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敖心顏脫離紅欲星使的控制,後退了兩步,站到張若塵的身後。

    經過兩天時間的調養,敖心顏的外傷,已經痊癒。但是,她全身經脈斷掉了一大半,五臟六腑受到嚴重創傷。

    所以,敖心顏依舊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樣,無法運轉真氣,全身乏力,腳步虛浮,若不是小黑告訴她,張若塵體內的龍珠能夠幫她恢復傷勢,她根本不可能堅持到現在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臉上的驚懼,漸漸的消失,取而代之,露出一個媚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突然,一層金色的光華,從她的眉心,散發出來,順着頸部,涌向手臂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手腕,轉動了一下,像是變成一條靈蛇,從張若塵的兩指之間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身形一閃,紅欲星使一分爲八,化爲八道曼妙的幻影,急速向遠處遁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咦了一聲,使用精神力,從八道人影之中,判斷出紅欲星使的真身。他向前跨出一步,急速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眨眼之間,張若塵追到紅欲星使的左側,調動真氣,運至手臂,打出一掌,擊向紅欲星使的左肩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強大的掌力,傳遞過去,擊在紅欲星使的身上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卻並沒有擊中實物的感覺,於是,五指彎曲,向前一爪,卻只是抓住了一層纖薄的紅紗。

    紅紗上面,殘留着一股淡淡的迷人體香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早就已經飛掠到數十丈之外,依舊穿着一層薄薄的紅紗,就好像張若塵剛纔抓下來的衣服,根本不是她的一般。

    到達九位琉璃騎士的身後,紅欲星使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她瑩白的額頭上,全是一粒粒汗珠,依舊有些心有餘悸。

    直到此時,紅欲星使才真正發現張若塵的可怕。

    他與別的那些天之驕子完全不同,別的那些天之驕子,就算能夠擊敗她,但是,卻沒有幾個人忍心殺她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卻毫不憐香惜玉,剛纔那一掌,若是真的擊在她的身上,她就算不死,也肯定會受嚴重的傷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着手中的那一件長長的紅紗,放到鼻尖,嗅了嗅,道:“你身上穿的是金蠶衣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擠出一個笑容,道:“沒錯,我穿的正是紅裳金蠶衣。張若塵,你要不要來數一數,我到底穿了多少層?”

    金蠶,乃是聖級的蠻獸。

    金蠶的絲,被稱爲天下最纖細的絲線,可以織成最輕、最薄的衣服。而且,金蠶衣還擁有一些特殊的力量,防禦力相當驚人。

    傳說中的身法武技,金蠶脫殼,就必須是身穿金蠶衣的武者,才能修煉成功。

    剛纔,紅欲星使施展的就是金蠶脫殼,所以,才能從張若塵的手中逃走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就來數一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一根小指,點了出去,將真氣轉化爲劍波。

    劍波,咻的一聲,從指尖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九位琉璃騎士早就已經將九星陣旗,插在地上,結成一座九角星一樣的陣法。每一面陣旗都像是一顆璀璨的星辰,散發出奪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身形一閃,站到陣法的中心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紅欲星使將武魂釋放了出來,懸浮在她的頭頂上方,開始調動陣法中的真氣。

    頓時,一道道真氣,向她匯聚過去,加持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武魂,本來就十分強大,堪比魚龍第四變修士的強度。在九星陣法的加持之下,她身上的氣息不斷攀升,舉手投足之間,整個天地之間的靈氣都在晃動。

    她的手掌,向前打出一擊,一股掌力從掌心飛出,化爲一個長達三米的大手印,將張若塵攻出的劍波擊散。

    在一股無形的力量託舉之下,紅欲星使的雙腳離地,站在半空,道:“九星陣法可以將九位琉璃騎士的力量,全部匯聚到我的身上,就算你的實力再強,也不可能傷到我。”

    能夠被選爲琉璃騎士,那九人,自然都是天極境大圓滿中一等一的高手。他們的力量合在一起,相當恐怖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剛纔爆發出來的力量,比張若塵現在全力出手的力量,還要強大幾分。

    張若塵若是使用出空間崩塌,倒是可以破掉陣法,將紅欲星使和九位琉璃騎士擊殺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卻能隱隱約約感受到,不遠處,似乎隱藏着一股熟悉的強大氣息。

    肯定還有高手,藏在暗處。

    若是他全力對付紅欲星使和九位琉璃騎士,那麼,藏在暗處的那一位高手,就一定會趁機出手偷襲。

    到時候,豈不是被人坐收漁翁之利?

    張若塵向小黑的方向看了一眼,此刻,另外八位琉璃騎士,將小黑和橙月星使團團的圍在中央。

    只不過,小黑控制住了橙月星使,那八位琉璃騎士,纔不敢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“隱藏在暗處的那一羣人,應該是裴紀和三大聖者門閥派遣出來的高手。對我來說,最大的威脅是裴紀,必須先除掉他。”張若塵的心中,如此想道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下定決心的時候,紅欲星使的聲音,傳入他的耳中:“張若塵,你應該也知道,暗中還隱藏着一羣高手,我們繼續鬥下去,只會便宜了他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紅欲星使看了一眼,卻發現,她的嘴脣根本沒有動,顯然是使用了某種秘術,悄然將她的聲音,傳到他的耳中。

    緊接着,紅欲星使又道:“其實,我們完全沒必要做敵人,甚至,還可以做盟友。你放我離開,橙月星使歸你,如何?”

    七煞星使之間,也是相互競爭的關係。

    若是,橙月星使死在張若塵的手中,對紅欲星使只有好處,沒有壞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目一眯,輕輕的點了點頭,算是和紅欲星使達成了合作共識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點頭,紅欲星使的心中露出喜色,立即下令,道:“張若塵的實力強大,我們先退走。”

    九位琉璃騎士立即開始快速移動起來,九星陣法不停旋轉,帶着紅欲星使,有條不紊的向遠處撤離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先是一怔,隨即,她的臉色,變得有些蒼白,道:“紅欲星使,你要獨自離開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道:“張若塵的修爲大進,只憑一座九星陣法,根本不可能鎮壓得了他。若是強行與他一戰,最終,我們兩人都會陷在這裡。既然如此,我只能先一步離開,回去之後,必定帶領高手來救你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後,紅欲星使和九位琉璃騎士就消失了蹤影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知道紅欲星使說的都是實話,雖然,心中依舊惱怒,可是卻也怪不到紅欲星使的身上。

    若不是她太疏忽大意,被張若塵的蠻獸戰寵給制住,無法發揮出力量。那麼,憑藉兩座九星陣法的力量,就算張若塵再強,也要被鎮壓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離開之後,張若塵就向橙月星使走了過去:“橙月星使,你這是第二次落入我的手中。上一次,有人救你,我放了你一條生路。這一次,我不會再放你了!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冷哼了一聲,道:“張若塵,你敢不敢讓那一隻蠻獸先放開我,我們堂堂正正的戰一場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我來木精墟界是有重要的事要辦,沒時間,浪費在你的身上。小黑,殺了她,我們該上路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之所以願意放走紅欲星使,既有形勢所迫的原因,還有一部分原因,那是因爲,紅欲星使有野心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想要做黑市一品堂的少主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如此,張若塵正好與她合作,對付帝一。

    但是,橙月星使卻不同。她對帝一的命令是絕對的服從,三番兩次想要置張若塵於死地,若是留她性命,將來,她依舊是帝一的一大助手。

    所以,張若塵可以放走紅欲星使,卻要除掉橙月星使。

    (微信關注:feitianyu5新浪微博關注:飛天魚的微博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