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聖火殿?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龍澤**師冷哼一聲:“你還想繼續隱瞞?在五行大陸,能夠擁有你這麼高的火之法力的人,除了聖火殿,別的勢力能夠培養得出來?哏哏!就算你是聖火殿的人,也休想鎮得住老夫。”

    龍澤**師的心中有自己的謀劃,雖然他惹不起聖火殿,可是聖火殿在五行大陸還不能做到隻手遮天,殺死這一個聖火殿的奇才之後,大不了加入與聖火殿敵對的勢力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對方既然是聖火殿的奇才,他的身上就肯定有很多了不起的寶物。只要得到他身上的寶物,說不定自己的修爲,就能更上一層樓,打破凡人的極限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龍澤**師就無比興奮,無論如何都要拼一把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在龍澤**師的控制之下,那一條冰晶巨龍,發出一聲巨嘯,俯衝而下,一爪向張若塵拍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筆直站立,目光銳利,右手背在身後,只是伸出一隻左臂,打出一根手指,擊向龍爪。

    “太陽脈劍波。”

    拇指的指尖,發出赤紅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一道碗口粗的劍路,飛了出去,與龍爪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龍爪被劍氣擊碎,破碎開,化爲一縷縷冰晶。

    龍澤**師的法力強大,在他的控制之下,冰晶巨龍的龍爪很快就重新凝聚出來,再次攻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此人的修爲,果然厲害,僅憑一條玄極冰龍,估計鎮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龍澤**師的眼神冷寒,手掌按在骷髏頭的頂部,掌心涌出一股黑色的光芒。剎那之間,凝聚出三十六柄寒冰大劍,排列成一座劍陣,向張若塵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在玄極冰龍和三十六柄寒冰大劍的攻擊之下,張若塵的壓力倍增。

    “五行墟界的土著人類修煉法力,在遠戰的時候相當佔優勢。我必須拉近與他的距離,才能奪回優勢。”

    “象力十二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龍象般若掌的第五掌,手臂快速擊出,一連打出十二道掌印。

    十二道掌印,重疊在一起,化爲一個巨大的手印,爆發出十二倍掌力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掌,強大的力量,就將玄極冰龍打成冰晶碎片。

    修煉成龍象般若掌的第六掌,這一種掌法,從靈級中品,晉升到靈級上品,掌法的威力自然也跟着提升。

    第五掌,以前只能爆發出九倍攻擊力,現在能夠爆發出十二倍攻擊力。

    擊碎玄極冰龍,張若塵從三十六柄寒冰大劍中衝出去,身體彎曲化爲一張弓形,雙腿一蹬,就像是離弦之箭,衝起一百多米高,急速飛向山崖頂部的龍澤**師。

    龍澤**師沒想到那一個年輕人的身體力量竟然如此強大,不敢和張若塵近戰。

    一邊急速向深谷中後退,一邊揮動水晶神杖,將三十六柄寒冰大劍融爲一體,化爲一柄長達十米的巨劍,斬向張若塵,想要擋住張若塵的腳步。

    巨劍,還沒有落下,一股強大的劍氣,就已經將張若塵腳下的地面撕裂,大地板塊向左右兩邊推移出去。

    這一劍的威力,就算是張若塵也不敢小覷。

    “出鞘!”

    紫雷劍離鞘飛出,落入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將真氣打入劍體,將七十二道電系銘紋激活,發出“噼啪”巨響,無數雷電從劍體中飛出來,凝聚成一隻雷雕獸的虛影。

    轟然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那一柄寒冰巨劍擊碎,再次衝出去,又是揮斬出一劍,正是追魂十三劍中的“破魂聽風”。

    戰劍劃破長空,發出一聲刺耳的聲音,足以震碎人的靈魂。

    劍法,已達化境,堪比鬼級下品武技的威力。

    龍澤**師的臉色一沉,立即舉起水晶神杖,向前一擋,在神杖的前方,呈現出九層防禦光幕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張若塵低吼一聲,紫雷劍勢如破竹,就像擊穿九層紙張一般,將龍澤**師佈置防禦之力破開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水晶神杖與紫雷劍撞擊了一下。

    強大的爆發力通過戰劍傳遞出去,將龍澤**師震得狼狽後退,一腳踩空,直接掉下山崖,落入滿是毒瘴的深谷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劍心通明的境界,將紫雷劍打出去,化爲一道飛劍,擊向向下墜落的龍澤**師。

    紫雷劍再次飛回的時候,劍鋒上面沾着一片血痕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以龍澤**師的實力,剛纔那一劍,最多隻是讓他受了一些傷,還不足以殺死他。

    縱身一躍,張若塵跳下懸崖,追進深谷裡面。

    既然已經將他擊傷,自然要趁機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只要能夠殺死龍澤**師,張若塵就能獲得一百點軍功值,達到第三輪考覈的標準。

    深谷中,瀰漫着黑色的瘴氣,遮擋視線,很難看清十丈之外的景象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天眼激發了出來,所以,並不受影響。

    “這一座深谷是龍澤**師的巢穴,肯定佈置了陣法,還是小心爲上。不過,龍澤**師這樣的強者,居然將老巢建立在這種毒霧深谷之中,肯定是有一定的原因。難道這一座深谷之中,有什麼了不得的寶物?”

