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凡是來到玄武墟界,就是墟界戰士中的一員,誰若是敢在墟界戰場上內鬥,無論他是聖院的聖徒,還是黑市的星使,本王也一定將其擊斃。”

    金煌王的聲音,在八蛟金甲戰車中響起。

    只是隨口的一句話,卻蘊含半聖的意志。每一個字,都像是一招重拳,擊在張若塵和綠袍星使等人的身上,將雙方人馬分開。

    綠袍星使不敢招惹金煌王,冷冷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就立即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鎮壓,只感覺全身的真氣,似乎都凝固,根本無法流動。

    他擡起頭,再次向天穹之上的八蛟金甲戰車望去,心中暗道,“不愧是半聖,力量之強,讓人難以想象。我現在的成就,看似了不起,可是與半聖比起來,卻依舊如同一隻強大一點的螻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一絲氣餒,反而涌出一股更強的動力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金煌王的聲音,再次響起:“七級墟界戰士何在?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龜島上,衝出四道人影,匯聚到八蛟金甲戰車的下方。

    他們四人,皆是身穿白色的戰甲,各自騎着一條蟒蛟,身上散發出強大的力量波動。他們從蟒蛟的背上跳下,單膝跪地,齊聲道:“拜見王爺。”

    兵部的墟界戰士,根據積累軍功值的數量,一共劃分爲九個等級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只要達到四級墟界戰士的級別,就可以被稱爲“將軍”,統領一支中隊。

    能夠達到七級墟界戰士的級別,無一不是強者中的強者。

    黃御島基地,除了金煌王之外,一共只有四個人,達到七級墟界戰士的級別。他們的實力,相當強勁,而且經歷過無數戰鬥,每一個都是半聖之下的頂尖高手。

    金煌王道:“玄武傳承的消息,已經傳了出去,不僅僅只是我們知道,就連西玄海的土著蠻獸也已經知道此事。所以,無論血泉海溝有沒有玄武傳承,我們也必須前去一探究竟,絕對不能讓土著蠻獸得到玄武傳承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本王先去開路,你們各自帶領一支大隊,乘坐半聖級戰艦,跟在後面,一起殺進血泉海溝。若是怕死的人,就暫時留在神龜島,免得枉送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天空,再次響起,車輪轉動的巨大聲音。

    八條赤雲蟒蛟拉着金甲戰車,從天空俯衝了下來,落到海面,捲起大片大片的海浪,向着血泉海溝的方向衝了過去,最後,消失在水霧之中。

    金煌王離開之後,四位七級墟界戰士騎着蟒蛟,各自飛到一艘半聖級戰艦上面。

    四艘半聖級的船艦,就停在神龜島的四個方位。

    半聖級戰艦,乃是由第一中央帝國的神工部煉製的戰器,專門用於墟界戰場和海外戰場。船艦的威力強大,可以抵擋住半聖的攻擊,同時,也能爆發出半聖級別的攻擊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禁器,只能朝廷製造和使用,別的勢力若是敢私自建造,將會受到嚴厲的制裁。

    遠遠看去,半聖級戰艦,就像是一座鋼鐵大山,漆黑的艦體,高達百丈,上面掛着三張鐵布雲帆。甲板的邊緣,插着戰旗,駕着一面直徑七米的巨大戰鼓。

    站在船艦的下方,人的身體,只有螞蟻大小,顯得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“黃御島基地居然有四艘半聖級戰艦,真是可怕,這樣的戰鬥羣,足以去圍剿一個半聖家族。”黃煙塵道。

    海面上,那一艘船艦,無形中散發出來的氣息,就如一位半聖立在那裡,讓人生出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黃御島基地要負責剿滅整個西玄海的土著蠻獸,還要負責穩定東武海的後方局勢,有這樣的戰鬥規模,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建造半聖級戰艦,這是相當高端的技術,將陣法和煉器融爲一體,差不多就相當於批量生產半聖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也挺佩服池瑤,當初半聖級戰艦的概念,乃是明帝和神劍聖地提出來,只不過消耗的資源太過巨大,所以,一直沒有建造。

