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宴席過後,張若塵便離開了疆月湖聖王府,在路經一座武市錢莊的時候,順手購買了一冊最新版的《東域風雲報》。

    《東域風雲報》的封面,勾畫着東域某一處聖地的山河景象,筆法生動,顯然是出自畫道大師之手。

    據說,每一期《東域風雲報》的封面,都會畫出東域的一處名勝古蹟,宣揚東域的文化和歷史,讓無數武者嚮往不已。

    在封面的右下角,印着六個細小的娟秀文字:

    編著: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張若塵聽過很多關於那一位聖書才女的傳說,但是,所有傳說卻都含糊不清,似乎根本沒有人真正見過她。

    有人說,聖書才女並不修煉武道,卻從小博覽羣書,精通琴棋書畫,以“琴”入道,以“棋”入道,以“書”入道,以“畫”入道,四道皆聖。

    雖然,年紀輕輕,精神力就已經達到五十階以上,超凡入聖,成爲一位精神力聖者。

    據說,她能夠觀星象,通神靈,可以推測天下大事,世間幾乎沒有她不知道的事,沒有她不知道的人。

    從她執筆《東域風雲報》以來,從未出現過任何紕漏,總是能夠在第一時間知道東域發生的大事件。

    而且,她還與東域的諸位聖者關係交好,經常與他們坐而論道,邀請諸聖點評天下大事,同時又將諸聖的點評也一應記在《東域風雲報》。

    關於那一位聖書才女,傳聞實在太多,但是,張若塵卻並不完全當真。

    不說別的,僅憑一人之力,就想洞察整個東域的大小事務,就算是聖者也不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想要撰寫《東域風雲報》,肯定是掌握了武市錢莊的龐大的情報機構,在她手下辦事的情報人員也肯定多不勝數,她只需整理歸納就行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那一位聖書才女也肯定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,若是有機會,張若塵準備去會一會她。

    若是她真的是無所不知,張若塵倒想去問一問她,八百年前,到底都發生了一些什麼事,九帝真的都被池瑤殺死了嗎?

    翻開《東域風雲報》的第一頁,頭版的位置,書寫着一行醒目的大字——“東域新生代的六位年輕王者”。

    接下來,就是聖書才女,以極大的篇幅,盤點東域的六位頂尖天才俊傑。

    六人的年齡,差不多都在十六歲到二十二歲之間,乃是真正的年輕武者。

    在盤點這六人之前,又是一大段的渲染,比如:

    “四大聖體的時代,已經過去,六大年輕王者將成爲東域年輕一代新的扛鼎人物。今後十年將屬於他們,百年之後,東域將由他們主宰。”

    在東域,差不多,十年就是一代。

    十年之前,東域誕生了四大聖體,稱雄年輕一代,同輩人之中,無人能夠與他們匹敵。於是,他們只能在比他們高出一代,甚至兩代、三代的武者裡面尋找對手。

    現在,四大聖體的年齡,差不多都已經達到三十歲,早就已經超凡脫俗,武道修爲深不可測。雖然依舊還很年輕,可是已經不足以代表一個時代。

    六大年輕王者橫空出世,將取代他們,成爲下一個十年,東域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。

    六大年輕王者,分別是:

    雲武郡王“張若塵”。

    金光聖體“洛水寒”。

    鎮軍刀神“步千凡”。

    無心聖體“帝一”。

    魔教聖女“木靈希”。

    兩儀陽靈“蓋昊”。

    張若塵細細的品讀,發現那一位聖書才女果然很厲害,將張若塵的事蹟,書寫得十分詳細。

    比如,上面寫到,張若塵在十六歲開啓神武印記,開始修煉,短短三年就達到現在的成就,讓人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還記載了張若塵的幾次主要的戰績,其中,包括與帝一在通溟河的戰鬥;還有在朝聖天梯以一人之力,擊敗四大聖者門閥的傳人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聖書天女還邀請一位聖者,分析張若塵修煉的武學,想要找出張若塵的真正師承。

    他們認爲,張若塵的傳道師尊,並不是雷景。

    而是,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雷景教不出張若塵這些的弟子,

    那一位聖者,分析出張若塵修煉了萬佛道的絕學“龍象般若掌”,兩儀宗的絕學“陰陽兩儀劍陣”和“十脈劍波”。

    最終,那一位聖者得出結論,張若塵的師尊,應該是佛門強者,金龍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金龍很可能沒有死,而是一直隱藏在天魔嶺,在最近幾年,才收了張若塵爲徒。在它即將死去的時候,纔將自己的龍珠和傳說中的佛帝舍利子交給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當然,這些都是那一位聖者的猜測,就連聖書才女在編寫這一段的時候,也十分謹慎,在後面打了一個問號。

