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億枚靈晶,看似天價,足以將很多魚龍境的修士嚇退。

    不過,在張若塵看來,卻在承受範圍之內。最主要的是,那是半聖曾經居住的府邸,裡面肯定留下了強大的防禦陣法。

    防禦陣法有多重要?

    只看銀空傭兵團被毀,就知道防禦陣法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若是銀空傭兵團的防禦陣法,再強大的一些,黑市的修士,怎麼可能闖得進去?

    有時候,僅僅只是布置一座強大的防禦陣法,就不止花費一億枚靈晶。

    而且,半聖常年居住的地方,草木、房屋、門柱、泥土,萬事萬物皆會發生一定程度的聖化,甚至,喝下一口泉水都能讓普通人益壽延年。

    所謂,「一人得道,雞犬升天」,就是這個道理。

    因此,半聖故居,絕對是讓人爭搶的寶地,只有在拍賣場上才能買到。

    魯有財能夠以一億枚靈晶的價格,將那一座半聖府邸賣下,估計對方也是看在神劍聖地的面子上,才會低價轉讓。

    「走,帶我去看看。」張若塵有些迫不及待的道。

    魯有財立即帶著張若塵,坐著一輛車架,出了武市驛館,向距離聖院不遠的名王大街行去。

    車架,一邊前行,魯有財一邊說道:「名王大街,一共長達三萬四千米,街道的左右兩邊,一共坐落有四百三十二座府邸。府邸的主人,不是半聖,就是聖者門閥的高層,別說是黑市的邪人,就算是拜月魔教的教眾也不敢踏入名王大街一步。」

    既然魯有財是神劍聖地的外事長老,當然在第一時間就得知張若塵在銀空傭兵團遇險的事。所以,他才會這麼說。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眼,緩緩的深吸了一口氣,臉上露出陶醉的神情,道:「好濃郁的天地靈氣,這一條名王大街很不一般,堪稱一座修鍊聖地。」

    魯有財笑道:「張老弟,你聽說過聖院中有一條聖脈嗎?」

    「當然聽說過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「據說,在聖院的深處,有一座聖山,在聖山的地底有一條沉積一億年的聖脈,可以釋放出聖氣。」

    「武者,若是吞吐聖氣,修鍊功法,修鍊一年,可以抵平時十年苦修。只可惜,只有聖院中的半聖,才能在聖山中開闢一座修鍊洞府。尋常的聖徒,根本沒有那樣的待遇。」

    天地靈氣,乃是修鍊的根本。

    當天地靈氣凝聚到一定程度,就會變成靈氣充足的「靈脈」。

    靈脈在地底沉積千百萬年,受到地質的擠壓,受到一些特殊自然力量的衝擊,就會形成「聖脈」。

    聖脈,可以將天地靈氣,轉化為聖氣。

    在聖院的深處,就有這樣一條聖脈,已經有上億年的歷史。

    魯有財笑道:「嘿嘿!聖院中的聖脈的一條支靈脈,從聖院中流出,便是經過了名王大街的地底。雖然,名王大街地底沒有聖氣,卻有濃郁的靈氣。」

    「所以說,很多聖者門閥都讓優秀的傳人,居住在名王大街的府邸。這樣的寶地,不知有多少人在爭搶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動容,好奇的道:「既然如此,為何那一座半聖府邸的主人,還要低價將府邸賣出去?這樣的一座府邸,拿到拍賣場,至少也會賣到五億枚靈晶。」

    魯有財的臉上露出古怪的笑容,道:「你見到那一座半聖府邸的主人,當面問她,不就知道了?」

    張若塵總感覺魯有財話中有話,事情恐怕不是那麼簡單,也不知他所指的那一個半聖府邸的主人,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?

    名王大街,十分繁華,車水馬龍,往來的武者多不勝數。

    車架,在一座富麗堂皇的硃紅色府邸的外面停下,大門的左右兩邊,各自立著一尊石麒麟。

    那可不是石頭雕琢成的麒麟,而是真正的麒麟石獸,具有生命,屬於四階上等蠻獸。

    麒麟石獸的身軀,高達七米,全身堅硬如鐵,體內流淌著稀薄的麒麟之血,乃是雲石墟界的土著。

    第一中央帝國的大軍攻破雲石墟界,就大批抓捕石獸,帶回崑崙界,高價賣出去,用來看守府邸。

    兩頭麒麟石獸睜開雙眼,兩隻前腳彎曲,跪在地上,向魯有財、張若塵、聶紅樓行禮,嘴裡吐出人言:「拜見尊貴的客人。」

    魯有財笑了笑,道:「張老弟,這兩頭麒麟石獸,皆是四階上等蠻獸,足以爆發出堪比天極境大極位武者的攻擊力。在武市,至少也要花費兩百萬枚靈晶,才能買到一隻。這是購買府邸的贈品之一。」

