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胥佳麗手握兩柄銀色飛刀,雙手抱在胸前,俏生生的站在一旁,頗爲靚麗的臉上,露出看好戲一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對胥青的實力相當有信心,煉化黃金神芝之後,胥青的修爲突飛猛進,已經將張若塵遠遠的拋在身後。

    這一戰,幾乎沒有任何懸念。

    只希望胥青擊殺張若塵之後,心情一好,也送給她一點黃金神芝。

    卻不想,聽了胥青的話,張若塵卻輕輕的搖了搖頭,道:“我不和你一戰。”

    胥青露出一個“早就料到”的神情,以他現在的修爲,張若塵怎麼可能還敢戰?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拍了拍魔猿的頭顱,道:“魔猿,你去除掉他吧!”

    對付胥青,張若塵根本就懶得親自出手。

    “什麼?派遣一頭蠻獸來與我一戰?”

    胥青的臉色一僵,沒想到張若塵竟然狂妄自大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魔猿揚起頭顱,張開血盆大口,長嘯一聲。

    一股龐大的蠻獸之氣,從魔猿的體內涌出,猶如潮水一般,向四面八方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先前,魔猿沒有爆發出力量,雖然氣息強大,卻並沒有讓胥青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胥青才被那一股力量給驚懾。

    這根本不是四階蠻獸,是一頭五階蠻獸。

    胥佳麗和胥青都是臉色大變,立即向後倒退,他們怎麼也想不透,張若塵怎麼能夠降服一頭如此厲害的蠻獸?

    “快逃,那是五階蠻獸,不是我們可以抵擋。”

    胥青的臉上露出猙獰之色,轉過頭,狠狠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怎麼會這樣?張若塵又不是御獸師,怎麼會有一頭五階蠻獸做坐騎?

    本以爲可以吃定張若塵,卻沒想到,張若塵還沒出手,他就先被張若塵的坐騎給追得逃跑。

    他們修爲雖然很強大,在魔猿的面前,卻依舊還是不夠看。

    片刻之間,魔猿就追上胥佳麗,黑色的巨拳,向着胥佳麗的頭頂擊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胥佳麗戴在脖子上的項鍊,乃是一件護身寶物,在真氣催動之下,散發出銀色光華,形成一個球形的真氣罩,想要抵擋魔猿的攻擊。

    嘭地一聲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間,真氣罩就被擊破。

    魔猿的拳頭,足有水缸大小,結結實實的落在胥佳麗的身上,直接將她打成了一團血泥,碎骨亂飛。

    即便是美貌的天之驕女,在絕對的力量面前,也難逃一死,猶如陶瓷一般,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看見胥佳麗死無全屍,胥青心中一顫,立即全力催動真氣,將身法速度施展到極致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魔猿雙腳蹬地,猶如一發炮彈一般衝射而起,瞬間就追上胥青,一巴掌向下拍去。

    胥青的牙齒一咬,取出一顆半聖骨珠,將真氣注入骨珠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骨珠的表面,浮現出一縷縷銘紋,爆射出一片白色的刺目光華,形成一具高達十米的半聖虛影,將他包裹在中心。

    魔猿一掌擊在半聖虛影的上方,半聖虛影立即出現一圈圈漣漪,將那一股掌力反衝回去,震得魔猿爆退而回。

    做爲聖者門閥的傳人,胥青擁有的護身寶物,顯然要比胥佳麗的護身寶物強大得不止一個等級。

    一般的魚龍境修士,不可能攻得破胥青的防禦。

    那一枚半聖骨珠,乃是由一整具半聖的骨架,經過近一年的淬鍊,最終凝聚成的一枚鴿蛋大小的珠子。

    半聖的骨骼,本來就堅硬無比,而且蘊含部分聖力。

    半聖骨珠的堅硬程度,更是堪比聖器。

    又有陣法大師,在半聖骨珠上面刻錄防禦銘紋,防禦力自然十分驚人。

    當然,每使用一次半聖骨珠,就會消耗大量真氣。就算以胥青的深厚修爲,也最多隻能催動十次,體內的真氣就會耗盡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魔猿雙掌捶胸,發出嘭嘭的巨聲,隨後,就再次向胥青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一雙巨大的拳頭,連續不斷的擊向胥青,爆發出來的力量,簡直狂猛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即便是有半聖骨珠的防禦,胥青依舊被打得不斷後退,就像是一片樹葉正承受狂風巨浪的衝擊,隨時都會被撕碎。

    “這一頭魔猿好恐怖的力量,我就算有半聖骨珠,估計也擋不了多久。而且,它的速度又快得驚人,就算想逃,也逃不掉。該怎麼辦?”

