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立地和尚像是沒有感受到衆人不善的眼神,繼續道:“這是一條不歸路,再往前走,就要進入地獄,就連玄武都死在那裡,我們闖進去與送死有什麼區別?十個人裡面,若是有一個能夠活下來,肯定也是受到了佛祖的庇護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衆人都咬牙切齒,磨拳搽掌,準備走過去狠狠的教訓立地和尚。

    黃煙塵也是直皺眉頭,走到張若塵的身旁,低聲的道:“張若塵,這是哪裡來的和尚?他是真的預感到了什麼,還是在詛咒我們?你若是認識他,就快去叫他閉嘴。他若是繼續胡說八道,恐怕會遭到戰艦上的墟界戰士的羣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,道:“這個和尚,來歷不簡單,聽他繼續說。”

    前方,出現了一座岩石島嶼,遠遠望去,能夠看見島嶼的四周皆是懸崖峭壁。

    島上,寸草不生,只有紅色的石頭和沙土。

    立地和尚的眼睛一縮,驚呼了一聲,指着那一座島嶼,道:“那是一座埋葬了一位半聖的海墳,而且,半聖的屍體,似乎受到了某種邪異力量的影響,居然睜開了雙眼,就要從墳墓中……爬出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終於有人忍無可忍,一拳揮了過去,擊在立地和尚的頭上,將立地和尚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出手的人,是黑市的一些邪道武者。

    此人名叫霍光,長得一臉兇相。他乃是霍無忌的孫子,年齡已經超過五十歲,看上去卻並沒有那麼顯老,只有三十來歲的樣子。

    霍光一腳踩在立地和尚的胸口,雙眼冒寒光,沉聲道:“禿驢,你若是再胡說八道,信不信割了你的舌頭?”

    立地和尚倒是顯得十分淡定,躺在地上,雙手合十,肅然的道:“阿彌陀佛!出家人怎麼會胡說八道?貧僧向佛祖發誓,絕對沒有一句妄言。”

    霍光的怒火更盛,雙拳捏緊,火焰一般的真氣涌了出來,將拳頭包裹。

    只不過,霍光的拳頭,還沒有落下,半聖級戰艦就像是遭受了重擊,猛烈搖晃了一下,差一點將霍光震得飛出去。

    護艦大陣,發出一圈圈白色的漣漪,散發出更加刺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遠遠望去,護艦大陣的光芒,就像是一輪懸浮在海面的烈日,將戰艦包裹在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“誰在攻擊戰艦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中一些墟界戰士,慌亂了起來,四處尋找敵人的蹤跡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變得十分嚴肅,暗暗運轉真氣,小心翼翼的提防起來。

    能夠將半聖級戰艦打得搖晃,絕對不是一般的敵人能夠做到。

    一位墟界戰士驚呼了一聲,指着遠處的那一座岩石島嶼,道:“快看,那一座島嶼上面,怎麼會有一個人?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向岩石島嶼的方向看了過去,雖然隔得很遠,他還是一眼就看到,島上,西北側的一座懸崖邊,果然站着一個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一座島嶼並不大,而且寸草不生,可以說是一覽無餘。

    先前都沒有人影。

    怎麼突然就冒出一個人?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,猛然一縮,道:“那個人,好像沒有頭。”

    不僅張若塵發現了這一點,別的那些墟界戰士,也都看得很清楚。島上的那一個人,的確沒有頭顱。

    霍光冷笑了一聲:“只是一具無頭屍而已,估計是有人在裝神弄鬼,想要嚇唬我們,阻止我們前往血泉海溝尋找玄武傳承。”

    他取出一柄六尺長的銀骨星辰弓,手指拉動弓弦,形成一個滿月。一縷真氣,從指尖涌出來,凝聚成一支火焰真氣箭。

    火焰真氣箭的箭頭,指向島上的無頭屍。

    立地和尚立即阻止道:“施主,鎮定,不要去驚動它,它剛從海墳中爬出,正在吸收天地之間的死氣。你若是將它驚動,將會惹出大禍。”

    霍光盯了立地和尚一眼,道:“禿驢,你若是再敢多說一句,我就先射殺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那一具無頭屍,也生出一股不詳的預感,的確感覺到海面上有淡淡的靈氣波動。而且,靈氣波動的源頭,正是那一具無頭屍。

