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葉隊長,你……」

    其餘的巡視軍的軍士,震驚至極,所有人的目光,全部都盯在葉川的身上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經歷過無數生死之戰的軍士,立即抓起戰矛,目光警惕,防禦了起來,他們已經意識到葉川的危險。

    「看什麼看?沒見過拜月神教的高手殺人?」

    葉川不屑的一笑,眼中露出一道殺光,嘭的一聲,身體爆裂開,化為一團黑氣。黑氣中,飛出十八道幻影,分別沖向十八位巡視軍的軍士。

    轉瞬之間,十八道幻影又重新飛了回來,重疊在一起。

    葉川依舊站在蠻獸的背上,手持長矛,目光睥睨,就好像,他從始至終都沒有動過一下。

    「嘭嘭!」

    十八位巡視軍的軍士和十八頭蠻獸,全部爆裂成一團血霧,只剩一根根短碎的白骨,從半空墜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空氣中,殘留著一股濃烈的血腥氣。

    「不堪一擊。」

    葉川站在紫麟狴王獸的頭頂,向張若塵離開的方向看了一眼,隨後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「有人追上來了,應該是巡視軍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,想要除掉我們。」小黑冷聲說道。

    小黑的身上,冒出黑色的光芒,開始凝聚力量,準備戰鬥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很平靜,道:「不是,他是拜月魔教的人,你先停下,應該是端木師姐交代了他什麼事。」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強度,就算不展開天眼,也能感知到百里之外的事物。

    剛才,張若塵一直釋放出精神力,觀察那些巡視軍的一舉一動。所以,他很清楚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   葉川追了上來,看到張若塵已經停下,略微有些意外,道:「見到我追上來,你居然沒有逃?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「你殺了方厲和十八位巡視軍,顯然咱們是友非敵,我為何要逃?」

    「是嗎?」

    葉川有心想要試探張若塵的實力,於是暗中調動真氣,在經脈中快速運行,出其不意之間,他從蠻獸的背上騰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施展出一種高深的身法武技,腳踩虛空,如履平地一樣,電光火石之間就衝到張若塵的身前,將長矛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對付一個天極境武者,葉川並沒有使用全力,只用了一成的力量。

    即便,只是一成的力量,依舊相當恐怖,比樹祖的全力一擊弱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面對如此強者,張若塵不敢有絲毫大意,沒有任何猶豫,手握劍柄,手臂向上一揚,一劍揮斬了出去。

    正是時間之劍的第一劍,剎那無痕。

    剎那無痕,看似只有一劍,實際上變化萬千,乃是時間之間的基礎。

    現在,張若塵也僅僅只是初步領悟時間中的「剎那」,僅僅只是學會了萬千招式中的一招。

    所以說,張若塵更願意將時間之劍的第一劍,當成一套劍法,名為剎那劍法。

    一招一剎那,一招一變化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張若塵出劍的速度,快如流光,從葉川的頭頂上方揮了過去,留下一道圓弧形的劍光。

    啪的一聲,葉川頭頂的發冠被劍光斬斷,黑色的長發,散落了下來,披散在臉頰的兩旁。

    葉川快速後退,重新回到蠻獸的背上,頗為震驚的盯著站在對面的張若塵:「好快的劍,你剛才的那一劍,若是斬向我的脖子,估計我也躲不過去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劍一收,道:「你若是使用全力,我剛才的那一劍,也未必就能斬落你的發冠。」

    「你不用謙虛,以你剛才那一劍的速度,就算我調動全部修為,幾乎也躲不過去。」葉川道。

    葉川並不知道,張若塵的劍道,蘊含了時間的力量。他只覺得張若塵出劍的速度很快,快得嚇人。直到現在,他全身都還在冒冷汗。

    剛才那一剎那,他覺得已經相當接近死亡。

    實際上,時間的力量比空間的力量更加虛無,更加讓人無法感知。空間的力量,至少還有跡可循,但是,時間的力量卻無影無跡。

    除非是半聖,對天地萬物的規律的感知已經達到一定境界,才能感受到那一股微弱的時間變化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的時間之劍,也有很大的缺陷,只能在很近的距離之內施展,才能做到一擊必殺的效果。

