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當一柄劍,達到聖器的級別,就能孕育出劍靈。

    或者說,正是因爲,劍,孕育出了劍靈,所以,才能晉級爲聖器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,通體漆黑,懸浮在半空,像是擁有生命一樣,在吞吐天地靈氣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沉淵古劍就已經孕育出劍靈,只不過,劍體被斬斷之後,劍靈也遭受重創,陷入休眠狀態。

    直到神劍聖地,將沉淵古劍修復,劍體開始自主吸收天地靈氣,劍靈才終於甦醒過來,恢復了微弱的意識。

    在孔蘭攸的注視下,張若塵走到沉淵古劍的旁邊,伸出一隻手,手指輕輕的撫摸古樸的劍身。

    孔蘭攸的雙眸,緊緊的盯着張若塵和沉淵古劍,屏住呼吸,衣袖中的十指情不自禁的捏緊。

    自從達到聖者境界,她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緊張的時刻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顫抖了一下,散發出黑色的光華,化爲一道光梭,飛了起來,圍繞張若塵飛行了一圈,最後,落入了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握住劍柄,心中生出一股親人迴歸一樣的感覺,就像他的血脈和沉淵古劍的血脈連爲了一體。

    五指一緊,張若塵立即扭轉手臂,一劍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錚!”

    長劍破空,發出一聲歡快的劍鳴。

    劍尖上的光芒,一吞一吐,充滿了靈性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孔蘭攸渾身猶如觸電一般,立即衝到張若塵的面前,道:“你就是他,告訴我,你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劍一收,重新站直了身體,道:“前輩,你在說什麼?”

    “你別裝着不認識我,我知道,你就是張若塵,就是八百年前的那一個人。”孔蘭攸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十分平靜,道:“對不起,我不知道前輩與這一柄劍以前的主人,到底是什麼關係。但是,我可以肯定,我並不是前輩要找的那一個人。晚輩冒昧的問一句,八百年前的那個人,是否還活着?”

    孔蘭攸的眼中露出一絲苦澀,後退了一步,搖了搖頭,道:“他……他已經死了,八百年前,我親眼看見,他死在我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看到孔蘭攸那一副沉痛的模樣,張若塵也是無比酸澀,道:“既然如此,前輩應該學會放下。八百年都已經過去,逝者,早就已經離開,化爲了一抔黃土,活着的人,不應該繼續沉浸在悲傷之中。”

    孔蘭攸深吸了一口氣,閉上雙眼,道:“你退下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向後退了三步,隨後,轉過身,與魯有財和聶紅樓,一起退出竹林,離開了這一座府邸。

    孔蘭攸獨自一人,站在竹林之中,自言自語的道:“你覺得是他嗎?”

    虛空中,響起一個蒼老的聲音,道:“很像,但是,卻絕對不是同一個人。而且,他像是知道一些當年的事,刻意在隱瞞着什麼。此人,有些古怪。”

    孔蘭攸重新睜開雙眼,眼神變得冷銳,道:“既然造化生劍能夠接受他,那就說明,他和當年的那個人,必定是有一些關係。他的身上,到底隱藏着什麼祕密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回到武市驛館,張若塵的心久久無法平靜。

    “孔蘭攸怎麼會和神劍聖地有聯繫?她的修爲,到底達到了什麼境界?她說,她親眼看見我死在她的面前,她和池瑤到底有沒有聯繫?當年的事,到底與她有沒有關?”

    能夠見到八百年輕的親人,張若塵既是欣喜,卻又十分惶恐。

    若是,就連孔蘭攸也是他的敵人,那將是多麼可悲的一件事?

    最後,張若塵收起心中的思緒,將目光盯在沉淵古劍的上面,道:“既來之,則安之。只要我足夠強大,將來自然能夠找出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飛了起來,劍尖向下,劍柄向上,懸浮在張若塵的身前,緩緩旋轉。

    一道道銘紋,在劍體上流動,就像蛛網一般。

    “一百零八道基礎銘紋,十八道中級銘紋。以沉淵古劍現在的品階,應該已經算是初步跨入聖器的級別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可以吸收別的戰兵,不斷變得強大,就像池瑤女皇的滴血劍,可以不斷吸收生靈的血液,最終成長爲一柄蓋世神劍,讓整個崑崙界的修士都爲之顫抖。

    只要煉化足夠多的戰兵,沉淵古劍也一定能夠成長到與滴血劍同等級別的程度。

    聖器分爲三個級別:百紋聖器,千紋聖器,萬紋聖器。

    所謂百紋聖器,指的就是,戰兵刻錄有一百道以上的基礎銘紋,十道以上的中級銘紋。

    銘紋越多,威力越強。

    現在,沉淵古劍,在聖器之中,只能算是最低品級。

    當然,能夠跨入聖器級別,哪怕只是最弱的聖器,爆發出來的威力,也是無比強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握住劍柄,將真氣注入其中,不斷將劍體中的銘紋激活。

