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敖心顏搖頭嘆息,露出掙扎的神情,顯然還是無法接受失敗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她都是最優秀的奇才,所有人都在誇讚她,第一次嘗過失敗的滋味,竟然是如此痛苦。甚至,讓她對自己的實力,也產生了懷疑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敖心顏的自身心態有問題,必須由她自己去克服,張若塵該說的話,已經說完,接下來就看她自己能不能戰勝心魔。

    若是她能夠從失敗的陰影中走出來,心境和武道,必定更上一層樓。

    若是她無法走出陰影,將來的修鍊速度肯定會越來越慢,甚至,無法突破到魚龍境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要離去,突然,一個聲音響起,「等一等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轉身望去,看到先前一直站在胥海身邊的那一個男子,向他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這一個男子,看上去頗為成熟,顯得有些高瘦,只是臉色卻十分病態。他立到張若塵的對面,道:「在下,裴紀,也想領教張師弟的無上劍法。」

    「裴紀,好熟悉的名字,莫非……你是《天榜》第四十一位,血手屠夫,裴紀?」張若塵微微一驚。

    「沒錯,是我。」那一個男子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觀察裴紀,怎麼都無法將眼前這個男子與「血手屠夫」四個字聯繫在一起,此人看上去更像是一個文弱的書生。

    能夠成為《天榜》第四十一位的高手,裴紀的名字,在東域,可以說是威名赫赫、

    裴紀與胥海一樣,皆是上一屆的學員,在聖院,已經修鍊了十年。

    聽到「裴紀」的名字,就連站在一旁有些失魂落魄的敖心顏也露出驚色。她沒有想到,像裴紀這樣成名多年的高手,竟然也會主動挑戰新生一代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很強,但,與裴紀這樣的頂尖高手相比,還是差得有些遠。

    反正,敖心顏是絕對不相信,張若塵是裴紀的對手。

    曦雲兮的眸中露出一絲笑意,「胥海將裴紀都請了出來,這下張若塵要倒霉了!」

    「在東域,魚龍境之下,能夠與裴紀交手的人也就只有那麼兩三人,張若塵還差得遠。」左丘陵雙手抱在胸前,準備看好戲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裴紀站在原地不動,可是,他的身後,卻凝聚出一尊血紅色的魔鬼虛影,高達三丈,長著三頭六臂,三個頭顱的嘴巴裡面發出三聲巨吼,頓時形成一股劇烈的風璇。

    那並不是裴紀的武魂,而是裴紀施展的一種鬼級武技,血魔法相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和敖心顏交手的時候,裴紀就一眼看出,張若塵最大的弱點就是沒有修鍊出鬼級武技。

    靈級上品的武技,就算施展得再如何精妙,也不可能比得上鬼級武技。張若塵一旦遇到真正的強者,就會吃很大的虧。

    很顯然,他裴紀就是真正的強者。

    「血魔法相,毀滅眾生。」

    裴紀站在遠處,虎腰扭動,雙臂抬起,全身發出咯咯的骨爆聲,隔空打出一拳。

    那一尊血魔法相,受到他的力量指引,也是打出一隻巨大的血紅色拳頭,像是一片血雲,向張若塵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拳勁,還沒有到達,就已經颳起了一陣颶風,似乎要將張若塵吹飛出去。

    「唰!」

    突然,聶紅樓從遠處飛掠過來,落到張若塵的身前。他的一隻右臂,向前一伸,嘴裡念出一個字,「破!」

    裴紀凝聚的血魔法相,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的衝擊,瞬間破滅,化為一縷縷血霧,重新融入裴紀的身體。

    裴紀一連向後退了十四步,才勉強站穩腳步,向聶紅樓盯去,冷聲道:「什麼人在多管閑事?」

    胥海也向前走了三步,站到裴紀的身旁,道:「閣下好強的修為,不過,就算你再強大,也不應該插手到這件事裡面,對你不會有好處。」

    聶紅樓的嘴角一勾,道:「老一屆的聖徒,對新一屆的聖徒大打出手,以大欺小,以多欺少。怎麼,我還不能管了?」

    胥海笑道:「裴紀和張若塵都是天極境的修為,怎麼就以大欺小了?」

    「裴紀在十年之前,就進入聖院,今年,已經接近五十歲的年齡。張若塵今天才進入聖院,年齡不過二十歲出頭。一個五十歲的聖徒,打一個二十歲的聖徒,這也叫公平?」聶紅樓譏諷道。

    「多管閑事。」

    胥海的雙目一寒,拔出背在背上的雙劍,調動全身真氣,注入劍體。

    兩柄戰劍,一柄冒出火焰光芒,一柄散發出刺骨的寒氣,兩種力量交匯在一起,形成一個巨大的劍法圓圈,向聶紅樓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胥海的修為,已經打破武者的極限,達到魚龍第一變「先天胎息」的境界。

