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黃神異的實力有多強,在場所有人都有目共睹。

    即便是荀龍那樣的強者,也僅僅只是逼退了黃神異一步,最終還敗給黃神異。

    本以爲,以張若塵的實力,根本擋不住黃神異的一招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,張若塵的實力,竟然如此強大,站在原地不動,只是憑藉劍道的力量,就能將黃神異擊傷。

    有人感嘆:“真可謂是強中更有強中手,一山還比一山高。”

    觀戰臺上,端木星靈和黃煙塵都略微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的五指纖細的玉指,輕輕的摸了摸尖翹的下巴,圓溜溜的眼眸中露出幾分異樣的神情:“張若塵的實力,竟然已經達到了如此程度,難怪表現得那麼自信。”

    若是在以前,端木星靈十分自信,只有釋放出被封印的力量,就肯定能夠將張若塵擊敗。

    但是,現在,她覺得,就算解開了封印,爆發出全部實力,很可能也不是張若塵的對手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竟然這麼強……”橙月星使有些失神,驚異的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半個月之前,張若塵的實力,比裴紀都要弱一些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半個月的時間,卻達到了與黃神異抗衡的高度。

    張若塵聲稱要去木精墟界辦一件大事,莫非正是因爲那一件大事,所以,他的實力才突飛猛進?

    橙月星使的心情,相當複雜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實力越強,她想要逃走就越難。現在,橙月星使也只能希望,剛纔黃神異只是輕敵,所以纔會被擊退。

    黃神異可是得到了玄武的傳承,肯定可以逆轉戰局。

    《天榜》第六,莊刑天,露出驚歎的神情,道:“在天極境,就達到劍心通明的中階,張若塵不愧是劍道奇才。同代人之中,任何人與他比劍,估計也難逃一敗。黃神異能夠與他戰成現在的局面,已經相當不錯。”

    荀龍冷哼了一聲,道:“這位佛帝傳人,在劍道上的造詣,的確是無人能及。但是,黃神異的實力,不僅僅只表現在劍道上面。”

    “黃神異真正厲害的地方,是他在陣法上的天賦。再加上玄武的傳承,黃神異幾乎沒有破綻。”

    “佛帝傳人的劍道再高明,能夠破得了玄武的防禦?”

    莊刑天也點了點頭,道:“若是,黃神異沒有得到玄武的傳承,今日一戰,他必敗。既然有玄武的傳承,那麼他就已經立於不敗的境地,他的贏面,至少有八成。”

    戰臺上。

    黃神異收起了輕視之心,一雙眼睛,緊緊的盯着張若塵,道:“張若塵,看來我是真的是低估了你,以你展現出來的實力,已經可以讓我認真起來與你一戰。”

    “哦!你的實力,也還不錯。不過,你的心性,卻比帝一差了一些,今天,恐怕會敗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黃神異最討厭別人拿他和帝一做對比,心中,生出一股無名火。

    黃神異的左手手掌,向前一推,掌心的位置,呈現出一個黑色的窟窿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仔細去看,就會發現,在黑色窟窿的周圍,有一縷縷風勁在旋轉流動。

    “唰!唰!”

    一連六柄三尺長的金劍,從掌心,飛了出來,懸在虛空,將張若塵包圍在中心,形成了一座劍陣。

    “玄武誅神劍陣。”

    黃神異的掌心,飛出六道真氣,分別打入六柄金劍。

    六柄金劍都是聖器,在真氣的催動之下,劍體的表面,浮現出一道道銘紋。

    所有銘紋飛了出來,就像蜘蛛網一樣的相互交織,匯聚在一起,形成一隻巨大的玄武的虛影。

    遠遠望去,看到的畫面,就像是一隻巨大的玄武,趴在天級戰臺上面,龐大的身軀,將戰臺完全壓在下面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也被玄武的虛影,壓在身下。

    “黃神異居然有六柄聖器級別的金劍,如此看來,他是真的得到玄武的傳承。也不知,除了六柄聖劍,他還得到什麼了不得的寶物?”

    “本來黃神異在陣法上的造詣就極高,現在,又有六柄聖劍相助,戰力更上一層樓。張若塵就算劍道再高明,也翻不起什麼浪花了!”

    即便是一些半聖家族,也只有一件聖器,做爲鎮族之寶。

    黃神異卻一連拿出六柄聖劍,的確讓人既是羨慕,又是嫉妒,同時也有些恐懼。擁有如此多聖器的黃神異,在同境界,還有誰不能夠是他的對手?

