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橙月星使也飛了過去,一雙美麗的眼眸,看着紅色的魚屍,道:“你說什麼?這是傳說中的赤鱬獸?《萬獸圖解》上面記載,赤鱬獸生存在地底岩漿之中,根本不可能出現在海中。”

    能夠成爲黑市的星使,橙月星使自然不僅僅只是修煉天資高那麼簡單。她從小博覽羣書,知識淵博,自然也聽說過赤鱬獸。

    赤鱬獸,乃是五階蠻獸,生存在地底岩漿層,可以吞服岩漿中的火屬性靈晶,不斷成長。

    因爲,防禦力十分強大,它的鱗片,可以用來煉製頂級的真武寶甲。

    據說,赤鱬獸甚至能夠進化成六階蠻獸。

    當然,它達到六階蠻獸之後,就不能再稱爲赤鱬獸,而是應該稱爲“地火麒麟”。

    地火麒麟的火焰,可以燒死半聖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,也不太清楚,赤鱬獸怎麼會出現在海中。

    他殺死的這一頭赤鱬獸,差不多相當於魚龍第三變的修士,在成年的赤鱬獸中,只能算相對弱小的一隻。

    當然,殺死了它,張若塵也再次獲得十萬點軍功值,算是不小的收穫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赤鱬獸的鱗片,是煉製鎧甲的寶物,但是,更加珍貴的卻是赤鱬獸的羽毛。赤鱬獸的羽毛,可以織成‘流光火羽衣’,不僅具有強大的防禦力,更是一件具有攻擊力的寶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赤鱬獸的翅膀上面,拔下一根羽毛,兩根手指捏在羽毛的下方,將真氣注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那一根羽毛,冒出一絲絲火焰,最後,火焰越來越烈,變成一團赤紅色的火球。

    赤鱬獸羽翼散發出來的火焰的威力,在場的墟界戰士,全部都已經見識過,自然知道它的厲害。

    那火焰,只要沾上一點,就能將一位天極境的修士燒成飛灰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若是穿着一件用赤鱬獸的羽毛,織成的流光火羽衣,那麼縱橫戰場,誰人能敵?

    誰敢靠近?

    沒有聖器,誰能破開他的防禦?

    “真是了不起的寶物……”

    很多墟界戰士都露出貪婪的眼神,若不是懼怕張若塵強大的實力,恐怕已經有人衝上去搶奪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赤鱬獸身上的鱗片、羽毛、獸筋全部收集了起來,隨後,又使用沉淵古劍,剖開赤鱬獸的腦袋,挖出一枚核桃大小的赤紅色珠子。

    那一枚珠子,顯得晶瑩剔透,散發出相當滾燙的溫度,似乎能夠看到珠子內部有一團火焰形狀的精氣在閃爍跳躍。

    “火靈珠!”

    “倒是不錯的寶物,若是火焰體質的修士,將其服下,可以快速提升修爲。將來,我若是要修煉火靈寶體,吞服火靈珠,也有一定的輔助作用。”張若塵點了點頭,將那一枚火靈珠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赤鱬獸的血液、骨頭、牙齒,也都是價值連城的寶物,只不過張若塵已經看不上眼,所以,並沒有收取。

    張若塵離開之後,赤鱬獸的屍體,立即就被一羣墟界戰士瓜分。

    對於他們來說,五階蠻獸身上的東西,每一樣都是寶物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立地和尚站在水面,神情嚴肅,道:“各位請聽貧僧一言,赤鱬獸乃是羣居的蠻獸,不可能只有一隻單獨出現在這一片海域。若是貧僧所料不差,還有更多的赤鱬獸,會向我們的方向游過來。”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隻赤鱬獸,就已經這麼厲害。

    若是,真的出現,一大羣赤鱬獸,恐怕就算是魚龍第九變的頂尖高手,也只能逃命。

    聽到立地和尚的話,在場的墟界戰士,全部都憤怒不已。

    “又是這個該死的和尚,先前就是因爲他胡說八道,所以,害得我們死傷慘重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和尚,肯定是在詛咒我們,他說有半聖邪屍,就真的出現半聖邪屍。他說我們會死傷慘重,就真的有一大半的人慘死。他說半聖級戰艦會沉入海底,半聖級戰艦就真的沉入海底。若是再讓他繼續說下去,肯定所有人都要死在這裡。”

    “揍他,打死這個烏鴉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立地和尚惹了衆怒,數十位墟界戰士向他圍了過去。

    立地和尚一邊後退,同時,大叫一聲:“各位施主快看,海水又開始變得滾燙,似乎就要沸騰起來。”

    衆人向下方看去,果然,海面上又冒出一個個氣泡。

    這一次,氣泡冒得更大,方圓數百里的海面,完全沸騰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一大羣赤鱬獸向我們游來,所有人立即離開這裡,分開逃散。”司徒風嵐大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隨後,他站在蟒蛟的頭頂,手持一杆烏黑的長槍,向下俯衝,主動向那一羣赤鱬獸迎戰了上去。