    龍澤**師隱藏了起來,就連擁有天眼的張若塵,也難以發現他的蹤跡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張若塵就更加小心。

    突然,前方人影一閃,張若塵立即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追了片刻,人影消失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不遠處,發現了一座通往地底的深井,在井口,佈置有一座陣法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揮劍一斬,張若塵輕鬆破開陣法,隨後,跳下深井。

    大概向下落了二十多米,就到達井底。

    井底的空間,十分廣闊,四面都是石壁,石壁上,掛着鐵環和鎖鏈,似乎是一座地牢。

    其中一面石壁上面,開鑿出了一個洞口,用一扇鐵門緊鎖。

    當張若塵破開鐵門,石牢中,頓時響起一片女子的尖叫聲。

    只見鐵門的背後,關押着十多個衣衫襤褸的女子,每一個似乎都頗有姿色,其中年紀最小的也才十二、三歲,顯得十分稚嫩。

    她們似乎受到驚嚇,立即捲縮在角落之中,用着恐懼的眼神,看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在另一處角落,還有兩具赤。裸的女子的屍體,全身鮮血,似乎才死去不久,身上的鮮血還沒有乾透。

    “這個龍澤**師真是該死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冰冷,立即退出去。

    突然,地面微微晃動了一下,上方,傳來一身巨響。

    緊接着,深井的井口,似乎被重物堵住,所有光線全部消失,周圍變得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石壁上,浮現出一道道銘紋,形成黑色的陣法光層。

    隨着陣法催動,地牢的石壁,變成了金屬,化爲銅牆鐵壁。

    龍澤**師的聲音在上方響起,聲音沙啞,陰冷的笑道:“小子,老夫已經通過五行法陣,將土屬性的石壁,轉化爲玄鐵金壁,就算你有通天之能,也休想從裡面逃出來。哈哈!乖乖在裡面等死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很平靜,一掌打了出去,頓時發出一聲震耳的金屬巨響。

    牆壁上,出現一個五寸深的掌印凹坑。

    “好堅硬的金屬牆壁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摸在冰冷的金屬牆壁上面,嘴角一勾,“五行轉化,土生金,金生水,水生木,木生火,火生土。”

    區區一層金壁,還難不住張若塵。

    五行雖然相生,卻也相剋。

    其中,火就克金。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顯得很平靜,那些被關押在地牢中的女子卻都慌亂起來,猶如大難臨頭,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枚光屬性的靈晶,託在手中。

    將真氣注入靈晶,靈晶中,旋即散發出明亮的光芒,將整個地牢照亮。

    看到亮光,那些女子,頓時安靜下來,十多雙漂亮的眼睛,齊刷刷的盯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們都很好奇,眼前這個英俊到了極點的男子,到底是什麼人,怎麼會惹得龍澤**師雷霆大怒。

    在她們眼中,龍澤**師就是魔鬼一般的存在,法力滔天,無人能敵,曾經甚至以一己之力毀滅了一座城池。

    她們被抓到此地,做爲最低賤的奴隸,只能盡最大的努力伺候龍澤**師,稍有差池,就難逃一死。

    所以,她們對龍澤**師是恐懼到了極點,也根本不相信,世上會有人敵得過龍澤**師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了她們一眼,思索了起來,若是使用火焰之力,必定會煉化整個地牢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的修爲,當然不懼火焰,可是那些被抓來的女子,絕大多數都是普通人。一旦張若塵施展出火焰之力,她們在一瞬間就會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若是換成別的學員,肯定不會將一羣土著的性命放在心上,死了就死了,根本不會影響他們的武道之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不同,若是那些女子真的燒死在他的面前,他的武道之心,必定會出現心結,有可能導致今後修爲寸步難進。

    “莫非龍澤**師將我引到這一座地牢,就已經算到了這一點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,皺得更深,暗道,肯定還有別的辦法。

    每個人都有弱點,張若塵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武道,幾乎完美無缺,毫無破綻,但是,卻不夠心狠手辣。這樣的人,往往會被人抓住弱點,陷入被動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