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目,深吸了一口氣,暗想小黑的話,覺得也有一定的道理。

    他對池瑤有仇恨,自然也就有偏見。

    一旦出現偏見,就可能會判斷失誤,從而與真相越行越遠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發現了這個秘密,當然要查下去。除了木精墟界,朝廷兵部還將別的一些墟界,也劃分爲禁區,有很多限制。這些墟界,很可能也建有類似的祭臺。不過,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回混沌萬界山,不能再耽擱了!”

    “推算時間,萬界酒館的墟界船艦,應該還要過幾天,纔會來到木精墟界。我們如何回去?”小黑.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角一勾,笑道:“除了萬界酒館的墟界船艦,木精墟界的巡視軍,也肯定有墟界船艦。咦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縮,向天邊望去,在地平線上,兩排黑色的小點,正在快速合圍過來。

    那是兩隊巡視軍,他們身穿戰甲,手持長矛,站在紫麟狴王獸的頭頂,迅速向張若塵和小黑靠近。

    “巡視軍第一隊隊長方厲在此,前方何人,立即報上姓名。”

    還在百里之外,方厲的聲音就穿透虛空,猶如悶雷一般,傳入張若塵的耳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耳膜發疼,全身血液翻滾,只得運轉功法,纔將那一股震盪之氣化解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高手,兵部居然派遣如此強大的人物巡視木精墟界,如此看來,木精墟界真的隱藏着大秘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大意,立即命令小黑停了下來,懸浮在半空,小心的戒備。

    巡視軍第一隊的十位軍士,呈扇形排列,停在了張若塵的百丈之外。

    其中,隊長方厲站在最中央的位置,身材高大,雙臂粗長,手中提着一根碗口粗的銀色長矛,猶如一尊絕代戰神。

    只是向他看了一眼,張若塵的背上就冒出一股涼意,可以清晰的感知到,此人的修爲,達到魚龍第四變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實力,卻比魚龍第五變的樹祖要強大十倍以上,根本不是一個力量級的存在。

    像他這樣的人物,只需一招,就能將樹祖擊殺。

    這纔是身經百戰的高手,只是身上散發出來的那一股氣勢,就能讓膽小的人下跪求饒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巡視軍第二隊的軍士飛了過來,也呈扇形排列。

    第二隊的隊長,卻長得十分瘦弱,一副面黃肌瘦的樣子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實力卻不弱,也是一個魚龍第四變的修爲,與第一隊的隊長方厲,是同一個級別的強者。

    “怎麼辦?殺出去?”小黑的眼中,露出一道厲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不急,先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第一隊巡視軍的一個軍士駕着紫麟狴王獸,向張若塵飛了過去,冷聲道:“沒聽見我們隊長在問話嗎?若是不報上姓名,就以偷渡者論處。”

    說着,那一個軍士施展出一招翻雲擒拿手,雙臂交錯,兩隻手爪冒出一縷縷火焰,向張若塵的肩部抓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,向後一退,躲過那一位軍士的爪印。

    同時,他一掌打了出去,嘭的一聲,擊在那一個軍士胸口。

    那一個軍士倒飛而回,重新落到紫麟狴王獸的背上。

    “居然敢還手,真是反了你。”

    那一個軍士的眼神一寒,將插在蠻獸背部的鐵鏈中的長矛取出,雙手緊握,就要再次衝上去。

    “龍雲,你不是他的對手,還不速速退下。”巡視軍第一隊的隊長方厲沉聲道。

    那一位叫做龍雲的軍士,對方厲十分敬畏,不敢有任何怨言,立即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方厲的目光,猶如鷹隼一樣,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龍雲的武道修爲,達到天極境大圓滿,雖然不是《天榜》武者,卻也是在墟界戰場上經歷了數十場血戰的強者。你居然只用一招就將他擊退,應該是《天榜》上的高手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就算登上《天榜》又如何?不達到魚龍境,終究只是一個凡人武夫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還有一些自知之明,既然如此,就不用我出手,跟我們走吧!”方厲道。

    方厲並不覺得張若塵與黒木原中變故有什麼聯繫,但是,卻將張若塵定性爲偷渡者,準備將他抓回去,關押起來。

    若是在別的時候,張若塵並不介意與他們回去。畢竟,以他的身份,武市錢莊肯定會去和兵部交涉,很快他就會被放出來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現在急着趕回混沌萬界山,若是被當成了偷渡者,恐怕得耽誤很久,才能回去。

    方厲是一個沒有耐心的人,見到張若塵久久不回答,他的眼中,露出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對於偷渡者,不是抓,就是殺。

