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隻拇指大小的玉質丹瓶,劍心丹就被裝在瓶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丹瓶的蓋子打開,嘩的一聲,一道白色的光劍,從瓶中,飛射出來。

    並不是真正的光劍,而是一縷丹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將蓋子重新合上,緊緊的將丹瓶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達到劍心通明,劍心丹對我的作用已經不大,那麼到底該送給誰呢?”

    司行空和常慼慼走的並不是劍道的路子,那麼就只有送給黃煙塵和端木星靈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是拜月魔教的聖女,若是她想要劍心丹這種級別的丹藥,是輕而易舉的事。

    黃煙塵的孃親,乃是一位劍道半聖,以半聖的能耐,想要得到一枚劍心丹,恐怕也不難。只不過,黃煙塵的孃親肯定也有一些考慮,不會現在就將劍心丹交給黃煙塵服用。

    因爲,黃煙塵現在距離劍心通明的境界,還很遙遠,就算服下劍心丹,效果也不佳,根本不可能突破到劍心通明。

    經過一番思考,張若塵最終還是決定,將劍心丹送給黃煙塵。

    就算無法讓她突破到劍心通明,也肯定能夠讓她的劍道境界提升一大截。

    帶着劍心丹,張若塵離開了武市驛館,前往東域聖王府。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,並不只是一座府邸那麼簡單,而是由大大小小的三百六十座府邸組成,遍佈整個東域聖城。

    傳說,每一座聖王府的底部都有一座古陣的陣臺,將三百六十座陣臺全部激活,能夠啓動一座覆蓋整個東域聖城的周天大陣。

    在金虹大陸的第七城區,也有一座聖王府,位於疆月湖。

    只要稍微打聽,就能找到。

    陳家的年輕一輩,不知有多少萬人,其中,最優秀的那一批天才子弟,幾乎就都居住在疆月湖的聖王府。

    疆月湖,十分浩蕩,廣闊無垠,據說最寬廣處足有八百里。

    湖中,有一座座星羅棋佈的島嶼,島嶼上面,建着金碧輝煌的樓閣、殿宇、高塔、武場,一眼望去,像是神仙居住之地。

    聖王府的大門,高達十丈,左右兩側各自立着一頭巨大的麒麟石雕,看上去,面目猙獰,如同活物。

    看守聖王府的軍士,一共十六人,左邊八人,右邊八人。

    左邊八人,全部都高達三米,身軀魁梧,長着人類的身軀,脖子上方卻是一顆巨大的狼頭。

    他們屬於火狼半人族,每一個都是天極境的修爲。

    右邊八人,雖然長着人類的樣子,身軀卻更加魁梧,身高都在四米以上,體內擁有巨人族的血脈,天生神力,可以手撕蠻象。

    有如此強大的十六位軍士,鎮守聖王府,誰敢靠近大門一步?

    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一位修爲達到天極境後期的火狼半人族向遠處的張若塵望去,提着戰兵,向前跨出一步,發出一聲巨吼,吐出的音波,震得地面飛沙走石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很平靜,向前行去,走到大門外,道:“在下張若塵,前來拜訪黃煙塵,請閣下通傳一聲。”

    那一個火狼半人族的軍士將張若塵打量了一番,聲音粗獷,道:“可有東域聖王府的令牌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令牌,我爲何要幫你通傳?快些離開此地,此地不是你該來的地方。”那一位火狼半人族的軍士沒有好臉色沉聲說道。

    做爲東域聖王府的人,哪怕只是一個看守大門的軍士,也有極高的身份地位。所以,那一位火狼半人族的軍士十分冷傲,不願再和張若塵多說,直接就打發張若塵離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皺眉,倒也沒有生氣,因爲他知道,越是龐大的勢力,規矩就越大。

    若是沒有足夠高的身份,哪怕只是一個看門的軍士也根本看不上你,怎麼可能會幫你傳話?

    正在張若塵打算離開的時候,遠處,一羣年輕子弟迎面走來,足有十多人,皆是東域聖王府的天才,既有英俊瀟灑的男子,也有美貌秀麗的女子。

    他們手持最新出版的《東域風雲報》,正在談論着什麼。

    “擊敗步千凡的人,竟然是黑市一品堂的少主,也不知帝一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?”

    “帝一再厲害,還不是敗給佛帝傳人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天才輩出,步千凡,帝一,張若塵,哪一個不是逆天的人傑,我們與他們相差太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突然,陳天書擡起頭來,目光盯向遠處的張若塵,大笑一聲,“哈哈!真是巧了,那不就是張若塵,你們不是懷疑他的實力,現在就去挑戰他。只要你們能夠取勝,肯定能夠登上下一期的《東域風雲報》。”

    陳天書,大概二十歲左右的樣子,長得異常俊美,穿着一身銀色的武袍,顯得風度翩翩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耳力何等敏銳,雖然相隔數十丈的距離,卻依舊聽到陳天書的聲音,於是向他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咦!此人,好眼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努力回憶,終於記起來,兩年前,在千水郡國的論劍大會,與他有過一面之緣。

    他的名字,應該叫做陳天書。

    難道他也是陳家的人?