    雖然司徒風嵐也知道,以他的實力,根本擋不住一大羣赤鱬獸。

    但是,他乃是七級墟界戰士,更是這一支大隊的隊長,必須承擔該有的責任。

    只有盡最大力量將赤鱬獸擋住,其餘的墟界戰士,纔有活命的機會。

    張若塵遠遠的向司徒風嵐看了一眼,在他身上看到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,那是一種鐵血軍人才有的氣質。他點了點頭,道:“此人擁有大勇氣,大魄力,兵部的墟界戰士之中,還是有一些值得欽佩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敖心顏道:“組長,我們要不要去助他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“司徒風嵐是魚龍第九變的強者,比我們不知強大多少倍,若是連他也辦不到的事,我們就算衝上去,也只是飛蛾撲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赤鱬獸的實力,非同小可,我先前斬殺的那一隻,只能算是最弱的成年赤鱬獸……快走,司徒風嵐攔不住赤鱬獸羣,已經有部分赤鱬獸向這個方向衝過來。”

    赤鱬獸不僅可以遊在水中,還能飛在天空。

    即便是強大如司徒風嵐,在數百頭赤鱬獸的攻擊之下,也顯得岌岌可危,隨時都可能會戰死。

    倖存的墟界戰士,立即向四面八方逃竄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敖心顏、黃煙塵、橙月星使,他們四人,同時使用真氣催動戰艦碎片。

    戰艦碎片,猶如一隻船艦,向着其中一個方向,快速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海面上,白霧濛濛,衆人早就已經迷失了方位,只能先逃離此地,誰有精力思考會逃到哪裡?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戰艦碎片的最後方的位置,向身後看了一眼,只見兩頭赤鱬獸,包裹在火焰裡面,緊緊的追在他們的身後,已經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“沉淵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離鞘飛出,拖出一道長長的劍氣,飛了出去,與飛在低空的那一頭赤鱬獸鬥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一頭赤鱬獸的實力,相對較強,堪比魚龍第四變的修士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控制之下,沉淵古劍一連擊出兩百多劍,纔將它斬殺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水中的另一頭赤鱬獸,已經追上戰艦碎片。

    “譁”的一聲,它從水中飛了起來,張開一張兩米長的大嘴,露出兩排鋒銳的牙齒,向張若塵咬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給我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如意寶瓶取出,打開瓶蓋,將那一頭赤鱬獸收進了瓶中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間,如意寶瓶就變得十分滾燙,猶如燒紅的鐵塊一樣。

    赤鱬獸在瓶中,猛然向前一撞,撞擊在瓶蓋上面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如意寶瓶震動了一下,從張若塵的手中飛了起來,拋到了數米高的半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打出一隻手掌,掌心吐出一道真氣,凝聚成一隻真氣大手,向着如意寶瓶抓了過去。

    眼看如意寶瓶,就要被張若塵的真氣大手抓住,就在這時,“譁”的一聲,一道纖細的黑色人影,從水中衝了出來,先一步將如意寶器抓住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黑市的邪道高手,鐵娘子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居然還有如此妙的聖器,送給我如何?”鐵娘子道。

    “還是還給我爲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喚回沉淵古劍,施展出御劍術,向鐵娘子揮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戰劍飛出,立即在海面上,凝聚出數十道劍氣。

    “移形換影。”

    鐵娘子的身手矯健,腳尖在水面上一點,展示出一種詭異的身法。

    海面上,出現三十六道黑色影子,將張若塵打出了劍氣全部避開。當三十六道影子,重疊在一起的時候,她已經站在戰艦碎片上面,一指向張若塵的眉心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鐵娘子的手,就像是用金屬鑄成,手指尖銳得就像槍尖,露出冰寒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柄金色的聖劍,捏在兩指之間,向前一刺。

    劍尖與鐵娘子的指尖撞擊在一起,就像是針尖對麥芒一樣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強大的真氣,形成一個圓圈,激盪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鐵娘子的腳步一踩,身形快速變換了一下,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側,五根鋒利的金屬手指,快速攻了出去,抓向張若塵的喉嚨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一劍刺出,擊向鐵娘子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鐵娘子的身體,猶如是由金屬鑄煉而成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擊在她的身上,發出一聲金屬撞擊的聲音。

    雖然劍尖依舊刺入她的身體,可是,她卻絲毫感覺不到疼痛,繼續向前攻過去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?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脖子邊上傳來一股涼意,於是,快速收劍,施展出空間挪移,向左橫移了出去,躲開鐵娘子的攻擊。

    鐵娘子輕咦了一聲,有些驚異的看了張若塵一眼。

    就在剛纔,她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空間波動。

    難道張若塵能夠調動空間力量?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脖子上,傳來一股疼痛,一股熱流涌了出來,將衣襟染成紅色。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的反應速度,已經足夠快,但是,卻依舊慢了一拍,鐵娘子先前的那一擊,在他的脖子上,留下了四道紅色的血痕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