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胥海的身上,只有一件聖器,那是胥聖門閥的至寶之一,專門用來對付張若塵。這一件聖器,自然不能賞賜給胥空林和胥晨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的身上,卻有不少聖器。

    只要將張若塵殺死,那些聖器,還不是歸胥聖門閥?

    到時候,胥海就算賞賜一件聖器出去,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站在胥海身後的兩位魚龍境修士,胥空林和胥晨,聽到“聖器”兩個字,他們的眼神,立即變得火熱了起來。

    雖然,胥空林和胥晨二人是胥聖門閥的長老,修爲深厚,地位崇高,也在門閥中掌握着極大的權利,但是,他們使用的戰兵,卻依舊只是十一階真武寶器。

    十一階真武寶器,的確已經算得上是了不起的戰兵,價值超過百萬枚靈晶,若是拿出去,也能引起無數魚龍境武者的哄搶。

    但是,十一階真武寶器,又怎麼能夠與聖器相比?

    一位普通魚龍境的修士,掌握一件聖器,就能跨越一個境界殺敵,更是跨越兩個境界將對手擊敗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得到一件聖器,他們的實力,肯定能夠提升到一個嶄新的高度,今後在胥聖門閥的長老會就有更大的話語權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爲了一件聖器,也必須將張若塵宰了!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胥空林和胥晨跳下船艦,落到水面,從左右兩個方向,同時向張若塵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胥空林是魚龍第三變的修爲,不過,他的實力,已經達到魚龍第三變的巔峰,比先前死在張若塵手中的胥千陵強大得何止一倍。

    胥聖門閥的內部比斗大會,胥空林曾經只用了七招,就將胥千陵打得吐血。

    同樣是魚龍第三變的修爲,胥空林和胥千陵根本不是一個級別。

    另外一位長老,胥晨,他的修爲更加恐怖,已經突破魚龍第三變“煉骨化玉”,達到魚龍第四變“陰蹻聖脈”。

    魚龍第四變和魚龍第三變看似只相差一個境界,但是,兩者的實力,卻相差十萬八千里。

    就算胥空林和胥千陵聯手攻擊,胥晨只用一招手,也能在三招之內,將他們解決。

    胥晨和胥空林的實力,一強一弱,所以,他們兩人採取了一攻一擾的戰術。

    由實力強大的胥晨與張若塵正面交手,實力稍弱的胥空林,則站在遠處,打出飛刀,襲擾張若塵。

    胥晨的實力,的確相當強大,即便張若塵有武魂加持,也被壓制得落入完全的下方,只能不斷向後退,根本不敢和胥晨硬碰。

    胥晨已經有七十多歲的年齡,乃是胥聖門閥老一輩的人物,年輕的時候,也是一位實力不弱的天才。

    他手持一柄十一階真武寶器級別的裂虎刀,刀法已經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,重達三千斤的大刀,捏在手中,隨手一擊都能爆發出開崖裂碑的力量。

    胥晨長髮飛舞,力大無窮,正面碾壓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每一刀劈落下去,皆蘊含一股刺骨的寒氣。

    當他劈出第九刀的時候,方圓數十里的海域,已經完全被寒氣凍結,變成了厚厚的冰面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老夫已經開闢出陰蹻聖脈,可以將體內的真氣,轉化爲聖氣,使施展出來的武技發揮出最強的力量,你怎麼與老夫鬥?快認輸吧!你已經沒有任何機會了!”胥晨冷笑道。

    一刀斬了過去,冷銳的刀氣,從張若塵頸部飛過,斬落下一縷頭髮。

    只差一絲,那一刀就能斬斷張若塵的脖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腳一蹬,身體向後急速一退,落到五里之外,略微停下腳步,穩住身形,正要蓄力反擊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遠處,胥空林看準機會,食指和中指夾着一柄一尺長的青銅飛刀,打了出去,擊向張若塵的背心。

    青銅飛刀,六階真武寶器,在胥空林的真氣催動之下,飛刀中的銘紋被激活,散發出一團直徑兩米的火焰雲。

    飛刀快速旋轉,以四倍音速的速度飛行,拖着長長的火焰尾巴。

    在飛行過程中,飛刀將空氣震得猛烈顫動,發出天雷轟鳴一樣的巨大聲音。

    當然,飛刀的速度,比聲音的速度要快得多。聲音響起的時候,飛刀已經擊穿護體天罡,到達張若塵的背心,眼看就要擊穿張若塵的身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就像背後長有眼睛,反手一劍,揮斬了過去,與飛刀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飛刀斷成兩截,飛了出去,掉入水中。

