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只有考試結束,才能離開。

    時間,很快過去兩天。

    胥海揹着雙手,目光冷銳,在考場上面巡視,向聶文龍問道:“胥蒼藍修煉到第幾劍了?”

    聶文龍的神情肅然,道:“回稟師兄,第八劍。”

    胥海滿意的點了點頭,道:“胥蒼藍乃是胥聖門閥這一代的第二高手,在劍道上的造詣極高,早就已經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峯境界。提前七天,我就從師尊那裏得到追魂十三劍的心法口訣,交給了他,他果然沒有讓我失望。第八劍,很不錯。”

    主持劍道系第二輪考覈的人,就是胥海的師尊,凌源半聖。

    追魂十三劍,也是凌源半聖在七天之前,創出的劍法武技。

    做爲胥聖門閥的天才,同時又是凌源半聖的弟子,胥海,在七天之前,就已經得到追魂十三劍的心法口訣,並且傳給了胥聖門閥這一代的第二天才胥蒼藍。

    所以說,在聖院考覈之前,胥蒼藍就已經提前七天參悟心法口訣,早就將追魂十三劍研究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現在,只需要演練劍招,使劍招和心法融會貫通,就能將這一套劍法修煉成功。

    花費兩天時間,胥蒼藍就已經修煉成功七劍,開始修煉第八劍。

    “還有一天時間,胥蒼藍應該可以將第十劍修煉成功,劍心丹,已經是我的囊中之物。”

    想到此處,胥海的嘴角,不禁露出一個弧度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將追魂十三劍的口訣,提前告訴胥蒼藍,當然是希望胥蒼藍在第二輪考覈的時候,奪取第一名,幫他贏得劍心丹。

    胥海在二十年前,就已經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峯境界,劍道修爲越來越深,可是卻怎麼都無法凝聚出劍意之心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必須要得到劍心丹,衝擊劍心通明的境界。

    只要過了明天,劍心丹,就是他的了。

    聶文龍盯着張若塵的方向,道:“胥海師兄,張若塵可是劍心通明的境界,修煉劍法的速度,肯定很快,估計會成爲胥蒼藍的強大對手。”

    胥海冷哼了一聲,露出幾分不屑的神情,道:“境界再高又如何,只有三天時間,他只是一個凡人,又不是聖者,哪那麼快將劍法修煉成功?你沒看見,他現在都還在參悟心法,還沒開始練劍?”

    修煉劍法,分爲兩部分:參悟心法,演練劍招。

    心法,包括步法的配合,真氣的運轉,劍法的要訣。

    只有參悟透這三樣,才能開始演練劍招。

    演練劍招的目的,是爲了讓劍法和武者的步法,還有武者體內的真氣運用方式,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劍法和武者形成一個整體,達到隨心所欲的地步。

    在你出手的時候,根本不用思考,劍法就已經施展出去,殺人於劍下。

    比如,張若塵的上一世修煉了某一種劍法,來到這一世,也必須重新修煉,劍法才能和這一具身體形成一個整體,達到隨心的境界,甚至通明的境界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將劍法修煉成身體的一部分,比如手、腳、眼睛、鼻子,纔算是達到隨心的境界。

    將劍法修煉到肉身和靈魂相融的地步,纔算是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。

    若是不能達到這一點,那麼你修煉的永遠都是徒有其形的劍招,只能算是一個莽夫,無法成爲一個劍客。

    就在胥海的話音落下,突然,盤坐在地的張若塵,開始練習劍招。

    張若塵以手爲劍,一指點出,旋即出現七道手影,就像是天女散花一般的分開,擊向虛空中的七個點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一連七聲氣爆響起,就像是七柄劍的劍尖,點在石壁上面,發出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胥海師兄,張若塵已經開始演練劍招,他剛纔施展出追魂十三劍中的第一劍‘亡魂七殺’。”聶文龍道。

    胥海的臉色一沉,立即轉身,向張若塵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已經是最後一天,不僅僅只是張若塵,別的那些學員,也都站起身來,開始演練劍招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第一招之後,就又如磐石一般,盤坐地上,一動不動,沒有繼續演練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,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之後,只需要參悟透心法口訣,就能憑藉劍意之心在腦海中演練劍招,而且,也能達到大成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先前,張若塵就一直在腦海中演練第一招“亡魂七殺”,剛纔試了一下,居然真的成功。

    張若塵繼續享受這種玄妙的境界。

    氣海之中,劍意之心化爲人形,開始演練第二招“破魂聽風”。

    遠處,聶文龍看見張若塵一動不動,眉頭一皺,道:“那小子在搞什麼,只施展出一招,就又一動不動。只剩最後一天,他還不開始演練劍招?”

