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《天榜》玉碑吸收張若塵的一滴血液,代表張若塵在墟界中的一舉一動,皆在《天榜》的監控之中。

    這也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現在的確隱藏了一些力量,但是在《天榜》器靈的眼中,就如同一隻螞蟻,得到了一隻蟑螂級別的力量。

    無論是螞蟻,還是蟑螂,《天榜》器靈都能輕鬆一腳踩死。所以,就算張若塵將隱藏的力量使用出來,《天榜》的器靈也不會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再說,《天榜》器靈的主要意識,是統計武者的軍功值,不可能有那麼多精力去窺視一個小小的天極境學員的秘密。

    身後,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五行墟界將是你的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,向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,正好看到胥青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的實力,恐怕與我還有些差距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胥青站在十步之外,笑道:“是嗎?難道你不知道,我已經突破到天極境中極位?張若塵,你的好日子,已經到頭。”

    胥青本來就是天極境小極位巔峰的境界,在朝聖天梯,被張若塵擊敗之後,並沒有消沉,反而突破境界桎梏,武道修爲更進一步。

    “在五行墟界,我不僅要親手殺死你,更要擒住你的未婚妻黃煙塵,讓她變成我的女人。哏哏!”

    境界突破,胥青的自信心大增,露出玩味的眼神,似乎是在故意挑釁張若塵。

    什麼新生代六大王者,不過一羣小屁孩,在他的面前,只是土雞瓦狗般的人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縮,露出一道冷銳之光:“你若是想死,我會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隨後,《天榜》的力量,作用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只感覺身體一輕,就已經離開了混沌萬界山,進入通往五行墟界的通道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的腦海,響起《天榜》器靈的聲音:“再告訴所有學員一件事,在五行墟界,有五種可以提升修爲的珍惜靈寶,分別是黃金神芝、紫雲沉香木、黑水琉璃晶、靈火之源、養聖血土。”

    “五種靈寶,即便是半聖都會出手爭奪。你們若是能夠得到其中任何一件,皆能節省十年苦修。當然,五種靈寶都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得到,存在巨大的危險,希望你們能夠量力而行。”

    《天榜》器靈的聲音消失之後,張若塵就感覺一陣天旋地轉,如同掉進深淵。

    接着,眼前出現一層光幕,張若塵縱身一躍,穿過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離地十多米高的半空落下,很快就穩住重心,平穩的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就站在半山腰的位置,周圍空無一人,不遠處,長着一棵棵參天大樹,碗口粗的藤蔓從地面生長出來,纏繞着樹幹,攀巖而上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,一股清新的空氣,涌入體內,帶着一股淡淡的草木芳香。

    “靈氣的濃度,大概是崑崙界的十分之一,頗爲稀薄,應該不可能誕生出半聖級別的生靈。”

    根據一個世界的靈氣濃度,就能大致判斷出世界中的生靈能夠達到的修爲上限。

    五行墟界,只是下等墟界,一般來說,最強大的生靈也就魚龍境的級別,擁有半聖的可能性很低。

    當然,這些墟界,也已經誕生了十分久遠的歲月,孕育出很多天才地寶,其中一些天地寵兒,也能修煉到極高境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所處的位置,似乎是一座原始古林,雖然無法與崑崙界的原始古林相提並論,不過也存在很多危險,需要小心行事。

    “先尋找那五種靈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急着去完成考覈,一百點軍功值,對他來說並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尋找寶物,提升修爲,纔是正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精神力,將眉心的天眼激發出來,探查周圍的環境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張若塵就有發現。

    “東北方向,六十里之外,有一股四階蠻獸的氣息。”

    有強大蠻獸盤踞的地方,必有寶物。

    唰的一聲,張若塵展開身法,衝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速度超過音速,片刻之後,就趕到那一隻四階蠻獸的巢穴,所在的山林。

    墟界土著,不一定就只指墟界人類。

    墟界蠻獸,也被歸納於土著。

    剛剛進入那一片山林,張若塵就聞到一股濃烈的血腥味,地面上,堆着一具具白骨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感受到有強者進入自己的地盤,那一隻四階蠻獸,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長嘯,從洞穴中猛然衝了出來。

    四階中等蠻獸,九齒翼虎。

    九齒翼虎,足有四米高,長達七米,整體實力堪比一位天極境中極位的武者,乃是方圓百里的王者。

    它的雙翼一扇,頓時掀起一股巨大的狂風,只聽見唰唰的聲音,十七道風刃,從狂風中飛出去,斬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剛到五行墟界,就遇到一頭如此厲害的蠻獸,看來這裡的整體實力還是很強,難怪會成爲第三輪考覈之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護體天罡釋放出來,輕鬆擋住九齒翼虎施展出來的風刃。

    九齒翼虎擁有極高的智慧,見到張若塵的實力強大,不是自己可以戰勝,立即轉身,向着山林深處逃去。

    “想逃?”

