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半聖骨珠,是由一整具半聖骨骼精煉而成,看似只有鴿蛋大小,卻重達一千多斤。

    “半聖的骨骼,比普通人的骨骼重十倍,堅硬程度超過玄鐵,蘊含的能量,也不知強大到何等程度。”

    半聖的境界十分玄奇,讓人仰望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真氣,注入半聖骨珠。

    骨珠表面,浮現出白色光紋。

    咻的一聲。

    半聖骨珠散發出萬丈光芒,在聖光之中,呈現出一具十米高的半聖虛影,就像是給張若塵穿上一層光影鎧甲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聖者世家的傳人,身上攜帶的護身寶物,竟然如此厲害,雖然不是聖器,卻已經算是聖器之下最頂級的防禦之寶。”

    шшш¤ttkan¤¢Ο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真氣,將半聖骨珠放進懷中,將來遇到危險,或許能夠派上用途。

    翻找了片刻,張若塵從胥青的身上,找到三瓶丹藥,皆是五品丹藥,算得上是相當珍貴。

    還有一本修煉功法《鯤鵬武典》,記載在一卷玉書上面,文字極其細小,只有將真氣運至雙眼,才能看清刻在上面的三萬個文字。

    《鯤鵬武典》,乃是胥聖門閥的至高武典,達到王級下品,上面記載有成聖之謎。

    只有胥聖門閥每一代的第一人,纔有資格修煉。

    當然,玉書上面只記載了《鯤鵬武典》的前三層,胥青現在也只是剛剛開始參悟,只有達到魚龍境之後,纔會正式開始修煉。

    “胥聖門閥,不愧是萬年聖門,居然有王級的秘籍。”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僅僅只是《鯤鵬武典》的前三層,就已經可以讓那些魚龍境的修士拼死搶奪。”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不用修煉《鯤鵬武典》,卻可以翻閱參悟,吸取裡面的武道精華,爲將來衝擊聖道打下基礎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在胥青的身上,找到一個玄鐵盒子。

    玄鐵盒子,差不多拳頭大小,頗爲沉重,在蓋子和盒身銜接的位置,由銘紋密封,顯然是裝着頗爲重要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玄鐵盒子打開一道縫隙。

    旋即,一片金色的光芒,從縫隙之中傾瀉出來,散發出一股濃郁的藥香。

    只見,一株猶如黃金鑄煉的神芝,躺在盒子底部,刺目的光芒,就是從它的身上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“黃金神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頭大喜,又是五大靈寶之一。

    那一株黃金神芝缺了一角,大概佔據整株神芝的四分之一,應該是被胥青服用。

    剩下的黃金神芝,應該足夠張若塵用來修煉金靈寶體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現在連水靈寶體都還沒用修煉成功,暫時並不打算煉化黃金神芝。

    將胥青和胥佳麗的屍體清理掉之後,張若塵就取出《鯤鵬武典》,開始學習,希望能夠在上面領悟到一些武道的精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午時分,驕陽就像是一座金色的火爐,烘烤着大地。

    官道上,一羣穿着青色法師長袍的修士,駕馭十三頭蠻獸,驅趕着十三輛戰車,形成一陣強大的聲勢,向邪木宮的總部趕去。

    其中,最前方的一輛戰車,十分華貴,由珍貴的金絲梧木做成車轅,掛着一面青金織成的戰旗。

    在一隻四階上等蠻禽雪頭鷹的拉引之下,戰車,離地九丈,急速飛行。

    在十三輛戰車的中間位置,有一輛被陣法包裹的鐵骨囚車。

    在囚車的中心,盤坐着一個留着寶藍色長髮的美麗女子,正是黃煙塵。

    雖然被抓住,黃煙塵卻依舊顯得十分平靜,閉着一雙美眸,默默的運轉真氣。

    一縷縷龍形的真氣,在她的身上,一吞一吐。

    一個看上去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,跟在囚車的旁邊,下巴上留着鬍鬚,身材幹瘦,一雙猥瑣的眼睛,向囚車中的黃煙塵看了一眼,露出淫。邪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道:“大師兄,這個女子不僅長得就像天仙一樣,戰力也真是強大,若不是師尊出手,恐怕沒有人能夠鎮得住她。”

    那一位大師兄,穿着一身青色法師長袍的男子,手持一根水晶神杖,看上去顯得孔武有力。只不過,他的鬢角位置長着幾根銀髮,顯得頗爲滄桑。

    邪木宮的那一位大師兄,冷聲道:“老八,你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,她是胥青大人看中的女人,你若是敢動她,恐怕會丟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老八嘆道:“如此美麗的仙女,若是能和她睡一覺,就算死了也值。”

    旋即,老八的眼珠子一轉,道:“大師兄,那些天外邪魔真的那麼強大?就算我們邪木宮也只能歸順他們?”

