膽,居然還有人敢和我們胥聖門閥作對,我倒要看看,你到底有多少斤兩?”

    胥聖門閥年輕一代的第五高手,胥蘇,原本站在三十七階的天梯上面,目光盯着端木星靈,直接俯衝了下去,雙掌同時打出。

    雙手掌心衝出兩股真氣,顯化成兩隻蟒蛇真氣虛影,張開獠牙,向端木星靈撕咬過去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竟也不甘示弱,揮動真氣戰劍,施展出一招劍法。

    “破碎之月。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擡起手臂,將真氣運至戰劍,猛然一斬,輕鬆斬斷兩條真氣蟒蛇。

    胥蘇打出的掌印,頓時化爲無形,失去威脅。

    轉瞬之間,端木星靈再次出招,又是一劍刺出,擊向胥蘇的左肋。

    胥蘇也是了得,施展出一種高深的身法武技,化爲一道殘影,橫移出去,避開了端木星靈的劍招。

    兩人纏鬥在一起,隱隱的,端木星靈還佔據了上方,將胥蘇壓制得不斷後退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胥遠志和司行空的戰鬥也進入到白熱化。

    胥遠志不再壓制修爲,猛然發力,一連打出三招掌法,一招比一招猛烈,就像是三重水浪一般向司行空涌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掌力破開了司行空的護體天罡,擊在司行空的胸口,將他打得向後倒退了九步。

    幸好有龍血護體,只是受了一些輕傷,並無大礙。

    原本已經登到第四十七階的黃煙塵,看到下方的混亂戰局,十多位胥聖門閥的天才學員將端木星靈、司行空、常慼慼三人圍在中央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一寒,直接轉身,飛躍了下去,“你們胥聖門閥以多欺少算什麼本事,我也是天魔嶺的學員,今天,我倒要看看,是不是胥聖門閥厲害,還是我們天魔嶺更厲害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手臂一揮,劈出一道七米多長的風刃,向胥聖門閥的那些天才學員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黃煙塵加入戰鬥之後,胥聖門閥和天魔嶺的混戰再次升級,事態已經發展到不可控制的地步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苦笑的神情,向洛水寒看了一眼,道:“今天這一戰,怕是無法避免!”

    洛水寒也輕輕的嘆了一聲,有些無奈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洛水寒都不想將事情鬧到無法收拾的地步,畢竟聖者門閥的勢力龐大,極重聲譽。先不提能不能取勝,就算他們今天贏了胥聖門閥,也等於是當着所有人的面打了胥聖門閥的臉,胥聖門閥豈會忍下這口氣?

    以他們現在的實力,將一個聖者門閥得罪得這麼狠,絕對沒有任何好處。

    但是,事態已經發展到這一步,他們無法看着司行空和端木星靈等人與整個胥聖門閥戰鬥,必須要站出去了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