    “太靜脈劍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右手拇指向前一指,打出一道冰冷的劍波,擊中九齒翼虎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九齒翼虎的身軀四分五裂,化爲一塊塊血肉飛出去,血濺當場,死的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進入九齒翼虎的洞穴,找到了一些藥草、果子,幾乎都是一、兩百年的年份,只能算是低等靈藥。

    將那些低等靈藥收起,張若塵隨手撿起一個青色的靈果啃了一口,開始分析起來,自言自語的道:“雖然沒有《天榜》器靈說的那五種靈寶,不過也還有一些收穫,至少得到了二十點功勳值。”

    “九齒翼虎在發現不是我的對手的時候,直接就向叢林深處衝去,難道在叢林深處有什麼厲害蠻獸,可以庇護它?”

    張若塵頓時來了興趣,反正以他現在的實力,就算遇到五階蠻獸,也有逃命的能力,何不去叢林深處探查一翻?

    兩口將靈果吃完,張若塵揹着紫雷劍,立即向叢林深處進發。

    五行墟界,雖然只是下等墟界,但是,卻也十分廣闊。

    張若塵大概走了六百里,纔來到這一片原始古林的深處,周圍的山峰,變得更加高聳,樹木茂密,地面積着一層厚厚的落葉。

    在路上,張若塵還殺死了四頭蠻獸,三頭四階下等蠻獸,一頭四階中等蠻獸,獲得二十二點軍功值。

    加上先前的二十點軍功值,張若塵現在已經有四十二點軍功值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只要修爲高深,要通過第三輪聖院考覈,是一件極其簡單的事。

    當然,還有一個前提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要積累一百點軍功值,還要在五行墟界存活一個月。

    很多人,明明有實力獲得一百點軍功值,卻死在墟界土著的手中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說,就算你的實力再強,也要小心謹慎才能通過考覈。

    比如,張若塵現在就是冒險的行爲,居然主動闖入魔猿嶺的深處,別的那些學員,絕對不會幹這樣愚蠢的事。

    魔猿嶺在整個五行墟界,也算得上是一處危險之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激發出天眼,發現了一座充滿黑色瘴氣的深谷。

    谷中,有異常強烈的波動傳出,即便是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也感覺到幾分危險。

    “有點意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藝高人膽大,並不收斂氣息,直接就向深谷中走去。

    “唰!唰!”

    谷口,閃出兩道人影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穿着黃色的長袍,另一個穿着青色的長袍。

    他們的臉上,帶着金屬面具。

    那一個穿着黃色長袍的男子,手持一根水晶神杖,沉聲道:“什麼人?難道不知此地乃是龍澤**師的修煉之地?”

    “居然是五行墟界的土著人類修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皺眉,本來還以爲會在叢林深處遇到強大的五階蠻獸,卻沒想到這麼快就遇到土著人類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五行墟界一無所知,正好從他們的嘴裡探知出一些消息。

    估計他們現在還不知道,已經有一大批外來世界的高手,進入五行墟界。

    見到張若塵不說話,那一位穿着黃色長袍的男子,呵斥道:“小子,你若再不離開,休怪我不客氣了!”

    黃色長袍的男子,舉起水晶神杖。

    一團黃色的光華,從神杖頂部的圓球形晶石中散發出來,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世界規則不一樣,他們的修煉方式,與崑崙界,似乎也有一些不一樣。

    就連語言也不一樣,只是張若塵的精神力已經達到四十階,可以輕鬆聽懂任何一種語言,也可以輕鬆學習任何一種語言。

    只有精神力四十階的人,纔有這樣的能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開口,道:“你們是什麼人?還有,你們嘴裡所說的那一位龍澤**師,又是什麼人?若是你們老實回答我的問題,我可以看在大家都是人類,放你們一條生路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