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喜色,立即問道:「你在五行墟界,得到了哪一種五行靈寶?」

    在五行墟界,張若塵一共得到三種五行靈寶,黑水琉璃晶、紫雲沉香木、黃金神芝。

    但是,還有兩種靈寶,卻沒有收穫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武道修鍊上面,自然也有野心,不僅僅只是想要修鍊成雙靈寶體,或者三靈寶體,而是想要修鍊出超越聖體的五行混沌體。

    人,若沒有野心,如何成為人上人?

    武者,若是沒有野心,如何能夠成為蓋世強者?

    「五種靈寶之一,養聖血土。」

    端木星靈眨巴著眼眸,面帶笑容,繼續道:「只要你能夠擊敗魯翻天,我就可以送給你一份養聖血土。」

    「不用,我也正好得到三種五行靈寶,可以用其中的兩種黑水琉璃晶和紫雲沉香木與你交換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黃金神芝的數量稀少,在沒有修鍊成金靈寶體之前,張若塵不會輕易拿出來交換和販賣。黑水琉璃晶和紫雲沉香木,張若塵卻有很多。

    從與張若塵的談話之中,端木星靈能夠感受到張若塵對她的疏遠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她要贈送張若塵寶物,張若塵是絕對不會與她客氣。

    她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沒有再繼續多言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突然,武市斗場中響起山崩地裂的叫聲,所有人都站了起來,叫出「魯翻天」的名字。

    原來,就在剛才,張若塵與端木星靈交流的時候,魯翻天已經將易麴生擊敗,打落下天級戰台。

    要知道,易麴生排在《天榜》前一萬位,可以與魚龍第一變的強者,一較高下。很多人都沒料到,他居然如此快就敗給魯翻天,只堅持了九十二招。

    「魯翻天現在才天極境大極位的修為,居然可以在百招之內擊敗易麴生。五年之內,魯翻天必定達到天極境大圓滿,再積累數年,有機會衝擊《天榜》前十。」

    「不太可能吧!《天榜》前十的人物,不是聖體,就是在同境界可以和聖體抗衡的天之驕子。想要衝擊《天榜》前十的難度,比衝擊魚龍境的難度都要大十倍、百倍。」

    「難度你還沒有看出,以魯翻天現在的實力,在同境界,已經不比聖體弱多少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他竟然那麼強?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整個武市斗場,全部都被魯翻天展現出來的實力驚住,一些跨入魚龍境的前輩高手,更是預測,十年之內,魯翻天有機會衝進《天榜》前十。

    現在,進入《天榜》的武者,多達數百萬人,遍布整個崑崙界。但是,只有進入前一百,前十位的人,才會被眾人記住,真正意義上的名揚天下。

    可以說,《天榜》前十,就是一種極高的殊榮。

    若是在天才輩出的大時代,就算是擁有聖體的人傑,也未必能夠排進《天榜》前十。

    坐在天級戰台上方的一位穿著紫袍的老者,宣佈道:「神劍聖地魯翻天,擊敗懸空宗易麴生,取代易麴生在《天榜》的排名第五千八百位,獲得二十八萬七千點軍功值。魯翻天,你還要挑戰更高的《天榜》排名嗎?」

    魯翻天卓然的站在天級戰台的中心,轉過身,目光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抬起手臂,將劍一指,道:「張若塵,既然你已經來了,我們便公平一戰。今日,我就要領教,東域的年輕王者,到底有多強?」

    順著魯翻天的目光,眾人紛紛向張若塵盯去。

    「什麼?張若塵居然也來了武市斗場,魯翻天竟然要和他一戰。」一個十多歲的年輕武者很是驚訝,四處尋覓張若塵的蹤跡。

    一個穿著布衣的光頭男子,坐在武市斗場的第一排,身材高大,滿臉橫肉,像是一個屠夫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的那一雙眼睛卻無比深邃,充滿了智慧的光芒,與他的體形形成截然不同的氣質。

    光頭男子的雙手,抱在胸前,對著剛才那一個年輕道:「難道你不知道?今天,我來武市斗場,就是特地來看他們兩人的戰鬥。這是一場龍虎之爭,兩人皆是一等一的天之驕子,若是不戰一場,怕是誰都難以預料誰更強。」

    光頭男子的腰上,掛著四枚令牌,分別是黑色的黃級鐵令,青色的玄級銅令,白色的地級銀令,金色的天級金令,代表著他在黃極境排入《黃榜》,在玄極境排入《玄榜》,地極境排入《地榜》,天極境排入《天榜》。

    黃級鐵令上面,印著「黃榜第一」的字樣。玄級銅令上面,印著「玄榜第一」的字樣。地級銀令上面,印著「地榜第一」的字樣。

    至於最後的那一枚金色的天級金令,則被上面的三枚令牌蓋住,看不見令牌上面的字印,自然也就看不到他在《天榜》的排名。

    不過,看到他在《黃榜》、《玄榜》、《地榜》的排名,就已經夠嚇人,將坐在他旁邊的那一位年輕武者給驚住,頓時不敢繼續說話。

    在那一個光頭男子的左方,坐著一個臉上蒙著面紗的年輕女子。

    她的雙目,露在外面,十分漂亮。

    她自然也看到光頭男子腰上的三塊令牌,卻依舊顯得很輕鬆,冷哼了一聲,道:「我看未必,張若塵現在也才二十歲左右的年紀,修鍊武道不過數年的時間。魯翻天的年齡,已經達到二十六歲,武道修為必定在張若塵之上。」