    他的手掌緩緩擡了起來,隨着他的手掌運氣,天空之上的雲層震動了一下,竟然也凝聚成一個掌印的形狀。

    那一個掌印雲朵,足有數十長,就懸浮在張若塵的頭頂,像是一座五指山。

    鬼級下品的武技,驚雲掌。

    很顯然,方厲已經將驚雲掌修煉到了化境。最主要的是,他的修爲無比深厚,遠超凡人,施展出這一招驚雲掌,能夠爆發出石破天驚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只能賭一下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,將雲武郡國郡王的令牌取出來,道:“方隊長,你這是幹什麼?本王只是來木精墟界歷練,哪裡得罪你了?”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手中的那一張令牌,方厲的雙目一縮,收起了手掌。

    隨即,天空之上的那一隻巨大的掌印,也漸漸散去。

    所有壓力,煙消雲散。

    “雲武郡王。”方厲仔細的看了一眼令牌,輕輕的一皺眉頭。

    在第一中央帝國的爵位,分爲:天王爵、域王爵、郡王爵。

    其中,每一個爵位,又分爲三等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中的令牌,代表着“下等郡王”的爵位,在三爵九等之中,排在最末端。

    也就是最低等的貴族。

    但是,即便是最低等的貴族,那也是貴族,擁有來到木精墟界歷練的資格。

    一個武者,想要獲得爵位,哪怕是最低等的爵位,也是難如登天的事。必須在墟界戰場,積累足夠多的軍功值,纔有機會封爵。

    擁有爵位,就相當於是第一中央帝國的官員,有很多特殊的優待,可以去很多尋常武者去不了的地方歷練。

    張若塵根本沒有在兵部備案要來木精墟界歷練,其實,他也是在賭,就賭端木星靈已經動用拜月魔教的關係幫他備了案。

    因爲,端木星靈來過木精墟界,而且還說張若塵沒有在兵部備案。

    由此說明,她動用了拜月魔教的關係,看到了兵部的備案簿。

    既然,她和張若塵約定,要張若塵在十天之內趕回混沌萬界山,就肯定幫張若塵備了案,甚至還有可能提前佈置了一些手段。

    當然,這一切都只是張若塵的猜測,不敢確定,只能先賭一下。

    畢竟,兩位巡視隊的隊長,皆是魚龍第四變的修士,而且,還不是一般的魚龍第四變修士那麼簡單,擁有跨境界戰鬥的能力。

    能夠不戰,當然,最好不要戰鬥。

    方厲的眼神,不停變化,道:“葉川,兵部備案上面,有沒有云武郡王張若塵的名字?”

    巡視軍第二隊的隊長,葉川,將一卷玉簡取出來,察看了一翻,點了點頭,道:“有。”

    方厲再次看向張若塵,道:“既然你是雲武郡國的郡王,本隊長也不爲難你,但是,有一些事情想要詢問你。你剛纔是從黒木原中出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令牌收起,笑了笑,道:“我只是發現黒木原中有很大的動靜,以爲有什麼寶物出世,纔過來碰運氣。但是,不敢深入進去,據說裡面相當危險。”

    方厲死死的盯着張若塵的雙眼,在看張若塵是不是在撒謊,繼續道:“黒木原中的樹人,大量死亡,肯定是有絕頂的高手闖了進去。你有沒有看到可疑的人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沒有。方隊長還有沒有的問題,若是沒有,我就離開了?”

    “沒有了。”方厲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小黑離開之後,第二隊的隊長,葉川,駕着紫麟狴王獸,飛到方厲的身旁,盯着遠處的那一個黑點,道:“方厲,你相信他的話嗎?”

    方厲的神情肅然,搖了搖頭,道:“哏哏,他雖然隱藏得很好,但是,我還是覺得他有問題。此人,不過只是天極境大圓滿的修爲,居然連我都看不透他。如此人物,居然聲稱不敢闖黒木原,你信嗎?”

    葉川的手,悄聲無息的撫摸着手中的長矛,笑道:“我當然不信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吐出第一個“我”字的時候,手中的長矛,快速刺出。

    當他說出最後一個“信”字的時候,噗嗤一聲,長矛已經刺穿了方厲的後背脊樑骨。

    在那一股強大的力量衝擊之下,方厲的身體,斷成了兩截。

    一位絕頂強者,就這般在不知不覺之間隕落,估計,他至死也沒有想到會死在自己的隊友手中。

    葉川十分瀟灑的樣子,手臂一甩,方厲的屍體就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提着血淋淋的長矛,葉川笑道:“我當然不信,因爲,他根本就是一個偷渡者。不過,既然聖女殿下要我助他一臂之力,並且要儘量掩蓋他的身份,那麼,就只能殺了你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