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按照約定,將關押在地牢中的十七個女子,送出了魔猿嶺,花費半天時間,才來到鎏金聯邦修建的官道。

    她們全部都跪在地上,向張若塵行禮。

    「多謝恩公救命之恩,請問恩公的名諱,我們今後一定銘記於心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魔猿的頭頂,英姿勃發,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格外飄逸,猶如一位少年聖者,道:「我只是一個外來者,很快就會離開這個世界,我的名字對你們來說,沒有任何意義。」

    想了想,張若塵又道:「另外,如今的五行大陸,應該已經陷入大亂,你們的家園,說不定已經毀滅。你們最好在魔猿嶺的外圍待一個月,一個月之後,再回去吧!」

    十七個女子皆是一愣,不太明白張若塵的話。

    救人救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

    她們中絕大多數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,以五行墟界現在的時局,她們返回家園,只會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既然已經將她們救出魔猿嶺,當然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們回去送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在儲物戒指上面輕輕一摸,取出兩百粒二品血丹,唰的一聲,揮手撒了出去,落入她們的手中。

    每個人都分到十粒血丹,或者十一粒。

    大野法師和小野法師站在魔猿的左右兩邊,盯著她們手中的血丹,舔了舔嘴唇,露出羨慕的眼神。

    這位爺,連魔猿都能降服,他賞賜的丹藥,就算再差也肯定是了不起的神葯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本來是想逃走,卻被魔猿給擒住,抓了回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留著他們,還有用處,於是就將他們二人給帶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著十七個女子,道:「服下一枚二品血丹,可以讓你們三日不飢,不僅如此,還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你們的體質,切記,不要浪費。」

    二品血丹,對張若塵來說,已經沒有用處。

    對沒有修鍊武道的普通人來說,卻依舊是珍貴寶物。將十枚血丹煉化之後,她們的實力要打倒兩、三個壯漢,絕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今後,她們也有一定的自保能力。

    對張若塵而言,只是舉手之勞的事。對她們而言,恐怕就能改變她們的人生軌跡。

    古人云,日行一善,勝過日進斗金。

    十七個女子都感動得再次跪在地上,手中緊緊的捏著血丹,簡直就如捏著仙丹靈藥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雪依依看了一眼,道:「你的資質不錯,我在龍澤**師的洞府,發現了一本《五行法典》,應該是一種還算不錯的修鍊秘籍,就送給你,拿去參悟。她們的性命安全,就由你負責保護。」

    說完,張若塵就將一本金屬鑄煉的古書取出,拋給了雪依依。

    《五行法典》是頂級的法術修鍊秘籍,龍澤**師也是一次奇遇,才得到這一本秘籍。

    即便雪依依是雪葉城城主之女,得到《五行法典》也欣喜無比,緊緊的抱在懷中,愛不釋手。

    「請問公子,五行大陸真的會遭遇一場浩劫嗎?」

    雪依依抱著《五行法典》,收起笑容,擔憂的問道。

    「確切的說,浩劫在五天之前就已經到來。若是我猜得沒錯,雪葉城估計已經不復存在,你也暫時不要回去。藏身在荒蕪的山嶺之間,或許還能逃過一劫吧!」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不喜歡亂殺無辜,卻並不代表別的學員也會如此,一個世界入侵另一個世界,永遠都會非常殘酷。

    弱小的那一個世界,只會被屠殺,被奴役,被蹂。躪,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。

    世界與世界的征戰,那是真正的大勢,不是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扭轉。

    若是有更加強大的一個世界,入侵崑崙界,張若塵和崑崙界的人類,也避免不了這樣的悲慘命運。

    所以,只能不斷進取,不斷修鍊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魔猿的頭頂,很快就消失在地平線,踏上五行墟界這一座墟界戰場。他是崑崙界的一員,擁有自己的陣營和立場。

    戰吧!

    修為達到天極境小極位,實力大增,正好去會一會五行墟界的頂尖高手。

    大野法師和小野法師走在魔猿的前方,帶領張若塵,趕去邪木宮。

    五件靈寶之一「紫雲沉香木」,乃是邪木宮的至寶。

    而且,根據小野法師所說,在五行大陸的五**師聖地,邪木宮的實力相對最弱。所以,對邪木宮下手,更有把握一些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向雪依依打聽過,邪木宮的實力,的確排名最末。

    當然,並不是說邪木宮就是軟柿子,做為一座墟界最頂級的勢力,自身實力就算再差也差不到哪裡去。

    大野法師道:「現如今,邪木宮一共有四位法師之王,已經超脫與凡人之上,實力恐怖絕倫,每一個都是活了上百年的老怪物。」

    五行大陸的法師之王,其實就是魚龍境的強者。

    「以爺你的實力,遇到一兩位法師之王,自然可以輕鬆擺平。但是,邪木宮的四位法師之王若是一起出手,就算爺你的實力通天徹地,也難免會雙拳不敵四手。」

    「而且,在邪木宮,據說有聖級法師留下的法陣。三百年前,聖火殿的十位法師之王去闖邪木宮,也會被陣法碾殺。聖級法師布置的陣法,可是相當恐怖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暗道,他們說是的聖級法師,指的應該是半聖。

