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,一連修煉六天,張若塵的武道修爲,已經突破到天極境大極位,實力大增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實力,就算不使用空間的力量,要擊敗裴紀,也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“先去找小黑和敖心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眼,仔細去感應。

    乾坤神木圖與小黑有非同一般的聯繫,在一定的距離之內,只要憑藉乾坤神木圖的感應,就能找到小黑。

    很快,張若塵就鎖定了小黑的方位,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,修煉了六天,外界也纔過去兩天。

    兩天之前,紅欲星使帶着敖心顏,與橙月星使匯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小黑本來是追在紅欲星使的身後,但是,卻遭到橙月星使和十八位琉璃騎士的伏擊,激鬥了一場,最終,小黑還是寡不敵衆,遭到鎮壓。

    “本皇是何等超凡的存在,縱橫天下,難遇對手,卻不想,居然會被一羣凡人鎮壓,一世英名算是毀盡。”

    小黑長嘆一聲。

    “嘩嘩!”

    鐵鏈碰撞的聲音,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小黑的身上,纏着一根赤紅色的鐵鏈,連接四條腿和頭部,想要逃都逃不掉。

    鐵鏈上,刻着龍紋和鳳篆,流動着一道道電光。

    這是“鎖龍鏈”,是一件威名赫赫的聖器。

    據說,黑市的一位聖者,有一條飛龍坐騎。鎖龍鏈就是用來鎖那一條飛龍的鏈子,後來,那一條飛龍老死,鎖龍鏈也就流傳了下來。

    再後來,橙月星使的師尊,將鎖龍鏈傳給了她,成爲橙月星使的最強戰兵。

    “少說廢話,還不快帶我們去找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的手臂一抖,將一股真氣,注入鎖龍鏈。

    頓時,鎖龍鏈涌出刺目的電光,發噼裡啪啦的聲音,所有電光,全部都擊在小黑的身上。

    小黑痛得怪叫,全身的毛立了起來,就連尾巴都翹得筆直,心中暗道:“小丫頭,走着瞧,遲早讓你也嚐嚐鎖龍鏈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但是,它的嘴裡,卻絕不會這麼說。

    它連聲哀求,道:“姑奶奶,急什麼,很快就到了,很快就到了!就在前面,已經不遠。”

    半個時辰之後,小黑帶着黑市一品堂的人,來到黒木原的外面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眼前長滿了黑色的巨樹,形成一片原始密林,每一顆巨樹都纏着密密麻麻的藤蔓,樹根上,長着青色的苔蘚,地面上堆着一層厚厚的落葉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早就看過木精墟界的地圖,自然知道這是什麼地方。

    黒木原。

    “好奸詐的一隻貓,居然想要將我們引入‘黒木原’這樣的死亡禁地,你這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她的臉色一沉,將鎖龍鏈快速一收,將小黑拖了過去。

    小黑的四爪抓地,但是,它被鎖龍鏈困住,哪能反抗得過橙月星使?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地面上留下四道長長的爪痕,最終,小黑還是被橙月星使拖了過去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將真氣,運至手掌,就要一掌擊向小黑的頭頂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從後方,走了上來,笑盈盈的道:“小貓兒,你若是再不說實話,眼前這一位姐姐,怕是就要殺了你。何必呢?”

    小黑瞪了她一眼,道:“本皇是什麼身份,何必要騙你們這一羣凡人?本皇說的就是實話,張若塵來到木精墟界的目的,就在這一座黒木原的深處。”

    “還敢胡說八道,你想引我們陷入絕地,當我們那麼好騙?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的雙目,閃過一道寒光,再次運氣於手掌,一縷縷寒氣,圍繞手掌流動。

    “愚蠢的人類,本皇早就已經修煉成不朽之體,別說是你的一道掌印,就算是三劫九難加身,也殺不了我。你一掌下來,頂多只是給我搔一搔癢而已。”小****。

    看到小黑那一副無法無天的樣子,就連紅欲星使都覺得它十分欠揍,不再阻止橙月星使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一掌,擊在小黑的頭頂。

    小黑慘叫一聲,猛然落到地上,將地面砸出一個深深的大坑,四腳一伸,變得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“死了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走了過去,探出一根手指,按在小黑的頸部,發現小黑體內的血液已經停止流動,失去了生命氣息。

    老實說,紅欲星使還是相當喜歡這一隻討喜的貓兒,看到它死在當場,輕輕的嘆息了一聲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卻只是將小黑當成一隻蠻獸,將它拍死,並沒有絲毫觸動,冷聲道:“這一隻貓十分厲害,不僅智慧很高,而且實力也很強,若不是琉璃騎士動用了九星陣旗,根本鎮不住它。若是讓它成長起來,將來必定會成爲張若塵的一大助力,現在將它殺死,倒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道:“殺了它,我們又去哪裡尋找張若塵?”

