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走進第三十一城,街道上,隨處可見騎著高大蠻獸的武者。他們穿著厚厚的鎧甲,腰挎巨劍,背著行囊,其中一些人的鎧甲上面還染著鮮血,似乎剛執行完任務回來。

    這一片城區,乃是東域最厲害的傭兵的聚集之地,各個大型的傭兵團,皆有在城中設立據點,負責接收任務,傳遞任務。

    銀空傭兵團,在東域,並不算頂尖級別的傭兵團,僅僅只有數十年的歷史,根本無法與那些已經經營了上千年,甚至上萬年的頂級傭兵團相比。

    從團主,到普通傭兵,絕大多數都是年輕人,年齡最大的人,也不超過六十歲。

    就是這樣一支年輕的傭兵團,在東域卻有不小的名氣,因為,他們只收天才傭兵。天資最差的傭兵,也必須是三絕天才。

    而且,銀空傭兵團的信譽值極高,在傭兵工會,足以排名前五。

    對於傭兵來說,信譽最重要。

    一個沒有信譽的傭兵,就算實力再高,也沒有人去雇傭他。

    銀空傭兵團的團主,銀月臨空,是一位絕代風華的天之驕女,雖然不是聖體,卻能與聖體爭鋒,修為達到魚龍第九變,很可能會成為東域最年輕半聖。

    在銀月臨空之下,還有兩位副團主。

    聶紅樓,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聶紅樓已經有四十二歲,只是看上去十分年輕,只有二十歲左右的樣子,眉如青峰,目如寒星,鼻若懸膽,給人一種異常俊美的感覺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,沒有一粒塵埃,沒有一絲污垢,乾淨得異常,舉手投足之間,給人一種瀟洒優雅的貴族氣質。

    此刻,聶紅樓、張若塵、魯翼坐在孔怡樓的二樓,一間奢華的雅間裡面。

    三人,各坐一方,舉止從容,正在品酒。

    魯翼,就是魯有財安排的那一位接迎張若塵的神劍聖地的弟子,擁有魚龍第一變的修為,也算是一位高手。

    魯翼放下酒杯,好奇的問道:「張公子,我聽長老傳信說,你要雇傭一位頂尖高手,莫非就是為了對付那一隻血靈?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「對付那一隻血靈,是其中一個原因。同時,我也希望身邊有一個高手,能夠隨時隨地的保護我的安全。」

    魯翼露出瞭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現在,天下人都知道張若塵吞服了龍珠,乃是佛帝傳人,肯定會有很多人打他的主意。

    他想要請一位頂尖級別的傭兵,在身邊保護自己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    聶紅樓的嘴唇微微一勾,道:「那一隻血靈不簡單,應該是融合了大量半聖之光,實力比一些魚龍第七變的高手都要強大,有衝擊半聖的潛力。憑我一己之力,殺不了她。」

    魯翼皺起眉頭,道:「若是連聶副團主,也殺不了她,估計也只有請動半聖,才有十足的把握,將她除掉。」

    聶紅樓笑了笑,道:「那也不一定,若是張公子付得起足夠高的價格,我可以去請銀月團主。她若是肯出手,也有十足的把握,將那一隻血靈打得神形俱滅。」

    魯翼聽到「銀月團主」名字,頓時精神一震,道:「傳說,銀月團主修鍊百家武學,觀摩了十八卷半聖聖意圖,修為已經無限接近半聖境界。她若是出手,要殺那一隻血靈,的確不是難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「要請動銀月團主,需要花費多高的價格?」

    實力越高的傭兵,價格肯定也越高。

    像銀月臨空那樣的強者,想要雇傭她一天,也肯定需要巨額的靈晶。

    聶紅樓笑道:「不好說。銀月團主做生意一直都不按套路出牌,曾經,她為了一枚銀幣,幫助一個小乞丐殺死半聖家族的傳人。但是,胥聖門閥雇傭銀空傭兵團辦事的時候,她卻開出了一億枚靈晶的天價,將胥聖門閥的那一位執事給嚇跑。」

    「所以說,我現在根本不敢承諾你,只能說,可以幫你去稟告銀月團主。她願不願意出手,就不得而知。」

    「好吧!我隨你去一趟銀空傭兵團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信得過神劍聖地幫他聯繫的傭兵,可是,他還是想親自去銀空傭兵團看一看,特別想要去見一見那一位銀月團主,她到底是何等天驕的存在?