    而且,劍法缺乏連貫性,招式與招式之間相互獨立。

    一旦這一劍,沒能殺死對手,劍招就會出現停頓,從而出現破綻。

    若是,葉川再和張若塵交手,就肯定不會輕易靠近張若塵的三丈之內。即便是張若塵出劍的速度再快,也傷不到他。

    這一招「剎那無痕」,雖然是張若塵的底牌,但是,遲早是要暴露出去,就算現在施展出來,也只是提前測試這一招的威力。

    事實證明,哪怕只是最基礎的時間之劍,也依舊威力無窮。若是出其不意的出手,即便是葉川這樣的高手,也會被殺死。

    葉川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「你真的是天極境的武者?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道:「當然。」

    也不怪葉川會心生懷疑,畢竟,葉川也是拜月魔教一等一的天才,在天極境,進入過《天榜》。

    現在,他的修為,已經達到魚龍第四變,居然差一點死在一個天極境武者的劍下。就算他說出去,估計也沒有人會相信。

    葉川將長矛收起,道:「不愧是聖女殿下看中的人,果然是絕世天驕,讓人不佩服都不行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清楚葉川知不知道端木星靈明面上的身份,於是露出好奇的神情,道:「聖女殿下是誰?」

    葉川笑道:「聖女殿下沒有告訴你她的身份,應該是時機還沒到。不過,聖女殿下下令,要我在木精墟界助你一臂之力,我自然會全力助你。」

    沉思了片刻,葉川的臉色,變得嚴肅,道:「根據我的探查,黒木原的深處隱藏著很大的秘密。你去過黒木原,可有收穫?」

    很顯然,葉川也在打探黒木原的秘密,想要稟告拜月魔教。

    或許,這就是他潛伏在木精墟界的原因。

    黒木原的秘密,關係重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考慮之後,做出決定,可以適當告訴他一些東西。

    因為,張若塵一旦離開木精墟界,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也會跟著消失,整個世界都會開始衰退。

    這麼大的事,必定會驚動兵部的高層,到時候,兵部下令徹查,以他們的情報網,就算張若塵是偷渡來到木精墟界,也肯定會查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現在,最好的辦法,就是讓拜月魔教去牽制兵部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道:「黒木原的深處,有一座祭台,祭台上刻畫有極其複雜的銘紋,經過我的察看,初步估計,應該是出自精神力聖者的手筆。」

    葉川果然被張若塵的話吸引,神情凝重,道:「我也去過黒木原的深處,遠遠的觀察過那一座祭台,的確非同一般,不是一般人可以建造的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潛入了那一座祭台之中,卻發現了一個更加驚人的秘密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秘密?」葉川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就被鎮壓在祭台之下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。」葉川大驚。

    他的臉色,不停變換,已經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。這麼重大的事,必須立即上報拜月魔教的高層。

    葉川的目光,再次盯向張若塵,道:「兵部的人,為何要這麼做?到底是什麼目的?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「葉隊長是兵部的人都不知道,我又怎麼可能知道?再說,那可是本源之氣實在是很厲害,我根本都不敢靠近。」

    葉川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葉川自然不可能想到,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已經被張若塵收走。畢竟,本源之氣的力量相當龐大,即便只是下等墟界的本源之氣,也只有半聖級別的存在才能鎮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劍術,就算再如何高明,也只是一個天極境的武者。在本源之氣的面前,他就如一隻螻蟻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色道:「我要立即趕回混沌萬界山,不知葉隊長可有什麼辦法?」

    葉川收起了心緒,道:「聖女殿下早有吩咐,已經安排妥當,我現在就帶你去乘坐墟界船艦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暗道,不愧是魔教聖女,能夠動用的能量,果然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木精墟界在下等墟界之中,算得上是頂尖級別,就算兵部下了禁令,可是每年依舊有很多擁有爵位的年輕子弟,來到這裡歷練。

    在葉川的帶領下,張若塵和小黑很快就登上返回混沌萬界山的船艦。此時,船艦上,還要別的一些貴族年輕子弟。

    站在船艦上,張若塵向下看去,問道:「葉隊長,不一起回混沌萬界山?」

    葉川笑道:「我還要去處理一些事,處理完之後,自然就會回去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自然明白葉川話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方厲和十八位巡視軍軍士慘死,肯定需要一個交代,沒有處理好這些事,葉川不可能離開木精墟界。

    葉川站在地面,看著船艦飛走,眼神逐漸變得冷銳:「兵部到底在謀划什麼?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居然被鎮壓在一座祭台的下面,如此看來,我必須立即將消息上報給銅須半聖。」

    涉及到一座墟界的本源之氣,葉川也不敢擅自妄動,必須通知魔教的半聖,讓半聖來處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