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音波衝擊下去,將銀空塔撕裂得粉碎。

    銀月臨空的臉色一變,「不好,中計了!」

    紫風星使是故意讓她發現,就是在引她攻出一掌,借住她的掌力,將琅嬛金鐘敲響。

    若是讓音波傳遞到地面,肯定有一大半修為較弱的銀空傭兵團的戰士,會被震碎身體,化為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換一句話說,那些傭兵團的武者,就是慘死在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這是一舉三得的計謀,不僅可以將銀空傭兵團的武者,禁錮在琅嬛金鐘裏面,讓他們逃不出去。

    同時,又能借銀月臨空的手,殺死大批銀空傭兵團的戰士。

    第三,此舉也是在擾亂銀月臨空的心境。

    只要銀空傭兵團的那些傭兵,死在剛才那一道音波之下,銀月臨空必定會自責,從而心境大亂。

    心境一亂,她的戰力,就會直線下降。

    到時候,帝一就能更加輕鬆將銀空傭兵團擊潰,鎮壓銀月臨空這一個叛徒,殺死張若塵這一個仇敵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站在帝一的身後,身上披着一層纖薄的紅色輕紗,曼妙的身材若隱若現,嫵媚的笑道:「少主果然料事如神,銀月臨空居然真的上當。」

    幽藍星使道:「琅嬛金鐘是一件聖器,在紫風星使的真氣催動之下,幾乎已經可以發揮出聖器一半的威力。銀月臨空全力一掌擊在金鐘上面,才是真正將琅嬛金鐘的毀滅之力引動出來。就這一道音波,便能將銀空傭兵團滅一半。」

    銀月臨空懸立在半空,眼睜睜的看着音波湧向地面,想要阻止,已經來不及。

    「可惡,居然敢算計我!」

    銀月臨空十分惱怒,立即向地面衝去,想要盡量補救。

    別的人,沒有感受到,從上方涌下來音波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提前感知,沒有任何猶豫,立即釋放出龍珠的聖龍之力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一層金色的光華,以張若塵的身體為中心,沖了出去,出現在離地五米的半空,抵擋音波的衝擊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,能夠發揮出來的龍珠的力量,畢竟有限,根本不可能抵擋住音波。

    所以,在金色光芒的掩飾之下,張若塵暗中調動空間之力,施展出空間扭曲的秘術,轉變音波衝擊的方向。

    遠遠望去,只見音波從天空涌下去,遇到張若塵釋放出來的金色光幕之後,就立即反彈回去,重新飛向上空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一部分音波,穿過金色光幕,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「轟隆!」

    地面碎開,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紋。

    銀空傭兵團的防禦陣法銘紋,在第一時間被激活,爆發了出來,形成一道道光柱,衝天而起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依舊有很多建築倒塌,變得支離破碎,化為廢墟。

    這一股音波衝擊,並沒有傷到傭兵團中那些武者。只有少數一些地極境的傭兵,在音波的衝擊之下,七孔流血,雙腿一軟,暈厥了過去。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張若塵居然調動龍珠的力量,抵擋住了琅嬛金鐘的音波攻擊?」

    幽藍使者的眼睛一眯,遠遠的望着銀空傭兵團的方向,心中頗為震驚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武道修為才多高,就算身懷龍珠,恐怕也最多只能自保,怎麼可能擋得住一件聖器?

    「有點意思。」

    帝一帶着金色的金屬面具,面具下方的那一雙眼睛,露出奇異的光彩,似乎對張若塵更加感興趣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血靈王,似乎看出了什麼,心中暗道,張若塵使用的應該是空間的力量,若是我也能學會操控空間,天下之大,何處去不得?

    雖然,她清楚張若塵的底細,卻不會告訴帝一。

    她和帝一,還沒那麼熟。

    銀空傭兵團,一片混亂,所有人都被突如其來的攻擊驚住,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?誰敢在第三十一城攻擊銀空傭兵團?」

    「好強大的力量,若是那一道音波再強大幾分,我估計就會被震死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銀月臨空從上方飛落了下來,立在一堵殘牆上面。

    她的那一雙秀麗的美眸,向下方掃視了一眼,見到沒有出現傷亡,才略微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籠罩整個銀空傭兵團的金色光華,如同潮水一般收斂回去,退入張若塵的體內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殘破的銀空塔中走了出來,向遠處的銀月臨空看了一眼,道:「銀月團主,你們恐怕是遇到了大麻煩。」

    銀月臨空向張若塵投遞了一個感激的眼神,並沒有詢問張若塵為何有那麼強大的力量,可以擋住琅嬛金鐘的音波。

    她道:「這一次,恐怕是要連累你了!若是我沒有猜錯,前來的敵人,應該是黑市的高手,他們是來找我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一皺,道:「你怎麼會和黑市結仇?」

    「此事說來話長,今後,若是還有機會,我一定會告訴你。」銀月臨空說道。

    聽到「黑市」兩個字,銀空傭兵團的那些武者,很多人都大驚失色,心中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黑市的勢力無比龐大,根深蒂固,遍佈天下,誰人不懼?

    當然,也有很多人,表現得十分平靜。

    「無論如何,我們一定與團主,與銀空傭兵團共存亡。」

    超過一半的傭兵武者,齊刷刷的單膝跪地,右手手掌捏成拳頭,按在胸口,向銀月臨空行禮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張若塵也不得不佩服銀月臨空的人格魅力,在生死存亡的時候,居然也有如此多的人願意跟隨在她的身邊,與她一起征戰。

    而且,憑藉她一人之力,就能獨自創立一個傭兵團,還能在東域站穩腳跟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她自身的能力,也相當出眾。

    突然,天空的景象,驟然一變。

    站在銀空傭兵團的武場,向上看去,就像烏雲遮月一般,白晝瞬間變成黑夜,只有一根根陣法光柱,還散發出光芒,將周圍映照得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?」有人驚慌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著頭頂上方,看了一眼,道:「應該是那一隻聖器金鐘的力量。」

    銀月臨空道:「黑市使用的應該是琅嬛金鐘,我們現在就被罩在金鐘裏面。金鐘的掌控者,可以調動金鐘的力量,影響我們的視覺。」

    「豈不是,外界的人,根本不知道銀空傭兵團遭到了黑市的攻擊?」屠靈問道。

    銀月臨空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眾人的心,皆是一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過年期間,因為應酬很多,又要準備結婚的事,所以,更新很慢,也很不穩定,很抱歉。

    結婚的時間是初七,前期的準備工作很多,也很雜,很多時候都只能忙到凌晨,才能在堅持寫一章。寫完一章,發現已經兩三點。第二天,又要早起。

    過年和結婚,撞在一起,各種事情,還要堅持每天碼字,設計劇情,反正,我自己都是醉了!

    哎!等到初七之後,一定恢復穩定更新。最近幾天,爭取不斷更。)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