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武技,分爲四個境界:

    入門、小成、大成、化境。

    先前,那些天才學員施展的都是大成級別的劍法,無論是三劍也好,十劍也罷,沒有任何人達到化境。

    實際上,很少有人能夠將一套劍法,修煉到化境。除非是那種,在一套劍法上面,浸淫數十年的武者,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誰又會花費那麼多時間去打磨一套劍法?

    有那麼多時間,早就去修煉更高級別的劍法。

    當然,若是能夠將一套劍法修煉到化境,那麼劍法也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,威力大增,精妙大顯,晉升到一個嶄新的高度。

    就拿這一套追魂十三劍來說,原本只是靈級上品巔峰的劍法,可是修煉到化境,威力卻比一些鬼級下品的劍法的威力,還要強大。

    “破魂聽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以極其緩慢的速度,施展出第二招劍法,比一招的速度還要慢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在搞什麼?到底行不行?”

    黃煙塵瞪大了一雙杏眸,有些氣惱,總感覺張若塵不是在認真施展劍法,而是在鬧着玩。

    以她的修爲,也看不透其中的玄妙。

    還有一些學員,更是看得打瞌睡。

    “鎮魂立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是以很慢的速度,將第三招劍法施展完畢。

    完畢之後,張若塵就停了下來,沒有繼續演練。

    “怎麼停了?難道他只修煉成了三招劍法?”

    下方,響起一大片質疑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所謂的劍心通明,就只修煉出三招劍法,而且,還那麼慢,真的是名不副實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他真的是運氣好,得到了佛帝傳承,才達到劍心通明。”

    那些嫉妒張若塵的學員,故意說出挖苦的話,就好像是在說,張若塵只是比他們運氣好一些,若是他們得到佛帝傳承,也能夠達到劍心通明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確只是將前三招劍法修煉到化境,後面十招,全部都是大成境界。

    既然沒有修煉到最完美的境界,也就沒有必要施展出來。

    “短短三天時間,就能將劍法修煉到化境,此子果然不愧是劍心通明。”凌源半聖讚歎道。

    靈樞半聖點了點頭,道:“修煉成功三招化境級別的劍法,比將整套劍法修煉到大成還要厲害。他的天資,在我之上。”

    第二輪考覈的第一名,肯定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第二輪考覈,還在繼續。

    演練完劍招的學員,相繼離開了聖院,返回武市驛館,等待第二輪考覈的結果,同時,也在等待第三輪考覈的內容。

    司行空、常慼慼、洛水寒、陳曦兒,也已經結束了第二輪考覈,於是衆人聚在一起,前往第七城區最大的酒樓,聖樂閣,辦了一場慶功宴。

    聖樂閣的消費極高,只有半聖家族和聖者門閥的傳人,才能去那樣奢華的酒樓。

    陳曦兒聲稱自己是東道主,於是便由她請客。

    在慶功宴上,洛水寒向衆人透露出一則消息,“第三輪考覈與往屆可能有些不一樣,很可能不會在聖院舉行,甚至,不在崑崙界舉行。”

    洛聖門閥的老祖,乃是聖者洛虛,既然洛水寒透露出消息,肯定不是空穴來風。

    常慼慼酒醒了幾分,連忙問道:“不在崑崙界舉行,會在哪裡舉行?”

    洛水寒抿嘴輕輕一笑,卻是不語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思索的神情,道:“墟界戰場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衆人都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!墟界戰場那麼危險,只有魚龍境的修士和半聖級別的存在,纔是主力,天極境的武者前去,跟炮灰沒什麼區別。”黃煙塵肅然的道。

    洛水寒道:“我也是聽到老祖傳來的一些消息,現在,聖院的高層,還沒有完全決定是不是真的前往墟界戰場。大家提前做準備,準沒有壞事。”

    衆人都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慶功宴之後,大家就全部都去購買療傷丹藥、真武寶器、護身寶物,準備了大量資源寶物。既然是要前往墟界戰場,自然就要全副武裝自己。

    聖院中,一座幽深的洞府。

    這座洞府,很接近聖院的聖脈,靈氣相當濃厚。巖壁上的石頭表面,似乎也有靈氣逸散出來。

    “噠噠!”

