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端木星靈問道:“到底要我幫你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徐徐的道:“我先是擒住橙月星使,又擊殺了黃神星使,使黑市一品堂丟盡了顏面,已經將他們激怒,他們肯定會報復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黑市在東域聖城的勢力,雖然不如陳家和聖院。但是,在整個東域,黑市卻有極大的能量,聚集了無數邪道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擔心,他們來對付我。但是,我擔心,他們會去天魔嶺,對付我的家人。雖然,武市錢莊肯定會保護他們,但是,黑市的高手陰險狡詐,我怕會出現意外。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點了點頭,道:“你要我派遣神教的修士,前往天魔嶺,暗中保護他們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以拜月魔教的勢力,就算是在半途攔截黑市的人,應該也不是難事吧?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摸了摸下巴,道:“帝一既然已經放話,要在你和塵姐的婚禮那一天鬧出事端,那麼,他就肯定會花很大的力氣來做這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真的拼鬥起來,說不定會造成神教和黑市的大規模衝突,甚至引發聖級戰鬥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我只能說,做爲師姐,我會盡全力幫你這一次。但是,能不能鬥得過帝一,我也沒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多謝端木師姐。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翻了一個白眼,揚起下巴,露出一張晶瑩剔透的側臉,道:“多謝,就行了嗎?難道就沒有一點,實質性的謝禮?”

    張若塵想了向,從儲物戒指中取出十斤黑水琉璃晶和十斤紫雲沉香木,一起交給了端木星靈,再次道:“多謝師姐。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的眼中,露出一絲失望的神情。

    但是,最終,她還是將黑水琉璃晶和紫雲沉香木收了起來,有些幽怨的道:“你跟這一塊木頭一樣,一點區別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隨後,端木星靈從儲物手鐲裏面,取出一個半尺長的玉質的匣子,遞給了張若塵,道:“五行靈寶,你只差養聖血土了吧?我知道,你開不了口,向我索要。現在,我主動給你,你要不要?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的一雙美麗的星眸黑白分明,睫毛一閃一閃,近距離的看着張若塵,眼神也是含情脈脈的樣子。

    剛纔,最後的那一句話,有些一語雙關的意思,就像不是要將養聖血土交給張若塵,而是要將別的東西交給他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玉質的匣子接了過去,託在手心,淡淡的道:“多謝。”

    端木星雲咬了一下嘴脣,道:“你喜歡謝,那就謝一輩子吧!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端木星靈轉過身,眼睛有些發酸,心就像是被一隻手捏了一下,十分的痛。

    她已經明白,她和張若塵永遠都不可能走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們之間,隔了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深吸了一口氣,掩飾住自己的情緒,吱呀一聲,將門打開,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養聖血土收了起來,也跟着走出去。

    黃煙塵就站在院中的桂樹下方,雙手背在身後,靜靜的等着,一雙美眸時不時的向端木星靈房間的大門看去。

    雖然,她明知張若塵和端木星靈不可能做出越軌的事,但是,心情卻依舊很難平靜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冷嘲熱諷的道:“可悲啊!自己的未婚夫與自己最好的姐妹,待在一間房間裏面,你卻只能守在外面替他們看門。哈哈!若我是你,就不會這麼愚蠢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再多說一句,我立即在你臉上劃出十道劍痕,你信不信?”黃煙塵道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冷哼了一聲,不再說話。

    開門的聲音響起,端木星靈和張若塵,先後從裏面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黃煙塵略微鬆了一口氣,儘量讓自己顯得自然一些,立即迎了上去,道:“你們談妥了嗎?”

    她並不知道張若塵和端木星靈到底談了什麼,也不想知道內容,所以,只能這麼問。

    端木星靈點了點頭,道:“已經談妥,我現在就要回一趟東域聖城。塵姐,你和張若塵成婚的時候,我們再見吧!”

    說完,端木星靈沒有任何停留,立即離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小黑看了過去,使用傳音,隱祕的道:“乾坤神木圖的內空間,已經由接天神木撐了起來,有一些隱祕的事,我要問你。”

    小黑大笑了一聲:“張若塵,在場也沒有外人,乾坤神木圖的祕密,就算講出來也無妨。”

    在場,除了張若塵、小黑、黃煙塵,還有橙月星使和敖心顏。

    乾坤神木圖的祕密,張若塵是不想讓橙月星使和敖心顏知道,但是,既然小黑都已經講了出來,也就沒有必要繼續隱瞞。

    畢竟,小黑不僅僅只是一直貓那麼簡單,而是被封印了十萬年的中古兇獸,論智慧,論老謀深算,根本不是現在的張若塵可以與它相比。

    既然,它敢將乾坤神木圖的祕密講出來,就一定可以保證,這個祕密,不會泄露出來。

    黃煙塵好奇的問道:“什麼乾坤神木圖?”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黃煙塵,橙月星使和敖心顏也相當好奇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們想知道,那就告訴你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眉心的神武印記,浮現了出來,形成一個奇異複雜的印記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乾坤神木圖,從眉心的神武印記裏面飛了出來,懸浮在了張若塵的身前。

