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元嬰半聖穿着一身長長的黑袍,裹住頭部、雙手、雙腳,猶如幽靈一樣,站在《天榜》石碑的下方,全身上下散發出一股濃濃的死亡之氣。

    他緩緩的抬起頭來,露出一張蒼白、乾枯的臉,深凹的眼眶下面是一道極細的眼睛,向著《天榜》石碑上面看了一眼,聲音沙啞的道:「好快的速度,如此下去,最多半年時間,張若塵就要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站在元嬰半聖的身後,她的身上,矇著一層粉紅色的幻霧,形成一個婀娜多姿的嬌軀虛影,卻沒有人能夠看清楚她的容顏。

    她笑道:「何須半年,我看最多三個月,張若塵就將跨入無上極境,成為百年以來,第二個達到天極境無上極境的人傑。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眼眸微微的一彎,就如兩輪月牙一樣的美麗,心中暗道,既然有張若塵這樣的絕代人傑出世,恐怕帝一是活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帝一和張若塵,有仇,也有恨。

    但是,她和張若塵卻沒有仇恨,也沒有矛盾,況且她還是一個女人,一個十分美麗性.感的女人,完全可以與他合作。

    黃神異已經死去,只要帝一再被張若塵擊殺,其餘的星使,誰的天資,還比得過她?

    她有足夠的信心,做到黑市一品堂新任少主的位置上面。

    元嬰半聖的眉毛微微一皺,道:「武市錢莊的人,已經封鎖了前往玄武墟界的空間通道?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點了點頭,道:「回稟半聖,的確如此。武市錢莊和兵部的來往本來就很密切,又有諸多利益關係,只要武市錢莊的高層出面,兵部肯定是要賣一個面子給他們。」

    元嬰半聖點了點頭,道:「聖院的天驕,衝擊無上極境,武市錢莊的高層,無論如何都是要出面為他保駕護航。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接着道:「而且,璇璣劍聖的五大弟子之中,已經有三人趕到了混沌萬界山。他們三人坐鎮在墟界渡口,黑市和魔教的魚龍鏡第七變以上的高手,恐怕是無法進入玄武墟界。」

    「張若塵乃是璇璣劍聖的第六弟子,他的那些師兄和師姐,怎麼可能不來助陣?」元嬰半聖的身上,湧出一股寒氣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道:「半聖大人,現在我們該怎麼辦?難道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張若塵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?」

    元嬰半聖冷哼了一聲,道:「武市錢莊就算封鎖墟界渡口,也未必就無人能夠殺死張若塵。我們黑市在玄武墟界的兵部大營,也安插了一些高手,現在也該是動用他們的時候。」

    元嬰半聖的目光,在《天榜》石碑上面掃視,最後,他的視線停留在石碑上的第三個名字上面,那是「帝一」的名字。

    五百萬點軍功值。

    兩個月時間,張若塵的軍功值,衝破了兩千萬點。

    兩個月時間,帝一的軍功值,卻也悄聲無息的衝破了五百萬點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此之前,帝一的軍功值是零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自然也看到《天榜》上「帝一」的名字,她的一雙勾魂的美眸,輕輕的一眯,暗道:「在死亡墟界,帝一積累軍功值的速度,竟然也如此之快。由此看來,他肯定已經將步千凡煉化成了天魔影子,實力大進,開始全力衝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」

    步千凡本來也是萬中無一的天之驕子,只可惜,他卻有心理上的破綻,只要面對帝一,就必敗無疑,誰叫他是一個多情的男人?

    也不知,帝一將步千凡煉成影子之後,會不會受到步千凡的意志的影響,也產生情感,出現破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圖卷世界,張若塵盤坐在接天神木的下方,取出第三十二個紅冠肉芝。

    「我的精神力強度,已經達到臨界點,只要將它煉化,應該就可以衝擊到四十三階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自然的攤開,手掌心湧出青色的火焰,將直徑四尺的紅冠肉芝包裹在火焰之中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紅冠肉芝,化為一粒粒晶瑩的光點,猶如光雨,飛向張若塵眉心的神武印記,進入氣海。

    大概過去了三個時辰,張若塵的精神力,快速膨脹了起來,轟的一聲,衝出身體,向外四面八方發散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這一刻,張若塵感覺自己像是化為了萬千光點,飛在方圓千里之內的任何一處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光點落在地面,可以清晰看見地上的每一粒泥土,每一片草葉,甚至草葉上的紋路和露水。

    有的光點,飛到黃煙塵、敖心顏、橙月星使的身旁,可以清晰看到她們的每一根頭髮,每一根睫毛,耳朵上耳環孔洞……

    只不過,當光點向她們的身體撞擊過去的身後,卻在距離她們三尺的位置,遇到阻礙。

    「什麼人?」

    敖心顏像是感受到有人在窺視她,豁然睜開雙眸,雙臂打了出去,向左右兩個方向撐開,一圈真氣波浪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她方圓百丈之內的光點,被一股強勁的真氣,震得破滅。

