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端木星靈一雙閃撲閃撲的眼眸,盯向張若塵,聲音甜甜的道:“你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應該是修煉到大成了吧!”

    “十三劍全部修煉到大成?”端木星靈吃驚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沒有演練劍法,但是,端木星靈卻絲毫都不懷疑他的話,只不過心中還是十分不服氣,跺了跺腳,冷啐了一聲:“變態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的目光盯向演武臺,只見一個熟悉的美麗女子,出現在演武臺的中央。

    看到那一個女子,黃煙塵的眼神一寒,道:“真是冤家路窄,沒想到她也來了劍道系。”

    此刻,登上演武臺的女子,正是雪影柔。

    雪影柔的天賦很高,悟性也很高,居然修煉成功了五劍,讓那些學員都驚歎不已。

    “好美的女子,恐怕將來就是我們劍道系的系花。”

    “不僅長得傾國傾城,而且悟性和修煉都那麼高,若是能夠一親芳澤,就算減壽十年也是值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雪影柔的悟性的確很高。

    當初,他只是稍微指點了雪影柔一下,雪影柔就彌補了自身劍法的不足,使劍道修爲又更上一層樓。

    黃煙塵看見張若塵一直注視着演武臺上的雪影柔,而且,還在點頭,她的心中就十分不悅,冷哼了一聲,直接飛躍而起,也落到了演武臺上。

    單論美貌,黃煙塵和雪影柔可以說是在伯仲之間,在她出現的時候,下方的那些學員全部都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又出現一個系花級別的美女。

    等到黃煙塵將五招劍法演練完畢,下方又響起一陣轟動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又是五招,又是絕頂美女,難道這一屆劍道系要出兩位系花?”

    “我必須要拼盡全力,無論如何也要通過三輪考覈,成爲聖院的聖徒。不爲別的,就爲兩位系花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黃煙塵離開演武臺之後,胥海向胥蒼藍使了一個顏色,示意他可以出手。

    胥蒼藍,乃是胥聖門閥這一代的第二天才,年僅二十八歲,已經達到天極境小極位。他一步步登上演武臺,顯得十分穩重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長劍出鞘,胥蒼藍的手臂一伸,快速一劍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行雲流水一般,揮舞劍招,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過去,他就已經演練出十招劍法,將劍收回劍鞘。

    胥蒼藍向兩位半聖的方向躬身一拜,道:“學生資質有限,只能修煉出十招。”

    下方的學員,早就見到胥蒼藍演練十招劍法,所以,心中早有準備,並不覺得震撼,只是覺得很自卑。

    其中,一個演練出五招劍法的學員,嘆道:“我在石龍郡的武市學宮,也算是第一天才,就連宮主都多次誇讚我。來到聖院,我才發現,自己以前的那些榮耀是何等的卑微,與胥蒼藍比起來,我還差得太遠。”

    另一個演練出五招劍法的學員,也是長嘆一聲,道:“再給我三天,或許我才能修煉出十劍。”

    “我所謂的天賦,在胥蒼藍的面前,簡直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那些學員,就連坐在玉石蓮臺上的靈樞半聖也是微微一驚,仔細打量了胥蒼藍一翻,道:“沒想到胥聖門閥竟然誕生出一位如此了不起的天之驕子,三天之內,修煉出十招劍法,就算是我在天極境,也做不到。只不過,他的劍法,還有些青澀,不夠厚重,距離劍心通明的境界還很遙遠。”

    靈樞半聖當然不知道,胥蒼藍是提前七天,就得到了追魂十三劍的心法口訣,只以爲胥蒼藍擁有逆天的悟性。

    本來,靈樞半聖前來觀摩,最主要是想看張若塵的表現,胥蒼藍已經算得上是一個意外的驚喜。

    凌源半聖雖然猜到大概是怎麼回事,但是,考題是從他的嘴裏泄露出去,他當然不可能說出來。

    他道:“這一屆的學員的天資都很高,超過了上一屆。上一屆,沒有胥蒼藍這種級別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靈樞半聖也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胥海聽到兩位半聖對胥蒼藍的讚賞,心中也是暗喜,看來那一枚劍心丹,已經非我莫屬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冷哼了一聲,根本不相信胥蒼藍的悟性會那麼高。

    於是,在胥蒼藍下臺之後,她就立即登上演武臺,開始演練劍招。

    十一招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竟然直接施展出十一招劍法,而且,施展劍法的速度,比胥蒼藍還要快,幾乎只能看見一道道人影。

    最後,十一道人影重合在一起,化爲了端木星靈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轟!“

    全場,再次震動。

    “不活了,太打擊人了!她纔多少歲,竟然能夠參加聖院考覈,而且還能施展出十一招劍法。”

    先前,那一位演練出五招劍法的天才學員,已經被胥蒼藍打擊了一次,現在又被打擊了一次,不能接受這個事實,差一點暈厥過去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看上去就像是十五、六歲的少女,在衆人看來,肯定年齡不到二十歲。

    太年輕了!

