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一隻手,按在敖心顏的身上,另一隻手,分出兩根手指。

    在聖龍之氣的作用下,兩根手指的皮膚上面,長出一塊塊細小的金色龍鱗,快速伸出,將龍紋碧水劍的劍尖夾住。

    隨後,他的手指一彈。

    一股強大的勁氣,從指尖,傳遞到劍身,又從劍身,傳到魏家老大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哧!“

    魏家老大的右手虎口裂開,五指都像是被震斷,龍紋碧水劍從他的手中掉落。

    魏家老大也不愧是《天榜》武者,戰鬥經驗豐厚,被擊退之後,沒有任何停留,又將落鳳針快速打出,擊向張若塵的背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真氣一卷,將地上的龍紋碧水劍捲了起來,捏在手中,手臂一揮,一道劍氣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劍氣將落鳳針打得倒飛了回去,反擊在魏家老大的眉心,留下一個細小的血孔,從後腦勺飛了出去,落在了木質的柱子上面。

    針尖上,還在滴血。

    魏家老大雙手抱頭,跪在地上,痛苦的吼叫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他的腦袋就變成青色,七孔流血,死在當場。

    看到魏家老大死去時恐怖的樣子,敖心顏倒吸了一口寒氣,暗中慶幸,幸好張若塵出手幫她煉化毒素,要不然,現在倒在地上的就是她。

    雖然,敖心顏的臉上,依舊一副不領情的樣子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心中,還是有些感謝張若塵。

    聖龍之氣,將敖心顏體內的毒素,煉化了大半,張若塵纔將手掌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魏家老二和魏家老四看到死去的魏家老大,頓時被嚇得臉色蒼白,立即跪到紅欲星使的面前,苦求道:“紅欲星使大人,你可一定要爲我們大哥報仇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紅脣一勾,邪魅的笑道:“那是你們魏家四兄弟招惹的敵人,關我什麼事?既然魏老大已經死去,現在,該你們兩個上了!只要你們殺了張若塵,聖劍和美人,都歸你們。”

    見識到張若塵恐怖的實力,魏家老二和魏家老四哪還敢和張若塵交手?

    他們兩人哭喪着臉,道:“大人,張若塵的實力太強,我們去對付他,與送死有什麼區別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收起笑容,臉色一寒,道:“既然如此,留你們兩個廢物,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伸出一根纖細的玉手,在魏家老二和魏家老四的眼前一晃,隨後,向上一擡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呃……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魏家老二和魏家老四,突然就想發瘋了一樣,使勁的掐住對方的脖子。

    最後,他們兩人的脖子都變得只有酒杯那麼細,嘴角流着鮮血,齊齊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魏家老二和魏家老四,死得太詭異,居然相互將對方掐死,讓星雲大堂中的武者,全部都感覺到背心發寒,驚恐的盯向紅欲星使。

    這妖女,簡直比魔鬼還可怕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,紅欲星使使用的是幻術,讓魏家老二和魏家老四產生了幻覺,纔會發瘋一樣的將對方掐死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修煉幻術的人,的確相當可怕。

    無論你的修爲有多高,只要精神力不如紅欲星使,一旦中了她的幻術,就會相當危險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得出,紅欲星使的精神力,已經很接近四十階。

    就算是很多魚龍境的修士,在精神力上面,也遠遠無法與她相比。

    星雲大堂中,響起一聲爆喝,“大膽,朝廷兵部有明確法令,凡是敢在混沌萬界山殺人,將會受到重處。”

    “噠噠!”

    一連串腳步聲響起。

    緊接着,萬界酒館的齊管事,帶領着四位穿着軍甲的戰士,從外面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齊管事來了!”

    “齊管事終於來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向那一位齊管事看了一眼,此人,看上去四十來歲的樣子,身上穿着軍甲,劍眉鷹目,身形魁梧,顯然是一個厲害的人物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又向跟在齊管事身後的四位穿着軍甲的戰士看了一眼,心中暗道,難怪齊管事能夠幫助武者偷渡到木精墟界,原來,他自己就是兵部的高官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站起身來,發出銀鈴般的笑聲,道:“大家可都看見,魏家老二是被魏家老四掐死,魏家老四是被魏家老二掐死,跟我沒有任何關係。齊管事,你可別冤枉人家。人家可是相當守規矩的人。”

    齊管事向紅欲星使盯了一眼,隨後,看了看十八位琉璃騎士,心中暗罵一聲晦氣。黑市一品堂的人,怎麼也要偷渡去木精墟界?

