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十階真武寶器的威力,完全激活,力量強大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黑水寒潭,完全被紫雷劍中散發出來的電芒覆蓋,每一滴潭水,似乎都充滿毀滅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魔猿本來就是水屬性的體質,會受到雷電之力的壓制。

    看見張若塵的力量節節攀升,魔猿的雙目之中露出忌諱的神情,變得小心謹慎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提劍殺過去的時候,魔猿不再只是使用蠻力,在腹部中凝聚力量,張開大嘴,吐出一大片冰刺,足有數十根,尖銳得就像是黑色的長矛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斷揮劍,擊破冰刺。

    唰的一聲,他縱身一躍,飛到魔猿頭頂的斜上方,斜劈了一劍。

    一道十多米長的紫色雷電劍芒飛出去,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,擊向魔猿的頭部。

    魔猿再次揮出手掌,向劍氣飛來的方向,猛然拍了過去。

    手掌和戰劍,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戰劍斬破魔猿的防禦,旋即冒出一大片血光。

    魔猿的手掌,被劍氣撕裂而開,留下一道長長的劍痕。

    鮮血如注一般的涌出來,將黑色的潭水,浸染成詭異的猩紅色。

    遭受創傷,魔猿吃痛,立即快速向後退,拉開與張若塵的距離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的是物理攻擊,而且直接和魔猿近身作戰,以力打力,與五行大陸別的法師的攻擊完全不同,讓魔猿生出了幾分懼意。

    一劍擊傷魔猿,張若塵卻並不樂觀。

    剛纔全力劈出的一劍,只是斬破了魔猿手掌的表層血肉,就被魔猿的骨骼擋住,並沒有將手掌斬斷。

    若是仔細觀察,透過傷口,就會發現,魔猿的骨骼,呈現出漆黑的顏色,猶如水晶琉璃。

    一道道古怪的紋路,在骨骼中流動。

    那是修煉成水靈寶體,骨骼發生了蛻變,比之玄鐵還要堅硬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魔猿的身上,浮現出一層黑色的冰冷光芒。

    黑色光芒,從手掌的傷口位置流過,立即長出血肉,傷口快速癒合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不會給它恢復傷勢的機會,立即再次攻擊了上去。

    魔猿盯了張若塵一眼,一雙巨目之中,露出狡詐的光芒。它並不和張若塵交鋒,反而雙腿一蹬,爆發出最快速度,向水面衝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片刻之後,魔猿破水而出,巨大的身軀,衝到十多米高的半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緊追在魔猿的身後,眼看就要衝出水面。

    水面上方,魔猿強行扭轉身軀,反手打出一拳,向水中的張若塵擊了下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,魔猿不再輕敵,調動水屬性的力量,形成一個黑色的光球保護住拳頭,抵擋劍氣的衝擊。

    “智慧竟然如此之高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纔剛剛衝出水面,還沒穩住身形,就要與魔猿的拳頭正面衝撞,再次失去優勢,陷入被動。

    先前小看它的智慧,張若塵立即收起輕視之心,將魔猿當成一個同等智慧的敵人看待。

    魔猿的力量,無與倫比,就算張若塵有武魂加持,也不願和它比拼蠻力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,唰的一下,從魔猿的拳頭下方消失。

    通過空間力量,張若塵穿過十二米距離,出現在魔猿的那一張巨臉的前方。魔猿的身軀巨大,哪怕只是一張臉,也比張若塵的身軀龐大數倍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魔猿一拳擊在水面,打得寒潭的水面翻滾起來,反濺起十多米高的水浪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一劍斬在魔猿的頸部,擊穿堅硬如鐵的皮毛,留下一道巴掌寬的長長劍痕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金屬撞擊般的聲音,從魔猿的頸部傳出。

    這一劍,依舊沒有斬斷魔猿的脖子,再一次被血肉下方的骨骼擋住,只是讓魔猿受了一下輕傷,沒能將它重創。

    “修煉成水靈寶體,骨骼的防禦力,竟然如此驚人,我就算全力出手,也需要在同一個位置劈出數十劍,纔有可能斬斷它身上的骨頭。”

    紫雷劍已經是十階真武,無論是鋒利程度,還是銘紋發揮出來的威力,皆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根據張若塵的預估,只有使用十二階真武寶器,爆發出全部威力,才能輕鬆一劍,斬斷魔猿體內的骨骼。

    十二階真武寶器何等昂貴,根本不是張若塵現在購買得起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水靈寶體就已經如此厲害,東域的那幾位聖體,若是跨入魚龍境,就等於是聖體小成,肉身防禦力不知會恐怖到何等程度?