    很多天才學員都羞愧難當,有一種立即逃出聖院的想法,覺得自己根本沒有資格進入聖院。

    其中,受打擊最大的人,當然要數胥海和胥蒼藍,他們一直將張若塵視爲最大的威脅,卻沒有想到半路居然冒出一個端木星靈。

    唾手可得的劍心丹,卻被端木星靈給搶走。

    胥海的眼中殺機畢露,恨不得將端木星靈碎屍萬段。

    可惡,可恨。

    胥蒼藍能夠演練出十招劍法,那是因爲提前知道考題,修煉劍法的時間不是三天,而是十天。

    除了胥蒼藍,最優秀的一個學員,也才演練出七招劍法,那還是一個聖者門閥的傳人,早就已經聲名遠播,是一位登上過《東域風雲報》的人傑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算什麼?

    以前從來沒聽過她的名字,她是從哪裏冒出來?

    兩位半聖也都眼睛放光,目光匯聚在端木星靈的身上。

    靈樞半聖道:“她的悟性很高,劍道上的境界遠超胥蒼藍,估計距離劍心通明也不遠。若是服下劍心丹,就有機會去衝擊劍心通明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胥蒼藍雖然演練出十招劍法,可是他在劍道上的境界,卻瞞不過半聖級別的強者。一眼就可以看出,他和端木星靈差距很大。

    見到端木星靈施展劍法之後,靈樞半聖的眼中露出幾分懷疑的神情,總覺得胥蒼藍能夠施展出十招劍法很不合理,難道有人提前泄露了考題?

    此事,畢竟涉及到一位半聖,靈樞半聖也不敢輕易上報,只能將疑惑壓在心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端木師姐隱藏得很深,如此悟性,絕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。”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沒有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,就連他也不敢保證自己能夠做得比端木星靈更加優秀。

    單論悟性,端木星靈和他幾乎在伯仲之間。

    黃煙塵也是輕輕的點了點頭,突然覺得,端木星靈變得有些陌生,就好像她從來都不認識真正的端木星靈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下臺之上,張若塵也跟着登上演武臺。

    在與端木星靈擦肩而過的時候,張若塵低聲對端木星靈說了一句:“端木師姐,或許,我已經猜到了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話,端木星靈的嬌軀微微一顫,眼中露出複雜的神情,惶恐、掙扎、釋然、擔憂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張若塵是不是真的已經猜到她的身份,若是張若塵已經知道,今後又會如何對她?

    張若塵肯定不會上報聖院,端木星靈確定這一點。

    但是,他們還能保持現在的關係嗎?

    直到此刻,端木星靈終於感覺到患得患失,心中也十分後悔,真的應該早點告訴他真相。

    不知爲何,她真的很在乎張若塵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一瞬間,她猜測出無數個結果。到最後,她的臉色,已經變得相當蒼白,就像是大病了一場。

    張若塵登上演武臺。

    經過朝聖天梯一戰,張若塵已經成爲名人,很多人都認識他,知道他修煉到劍心通明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你們說,張若塵修煉成功了多少劍?有沒有可能超越胥蒼藍和端木星靈?”

    “大哥,那可是劍心通明,在天極境達到劍心通明的人有幾個?我覺得,他至少也修煉成功了十劍,甚至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一定。張若塵未必是悟性高,才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。我聽說,他得到了佛帝的傳承,說不定是服用了龍舍利,才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演武臺的中央,報上了自己的姓名,隨後,便將食指和中指捏在一起,全身真氣運轉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亡魂七殺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緩緩擡起,以手爲劍,以極其緩慢的速度,一指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一道道劍氣,以他的手臂爲中心,凝聚成形,化爲七道無形的劍影,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緩慢的速度,下方的那些學員都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“劍法施展得這麼慢,怎麼能夠殺敵?”

    “這算是修煉到大成了嗎?”

    “劍心通明,莫非名不副實?”

    無數疑問,冒了出來。

    沒辦法,誰叫張若塵的動作實在太緩慢,慢得根本不像是在施展劍法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仔細觀察,就會發現,張若塵施展出來的每一個動作都十分標準,毫無破綻,似乎比原本的劍法招式,還要完美。

    只不過,一般人,根本沒有那個眼力。

    在場,也只有兩位半聖,還有達到魚龍第一變的胥海,看出了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……化境?”

    胥海的臉色一變,眼中,露出不可思議的震驚之色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