    五行墟界畢竟已經誕生了上萬年,就算靈氣稀薄,也肯定有一些逆天的人傑打破桎梏,修鍊到半聖境界。

    據說,五**師聖地,皆是由半聖創立,在五行墟界擁有上千年的歷史。

    半聖雖然已經死去多年,他們留下的陣法,卻依舊十分厲害,不是一般人可以攻破。

    小野法師對著張若塵一拜,道:「爺,我有一計,或許可以從邪木宮奪走紫雲沉香木。」

    「說來聽聽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野法師道:「邪木殿曾經派遣過一位使者,前往魔猿嶺,想要請龍澤做客卿長老。當時,龍澤拒絕了他們。」

    「若是爺你能夠以龍澤的身份,前去拜訪邪木殿,他們肯定會視你為上賓。如此一來,爺不僅可以避免遭到陣法攻擊,還能輕而易舉潛入邪木殿。若是爺決定這麼做,我現在就可以去聯繫邪木殿的使者。」

    不得不說,小野法師的話,的確讓張若塵有些動心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並不信任大野法師和小野法師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是龍澤**師的弟子,對龍澤**師都沒有一點尊敬之心,又怎麼可能全心全意對張若塵辦事。。

    萬一張若塵孤身進入邪木殿,大野法師和小野法師就立即聯合邪木殿的高手一起對付他,豈不是讓自己陷入絕境?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還在思索的時候,不遠處,一條大河的水中,射出兩柄銀色的飛刀。

    飛刀的速度,超過音速。

    一絲風聲都沒有想響起,飛刀就刺入大野法師和小野法師的眉心。

    「噗嗤!」

    因為衝擊力太強,兩人的頭顱,直接炸開,血肉橫飛,只剩兩具無頭屍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「嘩啦!」

    兩道人影,從水中衝出。

    他們的身體被一層真氣包裹,雙腳在半空一踩,縱身一躍,落到距離張若塵只有十丈的正前方。

    胥佳麗伸出一雙纖瘦的玉手,控制真氣,將兩柄飛刀收回,笑道:「又殺死兩個土著高手,我的軍功值,已經七十七點,很快就能達到一百點。」

    胥佳麗乃是胥聖門閥的天才學員,修為已經達到天極境後期,要殺兩個天極境初期的土著,自然是輕而易舉。

    更何況,還是偷襲,所以一擊斃命。

    胥青背著雙手,向前走去,從始至終都沒有看倒在地上的兩具屍體,目光冷銳的盯著盤坐在魔猿頭頂的張若塵,笑道:「真是冤家路窄,張若塵,沒想到,我們這麼快就又見面了吧!」

    張若塵一直都很平靜,波瀾不驚的道:「的確沒有想到。」

    胥青挺直了背脊,仰著下巴,頗為傲然的道:「你知道我剛才為何沒有出手偷襲你?」

    「為何?」

    胥青的雙眼逐漸變得堅毅,充滿戰意,道:「在朝聖天梯,敗在你的手中,是我平生最大的恥辱。只有正面將你擊敗,才能洗清恥辱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你覺得你現在有與我正面一戰的實力?」

    胥青的嘴角一勾,自信的笑道:「你應該知道,在進入五行墟界之前,我就已經達到天極境中極位。在那個時候,我的實力,就已經不弱於你。現在,我已經突破到天極境大極位,你覺得,我要將你擊敗,需要幾招?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短短几天時間,就從天極境中極位突破到大極位,看來你是得到了很大的奇遇。」

    胥青大笑了一聲,道:「反正你也活不過今天,告訴你也無妨。在來到五行墟界的第二天,我就找到了五件靈寶中的黃金神芝。」

    「我只是服用了一小塊,差不多就節省十年苦修,一舉衝擊到天極境大極位,相信在一個月之內,突破到天極境大圓滿也不是難事。」

    「不僅如此,我已經快要修鍊成金靈寶體。只要突破到天極境大圓滿,估計就能成功。到時候,以我的實力,要殺入《天榜》前一萬位,絕不是難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原來你找到了黃金神芝,看來你也有很大的氣運。」

    「你現在,還敢與我一戰嗎?」胥青笑道。

    胥青想要在心理上先擊潰張若塵,只不過,他並不知道,張若塵得到了黑水琉璃晶,修為也已經再次突破。

    他的高傲姿態,在張若塵的眼中,顯得很可笑。

    (嘿嘿!今天領證去了,今晚只有一章,明天中午補上。)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