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制定了一個短期的目標,在木精墟界,必須將軍功值積累到一百萬點。

    《天榜》上面,超過一百萬點軍功值的武者,一共也只有十八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張若塵只要達到一百萬點軍功值,就能進入《天榜》前二十。

    敖心顏、橙月星使、小黑趕了過來,林中,那些百年樹人,已經全部被他們擊殺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則是一副冷傲的樣子,揹着雙手,道:“你們居然敢闖黒木原,簡直就是在找死。等着瞧,最多三天,你們肯定會死在這裏。”

    “千年樹人的鮮血,被稱爲‘木靈紅澶’,乃是稀有靈藥,能夠幫助武者修煉木靈寶體。而且,武者服下‘木靈紅澶’,還能提醒修爲,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橙月星使看了一眼,將一隻巴掌大小的玉瓶取出來,遞給了她,就像是使喚一個丫鬟一般,說道:“去幫我收集木靈紅澶。”

    “憑什麼?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瞪了他一眼,冷聲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做階下囚,就應該要有做階下囚的樣子,你若是不去收集木靈紅澶,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,因爲,你對我沒有用處。”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那一副平靜的樣子,橙月星使卻感覺到幾分懼意,最終,她還是沒敢違逆張若塵的命令。

    只要能夠保住性命,將來,自然會有脫身的機會。

    她接過了那一隻玉質的瓶子,將瓶子打量了一翻,心中暗想,如此小巧的一隻瓶子,很快就能裝滿,只是一件小事,沒必要因此而觸怒張若塵,暫且答應他。

    但是,當橙月星使開始收集千年樹人的血液,卻驚奇的發現,那一隻巴掌大小的玉瓶,怎麼都裝不滿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難道會是一件空間寶物……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硬着頭皮,繼續收集,想要測試玉瓶的容量到底有多大?

    那一隻玉瓶,的確是張若塵煉製的一件空間寶物,名叫如意寶瓶,裏面的空間很大,足以裝下一個大型池塘的水。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的修爲,達到魚龍境,煉製出來的如意寶瓶,甚至可以裝下一個湖泊。

    敖心顏也十分震驚,盯着橙月星使的那一隻玉瓶,看得有些發呆:“組長,那真的是一件空間寶物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只是一件低等的空間寶物,名叫如意寶瓶。不過,這只是一件半成品,發揮出來的力量,還不太成熟。你可以去試一試,將真氣注入如意寶瓶,還有一些奇妙的變化。”

    敖心顏壓制不住心中的好奇,走了過去,從橙月星使的手中奪過如意寶瓶,雙手將玉瓶握住,將一縷縷真氣注入其中。

    玉瓶的表面,浮現出一道道銘紋,散發出白色的光華。

    下一刻,玉瓶口,凝聚出一個小型的渦旋,形成一股吸力。千年樹人的血液,一滴滴的飛了起來,匯聚成一條懸空的紅色小溪,向玉瓶飛去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!”

    只用了片刻時間,千年樹人的血液,就被完全收入玉瓶。

    敖心顏收回真氣,玉瓶上的銘紋,漸漸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輕輕的搖了搖玉瓶,瓶中,響起“咚咚”的聲音,顯然還沒有裝滿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,竟然可以主動將千年樹人的血液吸進瓶中。”敖心顏十分驚歎的道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橙月星使,也是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玉瓶收了回去,道:“只能算是一件半成品,真正的如意寶瓶,可以將強大的敵人收瓶中,關押在瓶中的獨立空間,甚至將其煉化在瓶中。傳說,中古時期,須彌聖僧曾經使用如意寶瓶,將一位大聖,收了進去,差一點將那一位大聖都給煉化。”

    “組長,你的這一件半成品又是從何而來?”敖心顏緊盯着那一隻玉瓶,眼眸不停的眨巴,十分眼饞的樣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笑了笑,將玉瓶收了起來,卻並不回答。

    離開了這一片林區,張若塵一行人,就繼續去清理別的樹人。

    花費了整整一天的時間,張若塵將方圓千里之內,三十六株千年樹人給擊殺,其中,甚至還有五株樹人生長了兩千年,實力堪比魚龍第二變的修士。

    殺死這些千年樹人,張若塵一共積累八萬一千點軍功值,總數達到五十九萬五千點軍功值。

    當然,這也是因爲他擁有天眼,可以準確發現每一株樹人的位置。若是別的《天榜》武者,根本不可能有這麼快的殺戮速度。

    同時,別的《天榜》武者,也不可能懂得趨利避兇,如此大規模的殺戮樹人,恐怕早就已經暴露了蹤跡,遭到樹人的圍攻。

    所以說,能夠在一天之內,積累八萬多點軍功值,在天極境的武者之中,也只有張若塵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入夜之後,張若塵、敖心顏、橙月星使、小黑,在一座地勢隱祕的樹林中,暫時休憩,沒有繼續殺戮。

