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張若塵,以你一人之力,也想與諸聖門閥抗衡,浮萍撼大樹,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胥青的雙手背在身後,卓然而力,盯着下方的張若塵,冷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胥青、左風骨、申雲童,還有曦聖門閥的傳人,四人立在第五十階天梯之上,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散發出灼灼的聖光,氣勢凌人,猶如四位少年之王。

    張若塵面不改色,重新站起身來,擦乾嘴角的血跡,身軀站得筆直,全身的勁氣,在一瞬間,完全凝聚到氣海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第一萬滴真元,凝聚成功。

    一萬滴真元,懸浮在氣海之中,散發出碧青色的光輝,兩兩之間相互撞擊。

    真元的數量,逐漸變少。

    每一滴真元的體積,不斷變大。

    到最後的時候,氣海中,只剩兩團真元。每一團都是圓珠大小,光芒萬丈,相互旋轉,相互之間的距離在不斷拉近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兩團真元球撞擊在一起,凝聚成一顆鴿蛋大小的液態真元球。

    就在真元球凝聚成形的時候,張若塵全身毛孔完全打開,瘋狂吸收天地之間的靈氣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朝聖天梯之上,一縷縷靈氣向張若塵匯聚過去,化爲一個巨大的靈氣漩渦,逼迫得四大門閥的傳人連連後退,害怕被捲入漩渦之中。

    “什麼情況?張若塵竟要在朝聖天梯之上突破境界?”

    胥青的臉色一凝,道:“不能讓他突破境界,一起出手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胥青先一步出手,再次將熾羽之翼激發出來,全身被火焰包裹,就像是一團巨大的金色火球,向張若塵碾壓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無極聖手。”

    曦聖門閥的傳人調動真氣,擡起一隻左手,手臂完全聖化,每一寸肌膚都散發出比烈日還要明亮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的體內,聖血甦醒,雖然只修煉出一隻聖手,未能修成聖體,可是,那一隻聖手的力量卻極爲強大,可以打出十倍於自身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掌擊出,空氣中,響起風雷巨聲。

    掌力,就像狂風駭浪一般,向張若塵衝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霸聖拳法。”

    申雲童得到霸聖的傳承,全身血液就像沸騰了起來,體內發出“噼噼啪啪”的聲音,身軀不斷膨脹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他化爲一尊五米高的巨人,鼻孔中,吐出兩管白氣。

    他的身體表面,凸顯出一根根鋼條一般的肌肉。一雙拳頭,足有臉盆那麼大,蘊含無窮的力量。

    霸聖之血,正在復甦,雖然沒有化爲聖體,卻可以堪稱是一具半聖之體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穿着煉丹師長袍的左風骨,還沒出手,依舊站在一旁觀望,卻也在暗中凝聚力量,似乎隨時準備打出精神力攻擊,給張若塵致命一擊。

    朝聖天梯的下方,那些學員全部都被震驚得目瞪口呆,聖者門閥的傳人展現出來的實力都太強大,每一位都像是天神下凡。

    “以他們的實力,任何一個都是人中之龍鳳,竟然聯手對付一個張若塵。我看他們任何一人,皆有與張若塵抗衡的實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麼?張若塵正在突破境界的關鍵時刻,若是闖過關卡,那就是要進入嶄新的境界,跨上另一個臺階。胥青等人當然不能讓張若塵成功,要不然的話,就算他們三人聯手怕是也壓不住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只有天極境武者,纔會明白,突破境界有多難,每一個境界都是一個關卡。即便是最容易突破的天極境中期和後期,也需要大量時間的積累。

    就在胥青的攻擊,即將落到張若塵的身上的時候……

    一片璀璨的青色真氣光芒,從張若塵的體內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臂一伸,全身筋骨似乎連爲一體,浮現出兩條真氣飛龍虛影,同時拍擊了出去。

    胥青也打出雙掌,可是他的手掌纔剛剛與張若塵接觸,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,從手臂傳來,身體不受控制的向後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當胥青落到地上,只感覺雙臂完全失去知覺,全身發軟,就像靈魂脫離身體了一般。

    不好。

    胥青連忙調動真氣,從氣海中涌出,通過經脈,流轉全身。

    隨着真氣的滋養,身體逐漸恢復知覺,一股劇烈的疼痛,從四肢八骸傳來。很顯然,剛纔那一次硬碰,導致他的身體遭受重創。

    “他怎麼……突然變得如此強大,莫非,他的境界真的已經突破?”

    胥青的臉色一變,感覺到壓力徒增。

    突破境界之後的張若塵,還是他們幾人對付得了嗎?