    朝廷雖然一直都是扶持武市錢莊,打壓黑市。但是,那是在崑崙界,這裡卻是混沌萬界山。

    池瑤女皇有法令:只要願意去墟界戰場爲人類開疆闢土,無論是黑市的武者,還是拜月魔教的武者,皆可以來到混沌萬界山,兵部不得爲難。

    齊管事雖然不怕紅欲星使,卻也不敢太過得罪黑市一品堂。所以,他也只是提了一句,就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隨後,他的目光,又盯向魏家老大的屍體,問道:“魏家老大又是被何人殺死?”

    張若塵平靜的道:“魏家老大是中了自己的落鳳針而死。”

    齊管事的目光,向張若塵望過去。

    進入大門之前,齊管事就已經大致瞭解裡面發生的事。所以,他也知道張若塵的身份,聖院的聖徒,璇璣劍聖的弟子。

    齊管事雖然是兵部的官員,有朝廷做靠山,但,遇到劍聖的弟子,還是要客氣一些。沒必要爲了一個死人,將對方給得罪。

    最終,齊管事也只好命人,將魏家三兄弟的屍體擡了出去。當然,先前就暈厥過去的魏家老三,也被擡走。

    齊管事的臉色,有些陰沉,顯然是心情很不好,道:“這裡是萬界酒館,你們來到這裡,相信也該瞭解我們家老闆的身份,更應該瞭解我們老闆有多大的能量。”

    “無論是聖院的聖徒,還是黑市一品堂的邪道武者,只要來到混沌萬界山,來到了萬界酒館,那麼就要按照我們萬界酒館的規矩來做事。若是有人故意打破規矩,無論是誰,應該都不會有好下場。”

    此時,即便是紅欲星使也神情凝重,沒有多言。

    很顯然,即便是以她的身份,也不敢太過得罪萬界酒館。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感覺到一股淡淡的香風,從遠處飄來,於是轉過目光,向窗口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窗外飛進來一道橙白色的窈窕影子,凝聚成一個蒙着面紗的女子,正是黑市一品堂的橙月星使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的一雙美眸,露在面紗的外面,與張若塵的目光對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隨後,她就向紅欲星使走了過去,匯聚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紅欲星使和橙月星使,還有十八位琉璃騎士,居然同時來到混沌萬界山,看來她們的目標,真的是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自戒備了起來。

    只是一個紅欲星使,張若塵還能應對。若是再加上一個橙月星使,應對起來,就有些麻煩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張若塵不清楚,黑市一品堂到底派遣了多少高手?

    僅僅只有紅欲星使和橙月星使趕來?

    齊管事繼續道:“前往木精墟界的戰艦,明天早上出發。修爲達到魚龍境的修士,請自行離開。我們萬界酒館雖然可以幫你們偷渡過去,卻也不會破壞第一中央帝國的規矩。”

    萬界酒館可以幫助武者偷渡到一些受到保護的墟界,或者是受到某個聖者門閥掌控的墟界,只要做得不要太過火,兵部就算髮現,也只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    可是,萬界酒館將魚龍境的修士,偷渡到木精墟界,就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萬一,魚龍境的修士,將木精墟界大肆破壞,就肯定會被兵部的高層發現,到時候,就連萬界酒館也會倒黴。

    齊管事繼續道:“去了木精墟界,你們想要在那裡待多久,或者是永遠的留在那裡,都可以。每個月的月初,萬界酒館的船艦,會在特定的時間,前去木精墟界特定的位置。想要離開木精墟界的人,只需去特定的位置等待,船艦就能將你們接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要去木精墟界的人,可以到我這裡開買船票。一張船票,一萬枚靈晶。”

    齊管事的話音一落,頓時就有人驚呼:“一萬枚靈晶,一張船票,也太貴了吧!”

    齊管事揚聲道:“買不起,就滾出去。”

    一萬枚靈晶,只能買到一張單程票,的確是貴得離譜。

    本來有不少人,想要去木精墟界冒險,聽到票價,卻開始打退堂鼓。最終,權衡得失之後,就有一部分人離開。

    “我買三張船票,不用找了!”

    敖心顏走了過去,取出一塊碧綠色的極品靈晶,交給了齊管事。

    那一塊極品的水屬性靈晶,至少價值五萬枚普通靈晶。

    齊管事的臉上露出笑容,很痛快的將靈晶收下,隨後,將三張船票,交給了敖心顏。

    敖心顏回來之後,將其中兩張船票,放到桌上,對張若塵說道:“你先前幫我煉化毒素,我幫你買了船票,現在,我們兩清了!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