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乘坐一艘銀白色的鉅艦,從東域聖城出發,穿過蟲洞,再一次來到混沌萬界山。

    這一艘鉅艦,隸屬於朝廷兵部。

    起點是第七城區,終點是混沌萬界山。

    武者需要繳納五百枚靈晶,才能買到一張單程的船票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共花費了一千枚靈晶,購買了兩張前往混沌萬界山的單程船票。

    除了他以外,還有小黑。

    尋找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要借住小黑的力量,所以,必須要帶上它。

    走下鉅艦,小黑的眼珠子轉了轉,道:“張若塵,我感覺不太對勁啊!怎麼總感覺有人在跟着我們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不用管他們,我先去兵部登記。”

    整個混沌萬界山,完全是由朝廷兵部在管理。

    就算是自願趕赴墟界戰場的武者,也必須先去兵部登記,領取證明身份的令牌。

    上一次,因爲,武市錢莊已經和兵部提前就有溝通,所以,聖院可以直接將參加考覈的學員送去五行墟界,並不需要去並不登記。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是單獨來到混沌萬界山,當然,就必須先去登記註冊。

    兵部。

    負責登記人名的官員,是一個年過六旬的老者,看上去頗爲乾瘦。他看着張若塵,聲音沙啞的道:“註冊成爲墟界戰士,需要交納一枚靈晶的費用。”

    老者又向跟在張若塵身後的小黑看了一眼,補了一句,道:“蠻獸戰寵,無需註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一枚靈晶,抵了過去,放到了櫃檯上面。

    “姓名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年齡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註冊之後,老者將一塊黑色的令牌丟給張若塵,道:“記住,這一塊令牌,必須要隨身佩戴,那是證明你身份的東西。萬一弄丟,後果很嚴重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後果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老者盯了張若塵一眼,咧了咧嘴,冷冰冰的道:“沒有令牌的人,與墟界生物有什麼區別?兵部的戰艦,是不會接他回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多謝指點。”

    按照老者的吩咐,張若塵將一滴血液,滴在令牌的表面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血液沉入令牌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今後,這一塊令牌,就是張若塵身份的象徵。可以代表,他是崑崙界的墟界戰士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若是我去木精墟界,要在哪裡乘坐戰艦?”

    老者白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木精墟界,是受到朝廷保護的墟界,並不屬於墟界戰場的範圍,所以,沒有戰艦會去那裡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?我聽說,魚龍境修爲之下的武者,是可以去木精墟界歷練?”張若塵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老者盯着張若塵,譏誚的笑了笑,道:“你說得沒錯,魚龍境修爲以下的武者,的確可以去木精墟界歷練。但,並不是每一個魚龍境以下的武者都有去的資格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老者道:“木精墟界乃是朝廷培育靈藥的小世界,只有朝廷中擁有爵位的貴族子弟,纔有資格去木精墟界歷練。當然,你若是真想去木精墟界,倒也並不是沒有辦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辦法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老者滿是皺紋的臉上,掛着笑容,目光盯着張若塵背上的包袱。

    張若塵頓時心領神會,打開包袱,取出一塊人頭大小的赤紅色靈晶,放到老者的面前。

    這一塊靈晶,不僅巨大,而且品質極佳,足以分割成一百枚靈晶。

    老者的雙目放光,立即將那一塊巨大的靈晶收了起來,低聲道:“規定是死的,人卻是活的。你若是想要去木精墟界冒險,其實,可以偷渡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偷渡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老者嘿嘿一笑:“看在靈晶的面子上,老夫給你指點一條明路。混沌萬界山,有一座酒館,名叫萬界酒館。到了萬界酒館,你直接去找酒館的齊管事,他自然會幫你安排偷渡去木精墟界的船艦。”

    “木精墟界是一個好地方,生長着很多靈藥,每個月都有很多想去那裡碰運氣的年輕人,很快就能集齊一船人。”

    很顯然,老者已經不是第一次幹這樣的買賣,估計他在萬界酒館的齊管事那裡也有一定的抽成。

    離開兵部軍營,張若塵就徑直去了萬界酒館。

    萬界酒館,是混沌萬界山最大的酒館,同樣,名氣也很大。所以,並不難找。

    那些在墟界戰場,經歷生死歷練的戰士,回到混沌萬界山,大多都會去萬界酒館喝酒,以此讓自己放鬆一下,緩解來自墟界戰場的高強度的壓力和疲憊。

    武者在萬界酒館,不僅能夠喝到最美味的酒。只要你有足夠多的靈晶,甚至還能找美人陪酒和陪睡。

    一個矮瘦灰衣男子,向張若塵迎了過去,臉上掛着笑容,點頭哈腰的問道:“爺,你是剛從墟界戰場回來吧?有沒有得到什麼好東西,我們萬界酒館可以高價收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那一個男子看了一眼,發現他的修爲,達到地極境中期。

    心中暗歎,果然不愧是混沌萬界山,哪怕只是一個最下等的人,也有不俗的武道實力。

    地極境的修爲,在雲武郡國,已經算得上是有數的高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要齊管事。”

    那一個矮瘦的男子,頓時露出心領神會的表情,低聲道:“爺是要去哪一座墟界?”