    在玄武虛影的鎮壓之下,張若塵的身體猛烈一顫,就像是一座巨大的鐵山,壓到了他的身上,全身的骨頭都像是要被壓碎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能逼我用出玄武誅神劍陣,就算是死在戰臺上面,也已經是相當了不起。”黃神異冷笑了一聲,臉色變得猙獰。

    他立即調動精神力,融入手中的那一柄黑色的聖劍。隨後,以聖劍爲筆,在劍陣的外圍,刻畫陣法銘紋。

    隨着陣法銘紋越來越多,越來越繁雜,劍陣的威力也不斷攀升。

    那一隻玄武的虛影,變得越來凝實,宛如一隻真正的玄武,從遠古的莽荒時期,穿越時空,來到了戰臺上面,給人一種壓抑而窒息的感覺。

    即便是觀戰臺上的衆人,也能感受到,那一股撲面而來的壓力,讓人雙腿發顫。

    《天榜》石碑的頂部,聖書才女的眼神沉凝,道:“面對玄武誅神劍陣,張若塵居然還不認輸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並不是瞧不起張若塵,反而,她是相當看好張若塵,早就已經將張若塵的名字,記載在書卷上面。

    所以,她纔不希望,張若塵這樣的一個奇才,死在戰臺上面。

    能夠認輸,爲何一定要堅持?

    留得青山在,不愁沒柴燒。

    《天榜》器靈笑道:“張若塵的性格看似隨和,實際上,他的內心,相當驕傲,怎麼可能會認輸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嘆道:“只可惜,玄武誅神劍陣的威力太強,不是天極境武者可以抵擋。難道,就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他死在劍陣裡面?”

    “那也未必。”《天榜》器靈說道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神情一動,道:“莫非,前輩知道,張若塵還有別的底牌?”

    《天榜》器靈搖了搖頭,道:“我也看不透他,他的身上,像是有一層霧,將他的一切秘密都遮蓋了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還有前輩看不透的事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輕輕的抿嘴,笑了笑,並不認爲《天榜》器靈看不透張若塵,只認爲,《天榜》器靈不想將張若塵的秘密告訴她。

    畢竟,《天榜》器靈,乃是武市錢莊的先賢。

    而張若塵,乃是武市錢莊年輕一代最傑出的天才之一。《天榜》器靈不願將張若塵的秘密告訴她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《天榜》器靈只是笑了笑,“丫頭,你太聰明瞭。但是,有一句話,叫做聰明反被聰明誤。我的確看不透張若塵,沒必要騙你。正是因爲看不透,所以,纔不相信他會死在玄武誅神劍陣裡面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不置可否的道:“前輩不願多說,晚輩不問還不行?只要張若塵沒有死在玄武誅神劍陣裡面,我肯定會去見一見他,親自查探出他身上的秘密。前輩,你應該相信,我有這個能力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聖書才女的嘴裡,發出一聲輕咦,向下方的天級戰臺看去,“他在幹什麼?”

    玄武誅神劍陣的中心,張若塵緩緩的動了起來,踩着步法,雙腳輕輕的移動。雙臂也開始活動起來,緩緩的打出一道道掌印。

    在如此危機的時刻,他居然在玄武誅神劍陣中練習掌法,龍象般若掌。

    隨着他出掌的速度越來越快,心臟中,那一顆龍珠,快速旋轉起來。龍珠的表面,散發出奪目的金光。

    “壓力越大,越能激發出龍珠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第七遍龍象般若掌的時候,突然,他的體內,響起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吟。

    “神龍變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皮膚表面,浮現出一塊塊金色的鱗片,雙臂和雙腿都化爲龍爪,整個身體變成一條十多丈長的金色巨龍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金色巨龍撞穿玄武虛影,在天級站臺上盤旋了一圈,打出一隻金色的爪子,擊向黃神異的頭頂。

    黃神異的瞳孔裡面,那一隻金色龍爪不斷放大,將他的瞳孔,完全映成金色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黃神異的反應速度極快,連忙向左跨出一步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金色的龍爪,依舊從他的右肩擦過。

    只聽見,啪的一聲,黃神異右肩的骨頭變成粉末,半個身體都失去知覺。

    黃神異斜飛了出去,十分狼狽的摔滾在地上,滿嘴是血,就連那一柄黑色的聖劍也脫手拋飛了出去,插在了戰臺下方。

    但是,沒有任何遲疑,他立即翻身而起,衝進玄武誅神劍陣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金色的巨龍,乘勝追擊,再次飛了過去,一爪擊向玄武誅神劍陣。

    黃神異緊咬着牙齒,將全身真氣完全釋放出來,催動六柄聖劍。

    六柄聖劍,急速旋轉。

    在陣法銘紋的牽引之下,那一隻玄武虛影,居然活了過來,與金色巨龍鬥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想擊敗我,沒那麼容易。就算你施展出神龍變,我也要屠掉你這一條龍。”

    黃神異的臉色蒼白,全身的毛孔,涌出一滴滴血珠,身體像是要爆開。

    很顯然,要掌控玄武誅神劍陣,他也承受着巨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“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黃神異的手臂擡了起來,轉瞬間,六柄聖劍,合在一起,變成一柄巨劍,懸在半空,斬向那一條金色巨龍的脖頸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