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竹簫在孔蘭攸的手中旋轉了一圈,帶動一圈真氣波浪,隨後,她的手臂一抖,快速揮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些竹葉,宛如一柄柄飛劍,像是水波雨點一般向張若塵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嗚!”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眼中,飛過來的並不是竹葉,而是一個個手持利劍的小人。它們如同千軍萬馬一樣,殺氣騰騰,氣勢浩蕩,發出震耳的呼嘯聲。

    孔蘭攸的劍法氣勢,犀利磅礴,逼得張若塵不斷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再退。我的修爲在她之上,力量比她更強,爲何不能全力一拼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腿一沉,雙腳踩進地底三寸深,停止後退,雙手握劍,直劈了過去。

    追魂十三劍中的一招劍法,鎮魂立影。

    這一招劍法,威力相當強大,氣勢凌人,將飛來的竹葉分到兩邊,無數葉子被劍氣撕碎,化爲齏粉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即便如此,依舊有七片竹葉,在孔蘭攸的真氣控制之下,穿過護體天罡,擊在張若塵的身上,留下了七道傷口。

    傷口很淺,最深的一片竹葉,也只是入肉半寸,並沒有傷到要害。

    孔蘭攸的嘴裏發出一聲輕咦,眼眸中露出一絲驚訝之色,道:“你居然開闢出了輪脈,真是越來越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所謂“輪脈”,乃是奇脈之一,隱藏於武者的皮膚裏面。

    武者每修煉一年,皮膚就會增加一層,防禦力就會增加一分,就像是樹木一樣,可以形成一層層的年輪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,張若塵修煉出輪脈,所以,竹葉留下的傷口才很淺。

    當然,若是張若塵使用出龍珠的聖龍之力,完全可以不受傷,就將竹葉擋住。只不過,那樣一來,他和孔蘭攸的比鬥就失去了意義。

    孔蘭攸現在是將修爲壓制在天極境中期,比張若塵低三個境界,而且,她也只是使用劍法招式,沒有使用別的手段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也不會使用別的手段,只會使用自身的力量,與她交手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孔蘭攸再次出手,施展出第四劍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再次擡起手臂,向前擋去,想要繼續和孔蘭攸硬拼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孔蘭攸手指的竹簫,穿過張若塵的手臂,擊在張若塵的右肩,將張若塵打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右臂完全失去知覺,半個身體都變得麻木。眼看他就要狼狽的摔在地上,突然,他運轉真氣,伸出左手,一掌擊在地面,身體倒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還沒等他站穩,孔蘭攸的第五招劍法已經出手,擊向他的眉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躲閃,立即左掌一推,擊向孔蘭攸的小腹位置。

    若是,孔蘭攸不收回竹簫,她的小腹,就會被張若塵擊中。一位天極境中期的武者,絕對不可能擋住張若塵的一掌而不死。

    孔蘭攸冷哼了一聲,纖細的玉腰扭轉了一下,就像是一條遊在水中的魚,迅速向上竄去,躲過張若塵的招式。

    同時,她向下一擊,竹簫點向張若塵的背心位置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受到後背傳來的涼意,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避不開這一招,於是,他立即調動真氣,形成護體天罡,向後推送。

    護體天罡,化爲一個巨大的光球,將張若塵包裹在中心。

    孔蘭攸的竹簫,擊在光球的表面,光球立即凹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孔蘭攸擊破了張若塵的護體天罡,點在了張若塵的背心。

    只不過,經過護體天罡的抵擋,竹簫上面蘊含的力量,已經消減了一大半,擊到張若塵身上的時候,只是發出一道撞擊聲,將張若塵震得向前撲了出去,並沒有重創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忍住背部傳來的火辣辣的疼痛,身體旋轉了一圈,剛剛轉過身,一根竹簫就抵在了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若是真正的生死搏鬥,此刻,他的心臟,已經被竹簫刺穿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手,道:“我敗了!”

    “居然使用了六招,纔將你擊敗。半個月時間,成長了這麼多,你在劍道上的悟性,已經遠遠出乎我的預料。”

    孔蘭攸收回竹簫,重新走回竹亭。

    她的手掌,在桌面輕輕一揮。竹亭中的那一張石桌上面,旋即出現一壺茶,兩個青瓷茶杯。

    孔蘭攸一口氣吹了出去,那一個茶壺,緩緩的飛起來,懸在半空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也不見孔蘭攸怎麼施展,天地之間的靈氣,源源不斷的向茶壺飛了回去。