    張若塵的確已經跨入天極境後期,沒等他繼續消化境界突破之後帶來的強大力量,申雲童和曦聖門閥的傳人,已經攻了過來。

    曦聖門閥的傳人打出的一隻聖手,隨着她的手指轉動,虛空之中,出現無數隻手影。

    每一隻手,似乎都攜帶排山倒海的聖力,既是變幻莫測,又是力量無窮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心,浮現出一隻天眼,精準的看到她的那一隻真實的手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的右手,猛然向前一伸,抓住曦聖門閥傳人的手腕,扣住了她的經脈,向前一拖。

    曦聖門閥傳人的臉色一變,身體不受控制,向張若塵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她的手腕,五指幾乎刺進腕部的血肉,手臂快速掄動了一下,提着她的身體,狠狠的摔在天梯上面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曦聖門閥傳人的身體與天梯狠狠的撞擊在一起,體內響起骨斷的聲音,嘴裏發出一聲低沉的慘叫。

    她躺在地上,無法動彈,渾身都在顫抖,嘴角流出鮮血。

    張若塵鬆開她的手,向前踏出一步,向申雲童迎擊了上去。

    此刻,申雲童的身軀足有五米高,似人似獸,骨骼巨大,拳頭猶如鐵錘,每一拳都像是能夠開山裂地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體內響起龍吟聲音,不斷打出掌法,與申雲童硬碰硬的對決。

    申雲童本身就是天生神力,得到霸聖傳承之後,力量更是恐怖絕倫。

    在同境界,從未有人能夠擋住他一拳。

    現在,張若塵比他低一個境界,卻在力量上完全將他壓制,打得他不斷後退。

    就連張若塵都沒有發現,隨着他不斷出掌,雙手已經變成金色的龍爪,長出一塊塊龍鱗。

    而且,那些金色龍鱗,還在不斷向肩膀、頭部、胸腹、雙腿蔓延,片刻之後,張若塵的身體竟然化爲一條十多丈長的金色巨龍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一聲石破天驚的龍嘯響起,就連朝聖天梯似乎都震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聖殿中,那些半聖全部都震驚無比,其中一位半聖豁然站起身,脫口而出:“那是……傳說中的神龍變……”

    只有煉化聖級龍珠的人類武者,纔有可能施展出這門絕學。

    以血肉之身,化爲神龍之軀。

    “一起出手,必須鎮壓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胥青從最初的震驚之中反應過來,再次向張若塵攻了過去,將壓箱底的絕學施展出來,一連打出八十一道拳法,就像是化爲八十一個人影,同時出拳。

    曦聖門閥的傳人也翻身而起,一掌擊在天梯上面,手掌頓時裂開,濺出無數鮮血。

    隨着她運轉功法,手掌上的鮮血,燃燒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手臂上,手指上,手掌心,浮現出一道道白色的銘紋,就像是一根根白色的線紋,從手臂涌出去,瀰漫全身。

    她施展出的是一種祕法,借住這一種祕法,可以調動聖手的力量,蔓延全身,在短時間之內,爆發出聖體級別的力量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她現在就是僞聖體。

    申雲童也有絕學,此刻,也施展出來,向張若塵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見到張若塵化身爲金龍,一直站在一旁的左風骨,也開始出手。

    他是精神力大師,所以,並不是直接向張若塵攻過去,而是緩緩的擡起一隻手臂,向着張若塵一指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天地靈氣震盪了一下,立即化爲一絲絲火焰,匯聚成一團團火苗,懸浮在虛空。

    那些火苗,就像是萬家燈火一般,星星點點,相互凝聚,形成一條巨大的火鳳,伸出兩隻利爪,向張若塵所化的金龍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站在天梯的下方,向着上方望去,只能看見一條金龍和一隻火鳳在爭鬥,發出轟隆震動的聲音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申雲童所化的巨人,手持一柄真氣凝聚的巨斧,也在劈斬金龍。

    曦聖門閥的傳人,懸浮在虛空,猶如九天玄女一般,指尖打出一道道光柱,擊在金龍的身上。

    胥青施展出來的絕學,化爲八十一道人影,完全將金龍包裹在中央,有的人影打出拳法,有的人影打出掌法,有的人影施展出劍訣。

    四大高手,各顯神通,與一條金龍鬥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金龍不斷打出爪印,在虛空飛行了一圈,四大門閥的傳人,全部口吐鮮血,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那一條金龍長嘯一聲,化爲一道金芒,重新落到天梯,凝聚成一個人影。

    恢復人形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呼吸了兩口,有些吃驚的看着自己的雙手,竟然……施展出了神龍變,就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要知道,神龍變,乃是鬼級上品的武技。

    就算武者煉化了龍珠,也要修煉這一門武技,才能化形爲龍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卻從未修煉過神龍變,就直接在戰鬥的時候,化爲了一條金龍,將四大聖者門閥的傳人全部打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到底怎麼回事?

    “我剛纔與申聖門閥的傳人交手,使用的是‘龍象般若掌’,莫非這一套掌法與神龍變有關,所以,我在施展掌法的時候,無意之中激發出來某種力量,才化身爲龍?”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的猜測並沒有錯,因爲,神龍變,這一門武技,就是一位聖者,從龍象般若掌的第九掌“生鱗化龍”領悟而來,創出的武技。

    所以說,神龍變與龍象般若掌,其實有一些同源之處。

    在戰鬥的時候,張若塵有極小的概率,激發出神龍變的力量。至於那概率有多小,就不得而知,或許是百分之一,或許是千分之一,甚至萬分之一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