    漸漸地,沉淵古劍變得越來越沉重,光芒也越來越強盛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天極境中極位的修爲,只能將劍體中第七十二道基礎銘紋激活,大概可以發揮出,聖劍一成的威力。

    只有將劍中的銘紋完全激活,才能發揮出聖劍的全部威力。

    “鎮魂立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持劍,拖出一道長長的劍影,劈斬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柄長達七丈的巨劍虛影,浮現在沉淵古劍的上方,垂直的落下,擊在地面。轟的一聲,劍氣將大地刺穿,留下一個幽深的劍坑。

    “這一劍的力量,應該已經接近魚龍第一變的修士的全力一擊。”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又將武魂釋放出來,懸浮在頭頂,以武魂操控天地靈氣,不斷將天地靈氣注入劍體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張若塵現在的武魂強度,堪比魚龍第六變,已經達到他現在修爲的極致。

    在調動武魂的情況下,張若塵激活劍體中的九十九道基礎銘紋,沉淵古劍爆發出來的氣息,變得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在沉淵古劍的引動之下,天地靈氣凝聚出成百上千道劍形氣體,圍繞張若塵飛行,就如一**的劍雨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一揮,將沉淵古劍劈了出去。

    頓時,無數劍氣也跟着飛出去,撞擊在武市驛館的陣法光壁上面,發出一圈圈水紋一樣的漣漪。

    “看來以我現在的修爲,還遠遠無法發揮出沉淵古劍的真正威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重新盤坐在地,將沉淵古劍插在地上,同時,又將十階真武寶器級別的紫雷劍取出來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自動飛起,擊在紫雷劍的劍身上面,發出一聲巨響,在紫雷劍的表面擊出一道裂紋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尖,涌出一縷縷黑色的光華,急速旋轉起來,形成一個黑色的漩渦。

    紫雷劍分裂成一粒粒金屬顆粒,飛進漩渦,融入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紫雷劍就完全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提起沉淵古劍,發現劍體不僅變得更加沉重,而且,劍中也多了一道“電”屬性的基礎銘紋。

    基礎銘紋的總數,達到一百零九道。

    “難道每吸收一件戰兵,沉淵古劍就會增加一道銘紋?”

    爲了印證猜想,張若塵又取出十一階真武寶物級別的龍骨長矛,使用沉淵古劍將其煉化。

    果然,沉淵古劍中再次多出一道基礎銘紋,總數達到一百一十道。

    “紫雷劍和龍骨長矛皆是價值連城的神兵利器,居然只是讓沉淵古劍增加了兩道基礎銘紋。”張若塵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要知道,紫雷劍價值三十七萬枚靈晶。

    龍骨長矛的價值更高,超過百萬枚靈晶。

    若是用來購買丹藥,足以讓那些大型家族和宗門,培養出大批年輕弟子。

    現在,沉淵古劍將它們吸收,僅僅只是增加了兩道基礎銘紋。

    繼續測試,張若塵又讓沉淵古劍吸收了十件真武寶器。其中,兩件八階真武寶器,一件七階真武寶器。剩下的七件,皆是七階真武寶器以下的戰兵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將十件真武寶器吸收之後,居然只增加了一道基礎銘紋。

    經過張若塵的分析,最終做出判斷,沉淵古劍吸收一件九階以上的真武寶器,可以增加一道基礎銘紋。

    至於低於九階的真武寶器,需要吸收十件,甚至數十件,才能讓沉淵古劍增加一道基礎銘紋。

    當然,沉淵古劍煉化戰兵之後,不僅僅只是增加銘紋那麼簡單,而且還吸收了戰兵中精氣,使戰劍變得更加鋒利,更加堅硬。

    “現在,沉淵古劍是百紋聖器的級別,也不知要吸收多少戰兵,才能成長到千紋聖器的級別?”

    聖器,十分珍貴,即便是一些半聖家族,也只擁有一、兩件百紋聖器,就已經是家族的鎮族之寶。

    只有那些底蘊深厚的聖者門閥,纔可能擁有千紋聖器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兩天,張若塵花費六千萬枚靈晶,在武市錢莊的店鋪,購買了一百件十階真武寶器。

    張若塵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靈晶,就算購買了一百件十階真武寶器,依舊還有三億枚靈晶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掌握的靈晶和各種寶物加起來的財富,甚至,堪比一個半聖家族數百年積累的財富總和。

    只要能夠提升沉淵古劍的威力,花費再多的靈晶都是值得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