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花費一刻鐘的時間,張若塵纔將剩下的四頭赤鱬獸擊殺。

    黃煙塵立即衝了過去,與張若塵會合在一起,開始收集七頭赤鱬獸身上的鱗片、羽毛、獸筋、火靈珠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《天榜》第一,居然一連斬殺七頭赤鱬獸,佩服,實在是讓老夫佩服。”

    白霧中,響起一個蒼老的聲音。

    黃煙塵向着聲音傳出的方向望去,冷聲道: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霍無忌和霍光,從白霧中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們都是魚龍境的修士,體內氣息可以與天地靈氣溝通,從而讓身體變得輕盈如紙,即便不使用任何身法武技,也能站在水面,腳不下沉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你們。”黃煙塵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十分平靜,像是早就知道霍無忌和霍光藏在暗處一樣,向黃煙塵使了一個顏色,讓她繼續去收集赤鱬獸身上的寶物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霍光瞪了黃煙塵一眼,喝斥了一聲,“七頭赤鱬獸身上的寶物,現在,已經歸我們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頓時一怒,就要喚出聖劍,去宰了霍光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她攔住,向霍光看去,道:“不合規矩吧!七頭赤鱬獸,是被我殺死,憑什麼要給你們?”

    霍光笑道:“就憑我們的實力更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個頗爲好笑的神情,道:“若是我沒有看錯,你的修爲,應該才魚龍第三變。我能夠殺死七頭赤鱬獸,信不信,也能殺了你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霍光朗聲大笑,隨後,眼神一沉:“張若塵,你繼續裝腔作勢,還有意義嗎?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已經耗盡了真氣,現在的你,就只是一個空殼。我只需一拳,就能將你打倒。”

    霍光一直盯着張若塵的神情,想要看張若塵是不是會露出慌張的神情?

    讓他失望的事,張若塵顯得相當平靜,點了點頭,道:“不錯,剛纔那一戰,我體內的真氣,的確消耗很大。”

    霍光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交出你身上的寶物,告訴我空間力量的祕密,或許,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。”

    “狂妄之徒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實在是忍無可忍,她的身上,涌出一股強勁的風力,凝聚出一條十多米長的龍影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風聲,化爲龍吟。

    施展出御風飛龍影的身法,她快速衝了出去,一劍刺出,擊向霍光的眉心。

    霍光的臉色略微一變,將銀骨弓擊了出去,想要擋住黃煙塵的劍。

    但是,銀骨弓纔剛剛和劍鋒一沾,瞬間就斷裂。

    “聖劍!”

    霍光怎麼也沒有料到,黃煙塵竟然有如此深厚的修爲,而且,她居然使用的是一柄聖劍。

    什麼時候,聖劍這樣的戰器,已經變得隨處可見?

    他被嚇得臉色蒼白,不停後退。

    眼看黃煙塵就要一劍擊穿霍光的頭顱,站在後方的霍無忌,爆喝了一聲:“大膽。”

    “大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霍無忌明明只是吐出了兩個字,卻化爲一連串的聲音。

    每一道聲音,重疊在一起,凝聚成一道人形的音波。

    人形音波呈半透明的形態,快速飛出,一掌擊向黃煙塵。

    霍無忌施展的是,一種鬼級下品的音波武技,破音殺。

    這一種武技,可以將人發出的聲音,轉化爲強大的力量,凝聚成各種不同的形態。

    音波凝聚成人形,只是最基礎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黃煙塵橫劍一擋,與人形音波撞擊在一起,在那一股強大的力量衝擊之下,倒退了回去,落到了張若塵的身後。

    霍無忌露出詫異的神情,將黃煙塵仔細的打量了一翻,道:“小小年紀,居然擁有如此強大的修爲,實在是讓老夫很意外。不過,你的實力,還是差了一點,不是老夫的對手。你若是現在立即逃命,或許,還有一線生機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我看不見得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根本不認輸,擡起戰劍,就要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“煙塵師姐,你先去收集赤鱬獸身上的寶物,還是我來對付他們吧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黃煙塵知道張若塵的實力強大,對付霍無忌和霍光並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於是,她將聖劍一收,冷冷的瞪了對面兩位邪道修士一眼,後退了兩步,低聲道:“你要小心,那一個老傢伙實力很強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霍無忌揹着雙手,皺了皺眉頭,冷聲道:“張若塵,就算你在全盛時期,也未必是老夫的對手。更何況,你現在已經消耗了大量真氣,居然還敢與老夫交手,未免也太自負了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笑,伸出一隻手,做出一個請戰的姿勢,道:“勝了,就是自信。敗了,就是自負。”

    “這小子,莫非,還有什麼了不得的底牌?”

