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看見張若塵,常慼慼臉色一鬆,將戰刀重新插到地上,大笑一聲:“哈哈!張師弟,你可算是來了!風靈城,已經被我和大師兄拿下,城中雖然還有別的學員,可他們根本不是我和大師兄的對手。所以說,在風靈城,我和大師兄就是最大的霸主。”

    他繼續道:“反正我和大師兄的軍功值已經達到一百點,算是通過了第三輪考覈,爲何不趁剩下的二十多天好好享受一番?等到返回聖院,估計就沒有這樣的機會,到時候,我們就已經是佛門的俗家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張師弟,你來得正好,與我們一起享受一番,想要什麼樣的女子儘管說,要嬌小玲瓏,還是要妖嬈豐滿,天黑之前,肯定送到你的牀榻上面。”

    常慼慼拍着胸口,信誓旦旦的說道。

    下一刻,當他看見黃煙塵也從大門外走進來,頓時,臉上興奮的神情垮了下來,乾笑了一聲:“額……原來煙塵郡主也在,好巧啊!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一雙寶藍色的眼睛,向着四周那些穿着性感的女子看了一眼,冷哼一聲:“男人果然都不是什麼好東西,一旦擁有鎮壓一切的實力,便將所有的惡習全部暴露了出來。”

    常慼慼尷尬的一笑,使了一個眼神,那些漂亮女子立即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常慼慼向張若塵傳音,低聲道:“張師弟,等將來我建一座城池,做真正的城主,肯定招攬無數美女,到時候,再請你來做客。既然黃師姐在這裡,今天,咋們只能收斂一些,免得惹她不高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笑了笑,並不回他。

    黃煙塵的修爲高深,自然看出常慼慼在給張若塵傳音,冷聲道:“常師兄,有什麼話,當着我的面說不得嗎?”

    常慼慼打了一個哈哈,道:“沒什麼,沒什麼,我就跟張師弟說,今後一定會痛改前非,一心求武,做一個老實本分的人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目光盯向司行空,道:“大師兄,你一貫都成熟穩重,怎麼也跟常師兄一起胡鬧,難道不知道五行墟界很危險,邪木宮就在五百里之外的裂陰山,隨時都可能殺到風靈城。以你們的實力,擋得住一位法師之王嗎?”

    司行空長髮蓬亂,依舊在品酒,笑道:“我和小常已經將龍血完全煉化,而且,在來到五行墟界之前,師尊各自給了我們一件寶物。所以,以我們的實力,就算敵不過一位法師之王,要逃走,卻不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司行空所說的師尊,就是聖院的阿嵐半聖。

    司行空本來就是一個隨性的人,所以,並不強行逼迫自己去殺人賺取軍功值。與其多殺兩個土著人類,不如多喝兩杯美酒。

    黃煙塵跺了跺腳,心中氣急,道:“你們積累夠一百點軍功值就可以貪圖享樂,不思進取,就沒有想過去衝擊《天榜》?”

    常慼慼嘆道:“要進入《天榜》,需要一萬點,在五行墟界,根本不可能積累得到那麼多軍功值。”

    司行空道:“其實,我和小常霸佔風靈城,也是想要打出名氣,如此一來,你們就能更快找到這裡,與我們會合。然後,結合我們所有人的力量,攻佔邪木宮,奪取紫雲沉香木。”

    常慼慼也使勁的點頭,道:“我和大師兄已經招攬了十五個天才學員,他們現在完全都以我和大師兄馬首是瞻。既然張師弟已到,那麼我們就算是有了一位絕頂高手,現在就可以去攻打邪木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眯,道:“那十五個天才學員可不可靠?他們怎麼會歸順你和大師兄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當然有疑惑,畢竟,能夠通過前兩輪的學員,哪一個不是傲視東域的頂尖天才?

    常慼慼和司行空又不是聖者門閥的傳人,這些眼高於頂的天才學員,怎麼會歸順與他們?

    常慼慼大笑道:“我和大師兄雖然都是天才,實力也很強大,但是,正如張師弟你所說,那些天才學員卻依舊不肯服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沒辦法,誰叫我們是天魔嶺的學員,東域新生代的六大年輕王者有兩個都是我們的師弟和師妹。當我和大師兄報上名號之後,他們立即望風來投,甘心做我們的小弟。哈哈!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洛水寒現在的名字,在東域,已經是如雷貫耳,成爲無數年輕武者的偶像。

    就連常慼慼和司行空的地位,也跟着水漲船高,再加上常慼慼的三寸不爛之舌,頓時就騙來了一大羣天才學員。

    能夠跟隨兩位年輕王者,還怕將來沒有出頭之日?

