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聽到三刀半聖的傳音,胥青頓時心頭一鬆,更有把握,朗聲笑道:“既然洛姑娘想要趟這一趟渾水,我們胥聖門閥爲何不奉陪?正好,我也想領教一翻,聖體到底有多強?”

    在胥青的示意之下,胥聖門閥之中排名第二和第三的兩位高手,同時衝出去,一左一右,同時攻向洛水寒。

    兩人都是天極境小極位的境界,天資極高,實力只比胥青弱一籌而已。

    洛水寒的雙掌同時擊出,與那兩位高手碰撞在一起,轟然一聲,一圈真氣漣漪,從他們三人的掌心散發出來,向四方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那一股力量的衝擊之下,即便是以常慼慼和司行空的實力,也被壓迫得連連後退。

    一擊交手,三人立即退開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片刻之後,胥聖門閥的兩大高手,一人是冰寒屬性的體質,一人是烈火屬性的體質,從兩個方向,又一次狂攻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攻擊之下,洛水寒顯得從容不迫,施展出身法,不斷還擊,將那兩大高手的攻擊化解於無形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洛水寒的手臂一伸,五指捏緊,化爲拳頭,向着虛空打出一拳。

    那一拳,蘊含一種說不出的玄妙規則,像是與天地法則相契合,給人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。

    洛水寒就是通過參悟這一拳,領悟大道,從而修煉出聖體。

    只是一拳打出,就給人一種空間震動的感覺。從左邊攻向她的那一人,頓時遭受重創,嘴角溢出一絲血跡,倒退而回。

    另一人向洛水寒攻來,卻被洛水寒反手擊飛出去。

    胥聖門閥的兩大頂尖高手,竟然被洛家聖體輕鬆擊敗,根本無法招架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張若塵也將胥青打得不斷後退,險象環生,似乎隨時都會落敗。

    司行空、黃煙塵、端木星靈、常慼慼、陳曦兒也紛紛出手,將胥聖門閥的天才學員打得七零八落,已經有十多人從朝聖天梯上面滾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天吶!那可是一個聖者門閥的全部精英,竟然被天魔嶺的幾個學員完全壓制。”

    “胥聖門閥也太倒黴,居然撞到鐵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他竟然如此厲害……還修煉到了劍心通明……”

    雪影柔的眸光盯着正在和胥青交手的張若塵,心中五味陳雜,若是早知道張若塵的天資如此之高,就算他不是聖者門閥的傳人,自己都該跟定他。

    如此人物,在整個崑崙界的年輕一代也沒有幾個,考進聖院,必定會被重點培養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個嘴角冒着鬍渣的狂野男子,從衆多學員中走了出來,雙眼一眯,盯着朝聖天梯之上的張若塵,冷然的道:“張若塵?他就是那個擊敗帝一的張若塵?”

    旁邊,一個學員問道:“帝一是誰?很厲害嗎?”

    狂野男子的眼中露出鋒冷的光芒,就像是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,道:“帝一。”

    他的十指發出“啪啪”的聲音,步伐穩健的向朝聖天梯走出,道:“擊敗了張若塵,我自然還會去和帝一戰一場。”

    “這人是誰?怎麼如此狂?”

    很多人都聽到那一個狂野男子剛纔說的話,發出譏笑聲,居然妄想擊敗張若塵,他以爲自己是誰?

    若是在張若塵沒和胥青交手之前,或許衆人還不覺得有什麼。可是,剛纔大家可是親眼看見,張若塵將胥青壓着打,而且還修煉到劍心通明。

    你以爲你是誰,想要擊敗張若塵?

    “他是……他是步聖門閥的步千凡……曾經霸佔《地榜》第一足有三年之久,據說達到了七絕半。”

    “前段時間,聽說他被黑市的一個神秘人物三劍擊敗,隨後,就去了死亡墟界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他竟然敢去死亡墟界,據說那個地方極其危險,能夠在裡面活三天的人都少之又少。”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的人傑,陳易,對步千凡似乎有些瞭解,說道,“可是他卻在死亡墟界待了兩個月,出來之後,修爲大進。”

    另一位東域聖王府的人傑,陳天書,道:“那一個擊敗步千凡的黑市神秘高手,就是一品堂的少主,帝一。據說,步千凡的實力,並不比帝一弱多少,只不過步千凡的心理有破綻,又恰恰被帝一給發現了破綻,先是擊潰了他的武道之心,所以才只用三劍將步千凡擊敗。”

    “步千凡正是爲了磨礪自己的武道之心,彌補破綻,所以,纔去了死亡墟界。他居然在裡面堅持了兩個月,如此強大的意志力,已經不是常人可比,估計已經將武道之心的破綻給彌補。”

    陳易道:“若真是如此,步千凡現在的實力,怕是已經更進一步。”

    陳天書笑道:“步千凡應該也是聽說了張若塵擊敗帝一的消息,所以,才趕來與張若塵交手。只有擊敗張若塵,他才能重新找回信心,成爲武道中的少年王者。”

