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望過去,只見,剛纔說話的那一個男子,看上去三十來歲,臉色有些蠟黃,嘴脣上留着兩撇鬍須,修剪得十分整齊,看起來還是頗爲英俊瀟灑。

    他與張若塵,只相隔三張桌子的距離。

    旁人看不透他的修爲,但是,張若塵卻一眼就將他的實力看透。

    他的修爲,達到魚龍第一變“先天胎息”的境界,呼吸平穩,血流緩慢,全身的毛孔似乎都完全張開,在吸收天地靈氣。

    此人,已經超越了武道,踏上了聖道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物,怎麼會無緣無故的造謠生事?

    他難道不怕同時得罪張若塵和橙月星使?

    此刻,那一個修爲達到魚龍第一變的中年男子,依舊還坐在椅子上,一邊飲酒,一邊唾沫橫飛的說着,完全不知道,張若塵就坐在他的不遠處。

    “據說,橙月星使的師尊,乃是九死窟的鬼聖。張若塵居然敢如此虐待鬼聖的弟子,也不怕鬼聖出手,將他煉成亡魂鬼童?”一位老者說道。

    那一箇中年男子笑了笑:“張若塵就算再厲害,也不過只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子弟,鬼聖怎麼可能會自降身份去對付他?”

    另一位武者道:“就算鬼聖不出手,鬼聖的三大弟子,也一定忍不下這口氣,不將張若塵撕碎,纔是怪事。”

    “說得有道理,畢竟橙月星使是他們的師妹。據說,鬼聖的第三弟子,陰無常,一直在追求橙月星使,若是他聽到這個消息,恐怕會發狂。”

    “他若是發狂,張若塵就要倒黴了!張若塵就算登頂了《天榜》,也只能算是一個凡人武修,怎麼可能比得過鬼聖的第三弟子?據說,鬼聖第三弟子,早就已經跨入魚龍境,修爲深不可測,乃是邪道成名已久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個時辰之後,中年男子似乎覺得已經說得差不多,於是,他就起身離開,走出酒館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結賬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想知道,此人到底是什麼來歷?爲何要故意在酒館造謠?

    中年男子畢竟是魚龍境的高手,而且,張若塵也沒有刻意隱藏氣息。

    所以,中年男子很快就察覺到,有人在跟蹤他。於是,走到一處相對僻靜的地方,他停下了腳步,站在原地,並不轉身,暗暗調動真氣,冷聲的道:“到底是什麼人,還不出來?”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踩着穩健的步法,走到街道的中央,站在中年男子身後十丈的位置,道:“你剛纔在酒館,不是一直都在提我的名字,怎麼?你居然不認爲我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的臉色,微微一變,立即轉過身,看着站在不遠處的那一個年輕武者,有些驚異的道:“你就是張若塵?”

    張若塵淡淡的道:“說吧!你到底是誰?又是誰讓你散播這些謠言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並不打算回答張若塵,雙腿微微分開,全身每一寸肌肉都已經繃緊,衣袖裡面,十根手指緊緊的捏住,化爲兩個拳頭,做出迎戰的姿勢。

    雖然,他已經突破武道屏障,跨入魚龍境。但是,他對自己,依舊沒有多大的信心,因爲他要面對的敵人是《天榜》第一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他就像是一隻身軀碩大的蠻牛,張若塵則是一頭銳氣逼人的狼王。

    儘管表面看上去,蠻牛的身軀比狼王要更加高大、健壯,更有力量,但是,蠻牛卻相當清楚,自己不是狼王的對手。

    此刻,中年男子就如那一頭蠻牛,心中十分恐懼,卻又不得不拼命一戰。

    “山崩地裂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大吼一聲,雙臂擡了起來,滂湃的真氣在雙手之間流動。

    隨後,他猛然一拳,擊向地面。

    一股強大的勁氣,衝進地底,發出“嘩嘩”的聲音,將街道上的石板,全部掀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那些石板,每一塊都有兩米厚,足有數萬斤重。

    數十塊石板,倒捲了起來,在拳勁的激發之下,石板與空氣劇烈摩擦,形成赤紅色的焰火,如同一塊塊火焰隕石,向張若塵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卓然的在原地,看着飛來的火焰石板,顯得從容不迫。他只是伸出了一隻手掌,向着虛空一按,打出了一道掌力。