    他施展的也是鬼級下品的劍法,可是,爆發出來的威力,卻比敖心顏的碧落劍法不知強大多少倍。

    並不是說,碧落劍法就不如胥海施展的劍法,而是敖心顏的修為遠遠不如胥海。

    同樣是大成的鬼級下品劍法,不同的人,施展出來的威力,當然也就不同。

    聶紅樓輕輕的搖了搖頭,伸出一隻潔白如玉的手掌,運起真氣,向前一推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胥海渾身一震,口吐鮮血,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胥海摔落到了十多丈之外,全身疼痛欲裂。

    受到強大力量的衝擊,他身上的皮膚,裂出了十多道長長的血紋。若是聶紅樓的力量再強大幾分,估計能夠將他的身體打碎。

    裴紀、曦雲兮、左丘陵等人皆是臉色大變,震驚不已的盯著聶紅樓。

    他們不清楚聶紅樓的實力,但是,他們卻清楚胥海的實力。

    胥海在天極境,就曾經跨入《天榜》前一百位,突破到魚龍境,他的修為更是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但是,在聶紅樓的面前,胥海卻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那麼,聶紅樓的實力,得多麼強大?

    聶紅樓收回手掌,盯著趴在地上痙攣顫抖的胥海,淡淡的道:「你還不配與我交手,除非,胥聖門閥的那一位聖體出關,要不然,今後,你們最好收斂一些。下一次,可就不只是打你一掌那麼簡單。」

    「你……你到底是誰?」胥海雙手撐地,艱難的從地上戰起來。

    「聶紅樓!」聶紅樓道。

    說完這話,張若塵和聶紅樓便轉身離去,消失在遠處。

    「聶紅樓……聶紅樓……莫非是他。」

    裴紀的臉色一白,向胥海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胥海捂著胸口,點了點頭,道:「能夠有如此強大的實力,應該是他了!他比我們都要大一屆,在二十年前,他是劍道系第一組年齡最小的聖徒,實力可以排進第一組的前十。據說,他與當時劍道系第一組的組長有一些過節,然後就離開了聖院,沒想到,他又回來了!」

    曦雲兮道:「胥師兄,現在怎麼辦?有聶紅樓給張若塵撐腰,聖院中,根本沒有人能夠收拾張若塵。」

    胥海冷哼了一聲,道:「聶紅樓又如何?我們胥聖門閥的那一位聖體,即將就要出關,到時候,就算是十個聶紅樓,也保不住張若塵。在聖院,我們雖然不能殺了張若塵,卻能狠狠的羞辱他,看他今後,還有什麼臉面去競爭少尊的位置。」

    「真是太好了!據說,胥聖門閥的那一位聖體,正在閉關衝擊魚龍第九變,一旦成功,絕對會成為聖徒中無敵的存在。」裴紀道。

    胥海陰沉著臉,道:「曦雲兮,左丘陵,你們繼續去監視張若塵的一舉一動。根據我的猜測,張若塵肯定會去墟界戰場,衝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若是能夠藉此機會,將他除掉,也就不用因為這點小事去打擾我們胥聖門閥的那一位聖體。」

    曦雲兮和左丘陵點了點頭,應了一聲,就立即離去。

    離開聖山,張若塵去了聖院的藏書閣。

    聶紅樓沒有跟他一起,而是去拜訪他在聖院中的一些老朋友。

    兩人,暫時分開。

    聖院的藏書閣,一共有十三層,建在地底,形成一個倒過來的塔形。

    藏書閣的歷史悠久,包羅萬象,收錄的書籍不知有多少萬冊,既有刻在骨頭上的骨書,也有刻在鐵皮上的鐵卷,還有玉書、竹簡……,等等。

    功法秘籍,武技絕學,陣法圖錄,馭獸篇章,人文地理,皆能在這裡找到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藏書閣,並不是來翻閱功法秘籍和武技絕學,而是查找關於墟界的書籍。

    這一類書籍,被劃分在「人文地理」的區域,就放在藏書閣的第一層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來之前,已經有很多新生聖徒,帶著強烈的求知慾,來到藏書閣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翻閱的都是武技絕學類的書籍,大多都是直接就去藏書閣的第二層,第三層,很少有人留下第一層。

    畢竟,第一層的書籍,記錄的幾乎都是基礎常識。

    《崑崙界十大禁地》、《海外諸島集冊》、《東域神土八大中古世家》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查找了大概半個時辰,終於找到一本《三千墟界簡要》。

    這一本書冊,十分厚實,寫在上面的文字,卻十分細小,若是不將真氣灌注到雙目,直接看去,只能在書頁上看到一個個黑色的小點。

    很顯然,撰寫這本書的前輩,也是一位高人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