    “既然,敖心顏掌握在我們的手中,張若塵遲早會出現。”橙月星使道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向小黑的屍體看了一眼,手臂一抖,唰的一聲,原本纏在小黑身上的鎖龍鏈立即收了回去,飛進橙月星使的衣袖,化爲一串手鍊。

    突然,橙月星使的耳朵動了動,像是聽到什麼不同尋常的聲音。

    她將真氣,運至雙眼,向遠處眺望。

    隨後,橙月星使冷笑道:“張若塵已經趕過來,琉璃騎士聽令,隨時準備祭出九星陣旗,合擊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十八位琉璃騎士,騎着蠻獸,站成一排,分成兩隊,一隊九人,分別站在橙月星使和紅欲星使的身後。

    他們身穿琉璃骨甲,一手持着龍骨長矛,一手持着一杆陣旗,一派氣勢磅礴的冷厲樣子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張若塵果然趕了過來,到達橙月星使和紅欲星使的對面,就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一隻手,扣在敖心顏的頸部,道:“張若塵,你終於來了,我們已經等你多時。你若是歸順黑市,我們就放了你的心上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紅欲星使瞥了一眼,道:“誰告訴你,她是我的心上人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笑道:“男人不都喜歡長得美麗的女人,論容貌,她堪稱國色天香。而且,你還救過她不止一次,你若是不喜歡她,誰會信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就連敖心顏的感到有些羞澀,臉蛋上,浮現出一抹紅暈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不也長得國色天香,難道我也喜歡你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露出一片雪白的貝齒,嬌聲的道:“你若真是喜歡,人家從了你,不就得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眼神變得銳利,道:“紅欲星使放了敖心顏,我可以饒你一命,別逼我殺你。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冷聲道:“張若塵,你也太狂妄,真以爲被評爲年輕一代的王者,就真的所向無敵?你的那一隻戰寵,已經被我擊斃,接下來,就是你。今天,你只有一條活路可走,那就是投靠黑市,今後,我們就是同道中人。”

    “戰寵?小黑?”張若塵有些疑惑的道。

    就連當年的須彌聖僧都殺不死小黑,只能將它封印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能夠殺得了它?

    就在橙月星使冷笑的時候,突然,她的脖頸一涼。

    一隻冰冷的爪子,悄聲無息的放在了她的頸部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臉色一變,就要轉身,但是,她剛剛一動,頸部就傳來一股刺痛。

    小黑的爪子,割破了橙月星使的頸部肌膚,一滴滴鮮血冒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別動,要不然,本皇一爪子下去,就能將你的腦袋割下來。”小黑冷聲道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又驚又懼。

    驚的是,那一隻死去的蠻獸戰寵,居然活了過來。

    懼的是,她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接近死亡。不用懷疑,若是她敢動一下,下一刻,就將是她的死期。

    不遠處,紅欲星使看到趴在橙月星使背上的小黑,雙眸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太不可思議,那一隻貓,居然沒死。

    “大膽畜生,還不快放開橙月星使大人。”

    一位琉璃騎士衝了過去,運足全身力量,刺出龍骨長矛,擊向小黑的背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一揮,沉淵古劍飛了出去,化爲一道流光,噗嗤一聲,劍體穿過那一個琉璃騎士的胸口,從背心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一個琉璃騎士渾身一震,嘴裡不停涌出鮮血。

    他艱難的低下頭,向胸口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見,他的胸口,出現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。

    “怎麼……怎麼……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琉璃騎士的嘴裡,發出乾咳的聲音,嘭地一聲,從蠻獸的背上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連紅欲星使和橙月星使都被驚住,琉璃骨甲是用魚龍第九變的修士的骨頭煉製而成,那是何等堅硬,怎麼會擋不住張若塵的一劍?

    她們卻不知,沉淵古劍是用造化神鐵鑄煉而成,又是聖器級別,不知何等鋒利,要破一層琉璃骨甲並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在半空飛了一圈,重新回到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劍上,還在滴血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想要生,還是死。現在,你們來做選擇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笑了笑,道:“張若塵不愧是張若塵,不如這樣,我放了敖心顏,你也讓那一隻貓兒放了橙月星使。從今往後,我們不再爲敵,各走各的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一閃,無聲無息的出現在紅欲星使的身側,快速伸出兩根手指,抓住了紅欲星使的手腕,按住了她手腕上的經脈,道:“你沒有與我講條件的本錢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心中大驚,剛纔,根本來不及反應,張若塵就已經出現在她的身前,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實力,怎麼強大到了如此境界?

    此刻,她的手腕,被張若塵的兩根手指緊緊的扣住。一股強大的力量,從張若塵的兩根手指中傳出,使她的整條手臂都失去知覺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原本擒住敖心顏的手,在張若塵手臂的帶動之下,漸漸地,移到一旁,失去了對敖心顏的控制。

    現在的張若塵,根本不是她可以對抗。很顯然,張若塵又突破了境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求月票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