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境界突破,張若塵的身體猛然顫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隨後,全身毛孔完全打開,發出一股吸食的力量,吸收天地之間的靈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,完全被一個靈氣漩渦包裹,直到數日之後,靈氣漩渦才消散。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大笑了一聲,吼道:“捕捉到了,捕捉到了!終於捕捉到了時間印記。”

    “時間之劍,剎那無痕。”

    他的雙眼,並沒有睜開,像是依舊還在沉睡之中。

    手臂捏成劍訣,猛然一揮,化爲一道光,斬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那一道劍光,將空間領域斬破,撕裂出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頓時,血水涌了進來,將張若塵的身體完全淹沒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目睜開,雙手化爲掌印,向左右兩個方向推了出去,再次將空間領域撐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自己的手,又看了看地上的乾坤神木圖,自言自語的道:“好厲害的時間之劍,居然可以破開空間領域。但是,我是如何將時間之劍修煉成功的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揉了揉太陽穴,使勁的回憶。

    就在剛纔,他將手掌按在乾坤神木圖上面,似乎看到了一株巨大的古樹,還有一個在演練劍法的老者。

    他感覺,自己好像是跟那一個老者,練了幾個月的劍法。

    但是,又好像只過去了一個剎那。

    “又是上次那一種感覺,像是過去了很久,又像是隻過去了片刻時間。不過,這一次,比上一次要清晰很多。我敢肯定,的確是在與一位老者學劍,學的是時間之劍。第一招,叫做剎那無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努力回憶,但是,卻怎麼都想不起來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腦海中,只有一些模糊的映象。

    “難道我去的那一個地方,是乾坤神木圖的內世界?”

    乾坤神木圖吸收了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接天神木應該已經成長起來,足以支撐起圖卷的內世界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張若塵立即將真氣注入乾坤神木圖,嘩的一聲,圖卷的表面,升騰起一道道霞光。

    那些霞光,纖細得就像是絲線,匯聚在一起,化爲一道空間之門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步跨了出去,進入空間之門,如同是穿過了一層光幕,下一刻,他的雙腳踩在了一片翠綠色的草地上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放眼望去,整個世界鬱鬱蔥蔥的一片,更加遙遠的地方,隱約可以看見,一座座高聳入雲的巨大山脈,雲霧繚繞,深山古林,給人一種莽荒大澤一般的景象。

    前一刻,還在光線昏暗的血池。

    後一刻,卻來到一座獨立的世界,猶如世外桃源,與世隔絕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就是乾坤神木圖的畫卷世界,與真實的世界有什麼區別?好厲害,也不知當年的須彌聖僧的修爲達到了何等境界,竟然能夠自創一座世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驚歎不已,頓時想到佛家所說的“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菩提”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氣,空氣中,帶着一股泥土、花草的清香,一股強大的靈氣,涌入身體,在經脈中亂竄。

    “靈氣的濃郁程度與天魔嶺那種偏僻的地方相差無幾,但是,遠遠無法和東域聖城相比。”

    靈氣濃度,決定了修煉環境的優劣。

    但是,也並不絕對。

    只要張若塵有足夠多的靈晶,就能佈置出一座聚靈陣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就算是在靈氣相對貧瘠的圖卷世界,也絲毫都不影響修煉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圖卷世界裏面過去十天,外界纔過去一天。

    這纔是對張若塵的修煉幫助最大的地方!

    張若塵向天邊看了一眼,很快就看到了接天神木,於是,他展開身法,離地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他就來到距離接天神木最近的一座小山的頂部。

    遠遠望過去,只見地面上,立着一根高達三十丈的枯朽樹樁。

    那一個樹樁,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巨大而平整的圓臺,一眼望去,看不到邊際。

    樹樁上,有一圈圈的年輪印記,密密麻麻,數之不清,也不知有多少萬道年輪。每一道年輪,就像是一卷書頁,記載着一個遠古的故事。

    一股古老而滂湃的力量,從樹樁上面傳來,給人的感覺,就像是一本古樹,記載了無窮無盡的祕密。

    張若塵震撼至極,念道:“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接天神木?”

    接天神木是崑崙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傳說,據說,它是一棵連接天地的神樹,也被稱爲“崑崙界之根”。

    十萬年前的中古時代,接天神木被人斬斷,從此之後,崑崙界再也沒有人能夠成神。同時,史學家也將“接天神木被斬斷”,定性爲中古時代結束的標誌。

    根據小黑所說,須彌聖僧將接天神木的樹根,移植到了乾坤神木圖的內世界。

    它所指的,應該就是,張若塵眼前的這一個巨大的樹樁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臂展開,御風而行,來到樹樁的上方,輕飄飄的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接天神木的樹樁,已經過去了如此久遠的歲月,居然還散發出如此濃郁的靈氣。在靈氣之中,似乎還有一股更加高品級的氣流,應該是傳說中的聖氣。”張若塵十分驚歎。

    在圖卷的內世界,越是靠近接天神木的樹樁,靈氣就越濃。

    特別是站在樹樁上面,靈氣的濃郁程度,簡直堪比聖院的那一座聖山。甚至,猶有過之。

    張若塵腳下的樹樁,就像是一個平整、巨大的練武場,一直延伸出去,也不知走了多久,纔來到樹樁的中心。

    在樹樁的中心位置,長出一株新苗。

    只不過,這一株新苗,生長了多年,已經十分粗壯,樹幹的直徑超過百米,像是一座直插入雲端的山峯,大氣磅礴,震撼人的靈魂。

    他可以清晰感受到,新苗蘊含的龐大生機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裏,我在夢中來到的地方,就是這裏。這就是接天神木的新苗,它已經撐起了這一座圖卷內世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樹下尋找,卻怎麼都找不到那一個老者。

    “小黑一直被封印在圖卷世界,它對這一座世界,肯定十分了解。既然找不到原因,就先離開此地,出去之後,再詢問它,應該會有收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看去,眼中露出敬畏的神情,雙手合十,對着那一株接天神木的新苗,躬身一拜,就立即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知道,先前到底修煉了多久,害怕錯過了十日之約,於是匆匆的退出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走出空間之門,重新回到血池的底部。

    乾坤神木圖的光芒一閃,化爲一粒光點,飛進了張若塵的眉心,又懸浮在氣海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,漸漸平息心中的情緒。

    直到這個時候,他才發現,武道修爲竟然已經在不知不覺的時候,突破到了天極境大圓滿,精神力也達到四十二階。

    精神力達到四十二階,本來就在張若塵預料之中。

    畢竟,若是精神力沒有突破,他也不可能學會時間之劍的第一劍,剎那無痕。

    但是,武道境界怎麼也突破了?

    畢竟,張若塵的武道境界,才突破到天極境大極位不久。根據他的預估,想要突破到天極境大圓滿,至少也需要再修煉半年時間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在我參悟時間之劍的時候,武魂化爲假神之身,吸收了血池中的祭祀之力?”張若塵只能想到這樣一個可能性。

    他將精神力釋放出去,融入血池,果然發現,血池中的祭祀之力變淡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如此看來,我在血池中已經待了很長時間,要不然,不可能突破到天極境大圓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凝重,自言自語的道:“希望沒有超過十天時間纔好。”

    他將真氣運至雙腿,在血池底部一踩,借住那一股反衝的力量,猶如一支離弦的箭,向上方衝去。

    (qq第四交流羣:470939445,請加了一、二、三羣的讀者,不要再加,謝謝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