    張若塵總算明白是怎麼回事,笑道:“邪木宮是肯定要攻打,只不過,在此之前,還有一件事要做。”

    司行空的神情變得嚴肅,道:“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幫助你們提升實力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常慼慼嘆道:“我和大師兄在師尊的幫助之下,完全煉化龍血,武道修爲纔剛剛衝擊到天極境後期。想要在短短二十多天的時間之內,再次提升,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也點了點頭,她達到天極境後期的巔峰也有一段時間,可是至今也沒有觸摸到天極境小極位的境界。

    天極境小極位的境界,似乎離她還很遙遠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塊大概十斤重的黑水琉璃晶,道:“若是有它呢?”

    三人的眼睛,齊刷刷的,向張若塵手中看去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沒有見過黑水琉璃晶,卻能感受到,那一塊晶石上面散發出來的最本源的水屬性力量氣息。

    常慼慼舔了舔嘴脣,雙眼放光,道:“難道……難道這就是五行墟界最本源的靈寶之一黑水琉璃晶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得到肯定的答覆,常慼慼立即飛撲了上去,從張若塵的手中奪過黑水琉璃晶,抱在懷裡,興奮的道:“我的乖乖,張師弟,你從哪裡找到這麼大一塊黑水琉璃晶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來到五行墟界,遇到一個水潭,跳進去,就挖出了一大堆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這麼簡單?”

    常慼慼用着羨慕嫉妒恨的眼神盯着張若塵,道:“張師弟,你的氣運也太逆天,我怎麼就沒有遇到那個水潭?真是的,人比人,比死人,這運氣,也沒誰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似說得很輕鬆,司行空卻不認爲真的那麼輕鬆,凡是有寶物之地,必定有蠻獸守護。若是真的讓常慼慼遇到那個水潭,跳下去之後,估計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常慼慼將那一顆黑水琉璃晶抱了一會兒,最終還是嘆息了一聲,還給張若塵,道:“如此珍貴的寶物,估計張師弟你也沒有挖出多少,我老常就不要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並不接過常慼慼手中的那一塊黑水琉璃晶,手指一動,又從儲物戒指中取出兩塊十多斤重的黑水琉璃晶,分別拋給了黃煙塵和司行空。

    常慼慼大吃一驚,相當懷疑張若塵拿出的到底是不是黑水琉璃晶。如此寶物,怎麼就像扔石塊一般隨便送人?

    接過黑水琉璃晶,就連司行空也驚住,道:“張師弟,你到底得到了多少黑水琉璃晶?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,道:“你們儘量煉化,能夠煉化多少,就看你們的實力高低。但是,你們可千萬不要浪費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的寶物,誰浪費一克,都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常慼慼盤坐在地,捧住黑水琉璃晶,立即開始煉化起來。

    黃煙塵和司行空也緊隨其後,開始煉化黑水琉璃晶。

    張若塵命令魔猿留在城主府,守護他們三人。

    離開風靈城,張若塵趕去了邪木宮所在的裂陰山,花費半天時間,發現了一位邪木宮的法師,將其抓住。

    那一位法師,看上去五六十歲,身材矮瘦,差不多相當於地極境初期的修爲,在邪木宮也應該算得上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高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劍指在他的脖子上,問道: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    “武……武藤,大人,我是邪木宮的外事長老……會不會有一些什麼……誤會?”武藤法師跪在地上,嚇得渾身發抖。

    “沒有誤會,我找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兩隻長條形的木匣,丟給了武藤法師,道:“我要你幫我將這兩個匣子,送到邪木宮宮主神骸法王的手中,你能做到嗎?”

    “能……能吧!”

    武藤大師擡起頭,小心翼翼的問道:“請問大人,你叫什麼名字?你送給宮主的是什麼東西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兩隻木匣裡面分別裝着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的水晶神杖,不過,他們兩人已經被我殺死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武藤法師嚇得整個人都軟了一大截,邪木宮也才四位法王,此人竟然殺了兩位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告訴神骸法王,我叫張若塵,十天之後,我會在新月城等他,希望到時候可以與他公平一戰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……”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氣勢壓迫之下,武藤法師立即低下頭,那一張老臉都要貼在地上。

    當他再次擡起頭來的時候,早就沒有了張若塵的蹤影。

    “人呢?到底是什麼人?真的是人嗎?”

    武藤法師擦了擦額頭的汗珠,目光落在那兩個木匣上面,將木匣打開,果然看見裡面是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的水晶神杖。只不過,兩根水晶神杖已經斷掉。

    武藤法師立即蓋上兩個木匣,抱在懷中,向邪木宮趕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月底了,雖然更新很慢,還是要求月票!若是明天月票破兩千,小魚決定,懷了三個月的小孩,將來的名字,男孩就叫張若塵,女孩就叫張煙塵。哈哈!會不會太草率?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