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我的武道,不用你教。”

    碧水城身上的戰意滂湃,冷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他的雙臂展開,真氣從鎧甲中散發出來,化爲一圈圈水紋,發出水浪拍擊岸石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他的五指展開,帶着一圈圈水紋漣漪,向張若塵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右腳,向後一退,躲開碧水城的掌印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的右手按住劍柄,連帶着劍鞘,猶如手持一根戰棍,劈向碧水城的腹部。

    碧水聖甲的銘紋,浮現出來,交織成一座陣法圖案,張若塵的攻擊,擊下去之後,就被陣法圖案擋住。

    劍鞘沒能擊在碧水城的身上,但是,劍鞘上的那一股力量,卻將碧水城打得後退了四丈遠,差一點又墜落下戰臺。

    就在碧水城暗自慶幸的時候,張若塵已經衝到他的面前,跳躍了起來,一掌拍擊在他的頭頂。

    即便有碧水聖甲抵擋張若塵的掌力,碧水城卻依舊難以承受那一股力量,雙腿一軟,嘭的一聲,重重的跪在了戰臺上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將劍鞘劈了出去,打在碧水城的脖頸,就像是狂風掃落葉一般,將碧水城再次打得飛出去,掉落下戰臺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這一次,碧水城沒能再爬起來。

    因爲,先前那一掌,張若塵擊在他的頭部,就已經將他打得暈厥了過去。

    其實,就算不穿碧水聖甲,碧水城的實力,也並不弱,至少比《天榜》第四十一位的裴紀,要強大一籌,算得上是天極境的頂尖高手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遇到的人是張若塵,無論是速度,還是力量,甚至對武道的力量,全部都遠超於他。要將他擊敗,也就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碧水城被打落下戰臺之後,碧水家族的一位長老,就立即趕過去,將碧水城從地上抱了起來。

    那一位長老,向戰臺上看了一眼,露出了一個感激的眼神:“多謝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張若塵已經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隨後,那一位長老,帶着碧水城,立即離開了天級戰臺。

    帝一看着碧水家族的那一位長老離開的方向,露出一絲笑意:“碧水聖甲,倒是一件不錯的寶物,碧水城連它千分之一的威力都沒有發揮出來,糟蹋了一件好寶貝。看來,我得找一個時間,前去碧水家族,將碧水聖甲借來一用。”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掌心,打出一道寒冰真氣,將空氣中的水汽凍結成冰,將黃神異的遺體冰封了起來。

    帶着遺體,張若塵向天級戰臺下方走去,道:“帝一,黃神異的遺體,我要帶走。你放心,我會將他安葬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帝一迎了過去,攔住就要走下戰臺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隻手,抱着冰封的屍體,另一隻手按在劍柄上面,道:“你想與我交手?”

    帝一搖了搖頭,笑道:“我們遲早還會有一戰,但,卻不是現在。我們做一個交易如何?”

    “怎麼交易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黃神異的六柄聖劍和遺體,你可以帶走,我也可以不阻攔。但是,你帶走了一位星使,總不能還要帶走第二位星使吧?”

    帝一的目光,向橙月星使的方向看了過去,露出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也盯在橙月星使的身上,道:“你要我放了她?可她,現在是我的俘虜。”

    帝一笑了笑,道:“張若塵,做人不能太貪心,兩位星使,你只能帶走一位。要活的星使,還是死的星使,你先挑。我做人夠厚道了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不變,道:“若是兩位星使,我都要帶走呢?”

    帝一的笑容一收,那一雙眼睛變得陰冷了幾分,向着武市鬥場中掃視了一眼,道:“這裡是武市鬥場,武市錢莊,高手如雲,我當然爭不過你。但是,我記得,你和煙塵郡主的三年婚約就該到了吧?你總不希望,大好的喜事,變成喪事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一道冷意:“你是在威脅我嗎?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感受到張若塵身上的殺氣,青衣星使和綠袍星使立即從帝一的身後飛掠了出來,站在帝一的左右兩側,將帝一護在中央。

    青衣星使和綠袍星使都是魚龍境的頂尖高手,一男一女,他們的身上散發出超凡的力量氣息,像是要出手將張若塵鎮壓。

    “青衣綠袍,不得無禮。這裡是混沌萬界山,我們得按規矩辦事,怎麼可以什麼事都用武力解決呢?”