    小黑布置了兩座陣法,一座二品隱匿陣法,一座四品防禦陣法。

    他們就坐在陣法裏面,陣法外的生靈,根本看不到陣法裏面的景象,聽不到陣法中的聲音。

    陣法中,燃着一個火堆。

    小黑用一根四階真武寶器級別的青銅長矛,駕着一隻蠻獸的大腿,正放在火堆上面烘烤。蠻獸大腿,已經變成金黃色,散發出濃烈的肉香。

    隨後,它又將千年樹人的血液,澆灌到熟肉上面,頓時,木香和肉香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看到小黑熟練的烤肉手法,就連敖心顏也如饞貓一般,舌頭輕輕的舔了舔嘴脣。橙月星使的目光,也直勾勾的盯着一塊巨大的烤肉,暗暗嚥着唾液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小黑的烤肉,的確是一絕,相當美味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張若塵,依舊綁緊神經,絲毫都不敢放鬆,道:“這一片區域內的樹人,幾乎被完全我們清除。這麼大的事,肯定會在樹人一族引起巨大的震動,我們的行蹤也必定會暴露。接下來,恐怕就沒有今天這麼輕鬆,越是向黒木原中心行去,將會越是艱難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努力提升修爲,實力越強,纔有可能戰到最後。”

    說完,張若塵取出如意寶瓶,飲了一口“木靈紅澶”,開始煉化起來。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話,敖心顏不再盯着那一塊蠻獸烤肉,將黑水琉璃晶取出,也開始煉化。她要爭取在短時間之內,修煉成水靈寶體,突破到天極境大圓滿,只有這樣,她才能真正的成爲張若塵的得力助手。

    那一塊烤肉,終於熟透,小黑伸出兩隻爪子,將其捧在手中,向橙月星使看了一眼,笑眯眯的道:“想吃嗎?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轉過頭去,露出不屑的神情,冷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小黑笑了笑,道:“你知道,本皇爲何要在張若塵的面前,力保你的性命?”

    “本皇的身份,已經給你說過,也就不用再講第二次。老實告訴你,你在黑市,沒有前途,跟隨張若塵和本皇,今後,你的成就,肯定能夠超越你的想象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,你見識了張若塵的那一隻如意寶瓶了吧?告訴你也無妨,那是他自己煉製而成。就憑這一手,帝一就比不過他。”

    聽到此處,橙月星使的雙眼一亮,“張若塵真的能夠掌控空間的力量?”

    小黑點了點頭,繼續道:“沒錯,他的師尊,並不是佛帝和金龍,而是須彌聖僧。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並不關心張若塵的師尊是誰,她只關心,張若塵到底有多少隱藏實力。等到她逃回去,就能將這些祕密,轉告給帝一。

    小黑將那一塊烤肉放下,兩隻爪子撐地,人立而起,一副老謀深算的樣子,道:“本皇之所以不殺你,那是因爲,你是先天陰月體。恰恰是本皇想要收集的五種體質之一,所以說,你的運氣很好。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露出疑惑的神情,雖然覺得這一隻貓很古怪,還是忍不住問道:“五種體質?”

    小黑並不回答,反問道:“你可聽說過神器?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道:“當然聽說過,但是,在崑崙界,就連萬紋聖器都十分罕見,堪稱頂尖戰兵。至於十大神器,只存在於遠古的神話傳說之中,中古時代之後,就再也沒有人見過。”

    小黑十分傲然,道:“本皇就曾得到一件神器,乃是崑崙界的十大神器之一,神龍日月混沌塔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卻需要五種大成的體質,才能發揮出這一件神器的最強威力。”

    “五種體質,分別是真神之體、真龍之體、先天極陽體、先天極陰體、五行混沌體。五種體質大成,聯合在一起,就能發揮出那一件神器的全部威力,迎接即將到來的一場大劫難。你的先天陰月體,修煉到大成,就是先天極陰體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腳踢了出去,踢在小黑的屁股上面,小黑先前一撲,嘭地一聲,撞在了那一個火堆上面。

    “不吹牛,你能死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看不下去,實在是小黑吹得太玄乎。

    若是它真的有十大神器中的神龍日月混沌塔,當初,怎麼可能被須彌聖僧給封印在乾坤神木圖裏面?

    而且,它都已經被封印了十萬年,哪會知道崑崙界的現狀,居然還聲稱即將有一場大劫難,不是在吹牛是在幹什麼?

    實在不能忍,它太能吹,不踢它都不行。

    本來,橙月星使看到小黑說得煞有其事的樣子,真的有些信以爲真。

    直到張若塵將小黑踢飛出去,她才幡然醒悟過來。那只是一隻貓,不知多蠢的人,纔會相信它的話。

    (飛天魚的微信公衆號:feitianyu5。同時,微博已經開通:飛天魚的微博。謝謝,各位書友關注和交流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