    小黑站在一方萬斤黑石的上面,道:“乾坤神木圖乃是由須彌聖僧採用接天神木的一片樹葉,煉製成的一幅圖卷,同時,也是一件時空寶物。”

    “乾坤神木圖已經認張若塵爲主,只要張若塵將真氣注入畫卷,就能打開圖卷的內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圖卷世界和外界的時間流速,完全不一樣。武者在圖卷世界,修煉十天,外界纔會過去一天。也就是說,只要擁有乾坤神木圖,就能讓武者提升十倍的修煉速度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實際上,遠遠不止十倍那麼簡單。因爲,圖卷世界之中,有一株接天神木,堪稱是天地靈根。在它的幫助之下,圖卷世界就是一座修煉聖地。”

    聽到小黑的話,黃煙塵、敖心顏、橙月星使全部都驚住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立即搖了搖頭,道:“在中古時期,接天神木就被一位兇人斬斷,怎麼可能還活在世上?再說,區區一幅圖卷,怎麼可能容納得下傳說中的接天神木?”

    接天神木之所以被稱爲“接天神木”,那是因爲,它的力量,堪比一位神靈。

    甚至,在後世的諸聖眼中,接天神木就是崑崙界最後一位神。

    區區一幅畫卷,能夠容納得下一位神靈?

    別說橙月星使不信,就連黃煙塵和敖心顏也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她們的目光,向張若塵望過去。

    小黑喜歡說大話,可以不相信它,但是,張若塵的話卻可以信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她們看了一眼,不想多做解釋,道:“既然大家已經知道乾坤神木圖的祕密,那就一起進入圖卷的內世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一隻手掌,按在乾坤神木圖的表面,將真氣注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片刻之後,一道道霞光,從圖捲上面衝了起來,匯聚成一扇空間之門。

    衆人一起走了進去,來到乾坤神木圖的內世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煉製的空間戒指,已經很神奇,但是,與乾坤神木圖比起來,卻完全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這纔是一件真正的空間寶物!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帶領之下,衆人來到接天神木的樹樁下方,遠遠望過去,哪像是一棵樹的樹樁,簡直就像是一座一望無際的平原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那一棵樹,若是還活着,得有多麼巨大?

    一股浩蕩、滂湃的靈氣和聖氣,從樹樁裏面,散發出來,宛如一層一層的水浪,衝擊人的心靈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就是接天神木?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瞪大了一雙眼眸,整個人都被接天神木散發出來的氣息震撼住。

    與接天神木比起來,她就如同一隻螻蟻。

    小黑縱身一躍,化爲一道黑影,落到接天神木的樹樁上面,老氣橫秋的道:“怎麼樣?在這裏修煉,可以吸收接天神木散發出來的聖氣,再加上本皇的指點,相信要不了多久,你們就能將體質修煉到大成。”

    小黑所指的你們,當然就是橙月星使和敖心顏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有些心動,暗道,若是乾坤神木圖的時間真的是外界的十倍,再加上接天神木的幫助,兩個月之內,就可能突破到魚龍境。三年之內,就能衝擊半聖境界。

    當然,外界的三年,圖卷世界中就是三十年。

    她可以心無旁騖的在圖卷世界裏面閉關修煉,但是,張若塵卻要被俗事纏身,根本不可能有多少時間在圖卷世界中修煉。如此一來,她的修煉速度,一定會超過張若塵。

    只要能夠達到半聖境界,還怕對付不了一隻貓和一個張若塵?

    等到那個時候,她就可以,殺死小黑和張若塵,奪取乾坤神木圖這一件至寶,將來必定能夠成爲崑崙界的至強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先隱忍一時,讓張若塵覺得我已經臣服於他,等到我的修爲大成,再將他狠狠的踩在腳下。”橙月星使的心中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直到現在,她也一直認爲,小黑只是張若塵養的一隻戰寵,並沒有將小黑放在眼裏。

    但她卻不知,小黑的力量,就被封印在乾坤神木圖的圖卷世界。就算有一位聖者,闖入圖卷世界,它也能將其擊殺。

    當然,小黑就算再強,張若塵也能調動乾坤神木圖的力量,將它給鎮壓。

    可謂是,一物降一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橙月星使看了一眼,道:“乾坤神木圖的祕密,絕對不可以泄露出去。既然,將你帶了進來,就不可能再輕易放你出去。若是,你依舊不聽話,我現在也只能殺你滅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要殺橙月星使的心,從來沒有改變過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裝出十分惶恐的樣子,連忙單膝跪地,恭恭敬敬的道:“乾坤神木圖中的修煉環境,更勝黑市一品堂十倍。公子有如此寶物相助,將來必定成爲崑崙界之主。橙月並不是不識時務的女子,今後,願意侍奉在公子的身邊,爲奴爲婢,絕不敢有二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盯了橙月星使一眼,懶得理會她到底說的是真話,還是假話,反正只要她願意低頭臣服,就先饒過她的性命。讓她在圖卷世界修煉也行,將來,說不定能夠派上大的用處。

    (還沒有關注微信的我提醒一句,明日微信有劇透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