    “東域果然有很多聰明人,雖然沒有完全推測正確,卻已經將真相猜到了三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暗道,今後,必須加倍小心,不能再漏出任何馬腳。

    龍珠會暴露出來,在張若塵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只要張若塵進入聖院,以半聖的修爲,就能看到龍珠在他的體內。

    關鍵還是張若塵這個身份,絕對不能讓池瑤女皇注意到,要不然,後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當然,以池瑤女皇的身份,要處理的大事有很多,估計暫時還不會注意到東域的一個年輕天才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接着往下看,看到魔教聖女的名字之後,暗自猜測:“魔教聖女木靈希,指的應該就是端木星靈。也不知‘木靈希’和‘端木星靈’,哪一個纔是她的真實名字?”

    在看到帝一的介紹的時候,張若塵又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對帝一的評價,爲何是‘無心聖體’?”

    張若塵清楚的記得,帝一乃是天生的五行聖體,而且還有一顆炎魔之心。

    當然,那一顆魔心,已經被張若塵挖出,還被兔子鍋鍋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既然聖書才女敢書寫在《東域風雲報》的頭版,就肯定是有絕對的把握。

    如此說來,失去心臟之後,帝一居然依舊沒死,反而修煉成了無心聖體。

    “無心聖體,代表着不死之身,看來帝一很可能變得更加可怕。”

    得知這個消息,張若塵的心中沒有一絲畏懼,既然能夠戰勝他一次,就能戰勝他第二次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也有很大的壓力,今後必須更加努力修煉,才能一直保持領先。稍有懈怠,就可能會被超越。

    在六位新生代王者之中,洛水寒、帝一、木靈希、蓋昊都是聖體,只有張若塵和步千凡不是聖體。

    但是,在聖書才女的撰寫之中,四位聖體似乎都沒有達到無上極境,只有步千凡在黃極境達到無上極境。

    同時,聖書才女還大膽猜測,張若塵很可能達到了兩次無上極境。

    因爲,在三年之前,張若塵的體質病弱,與普通人的差距都很大,與聖體的差距也就更大。

    只有達到兩次無上極境,才能彌補與聖體之間的差距。

    就像步千凡,正是達到了一次無上極境,才彌補了與聖體的差距。要不然的話,非聖體,根本不可能是聖體的對手。

    當然,那些都是聖書才女的猜測之語,並不能證實,所以,並沒有引起太大的轟動。

    同時,聖書才女還做出分析,之所以四位聖體都沒有達到無上極境,很可能是因爲聖體本身就是逆天的體質,遭到天道的壓制,修煉到無上極境的難度,要比非聖體大得多。

    自古以來就有關於“聖體”和“無上極境”的分析,很多聖者都花費一生的經歷去研究,卻根本沒有任何收穫。

    在最後,聖書天女還預言,隨着六大新生代的王者的誕生,一個風雲際會的大時代正在到來,將來不僅天才與天才之間,會發生激烈的碰撞。聖者與聖者之間,也會激烈交鋒。

    以前,在東域,某一代若是能夠誕生一個聖體,就已經能夠引領一個盛世。

    要知道,聖體成聖之後,就是代表無敵的戰力。

    可是,現在卻天才輩出,上一代誕生了四位聖體,這一代又誕生了六位年輕王者,的確給人一種武道盛世將至的氣象。

    看過《東域風雲報》,張若塵也有些佩服那一位聖書才女,的確很有才華,而且知道很多常人不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秘密,不是擁有情報網,就能打探得到,而是需要用過人的智慧去分析。

    或許,她真的能夠推算天下大事。

    “難怪《東域風雲報》一出,就引起那麼大的轟動,令得所有人都想來挑戰我。戰勝新生代的六位年輕王者,的確是一舉成名的最快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《東域風雲報》肯定已經通過地榜的器靈,傳遍整個東域,張若塵這個名字,恐怕已經成爲很多年輕武者努力超越的目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將《東域風雲報》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回到武市驛館,張若塵就繼續吸收龍珠中的聖龍之力,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爲。

    第二天,張若塵、端木星靈、司行空、常慼慼,離開武市驛館,一起前往聖院,參加即將進行的第三輪考覈。

    凡是通過前兩輪考覈的學員,紛紛而至,集結在朝聖天梯下方的武場之中,足有三萬五千多人。

    按照所在系的不同,學員站成一個個不同的方隊,準備前往五行墟界。

    當然,在此之前,他們必須先去墟界戰場的營地,混沌萬界山。

    只有在那裡,纔有進入五行墟界的通道。

    (小魚代表張若塵,厚着臉皮,向各位讀者兄弟姐妹求票。什麼票?各種票:月票、推薦票、票票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