    “木精墟界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要去木精墟界的武者,全部都聚集在星雲大堂。今晚,齊管事會去那裡統計人數,明天就可以乘坐戰艦過去。”

    在矮瘦男子的帶領下,張若塵來到了星雲大堂。

    星雲大堂佔據了萬界酒館後院的一小塊地方,一共分爲兩層,裡面已經聚集了很多年輕武者。

    他們都是要偷渡去木精墟界,明天就要出發,所以,今晚纔會全部都聚集在這裡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到來,並沒有引起衆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登上二樓,張若塵找了一個靠邊的座位坐下,點了一壺酒,靜靜的等待起來。

    小黑也爬上了板凳,坐到張若塵的對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左側,坐着三個男子,都是天極境的修爲,他們交談的內容,吸引了張若塵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黃神異的軍功值,最近增長得也太快,已經超過了一千萬點。”

    “黃神異在《天榜》第一,已經待了四年,實力是越來越恐怖,估計是想衝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,所以,才遲遲沒有突破到魚龍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星雲大堂裡面,幾乎全部都是天極境武者。

    試問,有幾個天極境武者,不想進入《天榜》?

    所以,當有人提到“黃神異”的名字,衆人都激動了起來,講出了很多關於黃神異的傳說。

    “黃神異。”張若塵自言自語的念道。

    其實,黃神異,就是黑市一品堂的黃神星使,也是一個富有傳奇的人物,實力相當強勁。只論天資,他在七大星使裡面,絕對可以排進前三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整個大堂,突然安靜了下來,所有人的目光,全部都向大門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大門外,走進來一個雙腿修長的女子,她有着雪白的肌膚,長着傾城絕色的容顏,一雙明亮如星月的眼眸。

    正是她的容貌異常美麗,所以,才吸引住了衆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這樣的美人,在混沌萬界山,實在是難得一見。

    張若塵似有所感,也順着衆人的目光看了過去。當他看到,從外面走進來的那一個女子之後,卻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不是別人,正是神龍半人族的那一位公主,敖心顏。

    怎麼又是她。

    敖心顏很快就看到坐在二樓的張若塵,在衆人的目光注視之下,她邁着優雅的步伐,走上樓梯,絲毫都不客氣的坐在了張若塵的旁邊。

    她的一雙眼眸,清澈似水,每一根睫毛都纖長彎曲,就直勾勾的盯着張若塵,笑道:“還不是被我追上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端起酒杯,抿了一口,道:“木精墟界很危險,混沌萬界也不是善地,我勸你還是回去得好。”

    敖心顏揚起尖翹的下巴,挺着飽滿的胸脯,十分任性的說道:“哼!就算你現在是組長,也管不了我。再說,以我的修爲,也該來墟界戰場歷練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敖心顏的確是一個禍水級的美女,一顰一笑,似乎都能勾走人的魂。

    她的美貌,對張若塵,或許沒有多大的影響。

    但是,別的武者的目光,卻從始至終都沒有從她的身上移開。其中,很多人的眼中都流露出淫邪的光芒,恨不得現在就將她撲倒在身下。

    “好漂亮的娘們兒,若是能夠上她一回,就算是少活十年也值。”

    一個修爲達到天極境小極位的虯鬚大漢,雙眼直勾勾的盯着敖心顏,眼神十分火熱,搓看了搓一雙大手,從座位上站了起來,向張若塵和敖心顏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姑娘,那小子一看就是中看不中用的貨色,你跟着他,還不如跟着我。去了木精墟界,有我照顧你,保證你吃不了虧。”

    那一個虯鬚大漢的臉上露出邪笑,伸出一隻長滿長長的汗毛的大手,就向敖心顏挺翹的臀部摸了過去。

    (感謝讀者“蒼蒼蒼海”成爲《萬古神帝》的盟主,多謝支持,明天,或者後天,小魚給大家爆更一次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