    大師兄道:“胥青大人所在的胥聖門閥,據說,擁有不止一位聖級法師級別的存在,歸順與他們,對我們邪木宮只會有好處。借住他們的力量,將來,我們邪木宮必定能夠統治整個五行大陸,什麼聖火殿、聖土殿、聖水殿,皆會在我們腳下顫抖。”

    想到聖級法師,老八的眼中就露出敬畏的神情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邪木宮創建了一千八百年,也就只誕生了一位聖級法師而已。

    胥聖門閥,居然擁有數位那種級別的強者,只是想一想,就讓人感到敬畏。

    突然,那一座囚車,猛然晃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盤坐在囚車中央的黃煙塵,已經恢復傷勢,一雙猶如藍寶石一般的美眸豁然睜開,立即將插在頭上的一根白色的玉釵拔下,捏在兩指之間。

    仔細看去,那一根白色玉釵,竟是一柄造型奇特的小劍。

    隨着真氣涌入白色玉釵,光芒暴漲,玉釵中,響起一聲劍鳴,眨眼之間,化爲一柄兩米長的玉光長劍。

    這是一柄聖劍,乃是黃煙塵的孃親送給她,讓她只能在最危機的時候,才能使用。

    先前,黃煙塵還沒來得及動用聖劍,就被邪木殿的一位法師之王,擊成重傷,並且收走了她隨身佩戴的那一柄九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黃煙塵揮手一斬,形成一股凌厲的劍氣,將囚車劈成了兩半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龍吟聲,從黃煙塵的體內響起。

    她衝出囚車,施展出御風飛龍影,瞬間就超越音速,向着遠處逃遁。

    “不好,她逃出去了!”

    那一位大師兄和老八在第一時間,調動法力,向黃煙塵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飛在最前方的那一輛戰車之中,發出一聲雷霆般的爆喝,一個披散着滿頭黑髮的老者,從戰車頂部衝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是邪木宮的四位法師之王之一,名叫青木法王,已經有一百二十歲的高齡,法力深厚無匹。

    “天木之矛。”

    青木法王將水晶神杖向前一指,調動木屬性的靈氣,凝聚出成百上千根長矛,化爲一片矛雨,萬箭穿心一般向黃煙塵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那老怪物的反應好快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雖然掌握着聖劍,可是武道修爲只是天極境後期,氣海中的真元還不夠渾厚,最多也只能使用兩、三次聖劍。

    所以,她必須以最快的速度逃走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就在那一片長矛,飛到她的身後之時。

    黃煙塵的嬌軀一扭,立即轉身,爆發出聖器之威,揮劍一斬,將那一片長矛全部擊碎成了木屑。

    這一劍,也將她體內大半真元抽走,若是再使用出第三劍,恐怕根本不需要邪木宮的法師出手,她自己就已經真元枯竭。

    施展了這一劍,黃煙塵立即轉身,以最快的速度逃遁。

    “逃,逃,一定要逃出去!”

    “胥青也太膽大包天,居然敢聯合五行墟界的邪人來對付我,回到崑崙界,我一定要讓他付出慘重的代價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眼神冰冷如霜,帶着隱隱的殺氣。

    青木法王微微一愣,自言自語的道:“這麼厲害,難道這纔是她的真實實力?不,是那一柄劍。那一柄劍,恐怕乃是一件聖器。”

    青木法王的眼中,露出貪婪的光芒,立即向黃煙塵追了上去,無論如何,也要將她的那柄劍奪到手。

    “糟了!那老傢伙追上來了!”

    黃煙塵回頭一看,只見青木法王緊緊的追在後面,與她的距離,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而且,邪木宮的那些高手,也追在後面,其中有十多人都是堪比天極境武者的實力。

    該怎麼辦?

    難道註定要死在五行墟界?

    黃煙塵緊緊的抿着嘴脣,很不甘心,將真氣運轉到了極致,繼續逃跑。

    不到最後一刻,絕不放棄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逃不掉,就算了結自己的性命,也絕對不能落入他們的手中。

    黃煙塵的性格強硬,已經做好自殺的準備。

    前方傳來水流聲,在百丈之外,竟然有一條大河。

    在大河邊上,站在一頭身軀巨大的黑色猿猴。

    它的身上,散發出來的氣息,相當驚人,化爲一片魔氣,懸浮在它的頭頂上方,簡直就像是一頭太古魔猿。

    黃煙塵先是一驚,五行墟界竟然有如此強大的蠻獸?

    隨後,她的目光,注意到巨猿的肩膀,在肩膀上,坐着一個年輕男子,手中捧着一卷玉書,正在認真的閱讀。

    “他怎麼會在這裡?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一雙眼眸瞪大,頓時愣住,竟然忘記了繼續逃命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