    沒想到,她卻將其變成了現實,鑄造成了一大批這種級別的戰艦。也難怪她能夠統一崑崙界,橫掃各大墟界,不斷擴大第一中央帝國的版圖,她的確很有魄力。

    敖心顏走到張若塵的身旁,低聲道:“組長,黑市的人,一直跟在後面,他們肯定是想與我們登上同一艘戰艦?”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,看了過去,果然看見綠袍星使、鐵娘子、霍無忌,還是另外五位老一輩的邪道高手,就站在他們的身後。

    綠袍星使露出一個笑容,與張若塵四目相對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目光,道:“進入血泉海溝所在的海域,肯定會遇到相當可怕的兇險,就算半聖級戰艦也未必防禦得住。一旦出現混亂,黑市的邪道高手,必定會出手。大家都小心一些,謹防被他們暗算。”

    此時,一個粗獷的聲音響起,“阿彌陀佛!張施主,我們又見面了!”

    立地和尚揹着一個巨大的刀匣,大袖飄飄的從神龜島上走來,雙手合十,臉上掛着一抹笑容,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這個和尚,居然也在神龜島。

    看到立地和尚,張若塵頓時就有些頭疼,立即向其中一艘半聖級戰艦走了過去,就像是在避瘟神一樣。

    立地和尚只是笑了笑,就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綠袍星使向着立地和尚看了一眼,道:“你們有誰知道這個和尚是什麼來歷?與張若塵是什麼關係?”

    那些邪道武者,皆是搖頭。

    霍無忌冷哼了一聲,道:“這個和尚,只是魚龍境第一變的修爲,而且,似乎纔剛剛突破。就算他是張若塵的幫手,也不足爲懼,若是他敢多管閒事,老夫一巴掌就能將他拍死。”

    綠袍星使也點了點頭,只是一個魚龍第一變的和尚,似乎的確不值得多慮。

    “既然張若塵已經登上戰艦,我們也跟上去,一旦出現機會,務必將張若塵擊殺。誰若是能夠殺死張若塵,就是天大的功勞,必定能夠得到豐厚的賞賜。”綠袍星使道。

    那些的邪道武者,立即都興奮起來,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手。

    在綠袍星使的帶領下,他們也登上半聖級戰艦,緊跟在張若塵的身後。

    統領這一艘戰艦的七級墟界戰士,乃是一位魚龍第九變的強者,名叫司徒風嵐。

    有這樣一尊強者在戰艦上,黑市的邪道武者,自然不敢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司徒風嵐三十來歲的樣子,站在一頭蟒蛟的頭頂,飛在船艦的上方。他穿着一身白色的戰甲,顯得英姿勃發,巡視了一圈,冷聲道:“登上半聖級戰艦,就是墟界大軍的一員。進入血泉海溝所在的海域,各位一定要齊心協力,一致對外,就算真的有玄武傳承,也絕對不能相互廝殺爭搶。若是有誰敢違背這一條軍令,我會第一個將其擊殺。”

    司徒風嵐的目光,最後盯在了綠袍星使、鐵娘子等邪道武者的身上,露出一個警告的眼神。

    等到墟界戰士集結完畢,在司徒風嵐的主持之下,半聖級戰艦的護艦大陣打開,形成一個雞蛋形的光罩。

    半聖級戰艦的動力陣法,運轉了起來,緩緩啓動,向着血泉海溝的方向行了過去。

    沒有行多久,海面上,生起一縷縷白色的煙霧,遮擋衆人的視線。

    即便是魚龍境的高手,也只能看清百丈之內的海面,更遠處,就只剩白茫茫的一片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輕輕的摸了摸下巴,略微點了點頭,道:“這一片海域,果然有些古怪。”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視線被霧氣遮蓋,張若塵剛纔釋放出精神力,精神力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壓制了回來,根本無法探查到百丈之外。

    很顯然,別的那些墟界戰士,也察覺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衆人開始焦躁不安,其中一些人,已經後悔登上戰艦。

    立地和尚站在船頭,望着煙霧瀰漫的海面,搖了搖頭,自言自語的道:“死氣瀰漫,大凶之地。今日,恐怕會有很多人會死在這裡,貧僧彷彿已經看見海面上飄着一具具屍體,就連半聖級戰艦似乎也會沉沒。”

    哪裡來的烏鴉嘴?

    本來,很多墟界戰士就已經相當不安,聽到立地和尚的話,心中就更加煩躁。

    他們的眼中,露出惱怒的神情,恨不得將立地和尚擡起來,扔進水裡餵魚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