    霍無忌的心中,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。

    畢竟是活了一百多歲的老輩人物,霍無忌自然不可能被張若塵嚇住。

    霍無忌的雙手緩緩擡了起來,放在胸口的位置,調動體內的真氣,向着胸腹中匯聚,再次施展出破音殺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他的嘴巴張開,吐出一道殺氣翻騰的音波。

    那一道音波,凝聚成一個七米高的戰士,身穿戰甲,手持彎勾魔刀,發出呼嘯的聲音,向張若塵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整個海面上的海水,完全翻卷了起來,跟在音波戰士的後面,涌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水面,身上的白色衣袍被那一股風力吹得“噗噗”的摺疊響動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臉色,卻顯得十分平靜,古井無波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揮手一斬,一柄電刀,飛了出去,將氣勢如虹的音波戰士擊碎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前跨出一步,衝到霍無忌的身前,又是一柄電刀揮斬了出去。

    霍無忌的雙臂交叉,向前一擋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電刀擊穿了霍無忌的護體天罡,斬在他的雙臂上面,將他打得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霍無忌落到數十丈之外,雙手被雷電的力量,劈得焦黑,冒出一縷縷黑煙。特別是手腕的位置,被電刀斬出一道深深的血口,差一點斬斷手骨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又是一柄電刀飛了過去,眼看就要斬在霍無忌的頸部。

    突然,霍無忌雙腿彎曲,立即認輸,顫聲道:“我敗了!”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控制下,那一柄電刀,停了下來,懸在霍無忌的頭頂上方,不斷閃爍出紫色的光華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霍光,看見張若塵只是三招,就打得自己的爺爺下跪認輸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一驚,爲了保命,也立即跪了下來。

    就連爺爺都不是張若塵的對手,他當然就更加不可能敵得過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麼快就認輸了?”

    霍無忌深吸了一口氣,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,道:“閣下乃是精神力大師,老夫敗在你的手中,一點也不冤。要殺要剮,悉聽尊便。”

    霍光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,原來,張若塵不僅是一個強大的武道修士,更是一個厲害的精神力大師。

    就算張若塵的真氣真的已經耗盡,只憑精神力,也能將他們擊殺。

    “我不殺你們,但是,也不可能放過你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五指微微一展,那一柄電刀,便化爲一縷縷電絲,消散在空中。

    霍無忌擡起頭來,道:“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們兩人的實力,還算不錯,就暫時先去圖卷世界,幫我建造城池和洞府。”

    沒有給霍無忌和霍光太多思考時間,張若塵直接將他們兩人送進圖卷世界,交給了小黑,暫時成爲了圖卷世界的兩個苦力。

    一旦進入圖卷世界,就算是魚龍境的高手,也只能乖乖的聽話,根本無法反抗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將鐵娘子擊殺,奪回瞭如意寶瓶,飛了過來,將如意寶瓶遞給了張若塵,道:“公子,霍無忌和霍光,只是兩個廢物而已,收服他們兩個,就是浪費圖卷世界中的靈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接過了如意寶瓶,笑了笑,道:“黑市的邪道武者,也未必都是十惡不赦之徒。霍無忌和霍光乃是霍聖山莊的傳人,雖然霍聖山莊已經衰落。但是,據我所知,曾經的霍聖山莊,也誕生過一位了不起的聖者。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微微詫異了一下,沒想到張若塵竟然知道霍聖山莊,問道:“公子指的是,霍聖山莊的上一代莊主,霍青猿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霍青猿,又被成爲‘青猿聖王’,八百年前,他乃是明帝座下猛將,與明帝南征北戰,立下了無數汗馬功勞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聖明中央帝國覆滅之後,霍聖山莊也受到牽連,在朝廷大軍的圍攻之下損失慘重,頂尖高手死傷殆盡。爲了逃避朝廷的追殺,他們纔不得已加入了黑市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霍無忌和霍光是霍青猿前輩的後人,無論如何,我都是要饒他們一命。”

    重生到八百年後的時候,張若塵就翻閱過很多當年的歷史書籍,自然知道霍聖山莊的遭遇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的眼珠子一轉,突然想到了什麼,臉色大變,驚道:“據我所知,八百年前,九帝之一的明帝,有一位獨子,也叫張若塵。你……和他……”
最近更新小說