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,一連花費五天時間,沉淵古劍將一百件十階真武寶器完全吸收,轉化爲劍體自身的力量。

    至此,沉淵古劍中的基礎銘紋,達到兩百一十道。

    中級銘紋的數量,依舊是十八道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威力,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。當然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還遠遠無法發揮出沉淵古劍的全部威力。

    “吸收如此多的戰兵,沉淵古劍的劍靈,依舊沒有完全甦醒。估計,必須要等沉淵古劍達到千紋聖器的級別,劍靈才能恢復創傷。”張若塵的心中想道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在時空靈晶的內空間,修煉劍法。

    他的腦海中,不斷浮現出與孔蘭攸交手的時候的畫面。

    簡簡單單的一招“天心指路”,在孔蘭攸的手中,卻能化腐朽爲神奇,猶如四兩撥千斤,輕輕鬆鬆就將張若塵擊敗。

    同樣的一招劍法,在不同人的手中施展出來,發揮出來的威力,竟然會有如此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連她的一招都擋不住,一個月之內,想要擋住她十招,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挑戰。若是成功,我對力量的控制,肯定能夠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。”

    整整一天,張若塵一直都在模仿孔蘭攸出招的姿勢和用勁的方式,希望從中領悟出一些東西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“天心指路”這一招,張若塵就施展了不下一千次。

    終於,張若塵抓住了一些奇妙的東西,察覺到孔蘭攸那一招劍法中的精妙之處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準備靜下心來,仔細體會的時候,時空晶石的外面,響起小黑的聲音,“張若塵,神劍聖地的車架,已經到武市驛館的外面來接你。他們說,三日之期已到,神劍聖地的傳人已經準備好與你在天級戰臺公平一戰。”

    被小黑的聲音一驚,張若塵腦海中的那一股玄之又玄的感覺,突然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要繼續捕捉那一種感覺,可是卻沒有任何收穫。

    他嘆息了一聲,走出內空間。

    神劍聖地的傳人,指的應該就是魯翻天,張若塵也的確答應與他一戰。

    “我會被孔蘭攸一劍擊敗,不僅僅只是我對力量的掌控不夠精妙,而且,我的實戰經驗也很不足,正好趁此機會去天級戰臺,戰個痛快。或許,在戰鬥之中,我能夠提升得更快。”

    想通之後,張若塵就登上神劍聖地的車架,向第七城區的武市鬥場行去。

    第七城區的武市鬥場,在整個東域聖城,甚至在整個東域神土都是戰鬥最爲激烈的地方。因爲,無數天之驕子,聚集在此。

    各個學院、武館的弟子,隨時都會進入武市鬥場去戰鬥。他們不僅僅只是想要一戰成名,更是想要通過不停戰鬥,磨礪自己,提升戰鬥經驗和技巧。

    魯翻天在東域本來就有很大的名氣,具有神木之體,年紀輕輕就已經達到天極境,在同輩之中,少有人能夠與他匹敵。

    這一代人,若不是出現張若塵、步千凡、帝一這樣的百年難遇的逆天俊傑,以魯翻天的資質,必定會光芒萬丈,成爲一個時代的標杆。

    只不過他生不逢時,這一個時代,不僅有數位聖體出世,還有張若塵和步千凡這種能夠修煉到無上極境的人傑,所以,他的名氣才被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魯翻天的天資依舊不容小覷,不僅突破到天極境大極位,而且,還煉化了紫雲沉香木,使神木之體達到巔峰狀態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到達武市鬥場之前,魯翻天已經接連挑戰了七位《天榜》武者,七戰七捷。