    шшш◆ ttκa n◆ ¢〇

    清晰的腳步聲,響徹洞府。

    胥海來到洞府的底部,單膝跪下,躬身一拜,道:“老祖,張若塵在第二輪考覈的時候,竟然將劍法修煉到化境。此子不僅天資絕倫,悟性也高得可怕,再加上他煉化了金龍的龍珠,今後的成就,不可預測。現在若是不殺他,今後,必成大禍。”

    三刀半聖盤坐在上方的一座石椅上面,投影下一個巨大的人形陰影,散發出一股懾人的氣勢,冷哼了一聲:“他是雷景的弟子,本來就是我們胥聖門閥的敵人。今日,在朝聖天梯,更是讓我們胥聖門閥丟盡臉面,若是不殺他,我們胥聖門閥還不被天下人笑話。”

    當初,雷景正是得罪了胥聖門閥,才被迫離開聖院,前往天魔嶺。

    現在,雷景帶着一羣天才學員返回聖院,自然讓胥聖門閥感覺到了威脅,將雷景的學員也都當成了假想敵。

    胥海道:“既然如此,我現在就去安排,趁張若塵還沒有成長起來,將他除掉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三刀半聖何止住胥海,道:“今天,張若塵的表現實在太驚豔,已經有院主級別的人物注意到他,準備收他爲弟子。若是在東域聖城下殺手,怎麼可能瞞得過來一位院主?”

    胥海有些疑惑,道:“老祖宗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三刀半聖徐徐的道:“第三輪考覈的地點,基本已經確定下來。將會把所有參加考覈的學員,送往墟界戰場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墟界戰場。”胥海大驚。

    三刀半聖笑了笑,道:“那麼詫異幹什麼?墟界戰場也分爲不同級別,他們應該是會被送到一座下等墟界。雖然,一座下等墟界依舊十分危險,可是以天極境的修爲,要活下來,並不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胥海道:“老祖宗可知道是哪一座下等墟界?”

    “五行墟界,那是一座剛剛被發現的墟界。”

    三刀半聖道:“你去尋找幾個可靠的魚龍境之下的頂尖高手,帶到老夫這裡來。老夫可以聯繫墟界戰場那邊的人手,提前將他們送到五行墟界。等到張若塵進入五行墟界參加第三輪考覈,他們就能在五行墟界,將張若塵神不知鬼不覺的除掉。”

    胥海大喜:“還是老祖宗英明,居然想到了這麼一條好計。在聖院中,有一位效忠我們胥聖門閥的聖徒,名叫聶文龍,乃是登上《天榜》的高手。由他出手,必能置張若塵於死地。”

    “《天榜》高手,好,太好了!在魚龍境之下,算是頂尖高手。而且,就算被聖院的聖者發現他出現在五行墟界,也可以解釋說是去參加《天榜》的歷練任務。哈哈!”

    三刀半聖道:“你現在就去將聶文龍,帶到我的洞府。胥海,盡心爲老祖宗辦事,只要這次能夠除掉張若塵,我就賞賜給你一枚劍心丹,助你衝擊劍心通明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胥海的心中大喜,連忙躬身一拜,退出了洞府,去尋找聶文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武市驛館,已經天黑。

    司行空和常慼慼各自返回房間,繼續煉化龍血。

    張若塵獨自一人,站在院落中,一縷縷光潔的月光,就像是一道道銀紗,灑落在他的身上,投影下一個長長的倒影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在儲物戒指上面一摸,光芒一閃,取出一柄紫色的長劍,捧在手中,劍體略微顯得有些冰涼,長約四尺,寬約半掌。

    在劍的表面,刻着一隻古老的神獸的印記,像是一隻雷雕獸。

    紫雷劍,十階真武寶器,裡面刻錄有七十二道基礎銘紋,還有三道中級銘紋。其中,七十二道基礎銘紋全是“電”系銘紋。

    三道中級銘紋,分別是一道“電”系銘紋,一道“力”系銘紋,一道“火”系銘紋。

    這一柄紫雷劍,乃是張若塵剛纔在第七城區的武市購買,花費了三十七萬枚靈晶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暫時放在神劍聖地,估計一時半會也無法修復。

    若是第三輪考覈真的是去墟界戰場,張若塵當然需要一柄合適的強大戰劍。

    就算是他已經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,一切事物皆可爲劍。但是,手持真正的神劍,發揮出來的戰力,肯定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十階真武寶器,的確要比九階真武寶器,昂貴很多。

    三十七萬枚靈晶。

    對於一般的天極境武者來說,絕對是一筆龐大的財富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劍柄,並不運轉真氣,只是簡簡單單的輕輕一揮,頓時發出“噼噼啪啪”的閃電聲音。

    一縷縷細密的電芒,從劍體上面涌出來,將張若塵的右臂完全包裹。

    “好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全身真氣,涌入右手經脈,注入紫雷劍,頓時將紫雷劍中的七十二道基礎“電”系銘紋,完全激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天雷聲和獸嘯聲,從劍體中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只見一道紫色的電芒,從劍尖衝出,形成數十道酒杯粗細的閃電,向四面八方飛了出去。整個院落,似乎完全被電光覆蓋,根本看不見張若塵的人影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