    光頭男子道:「如此說來,你更看好魯翻天?」

    蒙面女子笑了笑,道:「若是在同境界,張若塵或許要比魯翻天強大一籌。至於現在,張若塵應該還不是魯翻天的對手。」

    「或許吧!」光頭男子道。

    今天的武市斗場,隱藏了很多《天榜》高手,其中一些人更是成名了多年。平時他們不是在墟界戰場歷練,就是在閉關修鍊。

    可是聽說,魯翻天要公開挑戰新生代的六大王者之一的張若塵,很多正在閉關的《天榜》強者都特地出關,前來觀戰。

    他們很多人,都想知道,張若塵到底有多強?是不是配得上年輕王者的稱呼?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配不上,很多人都想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「年輕王者」的稱呼,幾乎可以和「《天榜》前十」的榮譽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人立名,樹立影。

    不知多少天才俊傑,站在下方,仰望著他們,隨時準備衝上去,將他們打倒,取代他們的位置。

    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之下,張若塵背著沉淵古劍,一步步走上天級戰台,立到魯翻天的對面。

    剎那之間,整個武市斗場都安靜下來,無數雙眼睛都變得十分火熱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心平氣和,並不受外界的干擾,道:「魯兄,你剛進行了八場戰鬥,肯定消耗了不少真氣。我等你半個時辰,你恢復巔峰狀態,我們再戰也不遲。」

    魯翻天並不客氣,立即服下一枚回氣丹,就站在天級戰台的中央,開始恢復真氣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他也相當重視這一戰,知道張若塵很難戰勝,絕對不能託大。

    同時,張若塵也閉上雙眼,再次開始回憶孔蘭攸的那一招天心指路,想要繼續去領悟那一招劍法中蘊含的精妙劍道。

    雖然他現在已經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,可也只能算是劍心通明的初階,在天極境和魚龍境的修士之中,已經算是相當了不起。但是,在聖者的面前,依舊還差得遠。

    若是他能夠將孔蘭攸,那一招天心指路的精髓領悟到一兩分,就肯定能夠跨入劍心通明的中階境界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,很快過去了。

    魯翻天重新睜開雙目,眼中散發出銳利的精芒,道:「張若塵,我已經恢復我巔峰狀態,你出劍吧!」

    「既然如此,那就戰吧!」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睜眼,只是五指運氣,背上的沉淵古劍,立即飛了出來,落入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隨手一招施展出來,正是他已經在腦海中演練了無數遍的「天心指路」。

    看似只是一劍,卻形成無數道劍影,最終,匯聚成一條十多米長的劍路,一直延伸到魯翻天的身前。

    簡簡單單的一招靈級下品的劍法,卻讓魯翻天產生出一種無法破解的感覺。他凝聚的氣勢,瞬間告破,不得不踩著步法,向後疾速退了去。

    若是不退,他就根本無法應對,張若塵接下來的劍招。

    孔蘭攸是何等修為,她施展出來的一招天心指路,幾乎可以稱為是聖者傳道,不僅僅只是在與張若塵比劍,更是在指點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是何等悟性,雖然只是短短一天時間,卻已經領悟了不少那一招的劍法真諦。不知不覺之間,他的劍道境界又已經提升了一些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如此,所以,他施展出一招天心指路,才能將魯翻天這樣的強者逼退。

    就在魯翻天站穩腳步,雙腿彎曲,腰部下沉,以防禦的姿勢,準備迎接張若塵更加兇猛的劍法攻擊的時候。

    卻發現,張若塵施展的第二招,依舊是剛才那一招靈級下品的劍法,天心指路。

    「怎麼又是這招?」

    魯翻天十分頭疼。

    看似簡單的一招劍法,卻又充滿無窮變數,讓他也不敢輕易去抵擋。

    於是,他只能再次施展身法,閃躲了過去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沒有亮出殺招之前,魯翻天一直保持謹慎的態度。

    這一戰,他必須要證明自己擁有年輕王者的實力,所以,絕對不能敗,也絕對不能大意。

    看到兩人的交戰狀態,坐在觀戰台上的武者,很多人都十分疑惑,相當不解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居然閉著雙眼與魯翻天交手,會不會太狂妄了?」那一個蒙面女子,微微皺眉,有些反感的道。

    在她看來,張若塵閉著眼睛與魯翻天交手,就是對對手的不尊重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笑道:「以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,睜開雙眼戰鬥,與閉上雙眼戰鬥,並沒有什麼區別。你難道不知道,張若塵在精神力上面的天資,比在武道上的天資更高?」

    隨後,端木星靈托著下巴,美眸閃閃的盯著天級戰台,繼續道:「而且,我覺得,張若塵並不是在戰鬥,而是進入了某種修鍊狀態,他應該是在參悟一種深奧的劍法。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