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胥海站在船頭,披着一件銀白色的華麗長袍,顯得頗爲優雅,盯着站在水面的張若塵,笑道:“張若塵,你怎麼不繼續逃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眼,向着胥海所在的船艦上看去,只見,六具血淋淋的屍體,倒在甲板上面,鮮血不停從屍體中流淌出來,顯然是纔剛剛死亡。

    死去的六人,乃是與胥海組成一隊的墟界戰士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爲何要殺他們?”

    胥海笑了笑,道:“畢竟是來殺你,當然不能讓太多的人知道。萬一他們返回基地胡說八道,說我殺害崑崙界的同胞戰士,那我豈不是要遭到兵部的懲罰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所以,你就先一步殺人滅口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需要組成小隊,才能離開黃御島,你以爲我想與他們乘坐同一艘船艦?”

    胥海又道:“再說,我這也不算是殺人滅口,回到基地,我會告訴兵部的官員,他們是被玄武墟界的土著殺死。如此一來,他們的家人,還能得到一筆豐厚的撫卹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若是殺了你,兵部會不會也給胥聖門閥一筆撫卹金?”

    胥海的眼神一沉,露出一道寒氣,不過,他很快就又哈哈大笑了起來,道:“張若塵,你是不是被《天榜》第一的名聲衝昏了頭,真的以爲在天極境遇不到對手,就能天下無敵?實話告訴你,你的實力,在魚龍境的高手面前,不過只是一隻螻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樣下結論會不會太早?至少也要戰一戰,才知道到底誰更強,難道不是嗎?”

    胥海道:“狂妄自大,不知天高地厚,既然如此,我做爲師兄,有必要教一教你,什麼叫做低調做人。”

    “對付區區一個天極境的武者,何須公子出手,我去取他性命。”

    一個魚龍境的修士,從胥海的身後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此人,名叫胥千陵,乃是胥聖門閥的長老。

    胥千陵手持一根一丈二尺長的烏金戰棍,向前踏出一步,衝下船艦,腳踩水浪,率先向張若塵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看見胥千陵衝了出去,胥海也就佔時沒有出手,心中暗道,對付區區一個張若塵,以胥千陵的實力,應該已經足夠。

    胥千陵的修爲,達到魚龍第三變“煉骨化玉”,肉身力量強大無比,遠遠不是天極境的武者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即便,張若塵是《天榜》第一,他的力量,也不可能比得上胥千陵。

    再說,胥千陵乃是聖者門閥的弟子,實力本來就比一般的魚龍第三變修士強大,就算與魚龍第四變的修士交手,也未必會敗。

    張若塵怎麼和他鬥?

    胥海對胥千陵還是頗有信心,所以,也就懶得親自出手。畢竟,殺雞何須用牛刀?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胥千陵體內的真氣十分雄厚,向手臂涌了過去,注入十階真武寶器級別的烏金戰棍。

    他的手臂揮動戰棍,強大的氣流,將一層海水掀了起來,化爲一片水浪,向張若塵涌了過去。

    一片水浪,蘊含棍法的力量,撞擊在張若塵的護體天罡身上,將張若塵卷飛了數十丈遠。

    “哈哈!《天榜》第一也不過如此,在魚龍境的修士面前,如同螻蟻。”

    胥千陵大笑一聲,手提戰棍,再一次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穩住身形,停止後退,拔出沉淵古劍,手臂快速在水面上轉動,將一圈圈水浪捲了起來。

    水流就像小溪一樣,圍繞劍體旋轉。

    那一圈圈水浪,發出哧哧的聲音,凍結在一起,化爲無數柄三寸長的冰劍。

    “出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一揮,那些冰劍,猶如劍雨一樣,向胥千陵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震天一怒。”

    胥千陵雙手持棍,向下一劈。

    烏金戰棍形成一個碗口粗、十丈長的巨大影子,向下擊去,將所有冰劍,全部震碎,化爲齏粉。

    巨大的棍影,蘊含無比恐怖的力量,將整個水面打得凹陷下去,掀起數十丈高的水浪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橫劍一擋,無數劍氣涌了出來,宛如身體飛行,形成一個劍氣大鐘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只是一瞬間,那一道巨大的棍影,就將劍氣大鐘擊碎,再一次將張若塵打得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捏着沉淵古劍的手,一陣痠痛,竟然受了輕傷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早就給你說過,《天榜》第一,只能在天極境稱王,遇到魚龍境的高手,你只是一隻螻蟻。老實告訴你,我剛纔只使用了一半的力量而已。”

    胥千陵以爲已經勝券在握,大步向張若塵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頗爲激動,暗想,只要他能夠殺死張若塵,就是天大的功勞,必定能夠得到老祖宗許諾的豐厚賞賜。