    片刻之間,那十多位陳家的年輕子弟,已經來到張若塵的十步之外,全部都以好奇的眼神盯着他。其中,那些男性武者大多都充滿戰意,一派躍躍欲試的樣子。

    反而是張若塵有些莫名其妙,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    陳天書的臉上掛着笑意,拱手道:“張兄,千水郡國一別,不知你還記不記得陳某?”

    “當然記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還了一禮,道:“當時,我卻是不知,陳兄竟然是東域聖王府的年輕高手。”

    陳天書笑道:“當初,我奉家族中的長老的命令,前往千水郡國辦事。我們能夠在那裡結識,也算是一種緣分。沒想到,才短短兩年多的時間,張兄已經成爲名震東域的人傑,真是可喜可賀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陳天書的身後,走出一個二十來歲的男子,長着鷹鉤鼻,眼神銳利,道:“我乃是陳家年輕一代排名第十二位的子弟,陳天然。張若塵,你可願接受我的挑戰?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詫異,帶着疑惑的眼神,向陳天書盯了一眼。

    陳天書“哈哈”一聲,笑道:“我的這位六哥,是一位戰瘋子,遇到年輕高手就想戰一場。剛纔,他看到《東域風雲報》,知道張兄擊敗了黑市一品堂的少主,帝一,所以才忍不住想要挑戰張兄。若是張兄不介意,就指點他幾招。”

    陳天然有些不悅,冷聲道:“天書,你未免也太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,再怎麼說我也是陳家排名前二十的高手,修爲達到天極境小極位。若是全力出手,我未必就一定會輸給他。他雖然天賦很高,卻還太年輕。”

    陳天書笑道:“六哥,張兄可是能夠擊敗帝一,而帝一又擊敗了步千帆。若是我沒有記錯,當初你和步千凡也戰過一次,人家比你低兩個境界,也只用了七招就將你擊敗。”

    陳家的一位扎着馬尾的天才少女,發出銀鈴般的笑道:“六哥,你剛纔難道沒有看到聖書才女在《東域風雲報》上對張若塵的評價?聖書才女將張若塵評價爲東域新生一代的六大年輕王者之一,擁有成聖之資。”

    陳天然的臉色不變,冷聲道:“聖書才女雖然執掌《東域風雲報》,可以推算天機,書寫天下風雲大事,可也不代表她的話就一定正確。只要我能擊敗張若塵,也能登上下一期的《東域風雲報》。”

    那一位少女嗤嗤一笑,“不用你取勝,你只要是能夠接住張若塵十招,我就將大伯送給我的那一枚孔雀丹交給你。”

    陳天然的眼中露出喜色,道:“景妹,孔雀丹可是由孔雀之血煉製而成,珍貴無比,服下之後,可以讓武者長出一對孔雀之翼,飛天遁地。你確定要拿出來賭?”

    陳景景笑道:“若是你能夠接住十招,孔雀丹當然歸你。若是你輸了,就要給我做十天的跟班,你可願意?”

    “哼!我怎麼可能會輸?”

    天然的下巴揚起,有些不屑。

    若是讓陳天然戰勝張若塵,他還真沒有把握。

    可若只是接住張若塵十招,又豈是難事?於是,陳天然立即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哭笑不得,道:“我似乎還沒有答應要接受你的挑戰。”

    “做爲一位強大的武者,哪能害怕挑戰?”

    陳天然也不管張若塵願不願意,大吼了一聲,體內的真氣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在真氣的帶動之下,原本背在背上的一根黑色的長槍飛了起來,落入陳天然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十階真武寶器,鬼王槍。”

    陳天然的手臂猛然一抖,長槍劃出一個弧度,發出啪啪的聲音。一團冷火,從槍尖冒了出來,帶着一股幽幽的寒氣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地面上,結出一層白色的寒霜,覆蓋方圓數十丈。

    “鬼王無形槍。”

    陳天然主動發起攻擊,施展出一招鬼級下品的槍法。

    長槍,不停旋轉,帶着一片冷寒之氣,向張若塵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隨着槍尖不斷接近,張若塵依稀聽到有鬼嘯聲在耳邊響起,一股寒氣撲面而來,整個人像是掉進了冰窟,全身血液似乎都要凝固。

    能夠排進陳家年輕一代前二十,果然不是一般人,堪稱一等一的強者,居然已經將一種鬼級武技修煉到了大成。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,原來是《東域風雲報》惹的禍。今後,這樣的挑戰,恐怕會更多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強勢鎮壓對手,適當的展示實力,也免得繼續被人無休止的挑戰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