    一個能夠衝擊東域最年輕半聖的修士,絕對不是一個簡單人物。

    若是她能夠在短時間,成功達到半聖境界,那麼,她的天賦之高,就算是新生代的六大王者,也未必比得過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物,誰不想見一見?

    魯翼還有別的事,便先一步離開。在離開的時候,他告訴張若塵,若是遇到麻煩,盡可去神劍聖地在第三十一城的分舵找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告謝了一聲,就和聶紅樓前往銀空傭兵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第三十一城,一條青石小巷。

    地面上,兩塊石板的縫隙中,飛出一縷血氣。

    那一縷血氣升騰了起來,凝聚成血靈王的身體,赤著一雙精緻的玉足,踩著一團血霧,懸在離地一米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的身材婀娜,胸臀飽滿,曲線美妙,長著滿頭血紅色的長發,全身透著一股冰冷的寒氣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居然想要請傭兵來對付我,必須要想辦法提前應對。」血靈王自言自語的道。

    做為一隻血靈,隱匿身形,是她的強項。即便張若塵擁有四十一階的精神力,也未必能夠將她發現。

    剛才,她就隱藏在不遠處,聽到張若塵與聶紅樓的談話。

    「噠噠!」

    腳步聲響起。

    一個穿著藍色長袍,斜背著一柄兩米長的寬闊巨刃的男子,出現在小巷口的位置,壓低了聲音,道:「張若塵去了銀空傭兵團,一旦他請動銀月臨空,就將是你的死期。你現在需要盟友,與你一起去銀空傭兵團殺死張若塵。」

    血靈王眼睛一冷,道:「你是何人?」

    幽藍星使盯了她一眼,一字一句的道:「我是你的盟友。」

    「你配嗎?」

    血靈王冷笑一聲,從原地消失,化為一股血浪,衝到幽藍星使的面前,一掌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的身體鼓脹了起來,就像衣服裡面裝著風,真氣從體內湧出來,在身體周圍急速旋轉,形成一個圓圈。

    站在真氣圓圈裡面,他快速打出一拳,擊在血靈王的掌心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兩人同時向後退了三步,隨後,站穩腳步。

    「好厲害,你的力量,居然不在我之下。你到底是什麼人?」血靈王問道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活動了一下手腕,笑了笑,道:「黑市一品堂,七煞星使之一,幽藍星使。血靈王,我們家少主就在第三十一城,他對你很感興趣,想要助你一臂之力,殺死張若塵,摧毀銀空傭兵團。」

    「帝一?」血靈王道。

    「沒錯。」幽藍星使道。

    血靈王冷笑一聲,道:「這也叫助我一臂之力?帝一的魔心是被張若塵挖走,估計他比我更想殺死張若塵。就算要幫,也是我在幫他。再說,殺一個張若塵,並不是難事,為何卻又要將銀空傭兵團牽扯進去?」

    幽藍星使笑了笑,道:「告訴你也無妨,銀月臨空是黑市的叛徒,少主這一次來到第三十一城,本就是來收拾她。張若塵的出現,只不過是恰逢其會。或許,這就叫做冤家路窄吧!既然如此,少主決定,趁此機會,將張若塵也一併除掉。」

    血靈王的心中快速思考,最終,還是不得不佩服黑市的情報系統,居然能夠在第一時間得知張若塵來到第三十一城,還能在第一時間將她找到。

    估計,在她偷聽張若塵等人談話的時候,黑市的高手,也在暗中注視著她。

    這種一舉一動都在別人掌控之中的感覺,只是想一想,就讓人感覺不寒而慄。

    「先和帝一合作,除掉張若塵,奪回半聖之光。」血靈王想道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