    達到魚龍境,聖體小成。

    修成聖者,聖體大成。

    魔猿長嘯一聲,再次攻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反應略微遲緩了一絲,便被魔猿的拳頭擊中,身體飛了出去,嘭地一聲,撞進山谷的石壁之中。

    竟然連續兩次被區區一個人類小輩擊傷,魔猿怒火滔天,厲吼的聲音響徹山谷。

    它張開血盆大口,露出兩排尖銳的牙齒,俯身而下,一口向張若塵咬了過去,要將張若塵的身軀撕碎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真氣運至雙臂經脈,使用一雙金色龍爪,死死的抓住魔猿的上下門牙,將魔猿的嘴巴撐住。

    聖龍之力,在張若塵的身上週而復始的流動,提供源源不斷的力量。

    幸好是擁有出聖龍之力,張若塵才能在力量上面短暫抵擋住魔猿,要不然的話,以他天極境後期的修爲,怎麼可能以肉身和魔猿抗衡?

    “劍心通明,御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,不得不施展出劍心通明的力量。

    眉心的劍意之心,閃爍了一下,控制紫雷劍,化爲一道光梭,飛入魔猿的喉嚨,進入它的臟腑之中。

    你的力量強大又如何?骨骼堅硬又如何?

    只要搗碎五臟六腑,一樣得死。

    就在紫雷劍飛入魔猿體內之時,魔猿也迅速做出應對之策,釋放出獸魂,飛進體內。它想要使用自身獸魂,將紫雷劍控制住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魔猿的智慧很高,遠超別的蠻獸。

    張若塵冷哼一聲,雙臂向後猛然一縮,隨後,凝聚全身真氣,又將雙掌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神龍之劫。”

    手掌上的強大力量,將魔猿的兩顆門牙打落,同時,那一股強大的衝擊力,將魔猿打得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腳掌一蹬,向後倒飛了十丈,站在懸崖上的一塊凸起的石頭上面,食指和中指緊緊捏在一起,全力調動紫雷劍,施展出劍訣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紫雷劍在魔猿的體內快速飛行,一連斬斷十多條血脈,擊穿魔猿的肺葉,繼續向魔猿的心臟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只要斬破心臟,魔猿就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關鍵時刻,魔猿的獸魂,飛入體內,形成一隻黑猿的形態。

    獸魂懸浮在心臟的上方,拍出一掌,將紫雷劍打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魔猿的獸魂,調動天地靈氣,凝聚成一個漩渦,包裹住紫雷劍,強行將紫雷劍打出了體外。

    哧的一聲,紫雷劍拖着電芒,從魔猿的胸口第二根肋骨下方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紫雷劍不受張若塵的控制,撞入遠處的一塊萬斤巨石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獸魂,既然如此,那就看是你的獸魂強大,還是我的武魂強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武魂,懸浮在頭頂上方,手臂一招,原本懸浮在氣海中的劍意之心飛了出去,落入武魂的手中。

    劍意之心,化爲一柄白色的劍。

    武魂提着劍意之心,留下一道魂影,直接衝進魔猿的體內。

    武魂和獸魂,以魔猿的身體爲戰場,相互鬥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武魂,明顯更加強大,不斷將劍意之心斬出,只用了十多劍,就將魔猿的獸魂重創。

    魔猿慘叫一聲,立即就想收回獸魂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會讓它如願,武魂追了上去,劍意之心插入獸魂的背部,將魔猿的獸魂定住。

    魔猿的肉身,感受到一股劇烈的痛楚,靈魂像是要破碎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右手食指,向天一指,凝聚精神力的力量,天地靈氣劇烈震動,一股氣流向他的手指匯聚過去。

    天空之上,立即凝聚出一道粗壯的雷電,擊在魔猿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遭受雷電攻擊,地面上,出現一個直徑數十米的大坑。

    魔猿的身軀,倒在巨坑之中,被雷電劈得全身焦黑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一道道火焰之光,在它的身軀上面不停流動,就連那一座大坑周圍的地面也在閃動着電火,冒出黑煙。

    張若塵飛落下來,站在大坑邊緣,控制紫雷劍懸浮在魔猿的身軀上方,劍尖朝下,隨時斬下。

    他沉聲道:“臣服,還是死?”

    魔猿的獸魂,依舊還被劍意之心鎮壓,根本不敢生出反抗之心。

    魔猿其實也很鬱悶,它的實力,明明比那一個人類要強大很多,若是不比拼獸魂和武魂,它一定能夠擊敗那一個人類。

    蠻獸,就算智慧再高,也更加信奉肉身蠻力。

    武技、劍道、精神力,對它們來說,只是花架子,根本沒有什麼用。

    當然,魔猿更加沒有料到,那一個人類的武魂,強大得可怕,片刻之間,就將它的獸魂鎮壓。

    這個人類,真的那麼強大嗎?

    “我……願意臣服……”

    魔猿的獸魂,發出了一道意念。

    魔猿自然十分不甘,可是性命掌握在張若塵的手中,根本由不得它選擇第三條路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將你的獸魂,寄放在我這裡,免得你今後生出反叛之心。”

    也不管魔猿願不願意,張若塵的大手一揮,將魔猿的獸魂,收進氣海中的乾坤神木圖。

    根據《天榜》制定的規則,殺死魚龍第一變的土著,可以得到一千點軍功值。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殺死魔猿,就能得到一千點軍功值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卻並沒有這麼做,而是暫時留下魔猿的性命,收爲己用。以魔猿的戰力,在五行墟界,乃是張若塵的強大助力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