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血靈王也算是一等一的強者,將來有機會衝擊半聖,恐怕她也沒有料到,居然會死在你這個天極境武者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帝一站在琅嬛金鐘的外面,一邊讚歎,一邊點頭,像是十分欽佩張若塵的樣子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人,真會以爲,他和張若塵是莫逆之交。

    紫風星使道:“修煉之路,講究一步一個臺階,只有腳踏實地,才能修成聖道。張若塵就算有舍利子的加持,可那終究只是外力,在修爲上面,他與我相差十萬八千里。只要少主下令,我現在就可以取下他的項上人頭。”

    帝一擡起手臂,輕輕的搖了搖,道:“黑市一品堂的七煞星使到了五位,再加上琅嬛金鐘和烈焰戰錘兩件聖器,要殺區區一個張若塵,當然不是難事。但,我還是想要再給他一次機會。”

    他繼續道:“張若塵,只要你主動獻出武魂,投靠黑市,我可以向你保證,將來你在黑市年輕一代的地位,只在我之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帝一,你還沒死心?還是想要將我煉成你的影子?”

    帝一併不否認他的意圖,笑道:“本來,我看中的人是步千凡,見到你之後,我發現,你比步千凡更加適合做天魔影子。若是能夠收你爲影子,我的實力,絕對不止提升一倍。”

    帝一修煉的是“天魔石刻”中的《天魔先天圖》,在達到魚龍境之前,他必須要尋找到一位資質與他一樣高絕的天才,將其與他的影子連爲一體。

    若是成功,在同境界,帝一的戰力就能提升數倍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以帝一現在的實力,就已經堪稱同境界無敵。即便是當初的張若塵,也是將所有手段全部用上,才險之又險的將他擊敗。

    若是讓他的實力,再提升數倍。

    那麼,等到他成聖之日,就能以一個人的力量,對付一羣聖者。

    可是,想要煉成一個“天魔影子”卻並不容易,帝一必須要尋找一個奇才,能夠追得上他的修煉速度,能夠始終與他齊頭並進。

    很顯然,張若塵就是最好的選擇。

    不到萬不得已,帝一是不忍心殺張若塵。

    帝一道:“你是佛帝傳人,應該懂得天地萬物皆有因果報應。你挖走我的一顆魔心,我將你煉成天魔影子,正是一報還一報。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?”

    “黑市的人,也談道理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帝一哈哈一笑:“黑市也是打開門做生意,不僅要講道理,還要講規矩,講禮法,就像對付銀月臨空這樣的叛徒,我們當然是要重重的處置她。”

    帝一向紫風星使使了一個眼神。

    紫風星使心領神會,提着紫煌槍,立即衝了出去,施展出一招“天地離合槍法”,擊向銀月臨空。

    槍法刺出,在真氣的引動之下,頓時,天地變色。

    天地四象,風雨雷電,全部化爲實質性的攻擊,從紫色的槍尖飛出,造成巨大的聲勢。

    天地離合槍法,是一種鬼級中品的武技,卻完全超越武技的範疇,在普通的武者眼中,已經與神靈的術法,沒有什麼不同。

    實際上,武技達到鬼級的水平,就已經不是凡人可以想象。

    更何況,還是鬼級中品的武技。

    先前,紫風星使就是以一招天地離合槍法,擊穿銀月臨空的防禦,刺進腹部,將她打成重傷。

    若是她再被紫風星使一槍擊中,就算不死,恐怕也會完全失去戰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起先前從琉璃騎士長手中奪取的龍骨長矛,將龍珠的聖龍之力激發出來,揮動長矛,直劈了下去,阻擋住紫風星使。

    遠處,帝一的眼中,露出一絲笑容,似乎早就料到張若塵會出手救助銀月臨空。

    “你們也該出手了!”帝一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幽藍星使、橙月星使,還有剩下的那一位琉璃騎士長,同時從三個方向,向銀月臨空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眼睛的餘光瞥了一眼,瞬間就明白帝一的意圖。