    帝一伸出一隻手,示意青衣星使和綠袍星使退下去。

    帝一的目光,依舊盯着張若塵,繼續道:“張若塵,我好心提醒你一句,個人的力量,就算再強,終究也有限。在整個黑市的面前,你的力量,就像是一粒灰塵一般,不值一提。希望你能考慮清楚,再做決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考慮,我已經做了決定,兩位星使,我都要帶走。同時,我也警告你,你若是敢對我身邊的人不利,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語氣很平靜,那一雙眼睛,卻又是那麼的銳利,給人一種堅定不移的氣勢。

    帝一的雙手緊緊的捏住,十分氣怒,但是,最終他還是忍住了心中的怒火,一揮手,道:“好,好得很,我們走!”

    帝一率先走出武市鬥場,隨後,黑市的邪道武者,全部都跟隨他一起離開。

    盯着帝一的背影,張若塵的眼神,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帝一是一個很有手段的人,只要他還活着,就始終是一個威脅。

    但是,想要除掉帝一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他的身邊,總是跟着大批黑市的強者。就連武市錢莊的高層,想要殺他,也一直沒有成功,更何況是張若塵?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《天榜》石碑,散發出一道強勁的光芒,“張若塵”三個字,在石碑上面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“張若塵”三個字,到達《天榜》石碑的頂部,成爲《天榜》第一。

    他的名字後面,出現一串數字:軍功值,一千二百四十一萬七千點。

    《天榜》第一,代表的就是功成名就,堪稱是同境界的無敵戰王。

    可以預想,不久之後,張若塵的名字,必定傳遍崑崙界,成爲炙手可熱的年輕人傑,成爲無數年輕女子崇拜和愛慕的對象。

    敖心顏率先趕了過去,走到天級戰臺的下方,迎接張若塵,欣喜的道:“組長,你現在已經是《天榜》第一人,而且,還擊殺了黑市一品堂的黃神星使,回到聖院,肯定能過得到豐厚的獎賞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、端木星靈、洛水寒,還有東域聖王府的諸位年輕才俊,也都迎了上來,祝賀張若塵。

    達到《天榜》第一,是一件相當了不起的事。

    在東域聖王府,若是有年輕子弟,能夠進入《天榜》前十,立即就會成爲重點栽培的對象,甚至,成爲家族族長的候選人。

    想要成爲《天榜》第一,更是難如登天的事。東域聖王府,上一次有人達到《天榜》第一,已經要追溯到六百年前。

    黃煙塵屬於東域聖王府的支脈,既然張若塵是黃煙塵的未婚夫,那麼,自然也是東域聖王府的一員。

    “張兄弟,你不必理會帝一的威脅,你和煙塵表妹的婚禮,肯定是在東域聖王府舉行。就算借給他一個膽子,他也不敢來搗亂。”陳天然拍着胸口,自信的說道。

    陳天書也道:“沒錯,黑市雖然強大,但是,我們陳家卻不是弱者。就算黑市的諸聖,前來闖東域聖城,也保證讓他們有來無回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,依舊頗爲凝重,道:“先回去,再慢慢商談。”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的衆人,還有聖院的黃煙塵、端木星靈、敖心顏、洛水寒,現在,全部都暫時住在萬界酒館。

    萬界酒館是一座十分龐大的建築羣,佔據相當廣闊的地域。來到混沌萬界山的墟界戰士,除了居住在軍營,就只能住在萬界酒館。

    當然,住在萬界酒館,肯定比住在軍營要舒適無數倍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坐在端木星靈的房間裡面,手指託着下巴,目光深邃,正在思考着什麼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站在一盞青銅古燈的下方,在燈光的映射下,她的肌膚,顯得雪白晶瑩,五官的輪廓清晰分明,顯得異常貌美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的兩根玉指,也摸着下巴,學着張若塵的樣子,美眸中,露出一絲媚俏的笑意,道:“張若塵,你單獨和我在房間裡面待這麼久,難道就不怕塵姐吃醋?到底有什麼事,你快說?你不急,人家都有些急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像是終於思考清楚了一般,擡起頭來,道:“端木師姐,我想請你幫我辦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先是一愣,隨後,呵呵一笑:“我沒有聽錯吧?你請我幫你?你可是《天榜》第一人,張若塵,你請我一個弱女子幫你,傳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話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幫不幫?”張若塵肅然的道。

    “幫。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毫不猶豫的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,若不是真正重要的事,張若塵是不會開口請她幫忙。

    (還有一章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