    聶紅樓頗為心動,道:「也就是說,只要買下這一座府邸,今後,張若塵就是這兩隻麒麟石獸的主人?」

    「當然。聶先生,難道也有興趣購買這一座半聖故居?」魯有財問道。

    聶紅樓搖了搖頭,道:「買不起。」

    聶紅樓雖然是魚龍第六變的強者,實力高深,可是卻將所有錢財都用來購買修鍊資源,積蓄並不多。

    別說是一億枚靈晶,要他拿出一千萬枚靈晶,也是一件困難的事。

    雖然,他買不起,可他卻十分清楚麒麟石獸的成長空間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給它們服用大量麒麟血,它們今後,甚至能夠成長為五階蠻獸。

    一隻五階蠻獸,堪比一位魚龍境的修士,價格超過一千萬枚靈晶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那兩隻麒麟石獸看了一眼,點了點頭,就繼續跟隨魯有財,走進府邸的大門。

    剛剛走進去,就有一群樣貌靚麗的侍女走出來迎接。她們全部都穿著一塵不染的白衣,根本不像是僕人,反而像是養尊處優的富家千金,其中,有兩個女子的武道修為,更是達到地極境。

    「拜見客人。」

    那些侍女,紛紛下跪行禮,對張若塵異常恭敬。

    因為,張若塵今後,很可能會是她們的主人。

    「你們都起來吧!」魯有財笑道。

    這一座府邸,十分龐大,不僅有數百米高的假山,還有小型的湖泊,成片的桃林、竹林、松林,越是往裡面行去,就越是幽深寧靜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一片蘭花谷的外面,停下腳步,伸出五指,向虛空的某一個方位點了過去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頓時,一層白色的光罩,在張若塵的手指前方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只用肉眼,也能看見,一縷縷陣法銘紋,在光罩上面流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是故意觸動府邸中的陣法,想要測試陣法的強度。

    「好強大的防禦陣法,應該是一座六品陣法,而且,陣中還有半聖留下的聖力,足以擋住一般的半聖的全力攻擊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驚嘆的神情,道:「僅僅只是這一座防禦大陣,就不止價值一億枚靈晶。這一座府邸的主人,到底是誰,怎麼肯願意以一億枚靈晶的低價,將它賣出去?」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疑惑不已的時候,遠處,竹林之中,傳來一陣悠揚的簫聲。

    簫聲,悅耳動聽,猶如從九天之上傳下來的天籟之音。

    「嘩嘩!」

    微風吹動竹葉,發出異常規律的聲音,與那一個簫聲交相呼應。

    聽到這一曲簫聲,張若塵立即靜止不動,就連呼吸都停頓,整個人猶如石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的眼皮直跳,心中的思緒,猶如翻江倒海一般,「怎麼會是《蘭攸曲》?怎麼可能?」

    這一刻,張若塵的腦海中,浮現出一個少女的美麗面容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表妹,孔蘭攸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。

    「表哥,你怎麼每天總是只知練劍,陪我一起玩好不好?」

    一個長著一對漂亮的孔雀羽翼的少女,嘻嘻歡笑,一隻手捻著長裙,蹲在溪水旁邊,另一隻手將水澆了起來,澆到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劍一收,搖了搖頭,道:「蘭攸,你這麼貪玩,又不努力修鍊,今後怎麼帶領孔雀半人族走向興盛大道?」

    孔蘭攸吐了吐舌頭,雙手叉腰,笑道:「不是還有你,你可以保護我嘛!你就不要再練劍,陪我玩一會兒,就一小會兒,好不好嘛?」

    「不行,我已經和池瑤妹妹對賭,一定要比她先將陽儀九劍修鍊成功。」張若塵肅然的道。

    「哼!你就只知道想著那一位池瑤妹妹,眼裡根本沒有我這個表妹,以後,我都不喜歡你了!嗚嗚!」

    孔蘭攸一屁股坐在地上,十分氣惱的樣子,雙手揉著眼睛,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嘆了一聲,看向不遠處的一根青竹,揮劍一斬,飛出兩道劍氣,將那一根青竹削成三節。

    他抓住其中一節竹管,握在手中,在孔蘭攸的頭上敲了一下,道:「蘭攸,別哭了。我吹一首曲子給你聽,行不行?」

    「嘻嘻!騙你的,我才沒哭。你要給我吹什麼曲子?」

    孔蘭攸笑了起來,做了一個鬼臉,立即抓住張若塵的胳膊,與張若塵緊挨在一起,睜大了一雙圓溜溜的眼眸,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笑了笑,將竹管放在唇邊,道:「我專門為你譜寫的曲子《蘭攸曲》。」

    「哇!表哥,你還會吹簫?」孔蘭攸驚奇的道。

    「廢話!我們一起上的樂藝課,只是你每次上課就睡著,當然是一竅不通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晌之後,張若塵才從回憶的思緒中清醒過來,心中無比感慨,像是做了一場夢。

    他怎麼也沒有想到,八百年後,居然還能聽到《蘭攸曲》。

    到底是誰?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