    強大的掌力,化爲一股暗涌的颶風,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所有石板,以更快的速度,倒飛而回,反攻向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的臉色一變,立即施展身法,向後方衝去,準備逃離此地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那些石板落在地面,撞擊出一個個大坑,整條街道瞬間變得支離破碎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張若塵,修爲還沒達到魚龍境就如此強大,等到他達到魚龍境還得了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的額頭上,不停冒冷汗,拼命向前逃去,只想離張若塵越遠越好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不知什麼時候,張若塵已經出現在他的前方,攔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立即停下腳步,咬了咬牙齒,眼中露出一道冷狠的神色,準備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道明亮的劍光,在中年男子的眼前閃過,下一刻,一柄冰冷的劍,已經抵在他的頸部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感受到脖頸處傳來的涼意,渾身都是一顫,原本準備攻擊出去的招式也停在半空,身體宛如石化了一般,動都不敢動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劍法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的眼中,終於露出恐懼的神情。

    張若塵單手捏着劍柄,將精神力凝聚在雙眼,向中年男子盯了過去,道:“說吧!你到底是什麼人?不要跟我繞彎子,要不然,我立即就讓你的頭顱飛出去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被張若塵的精神力給震懾,整個人都變得萎靡,失去了精氣神,有些呆滯的道:“胥……胥隆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胥聖門閥的人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胥聖門閥的旁支後代,並不是直系血脈的子弟。我也只是聽命行事,其實,我們無冤無仇,求你饒我一命。”胥隆翼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    他生怕說錯了一個字,就會將張若塵激怒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不用這麼害怕,只要你老實交代,我可以放你一條活路。告訴我,誰讓你這麼做?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?”

    胥隆翼明顯鬆了一口氣,道:“是胥海,他也來了混沌萬界山,他是奉老祖宗的命令,特地前來殺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胥聖門閥一直就有恩怨,幾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境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成爲《天榜》第一的消息,傳回東域之後,整個胥聖門閥都是爲之震動。

    做爲一個傳承久遠的聖者門閥,胥聖門閥比誰都清楚一個絕頂天才的分量。

    或許,現在,張若塵還威脅不到他們,但是,五十年之後,一百年之後,又是什麼樣的局面?

    只要張若塵達到聖境,對胥聖門閥就是滅頂之災。

    所以,無論如何,胥聖門閥也要在張若塵還沒有成長起來之前,將他除掉。

    胥聖門閥的三刀半聖,親自下令,讓胥海帶領四位魚龍境的強者,趕來混沌萬界山,務必要將張若塵殺死在墟界戰場。

    胥隆翼就是胥聖門閥派遣出來的四位魚龍境強者之一,當然,也是四人之中,修爲最弱的一個。

    胥隆翼繼續講道:“胥海之所以讓我去散播謠言,其實,是想激怒黑市的邪道武者,藉助那些邪道武者的手,將你除掉。”

    “胥海倒也是一個人物,居然能夠想到借刀殺人的手段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上一次,在五行墟界,張若塵殺死了胥聖門閥這一代的傳人,胥青。

    沒想到,胥聖門閥並沒有吸取到教訓,居然又派遣了第二位傳人來對付張若塵。

    胥海是胥聖門閥上一代的傳人,十年之前,就進入聖院,無論是天資,還是修爲,都遠遠超過胥青。

    與其被人遭人算計,不如主動出擊。

    片刻之間,張若塵的心中就有了謀劃,問道:“胥海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胥隆翼猶豫了一下,但是,在張若塵的精神力壓迫之下,最終還是說道:“胥海應該正在和黑市一品堂的綠袍星使會面,他們打算要聯手對付你。而且,我聽說,鬼聖的第三弟子,陰無常,已經來到混沌萬界山,並且放話,要將你煉成亡靈鬼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胥海一邊造謠,激化我和黑市的矛盾。同時,他又一邊和黑市結盟,準備聯手對付我。胥聖門閥的傳人,果然不容小覷。”

    胥隆翼問道:“該說的話,我都已經全部告訴你,你現在可以放我離開了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精神力,手臂一轉,將沉淵古劍也收了回去,灑脫的道:“你走吧!”

    “就這麼放我離開?”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收起了精神力,胥隆翼卻沒有絲毫放鬆,反而變得更加緊張,有些不相信張若塵會如此好心,真的爽快的將他放走。

    可能嗎?

    他很懷疑,就在他轉過身的那一剎那,張若塵就會出其不意的揮劍斬下他的頭顱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當然是要放你離開,回去之後,你順便通知胥海和黑市的邪道武者一聲,就說,我現在就要去玄武墟界,他們若是想要殺我,想要救回橙月星使,一定不能錯過這個機會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