    胥海冷峭的一笑,道:“不用管他,估計他是太自以爲是,想要將十三招劍法的心法口訣,全部悟透,纔開始演練劍招。只可以,留給他的時間,可沒有那麼多。”

    他們沒有達到劍心通明,當然不會明白劍心通明的玄妙,根本不知道,張若塵早就已經將十三招劍法的口訣全部悟透,現在已經在腦海中演練劍招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胥聖門閥的胥蒼藍,已經將第八劍修煉成功,開始修煉第九劍。

    “胥聖門閥的那一個學員,怎麼如此厲害,已經修煉成功八劍,他有那麼高的天資?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十分不服氣,一雙圓溜溜的星眸,緊緊的盯着胥蒼藍的方向。

    在朝聖天梯,端木星靈與胥蒼藍交過手,並不覺得對方有多麼厲害。至少,她若是將封印的修爲釋放出來,完全可以跨越兩個境界,將胥蒼藍給擊敗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她已經全力參悟追魂十三劍,卻纔修煉成功七劍。

    難道胥聖門閥的一個天才學員,比她這個魔教聖女的悟性還要高?

    “肯定有問題,我纔不信他的悟性真的那麼高。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很不服氣,繼續全力參悟劍法,爭取超越胥蒼藍。若是被他超過,就太沒面子。

    三天時間,終於結束。

    這一天,主考官凌源半聖,親自駕臨,坐在最上方的位置。

    在凌源半聖的身旁,懸浮着一個玉質的蓮臺,身高只有三寸的靈樞半聖就盤坐在蓮臺上面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紅衣,揹着一柄劍,隱身在一團白霧之中,宛如一位仙界的神女。

    靈樞半聖雖然年紀不大,可卻是璇璣院主的弟子,在聖院中的地位,還在凌源半聖之上。

    即便是凌源半聖對她,也是十分敬重,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所有報考劍道系的學員,紛紛登上演武臺,竭盡所能,努力施展自己參悟的劍法,爭取表現出最優秀的狀態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被半聖看中,成爲半聖傳人,那就是一步登天。

    第一個登上演武臺的學員,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女子,天極境初期的修爲。

    “亡魂七殺。”

    “破魂聽風。”

    “鎮魂立影。”

    那一個女子嘗試施展第四招,可是卻以失敗告終。

    不過,成功修煉成三招劍法,已經算是勉強合格,通過了第二輪考試。

    第二個登上演武臺的學員,修爲達到天極境小極位,在本次參加聖院考覈的學員之中,也算是一流強者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卻失敗,只勉強修煉成兩招劍法,最終無法進入聖院。

    “他能夠在三十五歲之前,修煉到天極境小極位,天資已經算是很高。只可惜,在劍道上的悟性卻很差,沒有達到聖院的招生要求。”

    很多人都爲他感到惋惜,同時也在感嘆,聖院的門檻太高,就算是頂尖天才也有可能會被刷下去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測試,其中七成以上的學員,至少能演練出三招劍法,通過考試。

    兩成的學員,只能演練出兩招劍法。

    還有不到一成的學員,只能演練出一招劍法。

    其中,也有三、五個人,連一招劍法也演練不出來。

    不過,即便如此,也可以看出,前來參加聖院考覈的學員的質量的確很高,全部都是層層挑選出來的精英。

    若是讓那些普通天賦的天極境武者,來修煉追魂十三劍這麼高深的劍法武技,別說三天時間,就算給他們三十天時間,也未必能夠修煉成功其中一招劍法。

    通過演練劍法,也能看出,衆位學員的悟性高低。

    前面一共有接近一千位學員演練劍法,其中大概有七百人,能夠演練出三招劍法。大概有八十人,能夠演練出四招劍法。只有十個人,演練出了五招劍法。

    演練出六招劍法的人,一個也沒有。

    只有一位聖者門閥的傳人,演練出了七招劍法,已經是最優秀的成績。

    “居然演練出了七招劍法,沒想到,那些聖者門閥之中,還有悟性如此高的天才。”端木星靈向黃煙塵看了一眼,道:“塵姐,你修煉成功了幾劍?”

    “五劍。”黃煙塵道。

    在悟性方面,黃煙塵只能算是頂尖水平,還達不到逆天的水平。

    三天,參悟出七劍,就是逆天的水平。即便是在那些半聖眼中,也是相當了不起的成就。

    (還有一章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