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神劍聖地,玉聖靈山。

    那一個白髮女子,坐在聖殿上方最中央的座位上面,佔據了主人的位置,身上自帶一股強大的驚人威勢。

    做爲神劍聖地的主人,玉聖反而站在下方。

    “魯懷玉,你傳訊的消息,可真屬實?他在什麼地方?”白髮女子道。

    居然敢直呼一位聖者的姓名,此女當真是了得。

    玉聖沒有絲毫不悅,道:“晚輩怎敢欺騙聖祖,此人現在就在東域聖城。不久之前,他通過了聖院的考覈,相信最近一段時間,他就會入學,正式成爲聖院的聖徒。”

    “他真的叫張若塵?”

    白髮女子平靜的眼中,多了幾分說之不明的神情,像是十分關心此事。

    玉聖道:“沒錯。其實,他在東域,也算是小有名氣,因爲得到佛帝傳承,被稱爲東域新生一代的六大年輕王者之一。聖祖,你要不要現在就去見一見他?”

    “見他?”

    白髮女子沉思了許久,似在回憶什麼,半晌之後,才道:“再等一等吧!”

    在得知張若塵的消息的時候,她的確十分迫切想要見到張若塵,可是,真正來到東域,卻又有些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若真的是他,自然是一件天大的喜事。

    可,萬一不是他呢?

    白髮女子就坐在那裡,一動不動,像是一尊女神雕像。

    玉聖就等在一旁,顯得很有耐心。

    不知過去了多久,她似乎才思考清楚,腦海中的那一個人的影子漸漸淡去,問道:“生劍在什麼地方?修復完成了嗎?”

    “還在聖壇,由爺爺親自出手修復,不過……”玉聖道。

    白髮女子的兩條黛眉,微微一掀,道:“不過什麼?”

    玉聖嘆了一聲,道:“生劍畢竟已經斷裂,想要重新修復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需要很多煅器的珍貴材料。其中有幾樣材料,即便是神劍聖地也沒有。”

    白髮女子道:“只要是修復生劍,缺少任何材料,儘管告訴我,我一定能幫你們找到。這一柄劍,至關重要,必須修復成功。”

    玉聖點了點頭,笑了笑,道:“若是聖祖能夠出手助爺爺一臂之力,要修復生劍,應該不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魯元植的意思?”白髮女子道。

    “爺爺畢竟已經過世,現在,只剩一道聖魂,即便是借住聖壇的力量,也總有力不從心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白髮女子道:“好吧!我也很久沒有見過魯元植,正好去見一見他。”

    她已經打定主意,將聖劍完全修復,再去見那一個張若塵,確認他是不是八百年前的那個人,那一個讓她魂牽夢繞了八百年的人。

    八百年,似乎很長,似乎又很短。

    只要閉上眼睛,曾經的事,曾經的人,就歷歷在目,根本不會因爲時間流逝而淺淡,反而讓人變得更加傷痛。

    “表哥,爲你報仇,一直都是我修煉的最大的動力,每當回憶起你死在池瑤的劍下的畫面,我便傷心欲絕。八百年了,你真的回來了嗎?”

    白髮女子的眼角掛着兩行清淚,心中十分自責。

    當年,她哪怕是再快一點點,就能阻止池瑤,將他救下。

    可惜,就是差了那麼一點。

    最後,她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張若塵倒在血泊之中,奄奄一息,最終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。池瑤提着血淋淋的劍,卻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那時的她,不是池瑤的對手,甚至無法追上池瑤。

    從那以後,她便刻苦修煉,努力變得強大,心中只想着爲張若塵報仇。這一堅持,就是八百年。

    八百年過去,她還是沒能殺死池瑤,心中的仇恨、愧疚、思念卻更深。

    “人死不能復生,往事又何必再提?”

    長長的嘆息了一聲,白髮女子站起身來,走出聖殿,在玉聖的帶領下,向着聖壇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,花費半個月時間,煉化了三斤二兩紫雲沉香木,終於,身體達到飽和狀態。

    “修煉雙靈寶體,果然比修煉單一的寶體難得多,花費半個月,竟然也只能煉化三斤二兩。”

    既然身體已經飽和,那麼只能等到突破境界,才能繼續煉化紫雲沉香木。

    當然,煉化三斤二兩的紫雲沉香木,堪比張若塵修煉三年的成果,修爲再次提升,達到天極境中極位的巔峰。

    “距離聖院開學,還有半個月,在此之前,必須在東域聖城購買一座府邸,用來安置孃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可以住在聖院,但是,林妃、小黑、寒雪、孔宣、魔猿,全部都只能住在外面。

    東域聖城的管理相當嚴格,凡是外來人員,必須辦理暫住證明,纔不會被驅逐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那些前來東域聖城的學員一樣,辦理的暫住證明,只有三個月的有效期。

    一旦過期,必須離開。

    只有在東域聖城買下一座府邸,才能獲得永久居住權。

    當然,東域聖城的府邸都昂貴得驚人,特別是第七城區,即便是一座最差的府邸,也要一千萬枚靈晶。

    如此龐大的數額,足以讓魚龍境的強者望而卻步。

    至於天極境武者,能夠擁有百萬枚靈晶,就已經算得上相當富有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,也只剩兩百多萬枚靈晶,想要湊夠一千萬枚靈晶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難道又要去賣空間戒指?”

    剛剛浮現出這個念頭,張若塵就立即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現在,知道張若塵能夠操控空間的人,只有血靈王。只要張若塵不拿出空間戒指去賣,就算血靈王告訴別人張若塵能夠操控空間,也沒有人會信。

    一旦他去賣空間戒指,血靈王必定會放出一些風聲,到時候,估計就連第一中央帝國的朝廷都會被驚動,對張若塵會相當不利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張若塵就十分頭疼。

    血靈王就像一根卡在他喉嚨上的刺,若是不除掉她,就隨時都會刺穿張若塵的喉嚨,讓張若塵萬劫不復。

    “既然空間戒指不能賣,那就賣黑水琉璃晶,這樣的靈寶,只要拿出去,那些聖者門閥必定會出高價購買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也不能賣給敵人,可以賣給洛聖門閥,東域聖王府。黑水琉璃晶,不僅可以用來修煉水靈寶體,更是煅器的寶物,神劍聖地應該也會用到。”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先去神劍聖地,正好可以問他們,是不是已經將生劍修復完成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