    “步千凡的天資雖然很高,畢竟,他和張若塵一樣,年齡都只有二十歲左右,比胥青和我們都要小半輩,在半年之前都還是地極境,估計現在最多也只有天極境中期的修爲。”陳易道。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的三位人傑和胥青、紫寒沙等人,其實年齡都接近或者已經超過三十歲,步千凡和張若塵在他們面前只能算是小輩。

    “以他們那種超越七絕的天資,能夠達到天極境中期,就已經很厲害。若是讓他們再突破一個境界,我們這種老人,在他們面前,怕是毫無還手的機會。”陳天書笑道。

    說話之間,步千凡已經登上朝聖天梯,目光盯着胥青,嘴裡發出一聲大喝:“滾開,張若塵是我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步千凡發出的聲音,在旁人聽來只能算是平淡無奇,可是聽在胥青的耳中卻如天雷一般響亮,震得大腦一片昏黑,連連後退。

    步千凡施展出的是一種鬼級下品的武技,大雷梵天音,將這門武技修煉到大成境界,吼出一聲,可以鎮殺十萬大軍。

    步千凡雖然只是修煉到小成境界,卻已經有十足的火候,即便是胥青在猝不及防之下,竟然也被鎮住。

    胥青的體質強大,很快就反應過來,道:“步千凡,這裡是聖院,不是兵部大營,你最好對我客氣一點。再說,我們的對手都是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過,張若塵是我的對手,你可以退下去了!”步千凡毫不客氣的道。

    胥青的臉色冷怒,若不是剛纔和張若塵交手的時候受了一些暗傷,他恨不得先出手教訓步千凡這個小輩,

    “好,我讓你先和張若塵交手,看你能不能奈何得了他。”

    胥青並不逞強,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此刻,胥聖門閥別的那些天才學員,已經被洛水寒等人全部打下朝聖天梯,一個個都摔得鼻青臉腫,慘不忍睹。

    胥青也懶得理會他們,服下一枚療傷丹藥,一邊療傷,一邊暗自觀察正在對峙的張若塵和步千凡。

    能夠成爲一個聖者門閥的傳人,不僅僅只是天資絕頂,更要聰慧過人。

    胥青很清楚,自己先前太輕敵,所以纔會敗給張若塵。

    現在,他就要在一旁觀察張若塵的武學路數,從而找出張若塵身上的破綻,只有知己知彼,才能百戰百勝。

    “原來他就是步千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聽說過步千凡的名字,《地榜》第一的身份,恐怕早就已經在東域家喻戶曉,無人不知。

    最近兩、三年來,東域最頂級的天之驕子恐怕就要數張若塵、帝一、步千凡,再加上一個修成聖體的洛水寒和身份神秘的魔教聖女。

    只此五人。

    任何一人,皆有成聖之資。

    他們的年齡相差不大,皆是二十歲左右,而且,武道修爲也是相差無幾,就算實力有強有弱,也當屬於同一個級別。

    步千凡並不是武市學宮的學員,而是朝廷兵部培養的人才,他來到聖院,只爲與張若塵一戰。

    “你擊敗了帝一?”

    步千凡站在天梯之上,打量着張若塵,一雙眼睛之中盡是冷煞之氣。

    只有殺人無數的軍中之人,身上纔有那種煞氣,即便不刻意催動真氣,也能嚇得普通武者膽戰心驚,下跪磕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在打量步千凡,像步千凡這樣的名人,他的資料早就已經詳細的記載在《地榜》上面,只要買一冊《地榜》,就能輕易知道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今年,步千凡也才二十歲,與張若塵同歲,可是看上去他的臉上長滿鬍鬚,顯得十分滄桑,像是有三十五、六歲。

    特別是那一雙眼睛,猶如鋼鐵一般,蘊含着一股不屈的意志。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平靜的與他對視,道:“沒錯,我和帝一的確有過一戰,僥倖取勝。”

    “能夠擊敗帝一,絕沒有僥倖的說法。”

    步千凡的眼神冷銳,道:“我給你半個時辰恢復真氣,半個時辰之後,你必須與我一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道:“我不想與你一戰,再說,朝聖天梯是聖院的考覈之地,你是兵部的人,不適合出現在這裡。”

    步千凡的身上,穿着兵部的鎧甲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我三劍敗給了帝一,就沒有資格與你一戰?”

    步千凡的目光冷銳,道:“我在黃極境,曾經達到無上極境,可有資格與你一戰?”

    任何達到無上極境的人,皆會將它當成自己最大的秘密,絕不會說出來。步千凡卻毫無顧忌,直接告訴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難道說他很愚蠢?

    能夠在死亡墟界活兩個月的人,怎麼可能是愚蠢之輩?

    只能說,步千凡的心中無畏,光明坦蕩,乃是最正統的兵家之道,能夠剛正不阿,掃清一切邪惡之源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