    最先,帝一使用銀空傭兵團的戰士的性命,將銀月臨空牽制住。最終,銀月臨空在抵擋琅嬛金鐘的音波的時候,被紫風星使打成重傷。

    現在,帝一又用銀月臨空的性命,牽制張若塵,使用的是相同的辦法。

    偏偏他使用的是“陽謀”。

    所謂“陽謀”,指的就是,張若塵明明知道帝一已經挖好了陷阱,等他去跳,他卻不得不跳。

    這就是帝一的高明之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抽身後退,揮動龍骨長矛,橫掃出去,擊在橙月星使的身上,將橙月星使打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撞在金鐘的光壁上面,發出一聲金屬碰撞一樣的巨響,金鐘晃動了一下,形成一大片能量波動。

    從光壁上面滑落下去,橙月星使半跪在地,嫣紅的嘴裡,吐出一口鮮血,臉色變得異常慘白,顯然是受了嚴重的內傷。

    她有護身寶物,幫她擋住了絕大部分的攻擊,要不然,絕不止受傷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將橙月星使擊飛,身體後方,立即傳到一道風雷聲。

    此時,紫風星使再次施展出天地離合槍法,槍尖已經刺到張若塵的背心位置,只差半寸的距離,就能將張若塵的身體洞穿。

    帝一點了點頭,心中既是激動,又是惋惜。

    激動的是,張若塵最終還是中了他的計謀,將會死在紫風星使的槍下。

    惋惜的是,一個上好的天魔影子的候選人,將會死在此地。

    突然,帝一臉上的神情凝固,發現張若塵的背部,飛出一團金色光華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金色的龍珠,從張若塵的體內飛出,直接撞擊在紫風星使的身上,將紫風星使的身體打穿,留下一個巨大的血窟窿。

    因爲,龍珠的飛行速度太快,紫風星使連激活護身寶物的機會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,我可是魚龍第九變的修爲……已經修煉出琉璃寶體……”

    紫風星使連退七步,半跪在地,不可置信的看着身上的那一個血窟窿,一股劇痛從傷口處傳出,使他的五官變得無比扭曲。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,龍珠飛了回來,懸浮在他的雙手之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十分精彩,驚歎的看着龍珠,彷彿自言自語的道:“龍珠居然可以離體飛出,爆發出來的威力,比一般的聖器還要強大。”

    龍珠懸浮在心臟,具有強大的護身力量。

    飛出身體,竟然能夠變成攻擊聖器,打穿琉璃寶體。

    半聖之下,誰人能敵?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也很清楚,他之所以能夠將龍珠喚出體內,那是因爲,借住了舍利子的力量。

    若是,失去舍利子的加持,以他天極境中極位的修爲,根本不可能將龍珠調出體外。

    除非,他的修爲,達到魚龍境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努力修煉,爭取早日突破到魚龍境,一旦成功,才能真正發揮出龍珠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將龍珠打出去,將衝向銀月臨空的幽藍星使和琉璃騎士長,同時打飛了出去。不過,他們都提前開啓了護身寶物,只是受了重傷,倒在血泊之中,並沒有死亡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居然掌控了金龍的龍珠,大家快逃出琉璃金鐘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本來是在煉化血靈丹,可是見到張若塵如此強勢,立即施展身法,衝出琅嬛金鐘的光罩。

    張若塵緊追在紅欲星使的身後,借住紅欲星使衝出光罩的那一剎那的機會,縱身一躍,也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衝出琉璃光罩,張若塵向上望去,正好看到那一隻懸浮在半空的金色的小鐘。

    那是琅嬛金鐘的本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可以肯定,有黑市的半聖,隱藏在暗處。所以,他很清楚,只有擊落琅嬛金鐘,才能真正解除危機。

    他的精神力,已經感受到半聖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將龍珠打出去,擊向琅嬛金鐘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