    因爲飛刀上帶着火焰,落入水中之中,將周圍的海水都煮得沸騰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胥空林的手指快速彈射,立即打出第二柄飛刀,第三柄,第四柄……,每一柄飛刀都是以四倍音速飛出去,擊向張若塵全身的各大要害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劍法高明,那些飛刀,根本傷不了他,但是,卻給他造成不小干擾,根本無法專心應對更加強大的胥晨的攻擊。

    高手對決的時候,絕對不能分心,只要稍有不慎,就可能會萬劫不復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張若塵的對手,乃是魚龍第四變的胥晨,本來就是頂尖級別的高手,讓張若塵感覺到巨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胥空林在遠處襲擾,就是在故意讓張若塵分心,給胥晨製造殺死張若塵的機會。

    可以說,胥空林和胥晨都十分聰明,配合的天衣無縫。

    張若塵採取相對保守的戰術,準備先除掉實力較弱的胥空林,再慢慢對付實力更強的胥晨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理會胥晨,施展出御風飛龍影的身法,將速度激發到了極致,向胥空林的方向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想要殺我?”

    胥空林的嘴角一勾,露出一道譏誚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並不和張若塵正面交手,快速轉過身,立即向遠處衝去,始終與張若塵拉開十丈的距離。

    反正他只需干擾張若塵就行,何必要去和張若塵拼命?萬一張若塵施展出劍道絕技,剎那無痕,他未必擋得住。

    胥空林施展的身法,乃是胥聖門閥的絕學,鯤鵬雙飛翼。

    鯤鵬雙飛翼,是一種鬼級下品的武技。

    修士只有達到魚龍境,才能夠修煉出鬼級的身法武技,因爲,只有魚龍境修士體內儲存的真氣,才能支撐鬼級身法武技的消耗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張若塵已經達到天極境的巔峰,卻依舊只能施展出靈級上品的身法武技。

    胥空林將真氣源源不斷注入背部的經脈,嘩的一聲,他的背上,浮現出一對巨大的鯤鵬雙翼的虛影,身法速度立即提升了數倍,遠遠將張若塵甩在身後。

    胥空林從海面上飛過,下方,留下一條深深的水路,將海水分成了兩半。

    看見張若塵離他越來越遠,胥空林的心情十分暢快,感覺就像是貓在戲耍老鼠,將張若塵玩弄在鼓掌之間。

    胥空林略微的停了下來,笑道:“張若塵,就算你的劍法再如何高明,也只能在三丈之內威脅到我。只可惜,你根本靠近不了我的三丈之內,我修煉的是鬼級下品的身法武技,你修煉的卻只是靈級上品的身法武技,根本沒有可比性,你的速度與我差得太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胥空林咧嘴一笑,玩味的道:“別掙扎了,在我看來,你就如同一隻甕中之鱉,現在主動認輸,說不定還能留一個全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面色平靜,並不動怒。

    他快速追趕,很快就到達距離胥空林二十丈的位置。就在這時,張若塵暗暗運轉真氣,將真氣注入手腕上的鎖龍鏈。

    鎖龍鏈的表面,散發出一道道電光細絲,從張若塵的手腕上飛了出去,變成一根碗口粗的巨大鐵索,在海面上,不停旋轉着向遠處的胥空林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橙月星使的聖器……鎖龍鏈……”

    胥空林的臉色一變,再次施展出鯤鵬雙飛翼的身法武技,騰飛而起,想要遁走。

    可是,卻遲了!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鎖龍鏈一圈圈的纏在了胥空林的腰部,一道道電光,從鎖鏈中衝出,就像是一柄柄刀子一樣,打入胥空林的體內,發出噼啪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控制鎖龍鏈,手臂一抖,將胥空林甩得旋轉着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胥空林的嘴裡,發出慘叫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他的全身都被鎖龍鏈的電火之力劈得焦黑,衣服和頭髮化爲黑色齏粉,皮膚裂開,不斷流淌出鮮血。整個人就像是被丟進火爐上面烤過一樣,身上冒出一縷縷黑煙。

    “噗呲!”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控制之下,沉淵古劍飛了出去,將胥空林的身體擊穿,在胸口的位置留下一個巨大的血窟窿。

    鮮血,不停從窟窿裡面,流淌了出來。

    有一位魚龍境的長老,死在張若塵的劍下。

    胥晨追在後面,看到這一幕,一張老臉,完全變得扭曲,冷怒的大吼了一聲:“小子,找死。”

    他跳躍了起來,雙手握住刀柄,揮動裂虎刀,向着張若塵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來得好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露出一道似笑非笑的神色,從儲物戒指中將如意寶瓶取了出來,託在手中,全身真氣源源不斷的注入寶瓶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