    此刻,他正在進行第八場戰鬥,與他交手的人,名叫易麴生,乃是懸空宗的弟子,在《天榜》排名第五千八百位,軍功值達到二十八萬七千點。

    《天榜》收錄整個崑崙界在天極境的武者,只有在天級戰臺連贏十場,或者在墟界戰場積累一萬點軍功值的天極境武者,纔有資格進入《天榜》。

    現在,《天榜》收錄的武者,達到三百七十多萬人,年齡都在六十歲以下。

    能夠進入前一萬位的武者,沒一個不是一等一的高手,幾乎都有特殊的體質。而且,在黃極境、玄極境、地極境,他們也肯定都十分接近無上極境。

    可以說,《天榜》排名前一萬位的武者,個個都是萬里挑一的人傑,百年之後,他們就是崑崙界的主宰,絕大多數人都能成爲一方霸主。

    易麴生,看上去三十來歲的樣子,穿着一身淡藍色的儒衫,嘴脣上方,留着兩撇整齊的鬍鬚,一副文士的打扮。

    此人,在三十八歲的時候,就達到天極境大圓滿,比很多聖者門閥的傳人的天資都要高。

    可是,今年他已經五十八歲,依舊是天極境大圓滿的修爲。

    整整二十年,也沒能突破凡人的極限。

    儘管如此,他這二十年來,實力依舊在不斷進步,一直排進《天榜》前一萬位。

    雖然他的境界沒有打破凡人武者的極限,但是,爆發出來的實力,卻已經超越了那一個極限,足以和魚龍第一變的修士抗衡。

    “魯翻天,你纔剛剛突破到天極境大極位,就敢挑戰我,會不會太狂妄了?”易麴生手持一柄鐵扇,臉上露出悠然自得的神情。

    在易麴生的眼中,魯翻天畢竟還是太年輕,就算七戰七勝,也沒什麼了不起。

    他在魯翻天這個年齡的時候,又何嘗不是睥睨天下,曾在武市鬥場連勝三十一場。

    那又如何?

    現在,他還不依舊是天極境大圓滿的修爲,沒能突破到魚龍境。

    聖道難期啊!

    魯翻天橫劍而立,目光堅定,道:“易麴生,你已經老了!今日之後,我將代替你,成爲新的《天榜》第五千八百位。老實說,我從始至終都沒有將你當成對手。我的對手,另有其人,不過只是用你來練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被我打下天級戰臺,就不會再說這樣的大話。”

    易麴生有些惱怒,調動真氣,向魯翻天衝了過去,打出一道掌印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天級戰臺上面,兩位高手激烈交鋒了起來。

    武市鬥場,響起此起彼伏的吶喊聲。足有接近一萬兩千位武者,坐在環形的觀戰臺上面,觀摩魯翻天和易麴生的戰鬥。

    魯萱看見走進來的張若塵,立即從觀戰臺上衝下來,挽住張若塵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終於來了!我哥是一個戰瘋子,已經等不及,先去戰臺上挑戰各方《天榜》武者。在你來之前,他已經擊敗了七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天級戰臺上面看了一眼,道:“你哥的實力,進步很大。我記得,他以前在《天榜》排名是三十萬位之後。現在,居然敢挑戰《天榜》排名前一萬位的易麴生。”

    魯萱呵呵一笑,道:“以我哥現在的實力,要勝易麴生,絕對不是難事。當然,還得多虧你送給他的紫雲沉香木。煉化紫雲沉香木之後,他的神木之體達到巔峰狀態。根據宗主所說,我哥現在的體質,足以和聖體抗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觀察天級戰臺上面的戰鬥,情不自禁的點了點頭,讚歎道:“他們的實力都很厲害,武技精妙,招式流暢,幾乎已經發揮出凡人武者的極致力量,魚龍境之下,少有人是他們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若是不使用武魂的力量,以張若塵現在的實力,沒有絕對把握擊敗魯翻天。

    而且,張若塵能夠感覺到魯翻天也有隱藏的手段,他在和易麴生交手的時候,並沒有使用出全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吸收半聖之光,將武魂提升到魚龍第六變的程度。

    以神劍聖地的強大,也肯定能夠找到半聖之光,提升魯翻天的武魂。就算魯翻天的武魂,沒有達到魚龍第六變的恐怖程度,也絕對低不到哪裡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第一次感覺到,與魯翻天交手,恐怕會是一場惡戰,絕對沒那麼容易勝他。

    當張若塵坐到觀戰臺上的時候,突然,看到一個熟悉的嬌小人影。她穿着一身碧綠色的衣衫,纖細的蠻腰纏着一根白色的玉帶,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。

    正是端木星靈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就坐在張若塵身後的位置,那一張十多歲的少女容顏,始終掛着媚俏的笑容,笑道:“張若塵,聽說你要和神劍聖地的傳人交手,我可是一大早就來到武市鬥場,已經等了你很久。”

    自從得知端木星靈的真實身份,張若塵與她的關係,就有些疏遠,不再像以前那樣的親密無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端木星空看了一眼,笑道:“端木師姐,好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的紅脣一勾,眼角上翹,有些幽怨的道:“咋們都住在武市驛館,你卻從未主動來找過我,當然是好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當你得知我的真實身份之後,咋們的關係就再也回不到從前那樣。”

    她最後的那一句話,使用音波傳聲,只有張若塵一個人能夠聽到。

    隨後,她深吸了一口氣,有些自嘲的道:“你安心的準備接下來的戰鬥,不用理我,我只是最近有些胡思亂想。魯翻天是一個厲害的對手,你千萬不要掉以輕心。你若將他擊敗,我送給你一種五行靈寶。”

    (求月票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