    他正要去阻止霍光,霍光的手指卻已經先一步鬆開。

    火焰真氣箭,猶如光梭一般,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霍光的修爲,達到魚龍第三變。

    加上那一柄銀骨星辰弓也是相當厲害的寶器,他全力射出的一箭,自然具有強大的威力,足以將那一座小島擊沉。

    火焰真氣箭的速度極快,將空氣都推得形成一個弧形,發出震耳的氣爆聲音。

    就在衆人以爲,那一座小島將會沉沒的時候,詭異的一幕卻出現。

    只見,那一個站在懸崖邊的無頭屍,突然轉過身,伸出一隻手,向着虛空一按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火焰真氣箭在半空炸開,化爲一縷縷拳頭大小的火雨,墜落進海中。

    海水發出哧哧的聲音,沸騰了起來。

    無頭屍的腹中,發出一聲古怪的叫聲,形成一道強勁的音波,以岩石島嶼爲中心,爆發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海水被掀了起來,形成一道環形的數十丈高的水浪,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水浪掀起,岩石島嶼露出水下的部分。

    此時,衆人才看見,那一座島嶼的形狀,竟然真的很像是一座墳墓。

    在墳墓的前方,還有一塊巨大的石碑,只不過先前石碑被海水淹沒,沒有人看見而已。

    霍光已經被眼前這一幕驚呆,背上不停冒寒氣,情不自禁的後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其餘的墟界戰士,也都面面相覷,很多人都向立地和尚看了過去,心中暗道,莫非那個和尚真的是烏鴉嘴,全部都被他說中了?

    “它……它不見了……”有人驚聲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頭頂上面指了指,道:“它不是消失不見,而是,在我們的頭頂。”

    果然,那一具無頭屍,不知何時,居然懸浮在半聖級戰艦的上方。

    它穿着破爛的衣袍,身上的血肉,很多地方都已經腐爛,露出部分骨骼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無頭屍向下一墜,一拳打了出來。

    那一股拳勁,纔剛剛爆發出來,還沒有落下,戰艦上的墟界戰士就宛如遭受五雷轟頂,有一大半都倒在地上,七孔流血,不停抽搐。

    即便是魚龍境的高手,也都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力,雙腿不停顫抖,似乎就要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莫非,它真的是一具半聖的屍體?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幸好,無頭屍的拳頭,被護艦大陣擋住,沒有真正的落下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半聖級戰艦也猛然向下一沉,差一點沉入海底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具上古埋葬在此的半聖邪屍,一套護艦大陣擋不住它,立即開啓第二套護艦大陣。”

    司徒風嵐畢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高手,即便是遇到半聖邪屍,卻依舊鎮定自若,從容的吩咐船艦上的陣法師,將第二套護艦大陣開啓。

    同時,船艦上的最強攻擊陣法,火神大陣,在九百萬枚靈晶的催動之下,運轉了起來,向那一具半聖邪屍發起反攻。

    見識到半聖級戰艦的強大防禦力和攻擊力,那些墟界戰士,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敖心顏道:“好恐怖的怪物,幸好半聖級戰艦足夠強大,將它給擋住,要不然,我們所有人恐怕都要死在這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那一具不斷髮起攻擊的半聖邪屍,心情並不放鬆,臉上的神情,反而變得更加凝重。

    敖心顏看到張若塵的神情有異,於是問道:“組長,你難道覺得,半聖級戰艦擋不住那一具半聖邪屍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半聖級戰艦之所以那麼強大,是因爲,戰艦上,佈置有上百座陣法,每一座陣法都在相互配合,所以具有強大的防禦力和攻擊力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想要催動這些陣法,就必須耗費大量的靈晶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戰艦上的靈晶耗盡,那麼半聖級戰艦,也只是一艘普通的船而已。”

    敖心顏道:“組長是擔心,戰艦上的靈晶耗盡,卻依舊沒能擊退那一具半聖邪屍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半聖邪屍之所以能夠‘活’到現在,那是因爲,半聖死了之後,體內的聖魂,轉化爲了半聖之光。”

    “半聖之光又受到血泉海溝的死氣的影響,發生了一些邪異的變化。正是因爲這個原因,半聖邪屍可以利用半聖之光吸收天地靈氣,轉化爲源源不斷的攻擊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半聖級戰艦,在靈晶耗盡之前,還不能將半聖邪屍擊殺,我們接下來的處境,就會相當危險。”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講解,不僅僅只是敖心顏、黃煙塵、橙月星使變得緊張起來,就連黑市的邪道武者,也都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若是失去半聖級戰艦的庇護,誰擋得住那一具半聖邪屍?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綠袍星使冷冷的瞪了霍光一眼,一巴掌扇了過去,罵道:“莽撞的蠢貨,若不是你招惹那一具半聖邪屍,我們怎麼會陷入絕境?若是半聖級戰艦被攻破,第一個將你扔出去餵它。”

    (雖然更新很慢,但,還是厚着臉皮,求一下票票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