    有的靈氣,飛進了茶壺,與壺中的水融合在一起。有的靈氣,轉化爲一縷縷火焰,將茶壺包裹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茶壺中,傳出一道清淡的茶香,化爲一縷縷白霧,瀰漫在竹林之中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我說過,只要你能接住我三招,我就請你喝一點好東西。現在,你可以進入竹亭。”孔蘭攸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進竹亭,那一股茶香,變得濃郁了幾分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氣,將茶香吸入腹中,剎那之間,張若塵感覺到一股滂湃的靈氣,不斷向血脈裏面鑽進去,全身血液如同沸騰起來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,真氣在三十六條經脈中快速流動,運行了一個大周天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的時候,孔蘭攸深深的盯了他一眼,露出一個疑惑而又複雜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茶壺裏面到底裝着什麼?爲何我只是吸了一口茶香,就獲益良多?若是喝一口茶,豈不是更加了不得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心中的疑問,暫時按捺住,走到孔蘭攸的對面,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孔蘭攸的眼皮微微一擡,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區區一個天極境的武者,居然敢坐到我的對面,與我平起平坐。你好大的膽子!”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顯得很輕鬆,道:“前輩主動邀請我進入竹亭,請我品茶,我爲何不敢坐下?”

    就算孔蘭攸現在的修爲再高,張若塵也不可能懼她,依舊將她當成表妹,心中沒有半點壓力。

    經過最近兩次接觸,其實,張若塵可以感受到孔蘭攸對八百年前的他並沒有敵意,甚至還十分關切當年的他。

    即便是如此,張若塵卻依舊不打算現在就告訴她真相。

    一旦孔蘭攸知道真相,以她現在的修爲、閱歷、地位、意志,必定會爲張若塵規劃未來,甚至將張若塵帶回明堂。

    若是回到明堂,今後,他和孔蘭攸該如何相對?

    張若塵爲何會知道孔蘭攸是明堂的人,其實很簡單,當初,他去神劍聖地的時候,玉聖就問他是不是明堂的人。現在,孔蘭攸又出現在此地,而且還和神劍聖地有聯繫。可想而知,孔蘭攸必定是明堂的人。

    一個只是天極境的年輕武者,一個卻是活了八百多歲的明堂聖者,兩人的差距,實在太大,不可能再像八百年前那樣,孔蘭攸什麼都聽他的話。

    況且,張若塵也不想這麼快就暴露出去,他是一個內心驕傲的人,對未來的修煉之路有屬於自己的規劃,不想借助孔蘭攸和明堂的力量。

    告訴她?

    還是不告訴她?

    剎那間,張若塵的腦海之中,閃過無數個念頭。

    孔蘭攸似乎也在思考着什麼,不再多言,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合併,吞吐茶香,運轉功法,快速修煉了起來。

    將茶香吸入體內,張若塵感覺大腦一片空明,平時遇到的一些在武道上的疑惑,此刻卻瞬間就悟透。

    “若是能夠一直吞吐茶香,保持現在的狀態,我估計,在一個月之內,就能突破到天極境大極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大,達到四十一階,於是立即一心三用。

    一邊吞吐茶香,運轉功法。

    一邊回味剛纔與孔蘭攸交手的過程,領悟孔蘭攸劍法的精髓;

    同時,張若塵的劍意之心,在氣海中化爲人形,一遍又一遍的演練劍法。

    “咕嚕嚕!”

    茶壺中的水,沸騰了起來。

    在孔蘭攸的掌控之下,茶壺先是飛到張若塵的面前,在杯中,倒滿了一杯碧綠色的清茶。

    隨後,茶壺又飛了回去,給她自己倒滿一杯。

    張若塵睜開了雙眼,向茶杯中的茶水看了一眼,道:“莫非,這是用傳說中的聖藥‘碧空草’,熬成的茶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有點見識,茶壺中,正是一片碧空草的葉子。”

    孔蘭攸端起小巧精緻的茶杯,放到紅脣邊,輕輕的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傳說,碧空草並不是生長在泥土之中,而是生長在天空的雲層裏面,吸收雲中的水氣和靈氣,採集日月之光,最終才形成草葉形狀的聖藥。

    如此寶物,比五行靈寶都要珍貴,若是出現一株,肯定會有很多半聖級別的人物拼命搶奪。

    碧空草,不僅僅只是可以幫助武者提升修爲,還能幫助武者領悟聖道。

    所以,碧空草對魚龍第九變和半聖級別的大人物,纔是真正的珍貴。一片碧空草的草葉,用來泡茶,而且還是交給一個天極境的武者飲用,簡直就是巨大的浪費。

    “她居然拿出碧空草這樣的聖藥讓我服用,莫非,她已經認出了我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如此暗想。

    孔蘭攸放下茶杯,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你若是再不飲下,碧空草的藥性就要開始流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多想,端起茶杯,一口飲盡,一滴不剩。

    還沒等張若塵放下茶杯,孔蘭攸的一句話,卻差點將他手中的茶杯驚得掉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修煉的是《九天明帝經》?”孔蘭攸注視着他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