    張若塵嘆了一聲,道:“我現在的力量,與魚龍第三變的修士,果然還是差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你明白得太晚。”胥千陵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立即控制武魂,以武魂調動天地靈氣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轉瞬之間,天地之間的靈氣,源源不斷向張若塵匯聚了過去,使張若塵身上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強。

    先前,張若塵與胥千陵交手,並沒有使用武魂,只是以自身的力量與胥千陵過招。但是,張若塵最強的就是武魂,武魂的強度足以和魚龍第七變的修士相比。

    在武魂的加持下,張若塵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。他提着一般劍,依舊平靜的站在那裏,但是,卻給胥千陵一股強大的壓迫力。

    “好強大的武魂。”

    胥千陵立即停下腳步,心中暗驚,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。

    隨後,他也激發出武魂,使用武魂調動天地靈氣,加持在身上。

    只不過,胥千陵的武魂強度,與他的修爲境界一樣,也只是相當於魚龍第三變的水平。所以,儘管有武魂的加持,他的實力,也並沒有提升太多。

    “就算武魂強大又如何,終究只是一個天極境的武者。”

    胥千陵壓制住心中的不安,鎮定了下來,全力調動真氣,施展出一招鬼級下品的棍法,八卦鎮獄棍法。

    烏金戰棍快速旋轉起來,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氣勁,將防禦數裏之內的海水捲了起來,形成一根一百多米高的粗壯水柱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胥千陵的棍法,造成一種浩蕩的聲勢。

    那一根水柱,如同一根巨大的棍子,向張若塵擊了下去。胥千陵就站在水柱的中心,皮膚變成金色,骨頭變得白玉一般堅硬,將真氣源源不斷的打入烏金戰棍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水面上飛了起來,懸立在半空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突然,他施展出御風飛龍影,向前一衝,體內的真氣涌了出來,凝聚成一條數十米長的風龍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風龍的頭部,揮劍一斬,一道弧形的劍光,擊在那一根粗壯的水柱上面。

    轟然一聲,那一根水柱被劍氣破開,斷成了兩截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水柱散去,化爲一滴滴水滴,猶如傾盆大雨一樣,從天空灑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胥千陵的身體,也斷成了兩截,落在水中,讓周圍的海水,完全變成了血水。

    僅僅一劍,就將一位魚龍第三變的強者殺死。

    胥海的心中,猛然一驚,有些難以置信,自言自語的道:“莫非這一劍,就是傳說中張若塵的絕技‘剎那無痕’?”

    胥海並沒有見過張若塵和黃神異交手,自然也就沒有見過真正的“剎那無痕”。

    但是,隨着張若塵成爲《天榜》第一的消息傳遍天下,“剎那無痕”這一招劍法,也被傳得神乎其神,儼然成爲了張若塵的絕技,足以讓無數武者聞風喪膽。

    胥海卻不知,張若塵剛纔使用的並不是剎那劍法,只是出劍的速度很快,出劍的角度很精妙,看準了八卦鎮獄棍法的破綻,所以才能一劍將胥千陵殺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重新落回水面,將胥千陵的那一根烏金戰棍撿了起來,使用沉淵古劍,將烏金戰棍煉化。片刻之後,沉淵古劍之中,就又多了一道基礎銘紋。

    胥海盯着沉淵古劍,能夠清晰的感覺到,沉淵古劍吸收烏金戰棍之後,似乎變得更加鋒利,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也更強。

    那一柄劍,應該是一件聖器。

    難怪胥千陵擁有護身寶物,也擋不住張若塵一劍。

    一般的護身寶物,怎麼擋得住聖器?

    胥海的眼睛一縮,冷哼了一聲:“居然可以煉化真武寶器,如此看來,你的那一柄劍,至少也是一件百紋聖器,甚至有可能是一件千紋聖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沉淵古劍看了一眼,道:“你想要這一柄劍?”

    胥海的嘴角一勾,道:“我不僅要那一柄劍,你身上的寶物,我全部都要。胥空林,胥晨,你們誰若是能夠斬下張若塵的頭顱,我便賞賜給他一件聖器。”

    胥海的身上,只有一件聖器,那是胥聖門閥的至寶之一,專門用來對付張若塵。這一件聖器,自然不能賞賜給胥空林和胥晨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的身上,卻有不少聖器。

    只要將張若塵殺死,那些聖器,還不是歸胥聖門閥?

    到時候,胥海就算賞賜一件聖器出去,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站在胥海身後的兩位魚龍境修士,胥空林和胥晨,聽到“聖器”兩個字,他們的眼神,立即變得火熱了起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