    胥青從未想到,在五行墟界,竟然會陷入如此絕境。

    早知道,就該與聶文龍一起行動。

    聶文龍就是三刀半聖找的那一位《天榜》高手,在《天榜》排名第六千五百四十七位,比胥青還要強大,曾經殺死過魚龍第一變的修士。

    《天榜》武者,是站在天極境巔峰的強者。

    雖然一般的《天榜》武者,遠不是魚龍境修士的對手。

    但,排名前一萬位的《天榜》武者,幾乎都有和魚龍第一變修士一戰的實力,甚至可以殺死一些弱的魚龍第一變修士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《天榜》覆蓋整個崑崙界。崑崙界的天極境武者,只要能夠積累夠一萬點功勳值,就能進入《天榜》。

    現在,《天榜》武者,一共有超過百萬人。

    能夠進入前一萬位的天極境武者,積累的軍功值,至少也有十萬點。

    三刀半聖派遣聶文龍提前進入五行墟界,就是要他輔助胥青,除掉張若塵。

    胥青就算後悔也沒有用,聶文龍現在正在邪木宮,根本不可能趕來救他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隨着時間推移,在魔猿的攻擊之下,胥青體內的真氣大量消耗,半聖骨珠的防禦也在快速減弱。

    胥青的心中焦急,叫道:“張若塵,你若是一個男人,就與我公平一戰,派遣一隻蠻獸來對付我,算什麼本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肅然的道:“你若是連我的一頭蠻獸都敵不過,又有什麼資格與我一戰?”

    胥青氣得吐血。

    半聖虛影,已經開始龜裂。

    胥青急道:“張若塵,你先讓那一頭蠻獸魔猿停下,我有一件重要的事,要跟你講,關於你的未婚妻黃煙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一凝,微微揮手,示意魔猿停下。

    魔猿露出一雙滿布血絲的大眼,對着胥青厲聲一吼,幾乎要將胥青給吹飛出去。它嘴裡吐出的血腥氣,讓胥青難受至極,幾乎嘔吐。

    最終,魔猿還是停下攻擊,向後退了兩步,站到張若塵的身後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說吧!”

    胥青長長的喘了一口氣,有些駭然的盯着那一頭魔猿,道:“你先放我離開,我才能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腳步一移,化爲一道流光,衝到胥青的面前,一把抓住胥青的脖子,將他提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額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兩根手指,就像是鐵鉗一般,扣住胥青的氣管,只需輕輕一用力,就能將氣管捏爆。

    “說!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聲的道。

    同時,張若塵釋放出強大的精神力,以一股排山倒海的精神意志,衝擊胥青的武魂,將胥青鎮壓的全身懾懾發抖。

    直到這時,胥青才真正感受到自己和張若塵的差距,那是一條鴻溝,就算他修煉到天極境大圓滿,估計也不是張若塵的對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強大精神力,擊潰了胥青堅定的武道之心,讓胥青心中生出膽怯和恐懼。

    胥青顫抖的道:“我說……我說,昨天,邪木宮的情報組織就發現了黃煙塵的蹤跡,並且派遣高手前去擒她。今天,我之所以會來到這裡,其實就是來接應他們,並沒有想到會遇到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一皺,道:“邪木宮?你怎麼會和邪木宮一起合作?”

    胥青道:“不是我和邪木宮聯繫,而是聶文龍。聶文龍代表我們胥聖門閥與邪木宮取得聯繫,而且,向邪木宮許諾,將來胥聖門閥接管五行墟界,將會讓邪木宮代爲管理五行墟界。今後,五行墟界的另外四**師聖地,全部都將灰飛煙滅。”

    一般來說,攻下了一座下等墟界,是可以交給一個聖者門閥來接管。

    只有中等墟界和上等墟界,纔是必須由朝廷直接管理。

    若是胥聖門閥全力爭取,的確有機會奪到五行墟界的控制權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聶文龍又是誰?”

    胥青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說道:“聶文龍乃是聖院的聖徒,比我們要高出一屆,同時,他也是一位《天榜》武者,是奉老祖宗的命令,潛入五行墟界,取你性命。張若塵,我將所有一切都告訴了你,你現在可以放我離開了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思索了片刻,擡起頭來,盯着胥青,道:“我從來沒有說過要放過你。”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wωw⊙ttKan⊙℃o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一收,捏斷了胥青的氣管。

    隨後,又是一招掌刀劈了下去,將胥青的頸椎擊斷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胥青倒在地上,變成了一具死屍。

    像胥青這種千方百計想要致他於死地的人,張若塵絕不會心慈手軟。

    “既然胥青等在此處,說明邪木宮派遣去抓黃煙塵的高手,必定會從此地經過。既然如此,那我就在這裡等他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胥青的屍體看了一眼,蹲下身,搬開胥青的右手五指,將那一枚半聖骨珠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шшш✿ttκan✿¢ 〇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