    隨後,橙月星使和黃煙塵也都發現了那一股神秘力量在觀察她們,於是,她們也都打出力量,將那一股神秘力量擊碎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一收,萬千光點完全收了回來,重新回到身體。

    他的臉上,浮現出一道古怪的笑意:「幸好她們沒有追查,要是發現是我在窺視她們,卻是不太好解釋。」

    使用精神力窺視別人,就像是在偷窺女子洗澡一般,乃是相當下流的行為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不是故意窺視她們,只不過,他的精神力剛剛突破到四十三階,情不自禁的就想測試精神力的強度,所以才會以她們做實驗。

    不過,圖卷世界也就那麼幾個人,恐怕她們也能猜到是張若塵在窺視她們。

    對於這一點,張若塵並不是太在乎,只要他自己沒有邪念,就算被她們誤解也沒有什麼關係。

    「剛才的那一種境界,與佛門『化身萬千,無處不在』的境界有些相似。不過,我現在的精神力還是不夠強,被她們打出的一道真氣氣浪一震,精神力化身就全部破碎。也不知精神力需要達到多強,才能夠真正的『化身萬千,無處不在』?」

    精神力強度,達到四十三階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憑精神力的力量,已經可以與魚龍第六變的修士一較高下。

    這是真正的境界,達到魚龍第六變的程度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實力,已經足以和魚龍境中的高手一較高下。

    精神力修為,遠遠超過武道修為。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眼,雙拳緊握,將精神力完全調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哧哧!」

    他的頭頂上空,浮現出一團鉛黑色的雲彩,無數電光在雲彩中穿梭,發出一陣陣可怕的巨大轟鳴聲。

    雲層中的那些閃電,凝聚成一團,化為一個球形閃電,向著地面衝撞了下去。

    球形閃電落下,地面上,出現一個巨大的凹坑,衝擊波散發出去,周圍的草木,全部全部劫灰。

    一條條電蛇一樣的細紋,在黑色的泥土表面,不停流動,發出哧哧的聲音,久久都不消失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精神力收了起來,看着剛才那一擊爆發出來的威力,滿意的點了點頭:「足以堪比魚龍第六的修士全力一擊,以我現在的精神力強度,就算遇到全盛時期的那一頭人首蛟身的生靈,也有與它一戰的實力。」

    「我現在還缺少一件精神力法器,要不然,我的力量,還能增強不少。若有一件強大的精神力法器,就算遇到魚龍第六變修士中的強者,也有一戰的力量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的確很強,不過,也只能與普通的魚龍第六變修士抗衡。

    因為,他沒有精神力法器,也沒有修鍊系統的精神力法典,只能簡單運用精神力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就如同一個只修鍊功法的武者,即便修為達到魚龍境第六變,也只能單純的使用真氣和力量,根本沒有一件兵器,也沒有修鍊強大的武技。

    若是換一個主修精神力的大師,只要精神力強度達到四十三階,他的實力,肯定比張若塵現在強大數十倍。

    只有藉助精神力法器和精神力法典上的法術,才能將精神力的威力完全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以前,張若塵也看過一些精神力法典,知道一些雷電系法術的修鍊方法,只不過一直沒有時間修鍊。

    既然,精神力達到四十三階,張若塵決定先修鍊一種法術。

    閉上雙眼,張若塵開始回憶,很快就回想起一種雷電系法術的修鍊方法。

    那是一種一級法術,九斬電刀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強度,就算修鍊三.級法術,也能修鍊成功。

    只不過修鍊三.級法術會花費很長的時間,張若塵暫時還沒有那麼多時間去研究,所以,就修鍊了一種相對更加簡單,威力也不弱的一級法術。

    九斬電刀,是將雷電,凝聚成刀刃,從天穹之上斬落下來,猶如連接天地的天刀。

    一連九刀,一刀連着一刀,就如九重雷劫一樣,不斷劈落下來,根本不給敵人任何喘息的機會。

    只要將這一種法術修鍊成功,張若塵的精神力發出的攻擊,就更加凝聚,更加鋒銳,不再像以前那樣的散亂,可以將力量匯聚於一點。

    雖然九斬電刀的威力依舊不算特別的強大,但是,比以前卻要強大數倍。

    花費三天時間,張若塵就將九斬電刀修鍊到小成,可以一連劈出三道刀形的閃電。

    又花費五天時間,張若塵終於將九斬電刀完全修鍊成功,可以一連發起九次電刀攻擊。

    「以我現在的實力,就算遇到黑市的三大高手,應該也能一較高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,變得十分銳利,腦海中回想起船艦上九位墟界戰士死亡的畫面,一股仇恨之火就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已經實力大進,也該去討回那一筆血帳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